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來美代孕潮湧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2月17日 00:30   僑報

  【僑報記者高睿洛杉磯報導】雖然代孕在中國存在爭議,並被官方禁止,但在美國卻能被各方接受。也正因此,中國大陸自2015年10月底開始實施全面二孩政策,美國代孕業隨之也出現了明顯增長,為數衆多的中國大陸家庭願意花費數十萬美元來美找尋代孕。來自南加州、從事代孕業務的“起源集團”(Genesis Group)的數據證實了這一趨勢。該代孕服務公司項目主管金拉婉娜(La Vona Kim)表示,前來他們這裏請求代孕服務的夫妻近一段時間出現明顯增長,其中80%都是來自中國大陸。

  金拉婉娜透露,自從美國《僑報》去年5月採訪了“起源集團”並發表了一篇中國夫婦來美代孕的文章后,慕名而來的中國客戶明顯增加,這些人當中不僅有搭着“全面二孩”政策順風車,想要給孩子再生個弟弟妹妹的父母,還有通過種種努力都無法懷孕的夫婦,他們的共同心願是希望在美國生個“小公民”。

  

  “起源集團”首席運營長遲雅(左,Lisa Chiya)和代孕部主管金拉婉娜。僑報記者高睿攝

  二孩政策點燃希望

  目前,對於代孕,在中國現有法律裏,只有一個字,那就是“禁”,一些非法代孕行為也引發了多方爭議,但是在美國的一些地區,很多人認為代孕是一項善舉,是幫助不能生育的家庭,所以在一些州代孕是被允許的。據悉,在加州等地,代孕業已形成了完整的産業鏈,同時在相關法律法規的約束和規範下,客戶的各項權益也得到了切實的保護。

  2015年10月29日,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在北京閉幕,當天發布的公報宣佈“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政策”。這意味着到適婚年齡的中國年輕人在婚后可以生育兩個孩子,無論其雙方是否有兄弟姐妹。

  雖然中國官方全面放開了二孩,但很多中國“70后”、“80后”父母(主要是母親),由於身體、心理、年齡等方面的原因,她們雖然想再要一個孩子卻心有余而力不足,走代孕之路又行不通,無奈之下,他們把目光投向了美國。

  金拉婉娜表示,很多中國夫婦在寫給代孕母親的信中直言不諱地表示,他們目前只有一個女兒,很想再生個男孩,但因為過去的“計劃生育”政策,他們的願望只能埋在心中。現在二孩政策放開了,讓他們看到了“為女兒生個弟弟”的希望,但無奈年事已高,擔心自己的卵子不夠健康,所以希望代孕母親能幫忙生個健康的寶寶;還有一些從未懷孕的的中國大齡夫婦,看了去年5月《僑報》代孕文章后,也主動找上門來表達了他們“鐵樹開花”的願望。

  “起源集團”代孕服務協調員周瑤表示,受中國“重男輕女”傳統觀念的影響,大多數中國父母都希望要個男孩,但在中國醫院,醫生不允許在産檢過程中向父母提供胚胎性別的選擇服務,以免被告性別歧視;但在美國醫生是可以向父母提供胚胎性別服務的。“例如我們為準媽媽提供了6個胚胎,其中包括1個男孩和5個女孩,父母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男孩。而當男孩胚胎着床失敗時,有的父母不得已接受女孩胚胎,但有的父母則寧可選擇‘大不了從頭再來’,也不願意將就其他5個女孩的胚胎。”

  來美代孕人數大增

  隨着二孩政策的全面落地,中國夫婦來美代孕的人數也出現了明顯增長。這從專精家庭法的阿罕布拉市“理想法律集團”(ILG)近來受理的國際代孕服務出現明顯上升趨勢便可見一斑。

  據ILG創辦人敬艾薇(Evie Jeang)透露,2015年“理想法律集團”全年受理的代孕業務只有6件,而2016年僅4月份就受理了4件。“不僅如此,我還看到為數衆多的代孕服務機構雨后春筍般地接連出現,他們的中文廣告鋪天蓋地。不少人來我的律師所,希望我把中國來的夫婦介紹給他們的代孕服務公司,代孕業的火熱宛如新一波商業浪潮。”

