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高薪誘惑抵過遣返風險 20萬菲傭黑在中國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8月11日 01:09   僑報

  【僑報綜合報導】根據中國相關法律,目前不允許外籍人員到內地從事家政服務業,不過內地家政市場早已有許多菲傭,還有中介專門做菲傭的生意。據媒體報導,目前在中國打黑工的菲傭數量在20 萬左右。中介每介紹一個菲傭給雇主,將收取3 萬元(人民幣,下同)至5 萬元的中介費。

  37 歲的Cathy 是一名菲傭,35 歲的潘小佳是她的雇主。在中國或在北京、廈門等5 個大城市開放菲傭服務這條消息傳來時,Cathy 在潘小佳家裏已經做了兩年。在杭州,像潘小佳這樣早已悄悄雇菲傭的家庭並不算少數。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在內地工作不合法,但相比在其他國家,菲傭收入也還不錯, 平均在每月7000 元左右。也正因此,一些在內地的菲傭表示,“黑着”也要留中國。

  簽證過期的“黑戶”

  根據中國相關規定,個人及家庭不允許雇佣外籍勞工,因此目前在中國的菲傭均為長期非法務工的狀況。盡管如此,內地多家家政公司表示可以提供菲傭,但大部分是簽證過期的“黑戶”,雇主需要先支付高額的中介費,再面談簽訂合同。

  綜合北京《新京報》、《北京青年報》報導,根據《外國人在中國就業管理規定》,在內地就業的外國人應持工作簽證入境,入境后取得《外國人就業證》和外國人居留證件,方可在中國內地就業。規定同時禁止個體經濟組織和公民個人聘用外國人。

  專家表示,一般外國人來華就業,除簽證、就業證和居留證“三證” 外,還需要與勞務派遣機構簽訂勞務合同,勞務派遣機構再跟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但目前菲傭在內地並不被允許存在,類似菲傭的家政服務業人員也就不會取得相應工作簽證。因此,赴華就業的菲傭實際上是非法務工,其身份不被認可,沒有明確的簽證支持,大部分都被“黑着”。

  有媒體在網上搜索“家政 菲傭”等關鍵詞,許多家政公司網頁顯示提供菲傭家政服務。按這些信息,致電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家政公司,工作人員均表示可幫忙介紹菲傭。

  有家政公司中介人員表示,近兩年菲律賓簽證查得嚴,菲傭在內地的人數有所下降,形勢不如前些年。但也有家政公司負責人估計,目前有菲傭需求的客戶約占10%, “如果不是法律條款限制,菲傭的家政市場還是很有前景。”而據媒體此前報導,目前在中國打黑工的菲傭數量在20 萬左右。

  廣東深圳一位中介表示,因為工作簽證必須通過培訓師或者其他工作性質批,95% 的菲傭走的都是旅遊簽證,一般期限2 至3 個月, 到期之后很少有續簽,大多是“黑戶”。另一位中介稱,有些菲傭考慮其聲譽,會要求續簽簽證,也是雇主出錢,幫其支付來回機票,費用高昂。

  也有家政服務的工作人員提醒前去諮詢的雇主,聘請菲傭需要承擔較大的風險:菲傭“偷跑”或因簽證原因被迫遣返,高昂的中介費等於打了水漂,一般簽了合同便不退回。涉及雇佣糾紛,也難以合理妥善解決。

  廣州一家提供菲傭服務的家政公司——菲印雇佣中心表示,“可為各地菲傭服務”,大城市均有兩三個菲傭可供選擇。

  一家“菲傭家政網”表示其只提供“菲傭家政服務”,“負責照顧孩子(非嬰兒)、做飯等日常家務,晚上不與孩子同睡,每個月工資7500元左右”,該工作人員稱, 如果“從海外直接辦進來”,工資可以稍低,每月五六千元,但中介費也偏高,大約3.5萬元左右。

  工作人員承認菲傭沒有工作簽證,一般都是旅遊簽證,但“現在北京查得不嚴”。在“菲傭”短缺的情況下,他們還需徵求“菲傭” 本人的意願,並不能馬上安排面試。

  除了這類明確標明提供菲傭服務的中介,部分標明只提供國內家政服務人員的中介也表示可以幫忙介紹“菲傭”服務。

  “現在簽證難辦,菲傭都漲價了”,北京“衆合瑞家”家政服務公司工作人員表示,現在市場上沒有公開提供菲傭的家政公司,市面上的菲傭家政也多是私人介紹。目前少有在北京的菲傭,如果確定要,菲律賓那邊對接的家政公司會根據雇主要求挑選菲傭,通過旅遊簽送到北京面談,但中介費應該不少於5 萬元,費用的薪資也不能少於7000 元。

  想為孩子創造雙語環境

  雖僱用菲傭不被法律允許, 且雇主還可能面臨人財兩空的風險,內地很多家庭還是悄然在聘請菲傭,這是為何?

