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盛世下的盛裝高歌:宋祖英VS彭麗媛

http://news.sina.com   2015年02月20日 06:19   中國日報

  (綜合報導)春晚,歌舞類節目一直佔據着大頭。2014年春晚因為語言類節目進一步縮水,歌舞類竟然佔到了42個裏的28個。有人戲稱,春晚就是歌舞當中插 播相聲小品雜技魔術。因為歌舞節目繁多,所以能連續上春晚獨唱的人必定是德高望重之輩,是春晚這個國家級舞台要塑造的主流國家形象。而能在春晚上獨唱超過 20屆的,唯獨二人:宋祖英與彭麗媛。

  這兩人,都是中國頂 級的民族歌唱家。我們知道,歌曲是表達情感最為濃烈最為直接的表演形式之一。這兩位歌唱家在春晚上罕見的獨唱經歷,將主流話語和思想演繹為頗具美感的藝術 形式。她們有相當多的共同點,例如都是盛裝出席,都擁有政治身份,所唱歌曲基本都是主旋律,當然也都深受大衆的喜愛。但不同的是,她們所唱歌曲的內容各有 側重,她們各自對歌曲的呈現方式略有不同。

  先來看看宋祖英。她在1990年春晚以一首《小背簍》一夜走紅,此后23年春晚零缺席。這首歌是以宋祖英自己的家鄉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為背 景,是一首地道的表達鄉愁的民歌。初登春晚舞台的宋祖英尚未涉足政治氣息濃厚的主旋律歌曲,這在之后多年都是如此。例如1995年的《辣妹子》,仍是一首 以家鄉風土人情為背景的民歌,廣為傳唱。

  隨着春晚經驗的積累,宋祖英逐漸開始轉型進入主流話語的演唱,標誌性的歌曲便是1998年的《好日子》。從歌詞來看,這首歌放在春節唱非常應 景,而結尾的「今天是個好日子/心想的事兒都能成/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趕上了盛世咱享太平」,昇華了這首歌的主題,即每個老百姓處在中國的盛世和平時 代,日子過的有滋有味。而新世紀以來,宋祖英完全成為了國家主流思想的敘事人,與想要達到政治宣講效果的春晚融為一體,這從曲名就能窺知一二:《越來越 好》《風景這邊獨好》《美麗的心情》《五福臨門》《和諧樂章》等。宋祖英的歌政治意象常常不直接出場,往往是從一個微觀或中觀的角度切入,但這不妨礙它們 都是主旋律,因為支撐詞曲背后的意象均是黨和國家。

  再來看彭麗媛。從1986年到2007年,除1990和1994年,彭麗媛上了20屆春晚。與宋祖英不同的是,1986年彭麗媛初登春晚舞台就 唱了《我的祖國》,之后歷屆春晚,彭麗媛的大部分歌曲均直接與主流意象對接,例如《我們是黃河泰山》《在中國大地上》《我屬於中國》《江山頌》《世紀風 雨》《江山》等等。2004年的歌曲《江山》,是一首明確歌頌黨的群衆路線的歌曲。「老百姓是地/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共産黨永遠的掛念/老百姓是山/老 百姓是海/老百姓是共産黨生命的源泉」。彭麗媛在演唱的同時,背后的大屏幕播放着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四代中共領導人的影像資料。這首《江山》 在2004年春晚演唱后,又在2009年國慶60周年閲兵群衆遊行時,作為胡錦濤的巨幅画像和繼往開來方陣的出場旋律,讚頌科學發展觀。因而,這首歌也被 認為是既《東方紅》《春天的故事》和《走進新時代》后,又一首歌頌黨中央的代表曲目。

  而到了2007年,彭麗媛在演唱又一首歌頌黨和國家的歌曲《報答》時,背后大屏幕再次播放中共歷屆領導人到各地視察的影像,而且這次不但時間更長,還加上了除胡錦濤之外的其他八位政治局常委。這應該是至今春晚現場黨和國家領導人「出場」最多的一次了。

  宋祖英和彭麗媛,她們都是民族歌唱家,不過前者唱法偏流行,后者偏美聲。前者偏歡快,后者偏莊重。她們各有特色,相得益彰,共同組成了春晚舞台上高歌詠嘆、以歌言政的奇觀。兩人在春晚同台高歌多達16屆,而2014年春晚是兩人自1986年以來的首次同時缺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