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洋高考”催火中國跨境趕考團 諸多隱患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7月17日 03:24   僑報

  【僑報綜合報導】現如今,中國越來越多的公立學校開設了國際部、出國班。被稱為“洋高考”的SAT、ACT 考試歷來是中國學生申請去美國留學前必須要參加的重要考試。但由於內地沒有SAT、ACT 考點,考生必須要遠赴境外趕考。隨之而起的一種名為“SAT 考團”的商業項目已經潛入了高中生之中。不僅旅行社、教育機構有SAT 考團,就連學校自己也組織了SAT 考團,瓜分這個巨大的蛋糕。

  然而,不僅是適齡高考生願意為了走出國門一搏,隨着人均收入水平改善、教育理念的改變以及中國相關政策紅利助推,海外游學市場呈現爆髮式增長,尤其是一些低齡孩子也加入其中。但海外游學市場火熱背后仍存諸多隱憂。

  2014 年1 月25 日,香港,SAT 亞洲國際博覽館考場,考生湧入考場。在留學圈中,該考場被“出國黨”戲稱為“萬人坑” 。 中國廣播網

  5 月25 日,雲南師範大學商學院2017 年夏季海外項目出行典禮舉行。學校為11 名即將分別前往英國和美國開始他們短期游學生活的同學發放了隊服,為團隊授了團旗。圖為當日,出行海外團隊授團旗現場。 中新社

  跨境趕考·現象

  敲門磚 “出國黨”赴“萬人坑”刷分

  北京十一學校即將升高三的王木子(化名)就要開始新東方SAT 沖分班課程,為下一次申請美國大學前最后一次的SAT 考試做最后准備。她即將第三次參加“SAT 考團”去香港“刷分”。

  《北京青年報》報導,准備參加SAT、ACT 考試學生們一提到跨境趕考,都會不約而同蹦出一個詞——“萬人坑”,這是位於香港亞洲國際博覽館的一個考點,也是中國學生聚集最多的考點之一。出於距離和經濟考慮,中國大陸大多數考生會選擇在香港進行考試。留學圈中,香港亞洲國際博覽館的考場也被“出國黨”戲稱為“萬人坑”。

  今年的5 月初,木子第二次隨團考SAT 時特意向學校請了一周的假。為確保萬無一失,她還提前三個月就報名了新東方的考團。到達香港后的第二天,她參加了考團安排的SAT 模考和隨團老師講解、考前答疑。為防止人多而發生意外情況,考試當天不到8 時,木子就跟隨考團的車來到了“萬人坑”考場。五小時后,木子懸着的心隨着划下機讀卡上最后一個圓圈而塵埃落定,她長呼一口氣,隨手拍下一張“萬人坑”人頭攢動的照片發到朋友圈,並配文“SAT is Done”(SAT 結束了)——她再也不想來了。

  像木子這樣的跨境考團故事並不是個例,對於准備申請美國大學的高中生來说,SAT 和ACT 是申請過程中必不可少的一項。SAT (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 和ACT(American College Test) 均相當於美國高考,是美國大學招生過程中的重要參考標準之一。

  然而,這兩項考試卻至今沒有在中國大陸開設大規模考點。就北京而言,僅有個別高中國際部開設針對本校學生和國際學生的小規模考點。這致使內地的考生奔赴香港或者境外參加考試。由於香港考點與美國有時差問題,此前也發生過考題從美國考場泄露而致使香港考點考試被取消、出成績時間被延后的情況,所以也有不少學生選擇在香港考點之外更貴的國家去考試,求個放心。

  “這跟中國高考是一樣的,高分才能上好學校。”北京八中的趙同學说。雖然在申請過程中托福、在校成績、課外活動等方面均被納入考量標準,也不是所有美國大學都要求提交SAT 或ACT 成績,但在高中出國學生的心中,一個相對更高的SAT 和ACT 考試分數依然是進入好大學必不可少的敲門磚。

  跨境趕考·調查

  美國是出國大軍中的“香餑餑”

  據悉,每年有出國計劃的學生數量不是小數目。此前有媒體報導表示,中國民辦國際學校的數量從2010 年的84 所增長到2016 年的392 所,6 年時間翻了近5 倍,僅北京的國際學校數量目前也已經突破了85 所。此外,北京還有越來越多的公立學校也開設了國際部、出國班,目前全市至少有15 所登記在冊的公立學校開設了國際班部、國際班。比如十一學校在開設國際部的基礎上還在本部設置了出國班,一個年級的出國人數高達年級總人數的30% 以上。

