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封號令后 公號借App復活?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6月17日 00:49   僑報

  “毒舌電影”封號前的截圖。 騰訊娛樂

  【僑報記者王伶羽北京報導】6 月7 日,像往常一樣,在睡覺前,疲憊工作了一天的陳磊打開了中國“娛樂圈第一狗仔” 卓偉的微博,她把這稱為是“睡前讀物”。然而, 搜索頁面上出現了“用戶不存在”的字樣,陳磊以為是網絡問題,再次刷新后,發現依舊是“用戶不存在”。

  卓偉被封號了!和之前短暫性被封不同的是,再也沒有“復活”的跡象。他成為了這次聲勢浩大、引起輿論爆炸的“封號運動”中第一個被關閉的賬號。

  對於卓偉被封,陳磊並不意外,“他的微博就是純八卦,專扒明星的隱私。”但很快,這股“封號令”就從微博轉移了自媒體的“重災區” 微信,封號範圍也從娛樂到了其他領域。

  一場自媒體的“地震”呼之即來。25 個公衆號被永久封號,這其中包括了“粉絲”量多達1100 萬、看上去與八卦不太沾邊的“毒舌電影”。

  外人看着驚心,行業內的人卻明白,“最嚴整頓”早有預兆。

  今年6 月 1 日,中國國家網信辦頒佈的新規正式實施。新規將各類新媒體和自媒體納入管理範疇。至此,自媒體的野蠻生長時代結束。

  “付費社群,只給最愛我的你,”在被封號之后,徐薇在自己的公衆號“談天说地”上登出了這樣的啟事。她告訴《僑報》記者,越來越多的公衆號考慮轉型,App 可能將成為他們的“復活”之地。

  封號

  卓偉的微博被封后,徐薇在一個自媒體人的群裏為此叫好,“是應該封!弄得明星一點隱私都沒有。”和徐薇一樣態度的人,並不在少數,這其中包括了普通網民、曾被卓偉爆過隱私的明星,也有對卓偉這樣娛樂大號搶走流量深感不滿的同行。

  “當時群裏一些做娛樂八卦號的人比較擔心,因為這肯定是雷區,其他做金融、法律的,尤其是‘粉絲’數較少的號都覺得自己肯定沒問題。”徐薇向《僑報》記者介紹, 早在6 月6 日,一大批自媒體人都知道“封號令”暴風雨即將來襲。但他們認為,这只是針對一些低俗的八卦號。

  卓偉被封兩天后,自詡深知如何不觸碰底線的徐薇傻眼了,她經營的一個名為“談天说地”的微信公衆號也被封了,該號的主要內容是情感生活。“粉絲”只有50 萬人。在動輒“粉絲”上千萬的自媒體中, 只能算是一個小號。

  在卓偉微博號被封一個小時后,下午5 時,正式通知就下來了: 6 月7 日,北京市網信辦依法約談多家網站, 責令網站採取有效措施, “遏制渲染演藝明星緋聞隱私、炒作明星炫富享樂等問題”。

  此時,距離《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施行不過才一周。該規定被自媒體稱為“史上最嚴” 規定。新聞內容的監察限制也越發多樣。不可觸碰的紅線包括:涉及敏感詞、傳遞錯誤價值觀;發表、評論新聞消息;娛樂炒作、造謡;露骨標題和圖片。

  這其中的典型代表是咪蒙,在自媒體中,咪蒙微信公衆號的寫作風格是現在最受廣告商歡迎的文體。但標題大多含有敏感字眼,比如:《我有個春夢,你跟我做嗎?》、《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去大保健》等。

  6 月6 日,高考前夜,咪蒙發布了文章《嫖娼簡史》,這篇文章以大學男生為取樣背景,引發了部分讀者的不滿。有知乎用戶在“讀完咪蒙的嫖娼簡史有什麼感想?” 中發表觀點:“最可怕的是,她的受衆大部分是沒有自我判斷能力的孩子或者學生以及年輕人。”

  但奇怪的是,這些文章在被刪除8 天后,據網民介紹,已恢復了正常。而另一個不談政治和八卦的公衆號“毒舌電影”,則沒有“解凍”的跡象。該賬號剛剛融完A 輪, 由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豆瓣投資方)領投,官方稱此輪融資完成后估值3 億元人民幣。

  有網民認為,去年《人民日報》點名批評毒舌影響了張藝謀導演的《長城》的票房,其實就已為這次封號事件埋下了伏筆。

  除了娛樂號,一些寫時政的公衆號也是這次重點封號對象。按照規定,非公有資本投資的媒體可以涉足娛樂、體育等報導領域,但不能采寫時政類新聞。

  徐薇認為自己之所以被封,是因為某些標題顯得有點露骨。2015 年她的賬號就曾被封過,原因是被用戶舉報。當時深感不滿的她多次向騰訊申訴,認為自己被網民惡意舉報。被封一周后,她的賬號解凍。而這次,她再無申訴的機會。其他被封的號無一例外也保持了沉默。

