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孫子兵法全球行:香港學者邱逸解答宋代兵學疑案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07日 18:30   中國新聞網

圖為香港嶺南大學持續進修學院學務主任邱逸博士開講孫子兵法的場面

  中新網蘇州3月8日電 題:香港學者邱逸解答宋代兵學疑案

  記者 韓勝寶

  香港學者邱逸在孫子研究中提出一個為歷代所忽視的問題:宋廷既有着明顯的“崇文抑武”的傾向,但宋人著述兵書的數目卻較前朝有大幅度的增加,如何解釋“崇文抑武”和“兵學興盛”兩個看似矛盾的現象共存呢?

  邱逸研究後認為, “抑武”和“崇文”兩項都影響着宋代兵書的撰述,前者規範了宋人撰述兵書的領域,使兵書在宋廷許可的範圍內撰述;後者則通武舉文試等方法,引導兵書的發展,特別是《孫子兵法》詮釋方向。

  宋廷“崇文”的一面,卻對“兵學興盛”有重大影響。太宗朝始,文人漸成兵書著述的主流,文人論兵現象在仁宗時到達了一個高潮,這除了因為外患深重,人熱心國是外,文人長於文字而短於領兵的特點,也是因素之一,因此,武風熾烈的五代,其兵書數目反遠不如“崇文”的宋代。

  另外,武舉制度和官定兵書對“兵學興盛”也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和前代不同,宋武舉重文輕武, “墨義試”,主要環繞《孫子兵法》內容、注文作題,有助《孫子兵法》合注體的形成和豐富;“策問”以《孫子兵法》用兵原則為試題,催生了以《孫子兵法》理論來討論史事的兵書,兩宋的“以史論兵”的兵書與武學講義書的出現,實有着武舉的影子。

  對“兵學興盛”影響極大的武舉也深受趙宋“崇文抑武”心態影響。武人地位低微,試生多視武舉為終南快捷方式,目標仍是置身文官之列,武舉生及第後其檔案多放於吏部而非兵部,多以鎖廳試換文,形成了兩宋特有的“武舉及第--鎖廳換文”的致仕之法。

  邱逸現為香港嶺南大學持續進修學院學務主任及高級講師,據他介紹,其研究另一重點是梳爬宋人對《孫子兵法》的貢獻,主要包括:

  首先,宋代是兵學合流的時期。這合流有兩條脈絡:一方面是《孫子兵法》體系內的合流,另一方面則是古兵書合流。前者指的是《孫子兵法》是合注體的合輯,北宋由“五家注”到末年的《十家孫子會注》,再發展至南宋的《十一家注孫子》,注家愈收愈多,內容則愈見豐富。後者則是從北宋初年《兵法七書》、宋太宗時的《太平御覽‧兵部》到神宗時校定《武經七書》。另外,據邱逸考證,《十一家注孫子》和《武經七書》有着“注”和“經”的關係。

  其次,北宋《何博士備論》成書開創了注《孫子兵法》的新體例──“以史論兵”,此補充了唐“以史注兵”的不足,通過對人物事跡的評論,帶出兵法原則的討論,史事在兵書的詮釋作用上不再是條條的“死資料”,而能發揮更大的作用,集中一人或一事論兵,條理清晰,重點突出,且靈活多變。史書和兵書互通,史例不再只是兵書的注釋,而兵法也可反過來解釋歷史上的治亂興衰。

  再次,《孫子兵法》作為武舉試書、武學教授書,又進一步使冀以武試進仕的考生對《孫子兵法》投入更多的關注,大大有助對《孫子兵法》的研究,更為集注本《十家孫子會注》的面世提供氛圍。形成了以《武經七書》及《十一家注孫子》兩大存世版本,此兩本迄今仍是研究《孫子兵法》的經典。(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