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中國體壇高層腐敗被披露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2月06日 01:05   僑報

  【僑報訊】中共十八大以來,反腐一直是中國政治治理的重要主題,無論是“打老虎” 還是“拍蒼蠅”,都極易引起輿論熱度。

  近日,最高檢察院內刊《方圓》雜誌刊發了一篇名為《中國體壇高層觸目驚心的腐敗》的文章,信息量巨大。它深刻揭露了中國體壇從運動員選拔、比賽結果操控、賽事審批等各個領域的腐敗。其中既有肖天這樣的體育總局原局級官員,也有俞麗、沈利紅等的分管官員;既有強勢的隊伍如國家跳水隊,也有傳統的弱勢項目中國足球……

  女舉選手“保送”奧運創最差戰績

  在中國體育界,很多金牌項目的背后,都有一個“兩面性”的人物。一方面,他們引領隊員在國內外賽事上取得驕人戰績,為競技體育做出重要貢獻;而另一方面,他們又在各自的圈子內擁有很高的權威,掌握着運動員的“生殺”大權,甚至操縱比賽,參與各類腐敗行為。與此同時,是各種腐敗的外化表現,“假球”、“黑哨”、“賭球”、“興奮劑”、“運動員參賽選拔黑幕”、“選手年齡造假”、“操縱干預比賽”、“明星運動員商業代言糾紛”……

  最高檢察院內刊《方圓》雜誌近日刊文稱,總的來看,問題可以分為三類:選拔不透明、操縱比賽、賽事審批存貓膩。

  2012 年倫敦奧運會,中國舉重隊曾經發生過一樁醜聞。

  衆所周知,中國舉重隊一直是奧運會的“金牌大戶”,北京奧運會中,中國女舉派出4 人全部奪冠。但在倫敦奧運會女子53公斤級舉重比賽中,名不見經傳的湖北選手周俊三次抓舉全部失敗,創造了中國舉重隊奧運會歷史上最差戰績。

  這一“失誤”,可不僅是“失誤”。業內人士透露,在競技體育中雖然實力是第一位的,但在不少絶對優勢的項目上,派誰去都能拿獎牌的情況下,國家隊運動員的選拔就成為一個利益攸關的問題,由此更容易引發一些私下的權錢交易。

  這一次的事件也不例外。經查, 背后原因在於,湖北體育局認為周俊訓練比其他運動員好,堅持“保送”周俊參賽,國家舉重隊高層為照顧湖北這個“奧運名額”,結果出現了意外。

  很明顯,周俊“交白卷”是不透明的選拔機制結出的“惡果”。中國體育法學研究會理事、清華大學體育法研究中心主任田思源總結為:在王牌項目上,出現了“讓你上, 拿金牌;不讓你上,你無名”的誘惑;在水平一般的項目上,也存在“不花錢就難入選”的“潛規則”。

  這不是個例。即便是在足球這一“丟人”的項目上,也是腐敗到極致,每一屆國家隊隊員的大名單都充滿了是非爭議。事實上,早在2014 年,中紀委就曾點名中國足球管理亂的現象。

  而改變國籍、代表韓國隊出戰比賽、炮轟中國國家隊的乒乓球選手唐娜,更是值得深刻反思的一個案例。唐娜13 歲進入國家青年隊、1996 年奪得全國青少年錦標賽冠軍,但卻在國家隊中,一直無緣參加世界錦標賽和奧運會。隨后她改變國籍、遠赴韓國打球,后在韓國乒乓球錦標賽上10 戰全勝,名列女單第一。“在中國,我永遠沒有機會。中國乒乓球協會並不是通過選拔賽,而是提前指定有潛質的選手進行集中培育。”據媒體報導, 唐娜甚至曾说出韓國才是其祖國, 希望代表韓國打進奧運會的話,引發巨大爭議。

  爭議暫且不論,一個好好的中國運動員,最后選擇改國籍、跑到國外打球,中國體育的體制是否應該深刻反思一下?

