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測試中國耐性 印度想做什麼?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7月15日 01:14   僑報

  【僑報綜合訊】從6 月中旬開始,印度便非法進入西藏亞東縣內的洞朗地區,至今已有一個月。印度罔顧中國屢次要求其撤出的警告,至今依然執意在此逗留滋事。中國駐印度大使说,這是30 年來中印首次出現這麼嚴重的事態。有分析指出, 去年到現在,中印關係走勢不太好,現在算是集中爆發,印度選擇現在或是在測試中國戰略耐性。

  西藏軍區某旅近日全員全裝機動至海拔5000米青藏高原,就兵力快速投送、信息化裝備應用、多兵種聯合攻擊等要素展開實兵實彈演練。《印度時報》稱,在中國與印度進行邊境對峙之際,解放軍已經開始炫耀他們已經做好了戰爭准備,因為他們在西藏舉行了軍事演習。大陸央視截圖

  中國外交部45次回應印度越界

  自印度非法越界以來,中國外交部6 月26 日起多次表明中方立場,要求印方立即將所有越界邊防部隊撤回邊界線印方一側。外交部措辭愈加嚴厲,至少25 次要求印方“立即”撤回越界軍隊,7 次提及“嚴正交涉”。

  僑報梳理髮現,7 月12 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答問時表示,中方要求印方立即無條件將越界邊防部隊撤回邊界線印方一側,盡快妥善解決此次事件。據不完全統計,這已是6 月26 日以來外交部回答的第45 個有關印度越界事件的問題。(編者按:13、14 日,中國外交部記者會沒有提及印度越界的相關問題)

  外交部首次對印度邊防部隊越界問題作出回應是在6 月26 日。當晚,外交部網站更新了一條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就此事件的答記者問。“近日,印度邊防人員在中印邊界錫金段越過邊界線進入中方境內,阻撓中國邊防部隊在洞朗地區的正常活動。中方已採取相應應對措施。”耿爽表示,中方要求印方尊重邊界條約規定,尊重中國的領土主權,立即撤回越界的印邊防人員並徹底調查此事。在外交部這次表態和次日至7 月12 日的10 場記者會上(僅7 月4 日、11 日兩場未問及相關問題),中方至少25 次要求印方“立即”撤回越界軍隊。

  6 月27 日的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表示,中方在北京和新德裏都已經向印度方面提出了嚴正交涉。“嚴正交涉”在當天至7 月5 日的6 場發布會上7 次被提及。

  而7 月3 日,耿爽回答了8 個與此相關的提問。也是在那場記者會上,中方首次表態稱越界事件“性質非常嚴重”,稱其“嚴重破壞邊境地區的和平與安寧”。

  7 月5 日的記者會上中方重申事件“性質非常嚴重”,印方應立即撤回越界邊防部隊,“以避免發生更加嚴重的事態,造成更加嚴重的后果。”

  7 月6 日的記者會,外交部措辭更為嚴厲,首次對這一事件用到“悍然”。耿爽说,印方此次挑起事端的目的是明確的,那就是以所謂“安全關切”為藉口,打着所謂“保護不丹”的幌子,悍然越過過去雙方均承認的《中英會議藏印條約》劃定的錫金段邊界,進入毫無爭議的中國洞朗地區,通過製造洞朗地區爭議,阻止並牽制中不兩個主權國家的邊界談判進程。

  7 月7 日的記者會上,耿爽表示,印方企圖將三國(中國、印度、不丹)交界點擴大為區域概念,“這是別有用心的。”

  7 月10 日的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及印度媒體的報導——印邊防部隊做好“持久戰”准備。中方回應稱,有關報導如果屬實,只能證明印方非法越界行為是有組織、有預謀的,印方在蓄意破壞中印邊界錫金段現狀。

  印媒報導,印陸軍參謀長拉瓦特稱,印度在為“2.5 綫戰爭”做准備,就是應對中國、巴基斯坦和國內的安全威脅。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對此回應,印度陸軍參謀長的言論是極其不負責任的。希望印軍個別人汲取歷史教訓,停止發表這種叫囂戰爭的危險言論。

  而在這一個月裏,印度則顯得“沉默”許多。只在7 月初,有印媒報導陸軍發言人發聲明稱,此次對峙並非中印自1962 年以來對峙時間最長的一次,印中兩軍關係管理得非常好。上個月印度總理莫迪曾經表示,中印兩國之間盡管有邊界問題,但40 年來未發一槍一彈。