  上海某家庭聘請的菲傭在照顧小孩。 上海東方網

  綜合杭州《錢江晚報》、上海澎湃新聞報導,近日,Cathy 陪雇主潘小佳帶着4 歲的女兒到杭州城西一個溜冰場上溜冰課。

  蜷曲的長髮披散在肩上,破洞牛仔褲,緊身白T,略顯豐腴的身材,微黑的皮膚。Cathy 給人的感覺是:時髦。僅從形象上看,和內地常見的阿姨,有着巨大的反差。

  Cathy 是被朋友介紹給潘小佳的。“她讀過大學,上一個雇主是台州的,之前還在香港做過, 關鍵是我女兒一眼就認準了她。” 潘小佳在見到Cathy 前也見過其他幾個菲傭,每次都讓女兒一起去面試,“畢竟以后是要陪小孩子的。”

  Cathy 最初來中國時,拿的是工作簽證,但一年之后就失效了,所以她現在是所謂的黑戶。因為沒有中介,潘小佳和cathy 之間也沒有其他費用産生,就是單純的工資,每月7000 元,一個月現金結算一次。

  潘小佳不是位全職媽媽, 2015 年6 月之前,她是用請鐘點工的方式來解決上班和帶孩子的問題。當然,這個鐘點工是位內地阿姨。后來這位阿姨因為家裏有事,臨時辭工,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的潘小佳決定索性請個住家保姆。

  “當時想的就是,如果請住家保姆,那就找個菲傭。”潘小佳有一位朋友是留學回來的,家裏請的就是菲傭,小孩子的英語口語说得非常順溜。她覺得兩歲的女兒也需這樣一個語言環境。

  想讓孩子有一個雙語環境, 這大概是不少家庭請菲傭的原因之一。

  38 歲的吳慧也是在兒子讀二年級的時候,在朋友的介紹下請了一名菲傭,“當時的想法就是在兒子的英語學習上能有幫助。”

  除此之外,潘小佳對內地一些阿姨的行為方式覺得難以接受。“阿姨們聚在小區裏東家長西家短,或者樓上樓下,相互之間串門,談論雇主的是非。我非常煩這些。”

  讓寧波陳女士下定決心要去雇一個菲傭的,也是家裏之前的那位內地保姆。這位保姆阿姨經常趁着陳女士不在家時,對前來探望孩子的婆婆说三道四,把陳女士與丈夫的一些私事都告訴婆婆。

  “那個阿姨成天在家裏家外到處傳話,經常弄的我們家鷄飛狗跳的。”

  聽身邊的朋友说起過菲傭的種種好處,陳女士靈機一動,決定要請一個外籍保姆。

  菲傭上門后,陳女士滿意得不得了:“跟之前的保姆比起來, 菲傭確實專業很多。不僅自己主動會去找事做,而且做得非常出色。舉個例子,之前的保姆讓她把床單被套洗了換一下,她就是簡單地床單被套扔進洗衣機,曬乾后收起來。這個菲傭,她收進來后還會熨燙鋪平,把床單被套折得整整齊齊,跟部隊裏折出來的‘豆腐塊’似的,有棱有角。新鋪好的床單也是拉直,不見一條褶皺。有時候,我都不忍心睡上去。”

  現在家裏的兩個小孩也特別喜歡這位外國“阿姨”。陳女士说: “雇來的菲傭年紀輕,能和小孩子玩到一塊去。小的那個半年前還不會说一句英文,現在已經能用英語和菲傭做日常的溝通了。雖價格高,但把孩子送去上英語培訓班的錢省下來了,這樣想想性價比簡直太高。”

  “黑着”也要留下來

  雖不被中國法律允許在內地工作,且一旦被發現就要被遣送回菲律賓,但很多菲傭依然要留在中國。

  綜合北京“中國青年網”、上海澎湃新聞報導,在中國,菲傭最多的城市是香港。數據顯示, 截至2013 年,香港有32 萬名外籍勞工,其中50% 來自菲律賓。

  從1973年開始,香港雇佣條例中就開始規定外籍雇佣工的最低工資。根據現時規定,外傭最低月工資為4310 港元(約合人民幣3712 元)。

  此外,中東國家也是菲傭的“大戶”。比如沙特。據菲律賓勞工部2015 年數據,在沙特約有100 萬菲律賓籍勞工,但沒有菲傭的具體數據。

  不過,菲傭在土豪國家的工資並不高。根據2013 年兩國簽訂的家政人員聘用協議中的規定, 在沙特的菲傭最低月工資僅1 500 裏亞爾(約合人民幣2753 元), 但周末休假,且有帶薪度假機會。

  沙特鄰國阿曼也有不少菲傭。阿曼政府自2011 年起規定, 菲傭的月薪不得低於400 美元(約合人民幣2690 元)。

  相比上述地區和國家,目前在內地非法工作的菲佣工資頗為不錯,這也是菲傭們絡繹不絶地從海外赴中國內地的主要原因。

  菲傭瑪麗在寧波一個高檔小區某個住戶家裏工作。

  今年31歲的瑪麗長得十分漂亮,眼睛大大的,有點像微胖版的迪麗熱巴。據瑪麗自己介紹, 她畢業於酒店管理專業,擁有大學本科學歷,之前在新加坡和香港都做過保姆。

  瑪麗说:“自己原先在香港的薪水是4000 港幣(約3380 人民幣)一個月,因為聽说內地給的薪水高,就拿着旅遊簽來到內地,現在一個月到手能有7500 元。” 但旅遊簽三個月過后,瑪麗並沒有去續簽就這樣一直“黑” 了下來。

  “現在主要就想存錢,以后即使被遣返了也不怕,還能省下回去的機票錢。”瑪麗微笑着说。

  (編輯:高三)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