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無痛分娩”在中國:淪為“奢侈品” 普及率僅10%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9月13日 23:59   僑報

  産房之痛,仍在蔓延。(網絡圖)

  【僑報記者王伶羽北京報導】産房之痛,仍在蔓延。作為現代文明産科的標誌,“無痛分娩”已誕生百年,進入中國也快半個世紀,但只有10%的中國孕婦享受到了這項技術。而在美國普及率則高達86%。如果不是陝西榆林的産婦那痛不欲生的一跳,很多中國人依然認為“生産之痛,理所應當” 。

  事實上,早在今年2月,悲劇事發地的綏德醫院曾邀請西安某院具備“無痛分娩”經驗的麻醉科醫生到院為麻醉科和産科同仁授課。然而這家醫院由於種種原因仍未開展“無痛分娩”業務。

  “別说普通公衆,就連很多醫務人員也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無痛分娩’技術,這也是我們一直在想改變的局面,”美國西北大學芬堡醫學院麻醉學副教授、“無痛分娩中國行”發起人胡靈群對《僑報》記者说。

  9年前,胡靈群帶着這項名為“無痛分娩中國行”的公益性國際醫療活動登陸中國,與當地醫院進行合作,旨在中國推行安全有效的“無痛分娩”技術。如今,他們的足跡遍佈中國各地,但人們的觀念、相關醫療管理制度的不健全仍在阻擋着這項技術的推廣。

  “無痛分娩”技術已成熟

  “‘無痛分娩’真的不痛嗎?”“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無痛分娩’”……在搜索引擎上輸入“無痛分娩”四個字,可以看到這樣的相關問詢。時至今日,有的媒體仍然將“無痛分娩”稱之為“美式分娩法。”

  這讓“無痛分娩中國行”的發起人胡靈群感到哭笑不得。據他介紹,世界上第一例分娩鎮痛至今已有170多年,直到30多年前,無痛分娩成為一項成熟的醫療技術在歐美國家盛行。

  “無痛分娩”在醫學上稱作“分娩鎮痛”,其實就是在宮口開到兩指左右介入,在腰椎棘突間隙進行穿刺,醫生判斷到達硬膜外腔后置入一根非常細的軟管,通過軟管連接止痛泵持續給藥,作用於脊髓和神經根。

  在藥物作用下,通過抑制子宮收縮産生的疼痛信號向大腦傳導,減少分娩疼痛和恐懼。

  “在美國老百姓都把‘椎管內分娩鎮痛’叫作Epidural(硬膜外),這個詞如果誰不知道那就太out了,但在中國,這個詞多次進行改名,現在廣泛稱為‘無痛分娩’,但依然有很多人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胡靈群说。

  給他印象最深的還有北京協和醫院某醫生在談及“無痛分娩”時所表現出的不信任——“誰發明的‘無痛分娩’,真應該年年得諾貝爾獎。”

  這樣的技術在中國實際早已存在。盡管首例無痛分娩案例已不可考,早在1952年,山東省就成立了“無痛分娩法推行委員會”。此后幾十年間,業界多有研究。而大量臨床應用則始於1990年代后期。

  1997年10月,北京協和醫院麻醉科葉鐵虎醫師,幫助當時中美合資的和睦家醫院開展了分娩鎮痛。之后,南京、上海、廣州等地陸續開展臨床試驗,“取得了不錯的效果,但大多半途而廢”。

  2008年,一名叫陳燕紅的産婦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婦産科醫院,通過“無痛分娩”技術順利誕下一名男嬰。這是胡靈群在中國推廣“無痛分娩”的第一例,為接下來“無痛分娩”走遍中國開了一個好頭。

  兩年后,該醫院全面推行無痛分娩,並提出來一個宗旨——讓女人生孩子不再痛。據官方數據統計,在推出僅一個多月時間裏,已經有40%的準媽媽們選擇了無痛分娩,使剖宮産率下降了5%。

  截至2017年9月9日,“無痛分娩中國行”項目已在中國80家醫院開展活動,但據2016年統計結果顯示,在他們合作的醫院中,還有23%的醫院至今還沒有達到50%的分娩鎮痛率;盡管有的醫院有很高的分娩鎮痛率,而鎮痛不全(分娩鎮痛后沒有達到無痛分娩的比率)的問題普遍存在。

  胡靈群則向《僑報》記者表示:“這是建設現代産房的第一步。”

  據他介紹,所謂的“現代産房”,即醫院要為産婦提供“三産程一體、有單獨衛生間淋浴設施、允許不超過3名陪客陪同的家庭化單間産房,給産婦人文關懷,保護隱私,避免交叉感染”。實際上,這些標準在美國早已普及。

  “産痛”存爭議

  胡靈群的妻子本人就是“無痛分娩”的受益者,2005年,就在他們迎來第二個孩子,再次感嘆“無痛分娩”的神奇時,在中國這尚屬於一塊空白之地。

  當時《人民日報》發文指出,中國享受無痛分娩産婦比例不足1%。這一數據很久都未更新,直到2015年,中國衛計委在“快樂産房,舒適分娩”項目啟動會上提到,中國無痛分娩率尚不足10%。

