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美國退出后TPP變身CPTTP,變化在哪兒?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1月11日 23:34   僑報

  11月11日,日本經濟再生擔當大臣茂木敏充(右)與越南工貿部長陳俊英在越南峴港舉行新聞發布會。(圖片來源:台灣中時電子報)

  【僑報網綜合訊】因為美國的退出一度陷入窘迫境地的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日前終於有了歸處,除美國外的其他國家就推進TPP達成一致,並且將TPP升級為CPTPP。

  綜合上海澎湃新聞、中國廣播網、北京《環球時報》等報導,11月11日,日本經濟再生擔當大臣茂木敏充與越南工貿部長陳俊英在越南峴港舉行新聞發布會,兩人共同宣佈除美國外的11國就繼續推進TPP正式達成一致,11國將簽署新的自由貿易協定,新名稱為“全面且先進的TPP”(CPTTP,Comprehensive Progressiv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茂木敏充在發言中將新定名的“全面且先進的TPP”簡稱為“TPP11”。 茂木敏充還表示,新架構下的CPTPP不再僅限於市場、交易等,而會包含投資等更注重全面平衡和完整性,同時確保所有參與者的商業利益和其他利益,並保留固有的管理權,包括締約方靈活制定立法和監管重點。

  據介紹,新版本CPTTP的生效條件是11國中有6國完成國內批准手續即可。此前包含美國的12國TPP的生效條件是批准協定的國家國內生産總值(GDP)應占全體簽約國GDP之和的85%以上,而在原12個簽約國GDP總和裏,美國GDP就占了60%,美國退出就等於TPP實際作廢。而“全面且先進的TPP”的生效條件是任意6國批准即可。

  11國還一致同意,新版本CPTTP凍結原協定中有關智慧財產權和其他內容的20項內容。

  TPP原本由由澳大利亞、文萊、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新西蘭、秘魯、新加坡、美國和越南等12國於2016年共同簽署,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后,美國退出了TPP。

  分析指出,名字中增加了“全面和先進”(也就是C和P),這樣的變化提升了TPP的可行性。

  “首先‘C’是全面,增加了TPP的內容。“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所所長陳鳳英表示,”過去TPP簽訂主要在貿易,但這次所謂的‘C’包括了投資,現在貿易投資是21世紀大家都在簽訂的更高級的一種自貿區,他們把‘投資’放在裏面可行性增加,這11國都是APEC成員,都有一個相互之間發展的願望,這就是‘C’。”

  對於這份新協定,陳鳳英認為應該客觀理性去看待。“11個國家應該说是經過努力才初步達成了這樣一個協議,還是有成果的,值得祝賀。我們應該客觀、理性地去看它。”

  而另一方面,盡管11個參加國在APEC會議之際磋商,但過程中也反復出現轉折,顯示一些國家對現有TPP條文仍存有意見。

  據日本共同社報導,11個參加國原計劃在10日召開首腦會議,正式確認此前一天的商討結果,但加拿大在最后關頭提出異議。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本應出席TPP首腦會議,但遲遲未到會場。其他國家領袖等待多時,直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進門宣佈會議取消,因為特魯多無法出席。對此,加拿大外交部長弗裏蘭表示,加拿大仍願意參與TPP,只是不想急着完成這項複雜的協議。

  11個參加國的首腦因加拿大提出異議而未達成框架協議,10日晚又緊急召開部長會議,在部長級再次確認了協議內容。日本共同社評論说,由於沒能達成首腦級別的共識,TPP11國的團結被打亂,邁向新協定生效的前景難以預測。不過,在陳鳳英看來,新協定的前景未必會變得那麼壞,“雖然還不是領袖階段,但應該看到這個協議只要部長一級簽訂就可以走法律程序,法律程序原則上問題不大。現在來看,他們相對理性了,針對性減弱,經過努力之后應該可以。談判是一個艱難的過程,尤其是應該看到一個現實問題,它是一個高級全面的TPP,把貿易投資全納在裏面。雖然問題還會出現,還會有新的協商,但應該看到他們走出了這一步不易。”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特朗普在此前訪問東京期間再次拒絶了重返TPP的建議,但茂木敏充還是再次表明“日本會堅持不懈地向美國解釋它重返協定的重要意義”,“(部長級框架協議)成為了向美國和其他亞太各國各地區發出的積極信息。”

  在11日下午舉行的中方APEC代表團吹風會上,有記者問及,中方是否擔心各國就TPP達成框架協議會對中方一貫持支持態度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造成影響?

  對此,中國外交部國際經濟司司長張軍回應稱,中方並沒有對TPP的成果給予太多關注,也不認為RCEP會受到TPP的影響。

  張軍對媒體表示,《峴港宣言》沒有任何提及TPP的地方,“我們注意到了在這次會議期間,TPP各參加國在APEC會議之外有了內部磋商。坦率地说,中方沒有給予太多關注。不僅是中方,其他APEC各方的重點都聚焦在這次會議本身的議程之上。”

  張軍稱,亞太地區確實存在不同的區域貿易安排。中方認為,這些貿易安排在推進過程中需要把握好幾點,即要堅持開放包容,讓各方都有機會參與,“而不是搞俱樂部,搞排他性的小圈子”。第二就是應當有利於維護多邊貿易體制,“防止碎片化的安排”。第三則應謀求合作共贏,也就是使各方都能從中受益。第四就是要注重效果,“應發揮大市場的優勢和帶動作用,形成互補效應”。“關於RCEP,我不認為RCEP會受到TPP的影響。事實上,RCEP的談判盡管也面臨很多挑戰,但仍在穩步向前推進。我們對RCEP的前景充滿信心,也認為RCEP將有利於推動亞太一體化的進程。”

  (編輯:張曉)延伸閲讀:徹底退出TPP,特朗普為何不愛多邊愛雙邊? 外交部表態TPP立場 中國需要TPP嗎?美退TPP后首輪RCEP談判,希望與分歧共存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