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鼓吹暴力只能使達賴集團加快覆滅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02日 00:19   中國新聞網

  今年以來,有的省藏區個別地方發生幾起自焚和打砸搶事件。達賴集團再度興奮起來,極力渲染藏區“局勢緊張”,先是2月8日發動“全球燭光夜活動”進行“聲援”;繼而威脅全體藏人“不過藏歷新年”,更遊說西方國家派“真相觀察團”到藏區“調查”。隨着3月到來,達賴集團照例開始鼓吹新一輪“西藏人民起義”,期盼藏區“將出現更多流血事件”。雖然這一系列舉動並沒有什麼新意,境內外響應者寥寥,但其中顯露達賴集團分裂主義更趨於極端和暴力,卻值得人們關注和警惕。

  鼓吹“自焚”凸顯“藏獨”焦慮

  達賴集團煽動策劃自焚由來已久。2001年我國政府有關部門破獲一起達賴集團派遣人員在西藏自焚未遂案,並由新華社公開報道,詳細講述了青海籍某僧人非法出境後,達賴集團“安全部”、“三區聯合會”誘騙、策劃、組織其進行“自焚”的全過程。達賴集團避之唯恐不及,其“新聞和國際關係部”馬上發表聲明予以否認,稱“整個西藏運動的信譽是以達賴喇嘛所倡導的非暴力原則為基礎的。派人到西藏去自焚是違背藏傳佛教教義的。佛教認為,殺生尤其是自殺是一種非常不好的行為。”聲明還進一步“表白”說,1998年曾有一位藏人在新德裡自焚,“達賴喇嘛強烈反對這種行為,並敦促所有藏人在將來都不要採取這種行為。”

  然而十年後的2011年藏區個別地方再次發生自焚事件,達賴及其集團的公開態度完全改變。達賴不僅不表示反對,而且親自舉行“特殊法會”並領頭絶食一天,以表示對自焚事件的聲援。“流亡政府”和各“藏獨”組織頭目紛紛發表聲明,將自焚者稱為“民族英雄”,稱自焚是“積累功德”,自焚者“將轉世為活佛”。近日,“自由西藏學生運動”舉行會議,稱“為獨立大局犧牲自我是佛法最提倡的教義”。阿壩縣格爾登寺多次發生自焚事件,其外逃的格爾登活佛去年11月11日在美國對媒體宣稱,“選擇自焚手段是佛教提倡的利他精神”。境外“格爾登寺新聞聯絡小組”在接受採訪時妄稱,“自焚浪潮已經不可能回頭”,叫囂“流亡藏人要保證自焚者的犧牲不會白費”。

  筆者早就指出,達賴為了實現其“西藏獨立”的目標,半個多世紀來一直就是暴力與“非暴力”兩手交替使用。現在達賴集團從10年前躲避催生暴力的責任,轉為公開號召使用暴力,不惜把藏傳佛教變成“自焚教”,不是說明他的力量增強了,而是說明他的“非暴力”一手失靈,不得不重新公開乞靈於暴力。

  “藏獨”為煽動造勢不擇手段

  2月4日,達賴集團挪威“西藏之聲”、“自由亞洲電台”等多家境外媒體有鼻子有眼地報道:“四川甘孜色達縣普吾鄉雪桑村60歲的藏人擦才次仁、本旭村30歲的藏人嘉日,以及另外一名藏人自焚,1死2重傷。”隨後2月6日,達賴集團“新聞與國際關係部”專門舉行記者招待會,“對事件表示痛心”,宣稱“要利用國際舞台將境內自焚示威藏人的訴求傳達給世人”。2月7日,達賴集團的重要“喉舌”以《淚!色達縣3位藏人3日自焚》的煽情標題在網上對此大加炒作,並稱此消息“得到境內藏人證實”。然而到2月16日,達賴集團媒體卻在人們追究下不得不灰灰溜溜地小聲承認,此事件“至今無法確認”,只是個“傳聞”。而那位“喉舌”還唯恐讀者不樂,自己盤問自己:“這3位色達藏人在2月3日那天,究竟是以身自焚了,還是准備以身自焚呢?”這個大大的問號正好暴露了造謡者唯恐天下不亂的真實心態和醜惡嘴臉,也提醒一切善良的人們,不要指望達賴一伙多少會有幾句真話。

