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泡沫浮現 自媒體進入“裂變期”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5月18日 01:35   僑報

  【僑報訊】近日,中國國家網信辦審議通過《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將論壇、微博客、公衆賬號、網絡直播等新興自媒體形式納入到監管範圍中。

  北京《人民日報》18 日刊文揭露中國自媒體行業發展中的泡沫: 一些賬號執迷於博取關注而導致低俗內容泛濫,鮮有亮眼之作;一些公號寫手化身“剪刀手”“搬運工”,內容創作淪為“流水綫生産”;一些自媒體人一切向“錢”看,導致軟文盛行、流量造假。

  從亞文化到大衆文化,中國自媒體行業經過初期發展后進入“裂變期”。如何補齊內容短板,擠掉發展泡沫,避免低質內容惡性蔓延?中國自媒體行業的自我革新勢在必行。

  自媒體的影響力日趨增強,因為技術難度小、準入門檻低、規範約束少等“先天劣勢”,微信、微博等自媒體發展中的泡沫逐漸浮現。在這樣的背景下,政府對自媒體的監管亟待完善。圖為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網站與微信朋友圈功能。(圖片:中新社)

  內容低俗 “博創意”變“博眼球”

  翻看長長的微信公衆號關注列表,你已經“攢”了多少代表“未讀” 的“小紅點”?由於推送內容同質化嚴重、原創匱乏,不少微信公衆號成為“殭屍關注”。根據企鵝智酷的數據顯示,接近80% 的智能手機用戶高頻關注或置頂的微信公衆號不超過5 個。而有超過40% 的用戶表示,“同質化信息太多”影響了獲取資訊時的體驗。

  北京《人民日報》18 日報導, 無論是各自媒體賬號上越來越多的“未讀消息”,還是鮮有翻閲的資訊APP,都對自媒體內容創意提出了更高要求。如何在同質信息中打造自身特色,是自媒體脫穎而出的關鍵。

  “我們不像一些真正的媒體,拿不到獨家消息,要想有話題性, 就得用旅客糾紛、明星緋聞這些‘邊角料’”,一位自媒體公衆號作者如是感慨。

  4 月,今日頭條、火山直播等平台被北京市網信辦等約談,被責令限期整改違規涉黃內容。此前, 上述平台已被曝光不定期推送以“直播秀”為名的連結,其中包含大量着裝不得體的女主播,不少網民直呼“辣眼睛”。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黃河分析,由於過度追求短期效果和競爭上的惡性循環,微信公號的內容生産與傳播存在不少“亂象”。一些自媒體人將博人眼球視為“法寶”,靠標題博出位、靠造謡吸眼球、靠低俗攢粉絲,通過製造感官刺激在短時間內賺取巨大流量,反而使不少深度好文、精品原創被擠占了生存空間。

  “自媒體産品生産是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獵奇低俗的內容本身不具有活力,最后只能被讀者拋棄。”微信公衆號“新世相”首席品牌官邵世偉说。

  都是套路 “洗稿”實為僞原創

  自媒體內容創作的門道有多少?從理論體繫到實踐操作,從批量注冊到打造文章,一名北京女孩去年曾花費2500 元(人民幣,下同), 接受了一場“事無巨細”的線上培訓,主題便是如何經營自媒體賺錢。

  “震驚!”“快轉發給你身邊重要的人”“你一定會后悔沒點開這篇熱文”……當前一些自媒體作品長得越來越像:醒目吸睛的標題設置,模式化的內容安排,過渡生硬的起承轉合。本應千文千面的原創作品如今有了一種流水綫生産的意味。

  以娛樂資訊類文章為例,一位自媒體從業者透露,此類文章的標準路數是三四百字配上五六張圖,開頭引述某明星最近事件,中間交代背景,最后加幾句個人看法,“一篇文章下來其實都是套路。”

  中國社會科學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書長姜奇平说:“把製造業的傳統路數搬到內容創作上,不利於自媒體優秀內容的持續産生。自媒體要在‘自’上做文章,把自己的見識、判斷擺進這些客觀的信息和知識中,使之成為獨家內容的不竭來源。”

