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隨意漲價 供需失衡 家政市場亂象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8月11日 01:09   僑報

  【僑報綜合訊】今年6 月,杭州保姆縱火殺人一案震驚世人。盡管这只是一個極端案例,但它揭開了中國內地家政市場混亂一角。在家政服務愈發成為中國富裕城市的不可或缺的一支勞動大軍的同時,服務供需雙方的矛盾日漸凸顯,而與之相對應的規範和政策則並未跟上整個行業發展的腳步。尤其是每年春節前后,家政服務的供需矛盾總會集中爆發!市場痼疾又一次凸顯。雇主抱怨連連,怨聲不斷;被雇者挑三揀四,價格節節攀高。從原來的雇主面試被雇者,現在變成了被雇者淘汰選擇雇主。是人變了,還是市場變了?是供需變了,還是家政服務已經到了新的發展階段?

  對此,有分析稱,中國家政市場亟需一場大洗牌,倘若未來中國允許菲傭赴內地工作,將會攪動中國家政市場一池春水。

  全面放開二孩后,中國多地迎來生育高峰,月嫂市場也開始走俏,如今諸如“一兩萬元人民幣高薪仍難覓月嫂”、“月嫂提前半年被預定一空”的新聞屢見不鮮。圖為北京一中年女子經過一家政公司。中新網

  每當春節臨近,隨着大量外來務工人員返鄉,中國各大城市的家政服務市場也就會出現保姆緊缺的狀況。圖為2016 年12 月20 日,位於杭州市長板巷的一家家政服務部門口,張貼着“急聘保姆,薪水給力”的招牌。浙江在綫

  春節保姆荒與“串通漲價”

  今年6月,杭州保姆縱火殺人一案引發了外界對保姆行業的關注。定價混亂,投訴率高,難以找到合適的服務人員,成為當前內地家政服務市場最突出的問題所在, 每年春節期間尤為明顯。

  綜合中新網、上海東方網報導, 2017 年春節期間,多個城市的地方媒體報導了家政服務價格和投訴率同步上漲的消息,部分城市服務價格上漲幅度甚至超過30%。

  “我家年前請的保姆,每天只負責做飯打掃洗衣,一直是每個月2500 元(人民幣,下同)。可翻了年, 人家再來時一開口就要3500,不給就走人。我找家政公司说理,他們说現在保姆資源短缺,都這個價。”家住北京望京地區的魏女士今年春節后如此向媒體吐槽道。

  家住海淀區的張先生春節后打算聘請一個保姆照顧家中的老人,他查詢了北京幾家家政公司的網站。在多數家政公司的網站上都有服務價格表,但打電話過去詢問, 几乎所有的家政公司都表示,網站上的價格表是“以前的”,現在都有一定幅度上漲。以某家政公司一個“中級保姆”為例,網站標價為每月3500 元/ 月,而電話告知的實際價格為每月4000 元。

  隨后,張先生詢問了幾家家政公司,几乎每家都存在漲價現象。“我們也沒辦法”,一家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員表示,一來很多保姆來自農村地區,返鄉過春節到回北京的一段時間裏出現了人手空缺,二來保姆很少和家政公司簽長期合同,無法固定工資額度,導致一些區域的保姆相互交換信息,“串通漲薪”。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發改委網規定,目前北京市家政服務收費實行市場調節價,由公司自主定價。同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價格法》第十二條規定,實行市場調節價的中介服務收費標準,由中介機構自主確定。“公司自主定價”意味着缺乏法定統一價格標準,這給家政行業恣意定價以可乘之機。

  價格上漲並非雇主們不滿的唯一因素,針對家政服務人員和家政公司的投訴量也與日俱增。住在北京立水橋地區的王女士表示,她家房子較小,一直雇佣小時工做清潔工作。她家的小時工如果按照每小時15 元的標準價格收費,就會故意拖延時間,60 平米的房子半天收拾不完;如果用30 元“全包價” 把整個房子收拾好,則會為了趕快完成工作而“對付”,每次都有意無意留下一些邊角沒打掃乾淨。北京家政市場的狀況不是個例。

  根據媒體報導,中國多個城市的家政服務市場中,家政人員提供的服務質量不符合雇主要求,坐地起價,说辭職就辭職等現象是引發雇主不滿的主要原因,而家政公司則因為巧立名目收取各種管理費用,與雇主和家政人員之間缺乏保障性合同,保姆級別缺乏標準全靠公司自定,以及對雇主和服務人員糾紛處理不到位而屢成投訴焦點。

  今年7 月,上海的王斌(化名) 在某家政市場聘請了一位保姆,並簽訂了一年的工作合同,結果,工作了不到兩個月,該保姆就不辭而別。事后,王斌找到家政公司討说法。家政公司卻表示,該保姆孩子要上學了,所以必須要回山東老家照顧孩子,並請王女士多多理解。最后,該事不了了之。“白紙黑字寫在哪裏,但人家還是说走就要走, 我也沒辦法,太缺乏契約精神了。” 王斌如此说道。

  需要菲傭這條“鯰魚”

  一方面是市場需求日益旺盛, 另一方面卻是亂象頻生,這是為何?