  娛樂至死

  自媒體可能是2013 年最火爆的一個互聯網詞彙。在野蠻生長的時代,自媒體取代了傳統媒體,無論是王寶強離婚還是魏則西事件, 自媒體都成了話語權的主導者。在這場史無前例的狂歡中,一切都取決於“粉絲”的數量。

  據第三方數據監測、艾媒諮詢數據顯示,各大自媒體平台中,微信公衆號市場份額占比遙遙領先,為63.4%,微博自媒體平台成為用戶傳播第二渠道選擇,其占比為19.3%。

  2013 年,正是徐薇眼裏的自媒體好時代。在工作之餘,她注冊了微信公衆賬號,開始只是寫生活瑣事,后來經“粉絲”建議,變為了情感生活類。也正是在那一年,自媒體開始變身為創業的一種。大量資本湧入,多家自媒體的高估值證明了一件事:自媒體全面商業化時代開始了。

  35.5%的自媒體主要通過流量主及其他流量分成進行盈利, 30.7% 的自媒體盈利主要來源為軟文廣告。徐薇明白這兩項主要收入來源都主要取決於內容質量和活躍“粉絲”數量。

  為了爭取到更大的流量,接到廣告,徐薇費了一番功夫,“從選題到標題,再到文章的配圖,每一樣都要很‘年輕化’,有的尺度確實挺大,而且不管什麼文章都一定要蹭熱點,如王寶強離婚之類的。”

  整個內容消費領域呈現出一種類似“娛樂化”的趨勢。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隨着內容創業大潮風行,互聯網和娛樂的結合越來越緊密, 且需求旺盛,八卦漸漸成了一門好生意。

  一衆娛樂八卦內容創業團隊也很火熱,比如像“關愛八卦成長協會”那樣的爆料平台,將八卦和財經信息相結合的新媒體“金融八卦女”等。

  盡管所有人都明白,這樣的做法存在諸多風險,但每年仍然不斷有年輕的創業者蜂擁而至,並且複製這個模式,大量雷同的微信公衆號誕生了。2014 至2015 年自媒體人數量增漲迅速達37%,2015 年至2016 年間自媒體人仍在增長當中。

  在鷄湯文、八卦新聞大行其道的同時,大量垃圾信息、色情小说也開始在微信中泛濫。從2013 年至今,微信接連發布數十條規範公告,整頓範圍從“低俗信息”“謡言、欺詐內容”擴大到了“標題黨”。

  上一次的大面積封號發生在2014 年,當時正是微信公衆號影響力擴大、最風光的時候,其總數超過580 萬,自媒體人正逐漸取代微博“大V”並被賦予新的民間輿論場話語權。

  但輿論管控也在逐步升級中。微信上線了“舉報”入口,公衆號成為重點監管對象。3 月,微信對30 個自媒體賬號進行了封號,包括“共識網”“烏有之鄉”“鳳凰微媒體”“經濟觀察”。當時正值中國“兩會”的閉幕日。

  受到衝擊的不止是微信公衆號。搜狐公衆平台、頭條號等各類自媒體平台上,也是一樣的光景。按照《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的要求,自媒體平台上的所有賬號信息都需要到各地網信辦進行備案,且隨時隨地接受監管。

  借道App“復活”?

  在卓偉、關心八卦成長協會等娛樂賬號被封后,每晚徐薇都會聽見女兒的抱怨,“睡覺前我該看什麼啊?”徐薇的女兒今年剛10 歲,是關心八卦成長協會的忠實“粉絲”,她自稱是“會長大人的小老婆”。

  “連這麼大的孩子都被娛樂八卦牽着走,可見影響有多深”, 徐薇说,“就算把這些賬號都封了, 可是這個需求還是在這裏啊。”

  但她也明白,對於娛樂賬號而言,一旦失去了微博等大流量輸出平台,無法傳播的八卦內容毫無價值。

  這一輪封號過后,不論是在內容還是傳播形式上,八卦創業者們或都將重新思考應對方式,如何在新的標準和規範之下,進行更加合理的創業。

  徐薇的一個經營八卦號的朋友在“僥倖”逃過封號之災后, 立刻發了一篇關於鼓勵高考學生的文章,“她怕極了,倒不是錢的事,主要是心疼這麼多年積攢下來的人氣。”

  一些自媒體人提出要減少八卦新聞,轉向短視頻和綜藝節目的製作。

  位列違規名單中的大號“Go 硬工作室”當晚就注冊了一個新的微博賬號來發表聲明:“(賬號被封)對我們來说是一個深刻的教訓,也讓我們更加明確每個公司每個人都要應該肩負的社會責任……我們會嚴格遵守社會道德與公序良俗,製作健康向上符合主流核心價值觀的內容。”

  這種轉型方式似乎是大勢所趨——早前,“名偵探趙五兒” 就曾以優酷為平台,製作一檔名叫《名偵探趙五兒》的綜藝節目。

  還有一些人放棄了自媒體平台,轉向App。徐薇注意到,雖然“關愛八卦成長協會”的微信號被封了,但是App 依然可以正常使用。“也許這是我們以后會去的地方。”

  (編輯:勉箏)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