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1瓶成本僅1.45元 莎普愛思在美國會被罸慘!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2月06日 22:55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5日,廣藥集團董事長李楚源宣佈:國家863計劃研究結果表明,喝他們生産的王老吉可延長壽命大約10%。研究結果還有實驗數據支撐,只不過實驗的對象是大鼠。

  問題也恰恰在於,動物試驗和人體試驗完全是兩回事,王老吉打了一個巧妙的擦邊球,公佈的是動物試驗數據,卻起到了讓大衆覺得是人類延壽的廣告效果。

  無獨有偶,近日,一篇《一年狂賣7.5億(人民幣,下同)的洗腦神藥,請放過中國老人》的文章將“知名”眼藥莎普愛思推上輿論風口。這篇文章揭露了莎普愛思滴眼液這一號稱能治療白內障的藥品,在廣告中的種種不實宣傳。

  莎普愛思滴眼液廣告截圖

  文章引用醫學界的公認觀點:對於人類來说,目前沒有發現任何一種藥物能夠有效治療或延緩白內障,應對白內障的唯一手段為手術。但莎普愛思洗腦式向老年人灌輸“白內障看不清,莎普愛思滴眼睛”、“預防治療老年性白內障認準莎普愛思”的觀念,錯誤地引導老年人相信,使用莎普愛思就能預防治療白內障。不少眼科醫生都發現,相當多患者因為相信莎普愛思的療效,而耽誤了最佳手術時機。

  據了解,莎普愛思的通用名稱是苄達賴氨酸滴眼液,適應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內障,屬於非處方藥品。公開資料顯示,莎普愛思2016年花費2.62億的廣告費用,占營業收入比例26.84%,而同年研發費用僅為2902.44萬元,占營業收入2.97%。2016年滴眼液營業收入7.5億元,占公司營業收入77%,毛利率94.59%。另外,據《北京青年報》調查,莎普愛思眼藥水驚天暴利,成本只有1.45元,而市場零售價格為43.5元,比具有同等療效的進口眼藥水零售價格都高3.99倍。

  關於莎普愛思的“歷史”,新華社援引同濟大學附屬東方醫院眼科主任崔紅平的話稱,“(莎普愛思)上市之初為處方藥,一開始在醫院推不開,藥物沒能達到預期效果,得不到認可,2004年起換了個OTC的馬甲,這幾年鋪天蓋地做廣告。”它利用信息傳遞過程中的放大、變形效應,常常能製造出溢出自身價值的宣傳效果。

  該公司2016年報顯示,“莎普愛思”是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認定的“馳名商標”,被相關行業協會授予多項榮譽稱號。但這樣的光環並沒有獲得部分專業醫生的信賴。12月2日,公衆號“丁香醫生”發文稱,莎普愛思是“被眼科醫生痛恨的神藥”“假科普,真營銷,神藥摧毀了大衆的認知”……

  莎普愛思3日晚發布澄清公告:“0.5%苄達賴氨酸滴眼液對延緩老年性白內障的發展及改善或維持視力有一定的作用,療效確切。”公告稱其産品視頻廣告經過了浙江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審核批准,取得了相關藥品廣告批准文號;內容符合《廣告法》。

  那麼,廣告內容真地符合《廣告法》嗎?

  2015年9月1日起實施的新《廣告法》規定,産品進行廣告宣傳前,必須進行必要的質量鑒別,藥品、保健品則應由專業的部門來鑒別,廣告主管部門也需對廣告內容進行審查。

  新《廣告法》其第十六、十八兩條中還明確規定,醫療、藥品、醫療器械以及保健食品廣告中,不得利用廣告代言人作推薦、證明。當時國家工商總局廣告司負責人表示,此后違法廣告將一律停播並立案查處。

  但現在看來,“長了牙齒”的新法並沒有起到實際的監管作用。

  公衆號“團結湖參考”稱,新法在實施過程中,遭遇到了全鏈條的無視。商家、代言人、播出廣告的媒體,尤其是監管部門,每一環都是失守的。莎普愛思能夠借助大衆傳媒迅速“忽悠”廣大患者,關鍵在於2004年,它由只能由醫生開的處方藥變成OTC非處方藥。而做出這一決定的,正是已被判處死刑的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鄭筱萸。可以说,莎普愛思今天的問題正是當年監管腐敗的后遺症。

  不過此次值得肯定的是,中國國家食藥監總局6日晚做出回應:責成浙江省食藥監局督促企業盡快啟動臨床有效性試驗,並於三年內上報評價結果。同時強調,為防止誤導消費者,該藥品廣告應嚴格按照说明書適應症中規定的文字表述,不得超出。

  相比中國,美國食品藥品的法律、法規就很系統化。在美國,廣告一味讚美藥品的場面几乎不可能出現。

  美國的醫療和藥品也同樣追求利潤。如何讓“利”字當頭的商家規規矩矩打廣告?美國人為此制定了詳盡的規定。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不敢讓副作用和藥物原理通通寫着“不明”的藥物上架賣。並且要求藥品廣告的信息必須真實、均衡和傳播準確,廣告中不得使用安全可靠、毫無危險、無副作用等誇大療效的詞句,同時必須詳細说明藥品的副作用,廣告中還應顯示免費的諮詢電話,顯示聯繫網址,告知相關印刷品或者資料,同時提醒病患者向醫生諮詢。

  規定沒有空子可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罸起違規打廣告的企業,美國也是毫不手軟。

  非處方藥廣告由聯邦貿易委員會管理,對違規藥品“零容忍”,形成了行政處罸、社會懲戒和刑事責任三個方面的立體式懲罸體系。

  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規定,凡是廣告的表述或由於未能透露相關信息而給理智的消費者造成錯誤印象,這種錯誤印象又關係到所宣傳産品服務實質性特點的均屬欺騙性廣告,為此無論是直接表述還是暗示信息廣告發布者都要負責。

  早在1938年就通過的《聯邦食品、藥物和化妝品法》規定,任何人生産任何一種法律規定的摻假或錯誤標識的食品或藥品,都屬違法行為。構成犯罪的,法院將對其監禁一年,或處以500美元以下的罸款或者監禁和罸款並罸。多次犯本法規定之罪的,法院將處以1000美元以下的罸款,或監禁一年,或者並罸。如今,刑事罸金和監禁期限都已大幅提升。

  另外,在美國,消費者是有被告知權的。有對此了解的華人透露,聯邦貿易委員會有明確規定,如果有消費者發現廣告裏面有虛假信息可以告發,但凡消費者去告了不管最后成不成立首先會拖很長時間。其次,如果消費者贏了公司就要賠很多錢,絶不止是幾萬或者十幾萬就能打發的,一般這種藥品類的廣告但凡被查出來應該就是上百萬的賠償,而且僅僅是一個人。

  誇大作用的食品藥品啟示我們,在資本與科學的對決中,沒有真實,絶對無法笑到最后。

  (編輯:孟音)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