  “生孩子到底有多疼呢?”一個簡單的問題便引出了北京孕婦高雅的一段傷心往事。“我差點把我老公的手指頭咬斷,就這麼疼,”她看似輕鬆地對記者说道。但只有她的親友知道,當初為了爭取“無痛分娩”,她差點在産床上和自己的母親打了起來。

  “女人嘛,生孩子哪有不疼的?再说,用麻醉藥對孩子智商不好,”回憶起母親的言語,高雅這樣说道。無奈之下,她只有順從接受了所謂的“普遍規律”——忍着痛。而她的美國丈夫則在一旁驚呼“這簡直就是虐待!”

  或者,把這樣的疼痛化為數據更為直觀。美國的一套疼痛指數將疼痛按程度劃分為1-10級,用一把刀將中指從中間切開的疼痛指數是9.2,而自然分娩的指數則為9.7-9.8,意味着比刀割還疼。

  疼痛是天經地義、藥物分娩對孩子和産婦都不利——是很多中國孕婦以及其家人的普遍觀念。

  但實際,“無痛分娩”分為藥物性和非藥物性兩種,即使是藥物性,整個過程只是鎮痛,不是麻醉,其藥物濃度僅為手術的1/10,相對安全。

  胡靈群發現,無痛分娩在歐美推廣無阻的同時,中國産婦的分娩疼痛卻直接加劇了她們提出剖宮産的訴求。根據國家衛計委統計,2013年中國剖宮産率為46%,2014年為34.9%,仍處於偏高水平,遠超世衛組織推薦的15%。

  “我們曾經調查了包括農村和城市的6萬5000個實施分娩鎮痛的中國産婦,結果顯示,剖宮産率、側切率、輸血率、抗生素使用率、新生兒重症ICU入住率、嬰兒死亡率等都大幅降低。”胡靈群说。

  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教授、上海春田醫管公司創始人段濤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則表示:“‘無痛分娩’不僅僅是一個鎮痛的問題,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你如果有硬膜外麻醉的管子在的話,一旦發生母親或胎兒的緊急狀況,就為緊急做手術准備了非常有利的條件。”

  調查還顯示,實施“無痛分娩”有助於降低産后抑鬱的發生率。2011年北京大學第一醫院麻醉科對214個産婦的追蹤研究表明:在107例自然分娩的産婦中,有“無痛分娩”干預的一組,産后抑鬱發生幾率是14%;而沒有“無痛分娩”干預的,幾率則高達34.6%。

  醫療管理之痛

  “在美國,産房裏沒有麻醉師是不可能的事情,”胡靈群對記者说,“但在中國,麻醉醫生數量嚴重不足。”無疑,這已成為全面推廣“無痛分娩”技術的攔路虎之一。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麻醉科醫生周祥勇曾在接受央視《焦點訪談》採訪時说:“按照歐美每萬人需要2.4個麻醉醫生的標準,中國應該配備30-35萬名麻醉醫生,而實際情況是,中國的麻醉醫生只有8-9萬。”缺口高達30余萬。

  如果想要無痛分娩,必須要有一兩個麻醉醫生24小時在産房,“但很多醫院連完成正常的麻醉任務都很困難。”

  另外,據和美醫療與“無痛分娩中國行”2017年聯合發布的首部《中國無痛分娩白皮書》顯示,沒有醫療收費標準成為推廣分娩鎮痛這一新興醫療服務的一大阻礙。

  這讓胡靈群感到很頭疼。

  據他回憶,他和他的團隊剛到杭州時,麻醉醫生几乎每天24小時駐扎在産房,但是后來他們不得不撤出産房,原因在於,當時杭州不能收取“無痛分娩”的費用,這直接導致醫院處於做“公益”,不收費的狀態。

  由於沒有經濟收入,很快,醫院就放棄了。

  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前院長、中華醫學會圍産醫學分會前任主任委員段濤對媒體表示,目前中國大部分地方對“無痛分娩”仍沒有額外的收費標準,只能按照硬膜外麻醉的標準來收費,但這是遠遠不夠的,“收費不能解決,入不敷出,醫療機構沒有動力去做這個事情。”

  這也直接影響到了麻醉醫生的收入。

  有麻醉醫生算過一筆賬,以生産時間用了4個小時的産婦為例,‘無痛分娩’費用加起來是2000多元,不在醫保的報銷範圍內,對於麻醉醫生而言,“一直守在那裏,2000元醫生大概可以分到60元,七八個小時收入60元合算嗎?”

  一些醫院不得不自己想辦法,北大一附院在接受採訪時曾介紹到,為了推廣無痛分娩,不但不按照慣例提取大部分技術收費,還倒貼給醫務人員200元作為獎勵。

  在胡靈群看來,“都是可以解決的問題,如果有政府部門和專業組織的參與,‘無痛分娩’、現代産房的全面鋪開絶無懸念。”

  (編輯:張曉)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