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情系鸚哥嶺--香港嘉道理中國保育一瞥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2月08日 01:00   中國新聞網

  

和村民一起商量“貓屎咖啡”的可行性
陳輩樂查看路遇的小蛇

  一位香港博士,常年穿梭在海南的熱帶雨林,與當地村民一起生活,一起行動,共同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同時,創造可持續的更好的生活。

  香港博士叫“陳副”

  行前聽陳輩樂博士電話中說,11月下旬去海南鸚哥嶺的任務,有一項是水下拍攝溪流魚類。見到陳博士時,他遞過來幾份彩圖折頁:海南的珍稀動植物、海南毒蛇及常見蛇類……“我們編製這些辨認手冊來培訓護林員,還准備出魚類圖譜。”

  陳輩樂是香港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中國保育(KCC)的部門主管,但鸚哥嶺的護林員和村民們不叫他博士,更不稱主任,而是喊“陳副”。因為陳輩樂如今掛職於鸚哥嶺自然保護區,任副站長,也因為他從2003年第一次來鸚哥嶺,數不清已進山多少次,和老鄉拍着肩膀喝酒,高喊:哦嘞、哦嘞(黎族語:乾杯)!被叫“陳副”,也不奇怪了。

  嘉道理家族是猶太裔香港富豪,是電力、酒店、農業等領域的大企業家。香港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創辦於1956年,1995年轉為非贏利的公共機構,從事自然保護及環境教育。陳輩樂介紹:1997年香港回歸之後,嘉道理希望在內地尤其是華南的生物多樣性保護方面有所作為,邀約內地專家學者共同深入廣東、廣西、海南60多處天然林區,開展野外調查。最近這幾年,KCC的工作重點轉入實質,推動森林與瀕危物種保護,推廣可持續農業和可持續生活方式。而鸚哥嶺,是KCC排位第一也最着力的部分。

  被“另一個世界”所感動

  按陳輩樂的話說:從香港來到鸚哥嶺,感覺那是“另一個世界”!他指着地圖上保護區“腰部”最細的地方划過去:就穿越這麼窄窄的一段,我們走了整整4天!能想象麼?始終在茂密的雨林中,“不見太陽”。而發現也是驚人的,各種野生動植物:海南獨有的、原先以為只存在於國外的、從來未被學界認識的……例如鸚哥嶺樹蛙,一種翠綠色、大腿內側和蹼間有紅斑的蛙類,就是嘉道理團隊2003年在鸚哥嶺考察中發現的新物種。類似的發現還有新種弄蝶、新種地黃連,一些珍貴樹種如海南新記錄的伯樂樹、輪葉三棱櫟的未知群落,等等。

  而調查伊始,鸚哥嶺森林竟是“未被保護”的,受着狩獵、砍伐、無序捕魚、過度採集及刀耕火種等諸多威脅。於是KCC全力支持海南省政府建立鸚哥嶺自然保護區,在2005年,帶隊開展了累計長達3個月的生物多樣性調查,並研究村民使用自然資源情況。2007年起,海南相關部門邀請KCC直接參與鸚哥嶺保護區管理工作,與老百姓一起動手保護森林。

  伸出合起拇指的手掌,陳輩樂靈活地屈伸着其他四指,告訴我們鸚哥嶺老鄉如何形容魚的大小。“哪裏說什麼厘米,手指頭一伸就知道魚有多大”。他說:我們雖然是動物啦、植物啦的博士什麼的,但是在鸚哥嶺,必須放下身段,實際上,當地村民“都是專家”,找動物、認植物,非常厲害!“我在香港踢球,鏟球時擦破了大腿一塊皮,兩個星期都不好,西醫又是抗生素又是涂藥,還是止不住流水”,陳博士拍着腿繪聲繪色:“去了道銀村,金海的爸爸找來草藥給我敷上,第二天早上一覺醒來,咦?就好了!”