  中印邊界爭議在於東中西三段

  北京《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衆號“俠客島”報導,中印關係近日備受關注,曾在印度工作生活、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的青年學者林民旺講述了他眼中的印度,以下為文章摘錄:

  從去年到現在,中印關係走勢不太好,現在算是集中爆發。去年印度要加入核供應國集團,當時有6 個國家反對;印度認為它沒能順利進入,是以中國為首反對所致。另外,印度想把虔誠軍頭目列到聯合國的恐怖分子名單中,它認為中國擋住了它。去年一整年,中印關係經歷波折,所以今年印度以邊境對峙作為反制措施,4 月份達賴訪問達旺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同樣,印度有測試中國的意味。因為莫迪訪問美國,跟特朗普見面,兩國戰略伙伴關係重啓;7 月,印、美、日在馬拉巴爾舉行軍事演習; 再加上這次對峙的時機,看上去就像是印度在測試中國的戰略耐性。

  中印邊界問題的爭議,主要由東段、中段、西段、錫金段構成。錫金段過去一致認為沒有爭議;中段基本上是三個點有爭議,由印度實控;東段也是印度實控;西段主要是中國實控。

  現在對邊界問題的分歧主要卡在哪裏呢?印度認為,要繼續澄清實控綫。中方則認為,不要再去澄清實控綫,應該集中精力尋求政治解決。政治解決的意思就是不要講法律,也不要講歷史,因為雙方都有自己的部分道理和依據,怕说不清。印度為什麼要去澄清實控綫呢?因為目前的實控對印度是有利的,它可以澄清實控綫后一直拖着,時間長了,自然而然地形成為事實上的邊界。對中方來说,肯定是不願意的,這就是爭論的一個焦點。

  很大概率會通過外交途徑解決

  盡管印度媒體在報導時過分地渲染戰爭氣氛,但是綜合分析印度國內的經濟形勢以及政治形勢,此次中印對峙事件很有可能只是莫迪政府的一次“拉票策略”。不僅僅在人民黨的歷史上出現過此類事件,在查韋斯時期的委內瑞拉這種利國內民族主義情緒獲得支持率、迴避國內經濟問題的手段就已經屢試不爽。

  香港鳳凰網報導,中國方面, 駐印大使羅照輝在印媒的採訪中用三個“重中之重”來表示中方立場: 印度無條件撤軍、和平解決以及維護邊區安寧。雖然此次對峙事件屬於“最嚴重”的一次,但是考慮到中國主張和平的立場以及地區戰爭對中巴經濟走廊可能帶來的影響, 中國肯定不會站在主戰的一方。

  綜合對兩方的分析,如果在對峙過程中不出現“擦槍走火”等意外事件,中印對峙有很大概率上會通過外交途徑解決。

  但必須指出的是,在主要外媒的報導中,或多或少對中國都有一定的偏見。雖然中印關於錫金邦的邊界並不存在爭議,此次印度跨越邊界的行為的惡劣影響卻在部分外媒的報導中淡化了。中國若想要在中印邊界爭端上獲取更多的主動權,在輿論上做好宣傳,爭取更多的聲援是重要的措施。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武器進口國

  印度的經濟發展還算比較快。十年前,中國的GDP 大概處在世界第六,印度是處在世界十三、十四。十年后,中國的GDP 到了世界第二,印度跑到了第六。

  微信公衆號“俠客島”報導, 中印的貿易水平不算太高,2016 年中印貿易量大概是700億美元,低於中越貿易量。但中國仍然是印度最大的貿易伙伴,中印貿易逆差是400 多億美元。印度的問題在於,中國有大量的商品可以賣給印度, 但印度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賣給中國。此前,印度可以出售的鐵礦石也被禁止了,整個貿易量就一直沒升上去。

  關於印度武器水平的問題。事實上俄羅斯原來賣給印度的武器比賣給中國的要好,美國現在賣給印度的武器也比賣給中國的更好。比如说此次交易的無人機,只有美國的北約盟友才可以買得到。

  另一方面,印度的武器裝備被笑稱為“聯合國軍”,五花八門。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武器進口國, 軍售大國都青睞它。俄羅斯跟印度兩國關係中最重要的一面就是軍售,現在美國慢慢成為印度最大的軍售伙伴,以色列也越來越成為印度重要的軍售伙伴。