  《北京青年報》報導,而在出國大軍中,美國又是其中的“香餑餑”。北京八中的國際部就直接以“中美班”用作班級名稱,課程也是全部與美國學校合作。據了解, 這樣的情況還出現在北京十一學校、清華附中等名校中。北京十一學校國際部的閆老師说:“每年申請季絶大多數學生選擇申請美國, 占到85% 了”。不少教育機構的老師也披露了相似的比例。“想去美國念書,就必須考SAT”,這是懷有美國留學夢的學生中人盡皆知的事,龐大的赴美留學需求直接帶火了SAT 考團生意。

  不僅旅行社、教育機構有SAT 考團,連學校自己也組織SAT 考團,有家長反映在食宿安排上條件更好。學校考團的服務項目與社會上考團的服務項目大同小異,但是更加安全、家長更放心。學校SAT 成團前提是以本校國際部學生為一個團隊,獨立成團,不允許其他社會人員加入。考團價格一般在5200 元至5700 元(人民幣,下同)左右, 根據節假日會有漲幅,每次由學校老師和旅行社工作人員帶團。

  在網上搜索“SAT 考團”,十幾頁各式教育機構組織的“SAT 考團”就讓人挑花眼,酒店、機票、輔導、報名……但如果不以家長身份、並用電話諮詢的方式打通客服人員電話,几乎很難查到這類“SAT 考團”的價格信息。去香港的考團相對來说最經濟,四天行程價格在5000 至6000 元之間,更貴一些的考點,如新加坡、日本、韓國等, 則要在8000 元左右。

  由於“服務周到”,這種趕考團人氣也比較火爆,考生通常需要提前2 至3 個月預訂“SAT 考團” 位置。然而,這種以純考試為行程的非典型“旅行團”,使用的簽證卻是典型的旅遊簽證。

  除負責酒店、機票、交通、餐食等生活項目外,就像普通旅行團有附加項目一樣,有一部分教育機構的“趕考團”還夾雜着需要另行收費的考試輔導項目。若以花費最少的香港為例,加上考前輔導等內容,一次趕考也要花上大幾千元。據新航道學校SAT 老師介紹,一般考生都要考兩三回才能拿到相對滿意的成績。這樣就要花兩萬多元。

  喬布斯非考場能手 跨境考不出美國夢

  美國《僑報》此前發表時評《考場考不出“美國夢”》稱,當喬布斯們被追崇的同時,人們卻忽略了他們不是並非“考場能手”、“高分狀元”。文章摘編如下:

  相對於擠在中國高考這座“獨木橋”上的億萬考生而言,那些選擇“跨境高考”的人已算是另辟蹊徑。但是從某種程度上看,“跨境高考”已變成了另一座“獨木橋”。

  除了大陸現行教育體制受到詬病、地區教育資源分配不均衡、社會壓力巨大等外在因素,更重要的內因或許是——他們相信“高考” 是改變命運的最佳轉折點,為此創造條件轉戰另一個適宜的考場自然無可厚非。“成績第一”的應試教育思想,將被名校接納變成一條劃分社會階層紅線的虛榮之心,即便是在倡導素質教育的今天,依然鉗制着中國家庭“趕考”的行為模式, 依然左右着中國家長的教育理念,依然束縛着中國學子的人生夢想。

  為夢想而執着,但這個夢依然呆滯,依然不得要領。奔赴美國讀書,是為了美國的教育質量,是為了在自由、多元的氛圍下深造,但最終是為了成為與美國人一樣充滿活力、擅於創新的人才。

  當喬布斯、比爾·蓋茲、洛克菲勒成為“美國夢”之象徵而被追崇,卻被忽略了他們不是“考場能手”、不是“高分狀元”,這些甚至都沒有完成高等教育學業,卻步入了社會金字塔頂端人們,用自己行為詮釋“所有人都有機會依靠自己的奮鬥去獲取財富”這一精神內涵。 文章刊於2012 年12 月5 日

  低齡游學·市場

  海外游學市場日趨火爆 花費遠超旅遊産品

  7 月來,出境游學熱再度興起。隨着人均收入水平改善、教育理念的改變以及中國相關政策紅利助推,海外游學市場呈現爆髮式增長,尤其是一些低齡孩子也加入其中。

  北京《法制日報》報導,出境游學産品人均價格在1.5 萬至4 萬元之間,游學天數在1 至4 周不等。不過,也有價高者,4 周海外游學價格達到8 萬元,遠超旅遊産品。

