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花式共享 中國共享經濟被玩壞了嗎?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5月18日 00:00   僑報

  【僑報記者王伶羽北京報導】剛出門的劉蘭在發現自己手機沒電時,並未像以前那樣衝進一個餐廳、點一份餐,然后耐心等待幾個小時給手機充電。她發現中國的分享經濟出現了最新的一個奇特事物——充電寶租賃服務。

  中國的投資者正在打賭,他們認為像劉蘭這樣的客戶將幫助共享充電服務成為分享經濟邁出的下一步。繼共享單車后,共享籃球、共享雨傘等産品紛紛面世。

  “如今的中國人甚至連錢包都懶得拿,都在用移動支付。你認為他們出門時會帶着充電寶嗎?”自助租借充電寶平台來電科技的發言人的這種说法,準確捕捉到了消費者的需求,似乎讓人們看到了充滿無限可能性的共享經濟未來。

  中國政府預測,到2020年分享經濟將占到全國經濟總量的10%,2015年的這一比例接近3%。

  對於創業者而言,在這個“沒有好故事就沒有投資”的創業年代,共享經濟是一個“讓豬都能飛起來的”風口,他們試圖講出表面不同實際嚴重雷同的故事。

  風險正在劇增,wifi共享出現用戶銀行卡被盜刷、共享單車被毀損、私鎖,這些不斷湧現的負面消息,讓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擔心是投資泡沫在推動分享經濟的發展。

  可以預計的是,隨着中國監管層面的介入,無論是共享單車、還是充電寶都將會迎來洗牌期。

  共享充電器(網絡圖片)

  從共享單車到共享充電器

  就在資本寵兒共享單車尚未進入市場成熟期並引來各方爭議的時候,在中國,共享經濟概念持續火熱的前提下,生活中的很多物品紛紛帶着“共享”的帽子進局。

  半個月前,聚美優品創始人陳歐跟王思聰在網上展開了一場不大不小的“賭局”。

  陳歐出資3億,投資深圳街電科技有限公司,拿下60%的股權,並出任董事長,進軍共享充電寶市場。對這一舉動,王思聰則公開表示:“共享充電寶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為證。”

  雖然这只是創投圈一次小小的嘴仗,但背后關於“共享經濟”的故事卻龐大得多。

  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不完全統計,目前共享充電寶領域已有十余家創業公司入場,小電科技、來電科技、Hi電等企業相繼宣佈獲得億元級別的融資。

  從投資方來看,今年3月底至4月上旬,騰訊、鼎輝資本、金沙江創投等超20家資本巨鰐機構已經入局,累計攜大約3億元資金湧入到共享充電寶領域。

  共享籃球、共享雨傘等産品紛紛面世,日前,共享籃球平台“豬了個球”宣佈完成千萬級Pre-A融資;共享雨傘、共享玩具、共享服裝等都進入了螞蟻金服的“芝麻信用”體系。

  越來越多的創業者和資本都開始聚集在共享經濟領域。比起創業模式而言,創業者需要的是開動腦筋,找出人們日常生活裏尚未被“共享”的物品。

  今年3月,中國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發布了《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7》,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為3萬4520億元,融資規模約1710億元。參與到共享經濟活動的人數超過6億人,參與提供服務者約為6000萬人。

  小米科技創始人雷軍说過一句引起無數人投身互聯網創業的“金句”:只要站在風口,豬也能飛起來。在當前的新經濟創業領域,共享經濟應該就算雷軍口中所说的那個風口。

  有中國網友戲謔地表示:“如何拯救一個快要倒閉的自行車廠?把庫存的自行車加上智能鎖,刷上一個亮眼的顔色,赤橙黃綠青藍紫都可以,實在不行就都刷上,往大街上一放,就是共享單車。”

  很快,明明眼看着要倒閉的自行車廠,就扭轉成了創業獨角獸,融資、路演、市值幾十億,單位必須是美元……

  以此類推,如何拯救一個快要倒閉的雨傘廠、籃球廠、服裝廠……

  有了“共享”這道救命符,廠房的庫存都變成了經濟,共享經濟。

  花式共享還是變相租賃?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一個時代。從共享單車的跌宕起伏的曲線故事中就可以看出,盡管這些互聯網創業公司還十分年輕,剛剛起飛,但市場對他們並不寬容。

