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山西前首富李兆會被限制出境 昔日首富江河日下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2月04日 23:19   僑報

  山西海鑫鋼鐵集團董事長李兆會與前妻車曉(圖片來源:新華網 資料圖)

  【僑報網綜合訊】12月5日,前山西首富、著名女星車曉前夫、海鑫鋼鐵集團董事長李兆會因不履行法院判決,已於近期被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限制出境。據悉,李兆會被限制出境,與一筆2.16億元的執行金額有關。

  事件始末

  李兆會為海鑫集團創始人李海倉之子。1987年李海倉白手起家創立焦化廠,后成立海鑫鋼鐵,歷經十余年發展成為山西省第二大鋼鐵企業及最大的民營公司,在2002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排行榜上,以1.95億美元列第27位。2003年1月,李海倉在辦公室被槍殺身亡,尚在海外留學,不滿22歲的李兆會遵從家族的意願,中斷學業回國接掌海鑫鋼鐵,成為海鑫鋼鐵的董事長。經營至2013年,海鑫就通過11家金融機構使用了近100億元規模的授信額度,2014年3月19日,海鑫集團於被迫全面停産。2015年,海鑫鋼鐵開始破産重組,可謂”一屁股債“,”一腦門子官司“。

  在一樁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近期發布的執行信息中顯示,李兆會因不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法院已依法限制其出境。原因是不履行法院判決一筆2.16億元的執行金額,法院請執行聯動機製成員單位,基層協助執行網絡成員和社會公衆協助法院執行。

  少主接班 旗開得勝

  父親被害時,兒子李兆會22歲,遠在澳大利亞留學。面對家庭的巨大變故,李兆會只好中斷學業,子承父業。2003年2月18日,父親去世后的第28天,李兆會正式接班。面對媒體,他反問:如果你處在我的位置上,你會怎麼辦?李兆會在接手家族企業時说過一句说話:“公司是我父親的,不能讓它敗在我手裏。企業目前的條件比我爸創業時好了不止一千倍,我再做不好,就是我無能。”

  然而,他真的做到了,李兆會使海鑫的産值几乎翻了一番。外界對此有兩種不同的看法。一種是肯定李兆會的能力,另一種則是“機遇”論,認為李兆會正好趕上鋼材需求旺盛的好年景,如果是李海倉仍在的話,“能讓企業10倍地增長”。兩年后的李兆會使海鑫成為年度中國民企中的“第一納稅大戶”,能力不能说弱。

  最年輕的山西首富 紙醉金迷的生活

  通過在資本市場上的一系列閃轉騰挪,李兆會的財富不斷增加。2008年胡潤百富榜出爐,125億元的財富讓李兆會成為最年輕的山西首富。而6年前,2002年其父李海倉以16.14億元首次上榜。常年待在北京、上海,有專屬私人飛機。據稱,他每次來聞喜縣都將飛機降落到運城的機場,行程飄忽。

  女星車曉於2010年1月25日在山西聞喜縣風光嫁給李兆會。兩人的交往十分保密,就連李家人也是辦好事一個月前才剛剛知道。兩人秘密交往一年多,“媒人”竟然是成龍。一位知情人士稱,車曉與李兆會認識是在2009年年初成龍的一次飯局中。李兆會用200輛婚車迎娶車曉,最貴的為800萬勞斯萊斯,婚禮造價500萬,更為員工包500萬紅包。一年零三個月后,這段婚姻告吹,網傳他為此付出3億贍養費。

  忽略了政商關係

  可他只是接手了父親的産業,卻失去了鋼鐵企業的“命根子”——與當地政府的關係。一旦遇上鋼鐵行業不景氣,銀行致命的40億抽貸,導致海鑫鋼鐵最終破産。與父親李海倉不同,海歸派的李兆會很少和政府打交道。“我們縣長曾經想拜訪李兆會,最后都沒有成行。李兆會自從接手海鑫以來每年露面的次數屈指可數。”聞喜縣委宣傳部一位官員曾對媒體如此表示。

  海鑫鋼鐵債務違約 高爐停産

  2014年3月,有媒體曝光稱海鑫鋼鐵超30億元債務逾期未還,且虧損嚴重,拖欠工人工資數個月。多座高爐已經停産,現在鋼鐵已經不外賣,生産的只是償還以前的欠貨。聞喜縣銀監辦相關負責人稱,海鑫鋼鐵體量太大,除了媒體爆出的工商銀行30億元逾期貸款,海鑫鋼鐵還欠下民生銀行、光大銀行等近30家銀行的貸款,具體債務尚不得而知。

  然而,自3月18日全面停産后,資金漏洞再難以東挪西補。6月24日,鋼廠和政府部門宣佈破産重組。一位參加第三次見面會的債權人對外透露,李兆會的意思是堅決要實施重整,“他说為了債權人的利益,不想走清算”。而在外界看來,破産重整則是海鑫當下爭取喘息機會的唯一方法。

  在這鋼鐵行業“寒冬”之際,作為中國第二大民營鋼企的海鑫面臨破産,外界將這一結果並不完全歸咎於行業困局。劉新偉總結,“李兆會一直熱衷於搞金融這一塊,從鋼廠抽離了太多資金,結果金融也沒有搞好”。

  銀行抽貸

  在行情不好的情況下,銀行還要抽貸,這簡直就是雪上加霜了。

  據業內分析師稱海鑫倒下也有銀行抽貸的原因,銀行正因為鋼鐵行業吸收資金過猛,最先開始從鋼鐵貿易商抽貸,后來又對生産商抽貸。

  自海鑫集團全面停産后,資金漏洞再難以東挪西補。海鑫債權人超過4000戶,這些債權人一方面是金融機構,包括平安銀行南京分行、中信銀行上海分行、江蘇銀行上海分行、杭州銀行上海分行等。

  負債纍纍成為壓垮海鑫集團的最后一根稻草

  對於海鑫鋼鐵的真實負債,新華社引用公開數據稱,海鑫鋼鐵現有負債及對外擔保數字約為104.59億元,而整個集團的賬面資産僅100.68億元,這意味着其負債率超過100%。

  事實上,作為資金密集型行業,因2014年初一筆30億元的逾期貸款未能及時歸還,“潘多拉的盒子”悄然揭開,海鑫鋼鐵的6座高爐,終於被迫全部熄火。

  這個曾擁有9000多名員工、納稅額占全縣60%的“萬畝鋼廠”。目前凄涼一片,集團門外的牆上密密地貼着法院的多份公告,集團大樓裏則空空蕩蕩,敞開着的辦公室裏隨處可見各種關於海鑫破産的檔案、報告。

  而與集團大樓隔路相對的萬畝鋼廠,更是一片死寂。海鑫集團在停産后,也曾幾番嘗試復産,但終究無果。

  曾經的繁華已經如落花流水一去不復返了,一聲長嘆,留給我們更多的是思考。

  (編輯:鄒姆斯)

   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