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一位被逼死的中國程序員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9月11日 21:09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近日,“程序員之死”在中國社交網絡引發持續關注,事件的主角,就是社交移動APP WePhone創始人兼開發者蘇享茂。

  蘇享茂(圖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蘇享茂帖文截圖。(圖片來源:北京《新京報》)

  北京《新京報》報導,9月6日,蘇享茂用Google IDWen Qiang Xu發帖,稱自己被惡毒前妻相逼,將要離開人世,WePhone以后將停止運營等信息,並附上前妻手機號碼、工作單位。此外,蘇享茂還在相冊中上傳自己與前妻的聊天截圖,以及兩人簽署的離婚合約。

  網帖稱,前妻翟某某通過以下兩點要挾自己:

  1、以舉報蘇享茂個人漏稅行為相要挾。

  2、WePhone有網絡電話功能是灰色運營,翟某某舅舅劉某某在公安局工作。翟某某用這兩點威脅蘇享茂,稱要讓其産品下架、傾家蕩産,並且索要1000萬、三亞的房子。

  聊天內容1(網絡圖)

  聊天內容2(網絡圖)

  聊天截圖顯示,翟某某要求蘇享茂給自己1000萬“精神損失賠償費”和三亞的房子,不然就走“正規渠道”,但由於蘇享茂並沒有那麼多錢,於是翟某某要求他先將660萬匯款給自己,剩下的打成欠條,之后可以協議離婚。

  簽署日期為7月18日的離婚協議寫明,男方需無條件將海南房産過戶女方,否則支付300萬賠償;此外,男方無條件支付女方1000萬補償,已付清660萬錢款,余款340萬需要在120天內付清,否則每天利息10萬元。

  蘇享茂稱,隨后翟某某電話騷擾以及帶人騷擾自己,還威脅不給錢將會把自己關進監獄,自己被逼選擇輕生解決。

  9月7日凌晨3點11分,名為“實話110010”的賬號在某貼吧發布“相親渣男蘇享茂”的帖子,稱蘇為“騙子渣男”,患有重度乙肝,長期在世紀佳緣等相親機構與女孩相親騙色,並公佈了蘇的身份證號、手機號和公司名,稱其長期開發VPN,逃稅上千萬。

  9月9日,家屬對外發出一則聲明,稱蘇享茂於9月7日凌晨五點左右,“不甘女方騷擾,從樓頂天台跳下,當場死亡。在他跳下之前幾個小時,陸續收到女方許多辱駡威脅恐嚇消息。”據悉,目前,蘇享茂家屬已經報警。

  蘇享龍微博截圖

  該聲明系死者哥哥寫就,部分原文如下:我弟弟和女方自今年3月30日通過世紀佳緣網VIP服務介紹認識,6月7日領證,7月16日達成離婚,18日辦理離婚手續。

  聲明稱,蘇享茂臨終前所發布聊天記錄、資金往來、離婚協議均屬實。婚姻關係存續期間,蘇為女方購買海南清水灣住房一棟,特斯拉電動汽車一台,匯款若幹次,累計花費近1300萬元。期間女方還強烈要求蘇賣掉其位於北京西二旗的自有住房,購買新的住房,理由是女方恐高,但因故沒有實際操作。

  至於網上所傳蘇享茂是“乙肝患者渣男”,該聲明稱:此次婚姻是蘇第一次結婚,之前有過女友,但沒有婚史。女方之前有過極其短暫婚史,但女方和世紀佳緣網站均未披露其有婚史的信息。

  聲明還表示,蘇享茂確為乙肝病毒攜帶者,但並非乙肝患者,且在交往時蘇已就此和女方溝通。

  在涉及WePhone商業模式的問題方面,聲明解釋稱,WePhone由蘇享茂一人開發,其盈利模式為給國外客戶(主要是中東客戶)提供VOIP服務,APPLE STORE商店予以支付扣稅后的開發佣金。因此,所服務客戶基本都是中國境外人士。

  截至目前,女方翟某尚未現身,外界難以證實蘇享茂所稱騙婚事實。但男方家屬也證實:雙方確是通過某婚戀網站相識。

  9月10日上午,世紀佳緣在官方微博上聲明稱:經核實,WePhone已故創始人蘇享茂及前妻翟某某繫世紀佳緣會員,並完成實名認證。

  按遺書的说法,翟某某以“蘇享茂漏稅”、“WePhone是灰色運營”為由,成功要挾蘇享茂。那麼,WePhone到底經營的是什麼,是否真的屬於灰色運營呢?

  據四川《每日經濟新聞》報導,WePhone是一款基於VoIP技術的移動社交應用APP,通過WePhone,用戶能夠向其他WePhone用戶免費發短信和打電話。而用WePhone撥打國際電話,自費也非常低廉,無論用戶在哪個國家/地區,撥打同一個號碼的費率都是一樣的。

  對於VoIP,國外許多國家已經開放。如美國FCC於2004年2月決定將VoIP定位為不受制於傳統電信法規的“信息服務”,英國也已經把VoIP納入現有的電信管理體系中進行管理。不過在中國,VoIP在國家管控範圍之內。

  WePhone為北京曳尾科技有限公司開發的産品。在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發現,該公司建立於2012年12月,注冊資本10萬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蘇享茂,並由其100%持股。

  截至9月10日中午,WePhone軟件仍可正常下載使用,不過,在打開后軟件頁面彈出的對話框,“公司法人被毒妻翟某某害死,WePhone即將停止運營。”

  目前,還沒有權威部門對於該事件作出判定。有分析稱,蘇享茂,是被詐騙團伙逼死的。微信號“任易(ID:RenyiWiki)”分析,女方身后,是個詐騙團伙。除此之外,沒有辦法解釋一個女人竟會殺鷄取卵的壓榨如此順從、富有且慷慨的丈夫,殺掉會下金蛋的鷄!

