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劉再復之女“落戶”香港 談莫言之后的當代文學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3月23日 00:29   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香港3月23日電(記者 盧哲)“讀者對中國當代文學的關注是否只是由於諾貝爾文學奬的刺激?文學是否還有廣泛的社會意義?”著名學者劉再復之女、剛從美國“落戶”香港的劉劍梅在出席活動時,分享了她對當代文學的看法。

  劉劍梅原為美國馬裡蘭大學亞洲與東歐語言文學系副教授,半年多前來香港科技大學任人文學部副教授。她出版多本中英文着作,當中與其父劉再復合著的《共悟人間:父女兩地書》引人關注。

  劉劍梅在22日出席香港作家聯會活動時,以中國作家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奬說開,探討現在“文學是否還能提供心靈救援的力量”。

  劉劍梅表示,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奬震撼了中國,讓中國讀者重新關注逐漸被市場邊緣化的中國當代文學作品。“但是作為研究者,我擔心这只是由於諾奬的刺激。”她直指中國當代文學在語言技巧上雖更加完善,但卻與當下劇烈變動的社會變得越來越脫節。

  在美國從事教育多年又走上香港講台的劉劍梅對中新社記者透露,自己正在科技大學開一門主題為“文化與價值觀”的課,從大學生們的反應中,她感受到現在年輕人的價值觀有些模糊。“你看他們在網絡分享的文章,那些鋪天蓋地的混亂新聞,這些對年輕人有很大影響。”

  “文學不談救治靈魂,是否還有社會意義?”劉劍梅將魯迅與莫言做對比,談兩者的救贖情懷,又以閻連科等當代作家的小說為例,探討作家在文學中的理念,“除了照亮自己,是否也可照亮別人;是否也可救治靈魂”。

  她指出,無論是莫言延續魯迅“救救孩子”的吶喊主題,還是閻連科等作家關於“孩子救救我”及“自己救自己”的主題,實際都在執着地探討文學是否擁有心靈救贖的力量。

  劉劍梅說,在痞子文學、解構主義及影視文化、大衆文化“橫行”的時代,“還有這些當代作家沒有放棄文學救贖主題的思考,這是好事”。她說,“雖然不同作家難有一致答案,但都想到救贖與自救,正是文學依舊有照明社會的力量的證明。”(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