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香港作家評莫言獲獎:不忘本令人感動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0月12日 04:29   中國新聞網

  12日上午,山西太原多家大型實體書店均表示“莫言的書基本售罄”。中新社發 張雲 攝

  中新社 香港10月12日電題:香港作家評莫言獲獎:不忘本令人感動

  中新社記者 賈思玉

  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作家葛亮12日來到大學圖書館,發現莫言的書突然間全被借光,不禁莞爾一笑。“講當代文學、小說寫作,怎麼可能繞過莫言呢?他在我的課上一直占重要位置。”他說,不會因為莫言獲獎做應景的事。

  不過,這次可能不同——莫言創造歷史,成為獲諾貝爾文學奬的首位中國籍作家。

  港作家創作受其影響

  葛亮尊稱莫言為“老師”,坦言受到他的“紅高粱敘事”影響。他兩、三年前曾就“故鄉”主題與莫言做公開對談。“一個作家,無論走多遠,都不會忘本。莫言幾十年的寫作證實這一點,令我非常感動。”

  莫言的作品以鄉土題材居多,生活在香港大都市中的讀者閲讀起來會不會有障礙?“他建構出一個世界是你沒有生活經驗的,但他說服你去欣賞,我覺得這才是一個作家功力的體現,”葛亮說,“作家不能為了別人怎麼看去寫作,莫言向我們樹立了一個非常好的榜樣。”

  一位作家獲得國際性文學獎項,一時間引發各種爭論。葛亮不認同莫言作品題材單一的說法,“《紅高粱》寫酒神精神,《生死疲勞》以章回體小說形式寫六道輪迴,雖然都是‘鄉土’,但是多維度的‘鄉土’。”

  香港小說家、文化評論人潘國靈則坦承,莫言的作品讓城市人有些距離感,但正是那種非東方主義、非異國情調的鄉土氣息讓西方讀者感興趣。他又指,莫言多年來澎湃的創作力,讓他反思何為“一代人的書寫”,以及如何結合自身苦難與現代表現手法。

   “絶對有理由獲諾奬”

  記者採訪的幾位香港作家,對莫言獲獎均未感到驚訝,不約而同說“實至名歸”。香港文化評論學者馬家輝認為,莫言的成就在中國屬於大師級,在華文文學中亦享有地位,絶對有理由獲諾奬。

  事實上,香港不乏欣賞、推崇莫言的人。2005年,香港公開大學向莫言頒授榮譽文學博士學位,當時他自言惶恐有愧,稱“為了溫飽才開始寫作”;2008年,他憑藉《生死疲勞》摘得由浸會大學主辦的“紅樓夢奬”桂冠,贏取30萬港元獎金,為全球華文長篇小說獎項中最高獎金。

  香港作家聯會會長、《明報月刊》總編輯潘耀明與莫言自上世紀80年代起就有來往,並曾請他來港參加論壇。他最推崇莫言早期作品《豐乳肥臀》,高度評價其將中國社會人性弱點、政治陰暗面、社會醜陋滿展示出來,有思想深度且批判性很強。

  接受記者訪問時,他笑言,從內地“大家?紅河”文學奬,到香港“紅樓夢奬”,再到諾貝爾文學奬,莫言已將“三高”收入囊中。

   中國文學繁榮受矚目

  但是,潘耀明隨即引述諾貝爾文學奬評委馬悅然的話說,這一獎項不是選“世界冠軍”,莫言獲獎顯示出西方文學界已注意到中國當代文學繁榮的現象,因此令人振奮。

  他指,全世界對華文、華文文學越來越感興趣,在這個大環境下,中國作家獲國際性文學奬也會越來越多。他說,韓少功、王安憶、賈平凹等莫言的同輩作家均取得相當成就。

  潘國靈相信,諾奬效應勢必刺激莫言以至同輩作家的作品銷量。至於西方讀者對中國文學的熱情持續度,他卻抱懷疑態度,“中國作品內容較深,始終同村上春樹等人的風格不同,翻譯很難原原本本傳達。”

  葛亮亦指出:“如果一個諾貝爾文學奬,提升了普世讀者對中國文學的興趣,才是最大意義所在,尤其在香港這樣文學式微的環境裡。”(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