  某旅遊網站監測數據顯示,游學市場的主要客群集中地在北上廣等一綫城市。從人群分佈看,初中生占比達49%,成為海外游學主力軍;高中生占比達到24%。

  此外,海外游學研學也呈現低齡化趨勢,有不少小學生開始參加海外游學,出遊人次占比為11%;學齡前兒童出遊人次占比為6%; 大學生外出意願較低,出遊人次占比僅為3%。

  《2016 年國際游學發展報告》顯示,中國國際游學每年以20% 以上速度增長。報告預測,10 年后, 中國國際游學將成萬億元級市場。

  據了解,家長送孩子海外游學, 大多出於兩種心態:一是長見識、提高能力;二是為孩子留學做准備, 儲備海外經驗。甚至有家長給出了這樣的理由:“我也不明白,反正是孩子所在的英語培訓班組織的,很多學生都去了,我也就同意了。”

  在某知名教育機構負責游學項目多年的曾維彬表示,游學機構通常會尋找有意向在國外市場打知名度的學校洽談項目。一旦確定,項目內容一般包括學習、遊玩加購物。其中,學習占40%,遊玩占30%, 購物占20%,其他內容占10%,“行程是游學公司在中國就制定好的, 學生在國外沒有自己選擇的余地, 這和國內的旅遊團是一個性質”。

  此外,在曾維彬看來,游學團的價格之所以要比旅行團高,還要歸咎於家長的心理,“家長會認為費用越高,游學機構的質量就越好, 孩子的托付就更放心”。

  曾維彬说,以哈佛為例,實際上任何人都可以進去參觀,但游學機構會找老外在哈佛租個教室搞宣傳聯誼會,這樣馬上就可以提升費用,對家長的宣傳就變成了“在世界名校哈佛和老外深度交流”。

  “1 名老師的費用是兩三萬元, 這些費用需孩子分攤,中介機構還要賺錢,這也是出國游學費用為何如此之高的原因之一。”張震坦言。

  另外,在美國上研究生的楊涵透露,從大學的角度出發,暑期大多數學生都在放假或實習中,宿舍原本就是空的沒有盈利,突然來了一堆孩子或大人想短期租賃宿舍,對學校來说是求之不得的。

  低齡游學·監管

  游學內容處監管真空 學生監護尚存諸多問題

  讓從未獨自出過遠門的孩子去陌生國度待上十幾天甚至更長時間,家長最關心的是什麼?

  北京《法制日報》報導,結果顯示,超過半數的家長最擔心孩子的安全問題。家長的擔心情有可原,與此同時,海外游學期間出現安全事故的報導也時常見諸報端:

  2016 年9 月底, 南京外國語學校游學團在加州遭遇車禍,一名13 歲學生死亡,一人重傷,另有多人輕傷;同年8 月,深圳的劉女士給兒子報名參加了某英語培訓機構組織的為期21 天的加州自游學。8 月17 日,結束游學的兒子暴瘦5.5公斤, 經醫院診斷還患上支氣管炎。家長質疑,該機構組織的游學活動實際與宣傳嚴重不符;2016 年7 月, 一輛載有中國游學學生的大巴車在德國科隆附近的高速公路上因躲避障礙物緊急剎車,導致3 名學生受傷……

  去年年底,教育部等11 部門聯合印發了《關於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當初市場的第一反應是認為相關部門為游學大開綠燈且開始規範這一市場。其實, 這份意見所提及的“研學旅行”並非“出國游學”,而是要求將修學旅行納入中小學教育。

  張震介紹,對於游學市場的監管,目前主要由工商和旅遊部門負責,教育部門幾無插手的機會。“從目前的游學市場來看,完全是民間自發行為且組織方良莠不齊,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游學內容也基本處於無人監管的狀態”。

  而在海外游學期間,學生的監護權也是個問題。“一些游學團在國外所謂的校方法定監護人通常為校方領導, 但一位監護人在這個時期通常會成為幾十位到一百多位甚至更多學生的法定監護人。因此,在游學過程中發生的各類意外事件屢見不鮮。”張震说。

  針對游學亂象, 越來越多的業內人士提出,對於由旅行社、培訓機構和留學中介組織的游學,理應由工商部門監管,而對於游學涉及的教育教學內容,教育部門也負有一定的備案登記、日常督查責任。

  此外,國際上一些成熟的海外游學監管辦法也值得借鑒。在美國,游學夏令營的帶隊教師要參加相關資質培訓並持證上崗。在日本,主辦單位必須在游學前做好活動規劃,要求闡釋清楚活動目的和預期的教育成效,務必要在出行前做好學生的安全教育,活動結束后還要對每個細節進行評價。

  (編輯:張曉)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