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揭秘中國神秘機構——“領導小組”

http://news.sina.com   2015年06月24日 05:04   僑報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馬凱兼任國家製造強國建設領導小組組長(資料圖片)

  【僑報網綜合訊】北京時間6月24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馬凱又多了一個頭銜:國家製造強國建設領導小組組長。就在幾天前,來美訪問的另外一位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自曝:“習近平主席對足球特別重視,我現在是中國足球改革發展領導小組組長。”

  “組長”在中國到底是多大的官?立國之本製造業需要“組長”,體育項目改革也需要“組長”,還都需要副總理親自掛帥。

  可以说,在中國政治體制中,“領導小組”是一個“神秘”的機構,是當前理解中國政治思路的一個關鍵詞。那麼,中國到底都有哪些領導小組?它們有何種特殊模式?它們又是在何種情況下成立的?

  三類“領導小組”各有側重

  《北京日報》旗下公衆號“長安街知事”刊文梳理,並將“領導小組”分為常設型、階段型和短期型。

  常設型:常設型多針對涉及面廣、關乎全局的重大戰略性、基礎性任務而設。比如中央財經、政法和外事工作領導小組,存在已接近60年。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以前多由總理擔任,現在則是習總親自兼任。值得注意的是,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是曝光率最高的一個,它是中國經濟的核心領導和決策部門。

  此外,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由張德江兼任;中央新疆、西藏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由俞正聲兼任;中央黨建工作領導小組由劉雲山兼任;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由王岐山兼任。

  王岐山兼任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組長(資料圖片)

  階段型:通常認為,領導小組是議事協調機構的一種,甚至與議事協調機構就是一個概念。但實際上,只有部分領導小組屬於議事協調機構,有的領導小組則屬於“階段性工作機制”,並非嚴格意義上的實體性組織。

  階段型通常是為完成某一項階段性的特定任務和工作而設。比如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是十八大后為推進改革新設立的。領導小組之下還設立了辦事機構,即深改辦,中央政治局委員王滬寧為主任,發改委原副主任穆虹任專職副主任,正部級。

  習近平兼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組長(資料圖片)

  為了更好地指導各領域改革,領導小組還根據改革內容設立了專項小組,研究出台改革方案,協調各部門參與支持改革。專項改革小組長大多由分管這一領域的政治局委員兼任,劉延東主管文教工作,足球改革就由她領銜了。

  十八大后中央還新成立了多個重量級協調議事機構來推進各項工作,比如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等等,這些小組組長均由習近平兼任。對於京津冀協同發展,中央也專門成立了領導小組,政治局常委張高麗主抓。

  短期型:短期型顧名思義就是具有臨時性的,它一般是應對重大自然災害、社會突發事件或某項建設工程而設。

  比如2008年奧運會前,中央成立了奧運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由時任政治局常委的習近平兼任,現在北京申辦2022年冬奧會,則由劉延東擔任領導小組組長。今年的“9?3”反法西斯閲兵,也成立了一個領導小組,按以往慣例,組長由解放軍總參謀長擔任。

  劉延東(左)兼任北京申辦2022年冬奧會領導小組組長(資料圖片)

   “領導小組”理應放在改革的“刀鋒”上

  在中國,議事協調機構的種類極多,在命名方式上,有領導小組、協調小組、委員會、指揮部、辦公室等。而不同的冠名,職責也必然不一樣,

  “領導小組”目的不外乎是要整合部門資源、為決策實施提供組織保障;或者是要完成特定任務、彌補常規治理手段不足;或者是強化各機構間的信息溝通。而委員會、指揮部等則多是黨委協調機構,強調體現貫徹執行的特徵。

  此外,僑報網記者梳理髮現,以“國家”、“中央”或“國務院”打頭的領導小組,大多屬於國務院議事協調機構,承擔跨部門重要業務工作的組織協調任務。一般來说,國家級“領導小組”的領導成員都由國家領導人“兼職”。負責人級別越高,“小組”協調和執行能力也更強。

  對於是否成立領導小組來推動工作,一直在理論界存在爭議。

  廣州《南方周末》曾報導稱,改革開放以來,伴隨着城市化進程,社會節奏加快,政府常規性機構在面臨新生事務、突發事務時,常落入“遇問題、發檔案、立小組”的固定模式。

  有學者表示,中國政府機構體系中,各類“領導小組”的存廢,呈現出一種“倍量增減”的現象。某一時間段內,因為現實需要,大量設立“領導小組”,任務結束后,會一紙令下,把這些“小組”統一撤銷。之后又重覆這一增減動作,如此循環往複。

  小組臃腫、過多所帶來的弊端,中國政府亦有所意識。中國國務院前幾年曾嚴控領導小組的數量。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分別在1982年、1988年、1993年、1998年、2003年、2008年和2013年進行了7次規模較大的政府機構改革。每次改革,國務院都會對“領導小組”的規模和設置進行調整。1981年,國務院一共有44個非常設機構。但到1988年,膨脹到了75個。1988年清理整頓,到1993年又膨脹到85個,當年減為26個。此后1998年調整為19個,2003年調整為27個,2008年調整為29個。

  還有一些“小組”不在29個名單之列,如醫改領導小組、教改領導小組、住房保障協調小組等。

  事實上。中國政府每年都會對議事協調機構進行清理整頓。只要監管得當,“領導小組”還是應該放在改革的“刀鋒”上。

  (編輯:楊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