  來自帕沙迪納、從事代孕和卵子捐獻業務的“起源集團”的數據也證實了這一點。該代孕服務公司項目主管金拉婉娜表示,前來他們這裏請求代孕服務的夫妻近一段時間出現明顯增長,其中80%都是來自中國大陸。

  加州恩希諾(Encino)生育研究院(Fertility Institutes)醫療主任斯坦伯格(Jeffrey Steinberg)表示,已經有多個中國醫療機構和他聯繫,其中90%都不是治療病人的醫院,而只是新成立的代孕服務機構。“我們之所以成為這些代孕機構的首選合作對象,是因為我們在把胚胎送入母體內前進行基因、性別檢測,還能確定胚胎的健康狀況,以確保胚胎的成活率和健康指數。”斯坦伯格表示,有些中國夫婦希望能找到美國婦女代孕,這樣生下來的寶寶有望成為美國公民,享有在美國上學等公民權利。

  不願生出“混血兒”

  雖然不少中國父母爭相來美做代孕,但“起源集團”執行長齊雅(Lisa Chiya)表示,他們當中很多都對代孕業一無所知,根本不懂得其中的法律問題和産前檢查等知識。

  根據加州的相關法律,想要代孕的夫婦和代孕母親必須各自聘用法律顧問,每個代孕協議都因具體情況不同而各有所異。大多數代孕協議都有雙方要遵循的責任和義務,其中包括看診、飲食和旅行限制等條款。

  金拉婉娜透露,整個代孕過程通常要一年多一點,中國夫婦為此付出的各項費用總計10萬到12萬美元,其中的3萬到5萬美元支付給代孕母親,醫院會收取3萬美元左右的醫療費,律師費1萬到3萬美元不等,剩下的費用是中介的服務費。

  “起源集團”代孕協調員周瑤介紹了代孕程序的詳細過程,律師發給中介和醫院授權書后開始實施代孕程序,“試管胚胎過程中醫院會做兩種檢測,一是PGD檢測,目的是檢查胚胎基因的健康狀況;二是性別鑒定的PGS檢測”,對孩子有性別要求的夫婦可在這個階段決定要男要女;胚胎植入母體后需要10到12周的觀察,以確定胚胎發育正常;代孕母親産前兩周,中國父母要來美國醫院親自監督生産全過程,小孩一生下后責任就從代孕母親立刻轉移到委託父母,通常産后需要觀察兩周時間,以確保嬰兒健康狀況良好。在此期間,律師負責辦理嬰兒的美國護照和相關的法律檔案。等所有手續辦完、嬰兒的健康也沒有問題時,中國夫婦就可以帶着小孩返回中國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要不要“混血兒”的問題上,出乎常人的意料,很多中國父母並不願意藉著來美“代孕”的機會要一個“混血兒”,盡管很多人認為“混血兒”既聰明又漂亮。拉婉娜解釋说,他們不願要“混血兒”的主要原因是怕回國后被親戚朋友知道了,笑他們自己沒有生育能力,说他們的老婆“母鷄下不了蛋”,這在很多傳統的中國人看來是很丟臉的事情。周瑤表示,即便一些中國父母真的沒辦法完成“國産”任務,他們寧可找一個東方人作為代孕母親,也不願意找外國人來完成“合資經營”,更不用说是黑人了,因為那樣的話,他們帶着“混血兒”回國,就等於客觀上將自己沒有生育能力的事實公之於衆了,這是很多中國夫婦不願承認的一塊“遮羞布”,不到萬不得已,不能輕易揭開。

  當然,也有少數思想開化的父母認為,既然已選擇了代孕,能生個“混血兒”豈不是更好?反正自己不能生的問題,周圍的人都已“門清”了,還不如坦然面對,壞事變好事,生個混血寶寶,“讓嘲笑我們的人羡慕嫉妒恨去吧!”

  拉婉娜表示,很多中國父母存在着一個代孕服務的認知誤區,認為不能找黑人作代孕母親,否則很可能會生出一個黑人小孩。其實,如果精子和卵子都是中國人或東方人的話,盡管胚胎放進了黑人的肚子裏,也不會受到黑人基因的影響,根本生不出黑人或半黑不白的下一代。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