  放下身段不是姿態而是心態。鸚哥嶺的老百姓祖祖輩輩與熱帶雨林共生共存:就地取材的房子簡約但冬暖夏涼,竹篾編的大筐小簍有款有型,竹子做的老鼠夾子精巧靈活,木薯釀的甜酒,蘑菇、野菜燒出的菜餚,還有樹葉吹出的銷魂小曲,都讓來自都市的學者們由衷讚歎。

  能不能試試“貓屎咖啡”

  而在外面世界商品經濟大潮的衝擊下,這些傳統文化又變得十分脆弱和無奈,就說捕魚:鸚哥嶺的山間溪流中,前些年炸魚毒魚屢屢發生,市場上賣的野生魚只剩一根指頭細,一些過去常見的溪流魚類因此絶跡。而建立了保護區,老百姓的生産生活受到了諸多限制,又不知道什麼東西能進入市場賺錢……

  能不能不打獵、不砍樹的同時,生活也有改善,收入也能提高呢?“國際視野”是香港的優勢。KCC參考北歐和國內其他地方的經驗,在道銀村試驗建造堆肥廁所與深床豬圈。花200元錢買兩個桶和不多的水泥,就建成一個衛生無臭味還可回收肥料的廁所;豬娃們對新圈的稻草墊和取自本地不用煮的高蛋白植物飼料很滿意,長快許多。KCC團隊還從印度學來一種改良夯土法,再引進無需燒制的制磚機,只消耗燒磚的1/8能源,利用本地黏土和河沙,加少量水泥,就建起堅固的墻體,仍是就地取材,卻蓋成了更好的房子。

  這一次,陳輩樂他們又帶來新想法,印尼那邊的“貓屎咖啡(經貓吞食排泄出的咖啡豆)”賣出天價,鸚哥嶺的野生椰子貓能不能也來參與製作昂貴的“貓屎咖啡”呢?道銀村民覺得可以試試:山林裡椰子貓有不少,行蹤也不難把握,先來種咖啡,再來學加工……

   “魚也知道這裏受保護”

  這次來鸚哥嶺有好幾個年輕的KCC新成員,他們一路上小本子不離手,花、草、蛇、小鳥、蝴蝶、蚯蚓……有名有姓的都記下名字,認不出的也拍下照片。雖然路挺難走,跋山涉水的,可由於“主人”們紛紛亮相迎接,蛇行蛙鳴,這一路不亦樂乎。

  去道銀村剛出發不久,陳輩樂突然跳下路邊的水渠,一把撈起水中一條小蛇,黑白兩色一段一段的,“花紋與以往見過的不太一樣”,陳輩樂站在齊膝的水裡對大家說。這一天,他的鞋褲就沒有干過。

  因為要反復蹚水過河,英國留學回來的謝姍蓉也是一雙旅遊鞋直接踩下水;山螞蝗鑽進了褲腿,吸了血,黃小宜才發現,臉色雖說有些變,還是咬牙摘下螞蝗,不吭氣繼續走。又發現一條蛇!小宜的相機湊近到十幾厘米去拍特寫,好在那蛇沒脾氣……

  香港嘉道理中國保育團隊十幾年穿梭在華南森林,為華南生物多樣性保護所做的工作與貢獻,不僅體現在那幾十本報告中,也留在山水之間和森林裡的老百姓心中。

  而讓陳輩樂他們欣喜的是,鸚哥嶺的老百姓很快就接受了KCC的理念,非常理解森林萬物對於自己的性命攸關、幸福攸關。不僅改良廁所和豬圈得到村民積極響應,2008年開始,他們主動在村落附近的河道建了7個禁漁區,決心恢復溪流魚群。KCC在其中兩個放歸了300尾海南墨頭魚,這是很多地方已經絶跡的海南特有魚種。

  這次陳輩樂他們帶來氧氣瓶、潛水裝備一大堆,道銀村民開着摩托車馱進村,很想證明自己禁漁的成果。當穿着潛水服的陳輩樂從溪流深潭中舉着相機一出水,大夥兒都圍攏過來:這是“軍魚”!4個指頭顯然不夠用了,長得已經有腿那麼粗!不到150米長的一段溪潭,聚集了四五十條大軍魚。陳輩樂笑說:魚也聰明,知道這裏受保護就都過來了!(本報記者 鐘 嘉 文/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