  流水綫式的內容生産拯救不了自媒體原創內容的匱乏,而最近泛濫的“洗稿”模式,則損害着自媒體的創作環境。所謂“洗稿”,是指將他人文章進行拼湊,通過轉換字詞、使用修辭等方式形成新文章。那些“洗”成之文,實為僞原創, 侵犯了原作者權益。

  打開某在綫僞原創文章生成器,將一篇原創文章複製上傳,便可一鍵生成經過同義詞替換的“新文章”。據平台系統數據顯示,這次“二次原創”過程總切詞739 個, 隨機替換了其中177 個。此外,用戶還能調整輕微、中度、標準三檔模式生成不同重覆率的新文章。

  除此之外,一些“僞原創者” 通過在文章中增加亂碼降低重覆率,有的直接將文字轉成圖片格式繞開文字查重檢驗;還有的從圖文消息擴展至短視頻,以截圖組合形式瞞天過海,拼接出一篇篇“僞原創”作品。數據顯示,2016 年針對自媒體的侵權案例高達350 萬件,不同公號之間“剪刀手”“搬運工” 橫行,嚴重影響了原創內容的生存空間。

  中國政法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建議,應升級優化針對抄襲剽竊的檢測技術,同時建立起一套系統完整的原創內容保護庫及比對機制,使自媒體所處平台能識別不同比例的作品拼湊文章和引用段落。

  數據摻水 為抬高廣告價格“刷單”

  據《2017年中國自媒體從業人員生存狀況調查報告》顯示,超過七成的自媒體人月營收在5000 元以下,而80.9% 的自媒體人表示尋找素材、寫文章、排版等內容創作構成了每天的主要工作內容。

  以優質內容在知識經濟時代占得一席之地無可厚非,但一些自媒體人偏執地將套現獲利作為創作的唯一目的,卻令一些作品“變了味”。有的文章行文與插圖脫節,配圖化身“廣告位”待價而沽;有的在字裏行間強行植入商品信息,影響“粉絲”正常閲讀;盡管目前一些軟文經過“修飾”不再生硬,但長遠看依然是在“透支粉絲”。

  此外,一些自媒體為了抬高廣告價格則動起了數據摻水的歪腦筋。在淘寶上搜索“公衆號吸粉” 等關鍵字,搜索結果中不乏打着推廣服務幌子的“刷單”産品,“每日10 萬流量”“日引千人、只售一元”,廉價的刷單成本虛構了自媒體的影響力,成為一些逐利者“做生意”的花招。

  近年來,“在行”“分答”“知乎Live”等知識付費平台日漸興起,自媒體變現盈利的可行選擇更多了。近日,知識付費平台“知乎Live”宣佈推出“7 天無理由退款” 功能,即用戶購買付費內容産品后7 天內如收聽語音未超過15 條,可無理由退款,嘗試以電商經營的思路對當前質量參差不齊的自媒體內容産品加以把關。

  “自媒體過於刻意賺錢,功利性太強,反而是‘有心栽花花不開’。”姜奇平認為,自媒體內容創作未來應回歸內容質量,追求高附加值,而不是單純依賴流量。只有創作者持續提供好作品,才能贏得受衆的長久支持。

  行業洗牌 強者更強,弱者淘汰

  自媒體已成為中國數億網民獲取內容的新選擇,這片領域也從“吃螃蟹”的少數人試水,變成更多人的第二職業。從亞文化到大衆文化, 個人公號、直播空間、小咖秀等“新鮮玩意”層出不窮,自媒體行業經過初期發展后進入“裂變期”。

  北京《經濟參考報》報導,21 世紀第二個10 年中,伴隨互聯網流量盛世,自媒體不斷更新換代: 論壇、博客、微博、微信、直播…… 2014 年“媒體融合元年”以來,羅振宇等傳統媒體人紛紛出走轉戰自媒體行業,2015 年小咖秀燃爆社交朋友圈,2016 年伴隨直播、短視頻、VR 技術的普及,直播網紅、“二更” 等以短視頻為主的自媒體形式,獲得了更多資本青睞。