  田亮曾與領導“交惡”被打低分

  操縱比賽,被圈內人士認為是體壇腐敗的第二大“惡疾”。例子數不勝數。

  最高檢察院內刊《方圓》雜誌近日披露,在第十二屆全運會上, 為了“照顧”東道主遼寧隊的“金牌任務”,中國國家花游隊前“掌門” 俞麗先后收受了遼寧游泳中心主任20 萬元人民幣的賄賂,結果導致花游項目出現重大打分糾紛。而據稱, 此前就有人放話“遼寧組合一定會得到金牌”。

  無獨有偶,十運會上,因與中國跳水隊的某領導“交惡”,跳水名將田亮盡管有十分完美的入水錶現,但卻只有一位裁判打出了9.5 的高分,其余均為8.5。后來才知道, 這是某位體育界高層的授意。而給出9.5 分的裁判,則最終失去了“最佳裁判”評選的資格,不久后辭職。

  后來,圈內一赫赫有名的跳水國際級裁判林某對媒體透露:“跳水裁判近乎傀儡狀態,上面想讓誰得金牌,就會授意裁判多打分,壓其他對手的分數。比賽都是有很多替補裁判的,你不聽話,不用你就行了。”

  一名體育界知情人士说,類似跳水、花游、體操等主觀打分項目, 由於缺乏統一計量的客觀標準,裁判主觀判斷性較強,而一些項目內部人士又有極大的影響力,這就為“暗箱操作”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中國足球更是反面的典型。業內人士稱:“賄賂高官,買通裁判, 甚至買通對手打假球、打黑球,都是一些足球俱樂部的慣用手段”。謝亞龍、南勇、楊一民三位中國足協前主(副)主席,就是因操縱足球比賽收受賄賂而被捕入獄;著名“金哨”裁判陸俊,在刑拘后交代“自2011 年全運會足球比賽就開始和足協官員勾結吹假球”。

  “還有省份,為了多拿金牌, 私下搞利益勾兌。”知情人士舉了一個例子,在某年冬運會男子速滑賽場上,來自兩隊的四名選手按次序比賽進行了一圈又一圈, 卻絲毫不見短道速滑應有的衝刺與追趕等刺激場面,現場觀衆直呼“太假”。

  這一“奇景”被業內人士解讀為“金牌內定”。因為這場比賽內幕複雜,按照比賽規則,領先選手奪冠有利於兩隊的利益。

  賽事審批經營成部分官員中飽私囊的“利器”

  另一個體制障礙, 是賽事審批。大到運動會、錦標賽的舉辦,小到民間的一個商業賽事, 都需要體育主管部門的審批。

  最高檢察院內刊《方圓》雜誌近日揭露,“連企業舉辦一個三人籃球賽,都需要籃協審批,這是不可想象的。在國際上,奧運會、NBA等賽事都是非政府機構舉辦、市場化運作,根本沒有官方審批一说。”

  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廉政研究院院長喬新生看來,這就是變相的“權力尋租”,體育總局和各地的體育主管部門,已經形成龐大的“利益鏈條”,將其變成牟取部門灰色利益的工具。

  這一點,籃球明星、全國政協委員姚明,也曾在“全國兩會”中提到。他認為,在當下發展階段, 體育賽事審批並沒有存在的必然理由。姚明指出,賽事管理和審批費往往由各個運動項目的管理中心收取,標準千差萬別,極易滋生腐敗;而體育管理部門以行政之手,干擾了本可以由市場調配的資源配置, 也在客觀上形成壟斷,嚴重阻礙了社會力量辦體育的熱情,造成人為設立辦賽“門檻”的事實。

  姚明的這一建議被當年政府工作報告採納,但業內人士認為,各級體育部門已實行賽事審批多年, 想要從內部改革,拿掉這塊“利益蛋糕”,肯定困難重重。

  事實上,直到中央巡視組點出“賽事審批不規範、不透明,凸顯部門利益”等問題,體育總局才被迫整改表態,“取消商業性和群衆性體育賽事審批,除全國運動會、全國冬季運動會、全國青年運動會等全國綜合性運動會以及涉及國家安全、政治、軍事、外交等事項的少數特殊類型體育賽事之外,其他賽事一律不需審批”。