  綜合中新網、北京《中國青年報》報導,中國家政市場存在不合理現象的一大原因是行業規範和相關政策的缺失。盡管中國多個省或大中城市均成立了家政服務行業協會,也頒佈了相應的《家政服務行業管理規定》,但因行業協會本身只是民間組織,並非執法機構,《管理規定》也僅相當於地方規章,亦不具備法律效力,導致無法得到有效執行。

  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兼薪酬專業委員會會長蘇海南指出,內地家政市場不夠規範,主要是因為缺少一套好的服務標準和規則,缺少行業的自律機制。另一方面, 由於中國家政服務市場剛剛起步, 欠缺相應規範的法律法規政策, 很多已有規定由於不夠成熟也暫時不便上升到法律層面;同時, 監管層缺乏對這一市場中家政公司數量、從業人員數量和成分構成等關鍵信息的掌握,從而也影響了相關法律法規的制定和貫徹執行。由於沒有完備的法律法規政策和有效信息,市場監管工作也就很難到位,産生的矛盾亦無法得到及時處理。

  供需矛盾加劇,服務人才匱乏是造成家政市場亂象的另一大原因。盡管家政人員(以保姆為主) 的薪金水漲船高,但從業者卻並未接踵而至。此前中國保健協會秘書長徐華峰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目前中國內地大約有1000多萬家政服務人員缺失。更有業內人士擔憂,在十年之后中國會“沒有適齡保姆可請”。

  對此,蘇海南指出,由於內地家政從業人員主要來源於農村地區,隨着大中城市生活成本的上漲,以及黨和政府對三農扶持力度的加大,很多外出務工人員開始選擇回家務農或就近就業,這比到大城市打工壓力小很多, 而且離家更近,可以照顧自己的家庭。而另一方面,盡管這一行業的就業空間如此之大,各大開設了家政專業的高校卻正面臨生源枯竭的尷尬。很多高校早在上世紀90 年代便開設了家政專業, 但由於招生情況慘淡,學生畢業后真正願意從事家政工作的更是少之又少,一些學校最終不得不取消了相關專業。

  蘇海南認為,比起在高校開設家政專業,像菲傭一樣,對現有的家政服務人員作崗前培訓,提高他們的素質更有必要性。

  而在一些媒體看來,倘若未來中國允許菲傭赴內地工作,將會攪動中國家政市場一池春水。

  北京《新京報》的一篇評論指出,雖然菲傭可赴內地工作的消息並沒有得到中國方面的證實,卻把菲傭的話題再次推向熱搜。比照內地的“家政荒”,這個消息愈發有板有眼。逢年過節家政市場一人難求、日常生活專業保姆跪地難找、金牌月嫂薪酬早已過萬元……對專業家政人員的迫切需求,已成為目前中國內地一個頗為棘手的社會問題。

  當下,不僅在華外籍人才願請菲傭,內地富裕階層也越來越需要高層次的家政人才。

  特別是,不少家庭希望從小就培養孩子學習英語,願意花錢為孩子營造一個英語交流的環境。很簡單,如果本土保姆也具備相應的職業素養和職業技能,誰願意花高價找一個菲傭呢?

  一邊是巨大的市場需求,一邊卻是並不成熟的産業供給。這種“不均衡”狀態的改變,有待於從業者自身的努力、行業的整體提升,也需要政府的引領、扶持與規範。而在這個過程中,具有專業化、職業化優勢的菲傭, 或將成為攪動市場的“鯰魚”, 刺激內地家政行業積極行動起來參與競爭,從而提供更優質的服務,滿足市場需求。

  新華網的一篇評論亦指出, 有比較和競爭,才會讓一個行業更好地發展。外來的“菲傭”很可能倒逼內地家政市場職業化、標準化、專業化,從而促進本土家政服務員形成職業精神和競爭意識,如果能夠有效引進管理“菲傭”這一外籍勞工市場,也將有利於促進整個家政服務市場升級提質。

  (編輯:高三)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