  大數據營銷公司IMS 新媒體商業集團CEO 李檬表示,2016年以來,新媒體形態不斷演進,新應用層出不窮,自媒體載體越來越多。“從最初單一的網站模式已經發展為直播、圖文、視頻、音頻四大板塊, 駐足不同領域的自媒體人也在快速增長。人們接受信息的方式從傳統上的‘點對面’發展為‘點對點’, 自媒體大量遷徙,走向內容差異化共榮。”

  不斷“吸睛”的自媒體,也以其多樣化、平民化、廣泛化等優勢迅速吸引資本注入。克勞鋭總經理張宇彤認為,目前自媒體已經逐漸過渡成一個成熟行業,具備了完整的行業生態,自媒體人通過內容生産模式,幫助平台搶奪用戶時間。

  距離“媒體融合元年”只過去三年,市場已對“一窩蜂”的自媒體做出了篩選。中國傳媒大學廣告學院教授黃升民表示,自媒體産業現狀已呈現非常明顯的“馬太效應”:強者更強,弱者淘汰,“野蠻生長”逐漸轉向“規模發展”。

  “做生意的地盤不可能越切越碎。平台數量不斷減少、整合是一種大趨勢。”一位娛樂行業研究中心分析師表示,市場體量是既定的, 且處於商業模式探索時期,容納不了這麼多家應用,中小産品的陸續倒閉是必然:2016 年火爆的直播平台,曾一度出現200 多家平台,截至目前也有近一成平台倒閉。

  一輪行業洗牌下,一方面強者通過兼併重組形成大IP,吸引雄厚資本注資,掌握數量可觀的粉絲受衆,具備一定程度的話語權;另一方面,弱者不斷被兼併、吞沒、倒閉。

  專家認為,自媒體行業經過初期發展后,勢必出現一個“裂變期”。“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自媒體也將理性回歸。”黃升民表示,如今在經濟下行壓力之下,自媒體行業步伐會相對放慢,內部矛盾逐漸暴露,“在這個時間節點,如何組織結構化,從個體戶向公司的轉型變得非常關鍵。”

  連結 一年侵權案例高達350萬件 自媒體行業維權難

  隨着近兩年自媒體市場的飛速發展,自2015 年以來,內容價值出現爆髮式增長。微博CEO 王高飛表示,2016 年微博有45 個垂直領域的月閲讀量超過10 億,自媒體作者通過微博獲得收入117 億元, 來自打賞、付費訂閲等內容付費收入達4.7 億元,與廣告代言、電商變現相比,內容付費的原生性更強, 用戶黏性更大。

  “隨着中産崛起和消費升級, 內容付費已成為自媒體發展大趨勢。”中國音頻分享平台“喜馬拉雅FM”聯席CEO 余建軍介紹, 目前“喜馬拉雅FM”有3.3 億付費用戶,占市場領域的70%,最新人均時常達124 分鐘。

  從粉絲中篩選出用戶,“內容為王”成為自媒體持續變現的“關鍵一躍”。“為內容付費、為知識付費,讓廣告主更願意把錢投給真正內容創作的自媒體,才是未來中國知識的健康狀態。”李檬说。

  業內人士指出,一個知識經濟快速變現的時代已經到來,自媒體將會成為資本密集型行業,內容創業是未來自媒體的風潮:內容越多“乾貨”,知識越結構化、越深度, 生命周期越長。

  “知識經濟”愈發彰顯內容優勢的同時,抄襲多發維權難的現狀,成為自媒體行業的“阿喀琉斯之踵”。2016 年,克勞鋭監測到的侵權案例高達350 萬件,其中知名科技自媒體人王冠雄被侵權2.8 萬多條。“基於自媒體價值,其溢價能力會不斷提高,若內容被粗暴抄襲,是對內容價值的最大折損。”張宇彤说。

  面對侵權多發,雖有知名企業、個人提出高達上千萬元的索賠金額,實際上卻懲處鮮少且力度不大。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一份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16 年10 月, 近三年發生的14起企業或個人起訴自媒體侵權案例中,被判賠的僅8 起,判賠結果超過10 萬元的更是僅有3 例。

  (編輯:薩薩)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