  印度中國迷:中印若大規模衝突,美日絶不會赤膊上陣

  此次中印對峙事件在中國引起巨大反響。中國民衆都對印軍的侵略行為義憤填膺,同時也驚嘆於印度方面的狂妄與囂張。身兼國防部長印度高官阿倫·賈伊特利的一句“印度已非1962 年的印度”傳到中國后,遭到很多網民的反駁與嘲諷:“中國也不是1962 年的中國了, 強者仍是強者,再發生衝突,印度只會輸得更慘。”

  上海觀察者網報導,看到中國崛起,印度人心裏感到十分不平衡,這是在中印矛盾之中,印度人最重要而廣泛的心理背景。來自印度的中國迷Sanjay 承認,即使是作為一個親華派的他,也常因目前中印之間的巨大差距而感覺苦悶不安,“上世紀四十年代,新印度和新中國建國時,本是兩個平起平坐的國家。甚至,在當時的印度人看來,恐怕印度還要高出中國半個頭。而如今則不然,幾十年間,一切似乎都變了。”

  近年來,智能手機等中國品牌産品湧入印度,很快征服了當地市場。印度人在讚歎中國産品性價比之高,佩服中國工程師研發能力之強的同時,也不免生出了嫉妒心理。Sanjay 本身就是一位“米粉”(小米品牌的“粉絲”),他说:“每一個米粉都會在心裏感嘆為什麼我們做不出這樣的産品,為什麼中國人卻做得出來。這種心理落差致使在遇到國家衝突時,印度人對中國的感受很容易從正面轉向負面。”

  對於印度為何投入美日的懷抱,他答道:“我們以自身的實力難以平衡中國的力量,靠近美國和日本實在是無奈之舉。印度國內也一直有反美情緒,現在只是出於實用主義的考慮,才加強與美國的軍事合作。”

  “其實,我們都知道,這種合作是很不可靠的。”Sanjay坦率地说, “中印如若真發生大規模衝突,美日會在輿論、軍備或物資上給予印度支援,但絶不會冒着與中國開戰的風險赤膊上陣。我們想要借助他們的力量平衡中國,而他們則是想利用印度來消耗中國的實力,以達到遏制中國崛起的目的。”

  印度地緣政治雄心到底有多大?

  近年來,印度在保持與俄羅斯傳統安全合作關係的同時,明顯加強了與美日的互動。外交上,莫迪與安倍共同呼籲建立“自由走廊” 以對沖中國推動的“一帶一路”; 軍事上,美印簽署后勤保障協定之后,雙方合作不斷深化,聯合演習的科目越來越貼近實戰。

  北京參考消息網報導,印美日2017 年度“馬拉巴爾”海上聯合軍事演習,正在印度南部城市金奈附近海域的印度洋孟加拉灣舉行。盡管美印軍事裝備的標準和水平差距甚遠,但技術障礙擋不住兩支武裝力量在心理上越貼越近。

  曾幾何時,印度在推動與美國的軍事合作時還猶抱琵琶半遮面,帶着幾分“羞澀”。2016 年印度海軍在太平洋水域發起“馬拉巴爾” 軍演時,強調聯合軍演和聯合護航存在本質區別,印度無意在南海主權爭端問題上選邊站隊。

  不過,從“馬拉巴爾”軍演到洞朗事件,再到印巴克什米爾交火, 如是種種,能说明印度已經在追求南亞地區霸權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心甘情願地背棄當年曾高高揮舞的不結盟大旗,公然尋求美國的支持甚至庇佑了嗎?莫迪的地緣政治雄心到底有多大?哪裏才是印度想定的利益邊界?印度是否已經下定決心要把中國當作自己最主要的地緣政治對手和安全挑戰,拉上美國與日本建立起一個從東海到喜馬拉雅山的對華包圍圈呢?

  這幾個問題固然彼此相關,卻未必能從一個問題的答案直接引申出另外一個問題的答案。印度對華政策的確越來越強硬,但這種強硬到底是因為印度決心投入美國的懷抱,需要繳納“投名狀”?還是因為印度越來越自信,相信可以與中國兵車相會?抑或只是瞧準了中國現在不會把印度當作主要對手,因而可以訛詐中國一把?這些不同的動機都可能引發印度在邊境鋌而走險,但對其冒險行為效果的預期和后果的耐受能力是完全不同的。

  (編輯:孟音)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