  “流亡政府”新頭目走上煽動暴力前台

  去年達賴宣佈“退休”,退出“政務活動”,把權力交給“民選”的“流亡政府”,以便把精力更多用於幕後操控和尋求國際支持。此舉馬上召來達賴集團內部權力爭鬥,一些派別為取悅達賴,急於通過在境內製造事件來顯示實力,鞏固自身地位,這也促使分裂活動的極端、暴力色彩迅速增強。“流亡政府”新頭目志大才疏,為避免落在人後,上台伊始就在一次演講中向世人和盤托出達賴的底牌:“‘西藏獨立’是原則目標,‘西藏自治’是現實目標”,弄得達賴一點迴旋余地也沒有了。今年1月21日接受媒體採訪時更宣稱,“達賴喇嘛將政治權力轉交給我之後,我就成了西藏人民的政治領導人”,儼然已經把這個集團的其他任何人都不放在眼裏。為了顯示政績,此人以“流亡政府”名義多次發表聲明,為所謂“死難者”舉行“祈福法會”,於藏歷新年初一發表聲明,要求境內外藏人“不要慶祝今年的藏歷新年,應到寺廟為境內的死難者祈禱”,更在各種場合挑唆藏人自焚,聲稱“自焚能夠引起外界對西藏人民苦難的關注”,“藏人希望有更直接、更迅速見效的辦法”,“要牢記自焚藏人的宏願,並將實現這一宏願作為畢生的奮鬥目標”。

  有趣的是,在2月14日接受美聯社採訪時,此人大白天說夢話:“即將到來的2月22日藏歷新年,很可能會發生和1959年3月10日那天‘起義’活動相似的情況,出現藏人上街的場面”。2月22日已過去好些天了,筆者不知這位美國哈佛大學高材生的美夢做完了沒有!

  西方某些勢力公然支持達賴集團暴力傾向

  達賴集團流亡境外幾十年,靠的就是美國和西方一些勢力支持。如果不能破壞藏區穩定,不能為西方勢力干涉中國內政、遏制中國發展提供藉口,西方就不會給錢,這個集團也就失去了活命的依靠。為此,近期達賴集團加緊遊說西方“關注西藏目前的緊張局勢”。“流亡政府”新頭目在接受澳大利亞媒體採訪時百般哀求“澳大利亞政府或美國政府派代表團到西藏,調查正在發生的事情”。“流亡議會”在藏歷新年聲明中提出“七點緊急呼籲”,頭兩條就是中國“從藏區撤出軍隊”,“允許獨立人士的代表前往藏區調查當地實際情況”。

  一些西方勢力和媒體似乎也忘記了他們在拉薩“3·14”事件中歪曲報道激怒全體中國人民的教訓,又不斷髮出“中國藏區動亂加劇”、“中國藏人在嚴密戒備下過藏歷新年”等聳人聽聞的報道,甚至再次上演“移花接木”的一幕:1月28日《紐約時報》以“漢人鎮壓和封鎖種族騷亂”為題的報道中,配有一幅“全副武裝的中國軍人在成都巡邏”的彩色照片,實際上這幅照片的場景根本不在成都。法國“十字架報”在藏歷新年之際發表對“支持達賴喇嘛政治鬥爭組織”創始人的專訪,這位洋人大講“‘自焚’是光明的祭品,從而對於其他人來說可以變成光明的跡象,以期使人類從無知中得以凈化並幫其走上智慧與覺悟之路”,“對於藏人來說,自焚是愛與和平的行動”。筆者不由得要問:既然自焚如此美好,為何達賴、“流亡政府”頭目以及你自己不自焚?筆者當然不是要鼓動這伙人也自焚,好賴是條性命嘛,筆者只是要指出,如此愛惜自己的生命而鼓勵他人自焚,是不是太卑鄙點兒了?

  與此同時,國際上也出現了許多對達賴集團暴力趨勢質疑的聲音。2月13日,《多維新聞》連續發表文章,指出“西藏流亡政府對自焚這種極端行為正在採取一種縱容的態度,讓這種暴力抗爭處於有意無意的‘失控’狀態,長此以往,一部分流亡藏人將不可避免地走上恐怖主義路線,他們原本能夠在國際上爭取到的一點支持,也將逐漸失去”;新頭目“似乎有意挑起事端、製造聲勢,對北京政府施加壓力。西方政客害怕現階段這種急劇升溫的暴力傾向有朝一日可能會越來越‘恐怖’,累及自己聲名,因此對其進行冷處理。”

  所謂“非暴力”是達賴在國際上自我標榜、爭取同情的旗號,但查查達賴的分裂主義活動史,1959年發動武裝叛亂,此後發動長達十幾年的邊境武裝襲擾,1987至1989年製造拉薩騷亂,2008年製造拉薩“3·14”事件,哪一次不使用暴力?達賴已經77歲,“藏獨”事業沒有任何成果,為擺脫政治上的困境,這個集團公開叫囂“西藏獨立”的聲音重新上升,極端、暴力手段的運用日益強化,企圖以此吸引國際關注,向中國政府施壓。但是,達賴的暴力一套過去沒有贏過,今後也不會贏。在今天公開搞暴力,更形同“政治自殺”。當前,西藏和四省藏區經濟發展、社會穩定,人民安居樂業,僧俗各界對達賴集團暴力行徑極度憎惡,堅決反對。達賴的表演除了在國際社會上撕去他自己的“非暴力”僞裝,不會取得他幻想的任何效果。 (益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