  “任易”還對蘇享茂認識翟某某到自殺的整個過程進行了分析推理。

  過程分析(來源:“任易”)

  在傳聞四起之際,有媒體聯繫上了翟某某的研究生同學和她第一段婚姻的知情人士,了解他們眼中的翟某某。

  成都《紅星新聞》報導,“翟某某這個事兒出來以后,我們研究生同學群裏,都炸開了!”李強(化名)是翟某某北交大研究生時期的同班同學,翟某某事件曝出后,李強和同學們在群裏議論紛紛,大家都表示,“不敢相信”。

  李強表示,網上所傳的“逼死IT男丈夫”的翟某某,確實是自己研究生時期的同學,“我們是同一屆,都是09年考入北京交通大學土木建築工程學院,2012年1月畢業的。”他向紅星新聞記者回憶,漂亮、家境好,在研究生時期,翟某某在班上是“高冷之花”般的存在。

  翟某某。(網絡圖)

  在校園生活中,翟某某並不是一個特別活躍的人,李強回憶,除了上課和某些活動,她在學校基本都不出現,“連我們的畢業照,她都沒有來拍,感覺她整個人比較神秘。”

  “那時我們研究生一般都住寢室,但翟某某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住,聽说是她媽媽過來陪住。”李強说,“后來聽她聊天说道,她的父母和舅舅,都是高校教授。我看到她平時吃穿用的,也比一般同學要好一點。”

  翟某某。(網絡圖)

  正是因為上述表現,所以當翟某某被曝出“疑似騙婚逼死其夫”的事件后,同學們都非常詫異,“她的研究生身份是真的,家境優渥也是真的,作為她的研究生同學,我們認為她應該不至於騙婚。”

  蘇享茂在遺書中曾經提到,翟某某對自己隱瞞了婚史。關於之前的這段婚史,翟某某的研究生同學也側面給予了證實。

  李強表示,在研究生期間,長相姣好的翟某某身邊,有不少追求者。后來,翟某某選擇了與自己同一級的同學王志剛(化名),“那是11年左右吧,我們讀研二的時候,她和王志剛一起了,很突然,沒有一點徵兆,但是很快就分手了。”李強表示,同學們以為兩人只是短暫地交往,根本沒有想到,兩人竟然結了婚,

  網上有一份疑似是蘇享茂生前所撰,記錄下和翟某某點滴的文字,上面提到,翟某某的第一段婚姻“結婚時間是2011年1月17日,離婚事件是2011年4月1日”。

  “他們沒有對外公開過結婚的事實,也沒有請大家吃喜酒,王志剛的家境在我們這一屆學生裏,算是不錯的。”李強说,至於兩人后來為何離婚,同學們都不知道。

  翟某某。(網絡圖)

  關於翟某某第一段婚姻,紅星新聞記者聯繫上了知情人,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前夫王志剛與翟某某已經很多年沒有任何往來了,這次忽然因為翟某某事件被推入輿論漩渦,他也很無奈。”

  知情人再次證實了前文中李強以及蘇享茂遺書中的说法,“那段婚姻發生在六年前,她與前夫並不是通過婚戀網站認識的。”

  知情人表示,目前翟某某前夫王志剛的生活很平靜,談及“騙婚”一事,知情人士笑稱“王志剛不像蘇先生那麼有經濟實力,他沒有那麼多錢拿給翟某某騙。”

  這名知情人士告訴紅星新聞,在王志剛看來,自己與翟某某那段婚姻,並不像外界所傳那樣,是被騙婚的。“她那時才20出頭的年紀,沒有那麼複雜,也沒有網傳的處心積慮地騙婚。”談及那段婚姻給王志剛留下的印象時,知情人反復使用頻率最高的詞就是“正常”,他對紅星新聞说:“她是個正常的人,交往中也很正常,只是這次做的事情不正常。”

  蘇享茂在遺書中提到,第一段短暫的婚姻結束后,“男方賠女方20萬”。這一信息在這位知情人口中也得到了側面證實,當紅星新聞記者詢問兩人的分手原因以及為何要賠償翟某某20萬時,知情人士轉述王志剛的話:“過去的事情了,我不想再提,我不關心她現在做了什麼,也不想再去想為什麼要給她那20萬,就好比買股票賠了錢,你還會關心嗎?”

  關於女方工作,蘇享茂中遺書中提到,翟某某自稱在“北京房地産科學與技術研究所”工作。紅星新聞記者在網上聯繫上北京市房地産科學技術研究所,對方表示,“我們單位沒有叫翟某某的人。”

  目前,警方表示,此案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編輯:張曉)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