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鋼管舞女郎年收入七八十萬 多從事色情表演(圖)

http://news.sina.com   2010年12月16日 16:17   國際在綫

鋼管舞練習中

鋼管舞練習中

不少學員的腿部傷痕纍纍

不少學員的腿部傷痕纍纍

鋼管舞難度不小

鋼管舞難度不小

  入夜時分,節奏強勁的DJ音樂裡,各種音調的尖叫聲中,一個或幾個穿着暴露的女孩,在一根明晃晃的鋼管上,上下劈腿,前後翻飛,動作性感。對,她們就是鋼管舞女。在常人的眼中,這些舞者都是不務正業的女孩,有人甚至直言,她們跳的是艷舞。可是,隨着2010年國際鋼管舞健身錦標賽在日本東京拉開戰幕,人們對鋼管舞的看法悄然發生了轉變。業內人士估計,島城大概有200人在練鋼管舞。她們當中有專業的鋼管舞演員,也有收入不菲的白領。在一位從事了3年鋼管舞演出女孩的帶領下,記者走進了島城鋼管舞世界。

  出場人物:雅琳

  曾被糾纏,還收了價值三四萬的包

  偏見 “鋼管舞其實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這個女孩叫雅琳,23歲,跳鋼管舞三年了,算是個“老人”。在市北區一家鋼管舞培訓學校當教練。12月15日下午2點,見到記者時,雅琳顯得有些拘謹,她說,“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鋼管舞是舞蹈的一種,並不是人們想象的艷舞。”

  “我從小在學舞蹈,大概十五六歲時,我從電視上看到有人在跳鋼管舞 ,那時候我就喜歡上了。”雅琳說,由於跳鋼管舞穿得太暴露,也有人認為鋼管舞也是艷舞的一種,她一直也沒有跟父母提及。

  直到2007年底,在她工作之後,才開始學習鋼管舞。“我家是江蘇的,先後在深圳、天津工作過。”雅琳說,由於自己的學歷不高,職業也不穩定,多數是在公司當個小職員,“雖然我一直知道鋼管舞不是色情舞蹈,只是被跳艷舞的利用了,但是我一直沒有勇氣去學習,我怕同學、朋友歧視,直到2007年底的一天。”那一天,雅琳經過一家鋼管舞培訓學校,心一橫就走了進去。進去後,她得知初級班的學費是4000多元。那時候雅琳僅僅是個小職員,沒有太多的積蓄。為了學舞,她腦筋一轉,和學校“商量”了一下,說自己先交一半的學費,如果感覺學校行,就繼續學下去,如果不行就不學了。學校同意了。接觸鋼管舞之後,雅琳喜歡上了這項運動,不過,在學習期間她一直沒有出去演出,只是東拼西湊湊夠了一萬多元的學費。

  從此,雅琳成為了一名鋼管舞女郎,她辭掉了自己的工作。用雅琳自己的話說,跳鋼管舞的收入,比當小職員的收入高。說到這裏,雅琳再次澄清,“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我僅僅是靠跳舞拿演出費而已,也絶對不是艷舞。”

  迷失 有的女孩開始進行色情表演

  直到學完所有的鋼管舞課程,她才走上了表演的道路。雅琳說得很坦白:“我們的收入包括幾個部分,一種是給鋼管舞學校當教練;一種是商業演出,還有一種就是去酒吧跳舞,這種方式給她們帶來的收入最多。”

  “不過,酒吧也是最危險的地方。”雅琳說,酒吧人員比較複雜,什麼人都有,“我認識一個女孩就因為跳鋼管舞學壞了。”雅琳說的這個女孩叫貝貝(化名),貝貝只學習了一個月,就跑到酒吧裡去演出了。由於跳得不怎麼樣,酒吧老闆一直想辭掉她。可是,看到不少人給跳得好的人送花、送皇冠、給小費,貝貝也有些心動,開始進行色情表演。

