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建議杜絶寺廟承包轉讓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06日 05:23   中國新聞網

  今年是釋永信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第15個年頭。立法保護嵩山;杜絶寺廟承包轉讓,合理開放一批宗教活動場所;發掘、利用宗教醫藥,弘揚傳統醫藥文化。這是他今年向兩會提出的三個建議。

  5日人代會開幕當天,釋永信甫一亮相就遭各路記者圍堵,足足花了15分鐘才突出重圍。

  釋永信可算是河南最知名的全國人大代表,每年兩會都是媒體追逐的焦點。今年兩會,他話很少,似乎在刻意迴避媒體。有一位記者為了能夠採訪幾分鐘,堵在釋永信房間門口,軟磨硬泡,甚至說出了“我佛慈悲,希望大師能幫忙完成任務”的話,釋永信才接受了一次短暫的採訪。

  雖然媒體記者也關心釋永信會提什麼建議和議案,但更多想從他口中獲悉一些少林寺或他本人是是非非的真相。而釋永信對一些“敏感”問題,比如少林寺商業化、少林景區摘牌等,一概不作答。常常處於輿論漩渦中的釋永信,其實有自己的苦衷。他在許多場合表示,自己要為少林寺的下一個1500年負責;作為人大代表,他着眼的是整個佛教界。

  15年來,釋永信提交的議案和建議如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慈善立法、保護寺院名稱、保護民間信仰、佛教走出去等,都得到中國佛教界認可。名山大寺減免門票、宗教界直接參與慈善事業等議案和建議,也得到相關部門的支持。

  “出家修道,是非以不辯為解脫。”面對種種非議,他只是這麼淡淡一句。

  這位國內知名度極高的宗教界人士,出家的故事其實很平常。

  俗名劉應成,1965年出生於安徽潁上,父親當時在水電部第四工程局工作,母親帶着他兄妹五人務農。皖北農村,梅雨季節什麼事都干不了,漫長的冬季也無從打發,他常常跑去聽說書。

  1981年,風靡大江南北的電影《少林寺》問世前一年,16歲的釋永信趁家人外出,拿了幾件衣服直奔少林寺。幾經周折,他找到當時的少林寺住持行正長老:“我想出家、想學武術”。

  當年的少林寺,歷經十年浩劫,佛堂破敗,僧衆離散,昔日皇家寺院的風光蕩然無存。初來乍到的釋永信,卻感覺“少林寺的靈氣還在”。

  釋永信的皈依儀式,在聲名遠揚的立雪亭舉行。二祖慧可斷臂求法、血染飛雪的故事就發生於此,亭上還懸有乾隆御筆匾額“雪印心珠”。

  多年以後,釋永信回想起這一幕,仍覺得是此前從未體驗過的莊嚴肅穆。

  出家的日子遠非想象的那樣神奇,“說到底,是靠信仰在支撐”。在修行的過程中,他才慢慢感悟到出家的目的:解決生死問題,解決個人何處來何處去的問題,所謂“了生脫死”。

  “我還必須考慮整個少林寺的生死問題。”在成為少林寺住持之後,釋永信考慮的就不僅僅是個人的生死問題了。

  這些年來,釋永信一直在尋找一種模式:在當下的現實格局中,如何更有效地弘法利生、光大傳承?他的選擇是,圍牆內的傳承和國際上的影響力同樣重要。近年來少林寺從僧團角度出發,把各個堂口、各項制度興起來,恢復少林下院,培養內部僧才,解決繼承傳統的問題。同時,不斷舉辦社會活動,如少林問禪、學者講座、走出去演出,讓少林寺的文化價值逐漸被社會接受,擴大國際影響力。

  “有些事不能等,錯過就沒機會了。”釋永信腦子裡有很強的憂患意識。讓他頗感欣慰的是:提起佛教,10年前國際上沒人會想起少林寺,如今少林已成為中國佛教的一個符號。

  身為人大代表,憂患意識還體現在他向兩會提出的建議中--嵩山既是中國文明的發源地之一,又是世界文化遺産,如今植被、水土和山體都遭到了很大破壞,並且承受着新一輪開發的巨大威脅。為了中華民族能夠永續利用嵩山,需要以立法的形式保護嵩山的文脈與生態。

  他說,少林寺正在做佛教古籍的保護、修復工作,趁着一批老人還在,要抓緊時間做好傳承,等不在了就追悔莫及。

  釋永信曾把自己比作少林寺發展歷程中“一塊鋪路石”,他所要做的就是秉承祖師的智慧和家風。而他憧憬的少林寺--“人才濟濟,似少室山林般茂密”。(記者桂娟 雙瑞 李亞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