  除了賽事審批,一些商業賽事的經營也很混亂,比如中國足球一系列腐敗醜聞中,足協官員在贊助商洽談過程中,存在利益輸送的“貓膩”也一直不絶於耳。可見,體育賽事的經營,已經成為部分官員“中飽私囊”的“利器”。

  “四不像”體製為體壇腐敗創造了溫床

  究其原因,問題還是出在體制上。

  最高檢察院內刊《方圓》雜誌分析,“在現有體制下,體育總局下面的各項目中心不僅是行政機構,還有事業單位,還兼有社團, 一些中心還經營着企業,可以说是一個‘四不像’體制。”喬新生比喻。

  權力滋生腐敗。這種體制下, 從制定行業的法規條文到選拔運動員、教練,從審批體育賽事到舉辦體育活動,從判定賽事糾紛到體育獎金的發放,其無一不囊括其中。這自然會不斷強化自身的行政權力和經濟利益,為體壇腐敗創造了溫床。喬新生介紹说:“世界上絶大多數國家,受國際體育單項聯合會管轄的各個單項體育協會都是社會團體,而非政府機構。有的國際單項體育組織章程中,明確禁止各國單項協會在運作中受行政干預。” 這一規定,無疑就是要避免“政企一家、管辦不分”的局面。

  還是足球的例子,可以说其推行職業化已經二十年了,但還是處於“市場運作商業化、管理行政化” 的狀態。有評論就認為,泱泱大國之所以足球水平老上不去,就是這種體育體制的“先天性缺陷”。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管辦不分”還很容易導致官員兼職現象嚴重。比如落馬的體育大佬肖天, 除了體育總局副局長的身份,他還兼着中國奧委會副主席、國際擊劍聯合會終身榮譽委員、中國擊劍協會主席、中國滑冰協會主席、中國馬術協會主席、中國體育戰略研究會副會長、中國法學會體育法學研究會會長、國際籃聯副主席等數職。

  這麼多職位在身,毫無疑問, 為官商勾結、錢權交易提供了巨大的空間和機會。

  

  觀察 治理體育腐敗,要改變行政與市場糾纏的雙軌制

  《中國青年報》近日發表評論文章稱,治理體育腐敗,本質要改變行政與市場糾纏的雙軌制。文章摘編如下:

  體育官員落馬,原因或是操縱比賽,或是違規審批,抑或其他,總之,他們都觸犯了公平公正的體育精神。要看到,競技體育本質上是一種博弈游戲,在長期發展中, 那種力量、美感與智慧的博弈,因為有了公平透明的規則約束,才更有魅力。操縱比賽,把比賽當成權力與金錢的游戲,就背離了公平公正的體育精神。

  跟任何腐敗一樣,體育腐敗也是源於權力的不受制約。

  正如有專家所说的,“在現有體制下,體育總局下面的各項目中心不僅是行政機構,還有事業單位, 還兼有社團,一些中心還經營着企業,可以说是一個‘四不像’體制。”

  在行政與市場邊界不明的管理格局下,一方面,體育總局下屬的訓練中心要承擔管理之責,另一方面又插手具體的經營領域,比如跟運動員的商業活動進行分成。

  而只有拿到獎牌的運動員才會具有商業價值,訓練中心官員為了讓運動員拿獎牌,背棄規則違規操作。本質上,是行政與市場糾纏在一起的“雙軌制”導致了體育腐敗。假球、黑哨、賭博,這些競技體育身上的毒瘤,讓我們看到了體育腐敗嚴重程度——打着為國爭光的旗幟,有些人也干了很多骯髒的事情。

  體育腐敗讓純粹的運動變了味,也打壓了那些嚴守規則公平比賽的運動員,最終更是傷害了國民的體育熱情。無論是有關方面還是公衆都應該引起反思,應大力推動權力監督和體育改革。比如足球與籃球領域都已實現的“管辦分離”, 就為其他運動項目的改革提供了方向;而明確職業體育違紀、違法的法律責任,加碼司法反腐,也該成為法律部門的共識。

  说到底,正本清源,讓體育回歸體育本身,是杜絶體育腐敗的根本之策。改變過於集中的體育權力,讓體育運動循職業化、市場化路徑運作,才能呵護真正的體育精神。

  (編輯:孟音)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