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中國商品房大量積壓 天量庫存成發展累贅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6月19日 01:49   僑報

  2015 年11 月11 日,兩位農民工在山西太原一建築工地作業。 資料圖/ 中新社

  【僑報網綜合訊】近年來,中國不少地方將城鎮化作為縣域經濟發展的主要抓手之一併進行了重點部署,推動了地方尤其是縣域基礎設施的完善和經濟發展。但是,在中西部一些省份,近兩年,城鎮化對縣域經濟的推動作用有所減弱。一些地方的城鎮化側重於大規模、高強度的“造城運動”,部分透支了城鎮化的紅利,天量樓市庫存拖累了中西部縣域經濟發展。

  近年來,城鎮化成為了中國不少地方發展經濟的“抓手”。但在安徽、湖北、陝西、甘肅、寧夏、江西等省區的十余個縣,城鎮化在“造城運動”中出現變異,房地産控制了城鎮化的模式和進程。如今,這一做法的惡果正在逐步顯現。

  縣域城鎮化變異為“造城”

  綜合北京《經濟參考報》、中新網19 日報導,看到縣城聳立的數十棟高層住宅,難以想象會寧縣是甘肅的一個國家級貧困縣。在城鎮化加速發展的數年間,會寧縣城面積擴大了3 倍。

  會寧縣城面積的擴大,房地産開發起了很大的支撐作用。除了新城區幾棟政府辦公大樓外,其余的几乎全部是商品房開發項目,而這僅僅是中國縣域城鎮化的一個縮影。

  據了解,從2012 年至今,會寧縣城已建成商品住房1.66 萬套, 建築面積160 萬平方米,加上保障性住房18.66 萬平方米,縣城建設住宅總計近180 萬平方米。現在的狀況是,縣城一半的高層住宅空置, 一些樓盤僅僅只有框架。

  陝西橫山縣西南新區有32 個樓盤,其中5 個爛尾,存量房6000套,面積達75 萬平方米,加上爛尾, 約有100 萬平方米。

  寧夏賀蘭縣是一個小縣,近年來的房地産開發熱産生了670 萬平方米的庫存房。對於這樣一個貧窮小縣來说,巨量的庫存房無疑是其不堪承受之重。

  江西新喻房地産庫存300 多萬平方米,去化時間大概兩年。從2015 年起,當地的一些房地産公司不斷破産,並欠債數十億元人民幣。

  要素透支后遺症開始顯現

  作為縣域經濟的重要載體,城鎮化的快速推進,短期內增加了地方固定資産投資額和地方財政收入,完善了基礎設施,推動了地方經濟發展。但由於地方政府將大量的要素注入城鎮化,高強度推進,寅吃卯糧,在土地和資金等方面不同程度地透支了地方后續發展潛力。

  “造城運動”導致一些地方商品房大量積壓,“攤大餅”擠占了縣域經濟發展最珍貴的土地和資金資源,尤其是市縣一級三四綫以下城市。多位縣委書記反映,土地和資金目前成為縣域經濟發展最稀缺的資源。

  目前産業升級、公共服務等都受制於土地指標的硬約束,一些中西部縣市主要負責人都稱,土地潛力已挖完,土地供應捉襟見肘,大型産業化項目無法落地,目前是項目等待土地指標。

  融資遭遇瓶頸

  地方財政收入減少,加之銀行風險管控趨緊,縣域經濟遭遇融資瓶頸,在中西部十余個縣裏,縣域産業多為低層次的傳統産業,不少企業已成殭屍企業,無法償還貸款,而多數開發商資金斷裂,銀行惜貸、抽貸增多,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持續發酵,地方政府融資、上項目的難度自然更大。

  一些金融機構反映,商品房的大量積壓,加上政府主導的一些項目如保障房、辦公樓等大部分由承建方墊資,實際上困住了大量的民間投資和銀行資本。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銀行對縣域房地産企業“斷貸”,一些已經購房的業主也開始“斷供”。據陝西榆林住建局介紹,2013 年起榆林房價下跌,很多人不願意再支付剩餘的銀行按揭貸款。如榆林橫山縣鳳凰新城的購房戶就出現了大面積“斷供”。

  中國智庫機構“安邦諮詢”經過調查認為,在産業發展放緩、房地産市場低迷以及地方支出剛性壓力等多重因素影響下,目前部分地方政府的財政收支情況正在惡化。

  破解縣域經濟發展困局尋找新抓手至關重要

  目前,城鎮化和工業化對中西部縣域經濟的推動作用已經減弱,有些地方甚至不堪重負。許多縣委書記和縣長認為,除了城鎮化和工業化,縣域經濟很難找到“抓手”。人往何處去?地從哪裏來?産業何處尋等成不少縣域的共同困惑。

  人往何處去?隨着中國勞動年齡人口數量開始減少,人口老齡化日趨顯著,農業剩餘勞動力可用空間已經不大,轉移速度和規模都明顯收縮,過去引以為豪的人口紅利正在消失。

  地從哪裏來?不少縣區都反映,目前土地指標已經用完。甘肅省委黨校一位教授说,“攤大餅” 的城鎮化,占用了過多寶貴的土地資源,透支了土地指標,而一些被占用的土地並沒有産生效益。

  産業何處尋?欠發達縣多為農業大縣或者工業鏈條短的資源大縣,財力弱、積累少,發展經濟客觀上需要集中人力、物力才可能有所突破。但是,選擇什麼樣的主導産業,成為大問題。

  多數縣自己培育不了産業,把着力點放在招商引資上,但近兩年中西部一些縣域几乎很難招到商了,過去那種靠政策招商的現象已難以為繼,政策紅利已經到頭。一些東部的企業反映,現在中西部如果不是以商引商,以産業集聚招商的話,基本無法招商。

  目前縣域工業尤其是中西部主要是低層次的傳統産業,園區産業同質化嚴重,許多市縣現有的企業,大部分是以紡織、電子等為主的過剩産能,而且沒形成産業群。

  受制於國家嚴厲的環保政策, 多數企業被關停,致使許多縣的工業園區變成空場。另外,縣與縣之間由於資源稟賦相同或者相近,産業同質化嚴重,沒有做到差異化發展,出現惡性競爭。這兩年多數縣將旅遊産業作為縣域經濟新的增長點,但由於交通、人流因素的影響,能否旅遊立縣尚是未知數。

  “在目前環保紅線和去産能形勢下,這些低層次的傳統産業都屬關停範圍。”湖北當陽市經信局副局長黃波说。“對中西縣域來说,我們也想引進一些高科技、高附加值的産業,但難度很大。”甘肅一縣委書記说。

  (編輯:勉箏)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