  “押金等於圈錢”的嫌疑尚未洗乾淨,就要面對“花式共享”本質上不是共享經濟的新一輪質疑。

  “本質上這些都不是共享經濟,都是租賃的一種變體。共享經濟的要義是闲置資源進行共享,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意思,而不是讓你一家公司買了充電寶放到外面讓人用,期待形成使用習慣后再來收費,或通過無利可圖的業務發展來支持資本溢出效應,這些做法本質上是與共享經濟背道而馳的。”互聯網觀察家葛甲這樣说道。

  現實中,由於共享經濟模式的出現,中國民衆的生活方式、消費理念,社會消費觀念正在發生悄然變化。

  消費者不用再花錢購買商品,不必擁有商品所有權,只要按需付費便可消費商品的使用權,也不用再操心商品的維修保養、丟失、被盜等,將“麻煩事”交由商家承擔,滿足了消費者的實際需求,獲得了市場認同。

  也是因為這樣的便利才有了“被寵壞的消費者”。同時,也為新一輪入市場的創業者提供了生存的土壤。

  層出不窮的風險也正在集聚。畢竟共享經濟不是免費經濟,用戶在享受其便捷的同時,需要支付各種有形的成本和費用,更在展現自己的誠信與素質。

  個人用戶看似風險很小,但小風險積累到一定程度,就可能演化成為大風險。此前不少人批評共享單車收取押金其實是變相吸納儲蓄,癥結也許就在這裏。這一切,似乎在質問,花式共享是否已成為泡沫經濟?

  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維護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單車的破壞率就是一個例子。

  投資了共享充電寶的紅點中國管理合伙人袁文達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從規模的角度看是閃電戰,從體驗、運維角度看則是持久戰,如果連續打開兩個充電寶都是壞的,用戶很容易流失”。

  袁炳松稱,雖然進入門檻低,但打一場持久戰則需要融資、運營管理、技術研發能力,戰爭才剛開始。

  故事還能講多久?

  “这只是‘共享經濟’成長期所面臨的一些問題。”在人們開始唱衰共享經濟時,也有專家表示,我們是否能對共享經濟再有一點耐心?

  中國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張新紅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在其看來分享經濟沒有門檻,“企業在不斷的試錯過程中最終能找到合適的商業模式。”

  前不久,北京外國語大學絲綢之路研究院發起了一次留學生民間調查,來自“一帶一路”上的20國青年票選出心中的中國新“四大發明”:高鐵、網購、支付寶和共享單車。

  一千年前,中國指南針和活字印刷問世,拉近了世界物理和文化的距離。如今,中國全面擁抱移動互聯網,在向世界輸出産品、資本、技術的同時,也在輸出着新的生活方式。

  但問題在於,共享經濟的故事還能講多久?畢竟這是一個投資人走下“神壇”的年代。

  當創業者把周圍所有的物品都“共享”之后,新的創業點在哪裏?

  值得注意的是,資本洶湧下,由於創業模式的雷同還引來一場訴訟,今年3月30日,共享充電寶企業“來電”將另一家共享充電公司“街電和湖南海翼電子商務股份”告上了法庭,理由是專利侵權,涉及的專利前后共計6項。

  此外,定價低的業務模式想要盈利,一定是基於高頻需求,其贏利點也需要用戶的高頻使用。如果用戶的使用率較低,那麼成本回收周期勢必就更長,盈利難度增加。

  上海凱源資本董事總經理陸修泉说:“雖然在某些層面或許存在某種分享形式的合理需求,但我不認為這種需求可以作為大量資本流入的根據。”

  決定未來共享經濟發展方向的還有國家的政策。目前,共享經濟所帶來的一系列經濟和社會效益使其獲得了中國政府層面的大力支持。

  2016和2017年,共享經濟兩次被寫入中國政府工作報告,在過去一年中,鼓勵分享經濟發展的政策也是接連不斷,如《關於深入實施“互聯網+流通行動計劃的意見》、《關於深化製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推進“互聯網+”便捷交通促進智能交通發展的實施方案》等。

  但享受着諸多政策紅利,是否意味着共享經濟前景無憂呢?隨着去年7月“網約車新政”橫空出世,一些城市在細則中針對車輛、司機、運營管理等方面提出了相當嚴苛的要求,給網約車行業帶來了巨大衝擊。

  最終,降溫去火之后,存活者寥寥無幾。

  (編輯:孟音)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