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杭州縱火案保姆首發聲:非蓄意謀殺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7月15日 01:14   僑報

  【僑報綜合訊】杭州“保姆縱火案”兇手莫煥晶的辯護律師黨琳山14 日對媒體透露自己與莫見面時的細節。他表示,莫煥晶目前整個人情緒崩潰,並請求他“幫我在靈堂上,獻一束花”。

  這次見面中,莫煥晶對黨琳山表示,她並不是蓄意要謀殺林家四口,她從未想過要燒死誰。這是縱火案發生后,莫煥晶首次對外發聲。

  林生斌的妻子和三個兒女生前照片。林生斌微博

  保姆:火勢那麼大,完全超意料

  6 月22 日,杭州“藍色錢江” 小區業主林生斌家的保姆莫煥晶於凌晨5 時左右在客廳內縱火。最終, 火災釀成慘劇:林生斌的妻子和三個兒女,被大火吞噬,僅有莫煥晶從大火中逃脫。事件發生后,引發社會高度關注。14 日,黨琳山接受採訪時表示,7 日他已去看守所見過莫煥晶第一面,他表示:“我們那次見面,主要是了解基本案情。案情的細節目前我不方便透露,一切以警方消息為準。”

  成都紅星新聞表示,談到那次與莫煥晶的會面,黨琳山嘆氣道:“她目前關押在看守所裏,狀態非常差,我感覺她整個人情緒是崩潰的。”黨琳山透露,莫煥晶告訴他, 林家一家四口(林家女主人、三個孩子)葬身火海的結果,是她始料未及的,火勢蔓延至那麼大,完全超出她的意料,“(那場大火)是一場意外,她说自己並不是蓄意謀殺林家人。”

  律師稱,林家人的死亡,讓莫煥晶背負着巨大的精神枷鎖,她在看守所,每天都被強烈的負罪感所折磨。“她的狀態不是特別好,連最基本的求生慾望都沒有。”黨琳山回憶起一個細節,透露關押在看守所已經半個月的莫煥晶,還沒有與家人見過面。臨走時,黨琳山問她有沒有什麼話要帶給家人時,莫煥晶只是淡淡地擺擺手,说:“沒有,讓他們別管我了。”

  律師黨琳山回憶说,臨走前, 莫煥晶突然叫住自己,問他:“可不可以請你幫我在林家人的靈堂上,獻一束花?”黨琳山點了點頭。

  7 月8 日,黨琳山手捧一束百合花,來到藍色錢江小區,男主人林生斌當時不在。黨琳山一開始並沒有表明身份,他稱自己將這束代表着莫煥晶無限悔恨的百合花,放在了靈堂上。

  他與守在一旁的林生斌堂哥聊了起來,並互留了電話。黨琳山透露,離開藍色錢江小區后,她給林生斌的堂哥發了一條短信,表明了自己是莫煥晶律師的身份,對方並沒有任何回復。

  黨琳山透露,他從莫煥晶的家人口中得知,莫煥晶多年來一直沉迷於賭博,家人一直在替她還賭債,所以也無法支付高額的賠償款。

  至於接下來要如何替莫煥晶辯護,黨琳山表示:“案件目前還在審查階段,(如何辯護)還沒有明確方向。”

  

  “即便拿整個杭州城換都不願”

  此前網上有傳聞受害者家屬曾提出“一個孩子一億”(人民幣, 下同)的賠償方案,失去妻子和孩子的男主人林生斌14 日接受媒體採訪時否認了這一说法:“瘋掉了, 怎麼可能提這個要求一個孩子賠一個億,我妻兒是無價的”。他反問: “四個最愛的人走了,我一個人要什麼錢呢?”

  北京《新京報》報導,慘劇發生以后,林先生就一直在賓館暫住,白天要處理各種事情,晚上夜深人靜,他一個人的時候,才會拿出手機,看妻子和孩子們之前留下點滴的記錄。他還表示,自己天天做夢, 夢見起火了,好大,他還在夢裏寬慰自己,沒關係的,就是個夢,醒來后,才發現都是真的,痛不欲生。

  林先生说起了自己的三個孩子,大兒子活潑好動,對他管的最嚴,因為哥哥要做榜樣;最偏愛女兒,這些天女兒跳舞的視頻他看了又看;小兒子最機靈最黏人,有時候想跟爸爸一起睡,還會说好聽的話:“爸爸,我很愛你”。

  朱慶豐是遇難女業主朱小貞的哥哥。他14 日回應有關網上傳聞“1.52 億元”(人民幣,下同)的天價索賠。“具體是不是這個數字, 我都很模糊”,“不是我們商量的, 是律師提的”。他表示這個數字隨便是多少都不為過,因為即便拿整個杭州城,他都不願意交換。

  林生斌12 日通過微博發布消息,發願成立“潼臻一生”公益基金會。該基金會主要致力於“提升中國高層住宅防火減災水平;倡導房産開發商、物業服務企業和社會各界充分重視消防安全;促進家政服務業完善保姆的甄選管理機制。”

  

  消防員過失受質疑:發現死者的是其哥哥

  中國知名資深調查記者王志安14 日採訪了朱慶豐,了解到了本案一些不為人知的關鍵細節。朱慶豐在採訪中透露,杭州保姆縱火案中,消防隊員進入火場的時間是凌晨5 時40 分,發現四名避難者的時間是上午7 時左右,這中間有1 小時20 分鐘。事實上,最后發現這四名遇難者,並不是消防隊員主動搜救,而是冒險闖入現場的朱慶豐。他進入火場后,要求消防隊員破門, 才最終發現北部房間的四名避難者。

  據悉,四名死難者的房間, 位於住宅的北部區域,整個火災過程都沒有過火,四名死者均為一氧化碳中毒。5 時40 分消防隊員通過保姆門進入火場后,十幾分鐘打開主入戶門。之后對門口的保安隊長说,裏面沒人。但是,1 小時20 分鐘后,朱慶豐冒險闖入火場, 要求破門,才最終發現死難者。

  王志安在微博上發文表示:“網上有人说,阻擋朱慶豐進入火場是對的。請你們睜開眼睛看看這個採訪。朱慶豐的闖入,徹底改變了這一事件的走向。如果不是朱慶豐闖入火場,四名避難者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發現呢,遇難者以這種方式被發現,令人唏噓悲傷!”

  

  (編輯:孟音)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