  因為走了這條路,貝貝的人氣越來越旺,酒吧老闆開始給她加薪,她的小費也越收越多。有時候,貝貝一天都要跑幾個場,“掙”的錢也就更多。不過,貝貝的好日子並不長,很多老闆的妻子開始找貝貝,要跟她拼命。聽說現在貝貝到了城陽,不知道在做什麼。

  糾纏 有老闆送過價值三四萬的包

  說起這樣的情況,雅琳說她也碰到過,也是在酒吧。去年,有個搞房地産的老闆看了她跳的舞之後非常興奮。隨手從包裡抓出了一把百元大鈔,然後,用手弄成扇形,朝着雅琳扇,准備給她小費。面對這種情況,雅琳沒有接受,她擔心這個老闆纏上自己。但是,老闆沒有放棄,把那些小費給了服務員,服務員又把小費給了雅琳。“拿到這些錢,我就跑了。”雅琳說,按照圈裡的規矩,客人給了錢是可以拿着的,“拿回來,我數了一下,大概是2000多元。”

  讓雅琳沒有想到的是,第二天,那個老闆又去酒吧,再次給了她2000多元小費。說希望能陪他喝杯酒。她說了一句:“我從來不陪客人喝酒,也不能喝酒,既然老闆說了,我就喝一杯,這是我第一次在演出時喝酒,也是最後一次。”聽到雅琳這樣說,老闆也有了台階,暫時放過了雅琳。

  第三個晚上,那個老闆再次出現。“那天我是拿着一個大包去的,當天是光腳跳舞,跳舞時,那個老闆又給了小費,跳完舞我在舞台邊上穿上了運動鞋,拿起包就跑了。”雅琳說,回到住處,她才發現她的大包裡多了一個小包,是LV的,“後來我打聽了一下,得知那個包價值三四萬。”

  從那往後,雅琳再也沒敢去那個酒吧跳舞,她擔心那個老闆再次糾纏她。不過,後來,那個老闆還是找到了她,“當時,我已經到一家鋼管舞培訓學校當老師了,那個老闆找到我 ,當着衆多學員的面也顯得非常紳士,他說,只希望和我交個朋友,簡單握了一下手就走了,從此再無聯繫。”

  隱瞞 進酒吧跳舞,父母無法接受

  雅琳說的這些收入,記者感到非常驚訝,問她一年下來能收入多少?雅琳也沒有隱瞞,“在培訓學校當老師一年不到20萬,商業演出加上酒吧的演出會更多一些。”

  “所有的收入加起來,一年能有三五十萬?”記者試探性地問。

  “還要多一些吧。”雅琳倒是沒有太多的隱瞞,她說,以她而言 ,收入大概在七八十萬左右。說起自己收入最多的一天,雅琳說,有一天晚上,她的收入就有一萬多元。

  “那天我在一個酒吧演出,跳完舞之後,花環 、皇冠送上來了一大排,圍着舞台擺了一排。”雅琳說,在那個酒吧,皇冠的價格是 2888元一個,每個她能拿到七成,也就是說,客人送一個皇冠她能拿到近 2000元的提成,“提成加上客人給的小費,最後加起來是一萬多元。”

  雖然收入很多,可是雅琳說,她已經一年多沒有進酒吧跳舞了 。說起有錢不賺的原因,雅琳說,她已經厭倦了那個地方,那裏人員混雜,“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手腕上有傷,鋼管舞需要手腕來支撐。”

  跳了三年多的鋼管舞,雅琳說她的確攢了一些錢,可是,到現在為止,她的父母都不知道,她的這些錢大多是她從酒吧掙來的。

  “剛開始學鋼管舞的時候,我父母都不同意,我就告訴他們,我只是在學鋼管舞,朝鋼管舞教練的方向發展,我不會進酒吧演出。”雅琳說,到現在為止,她的父母一直都不知道她曾經天天到酒吧跳舞,“不告訴他們,是為了不讓父母擔心,畢竟在酒吧的演出几乎都是每天晚上10點之後才開始,而且人員混雜,太危險了。再說了,大家都對鋼管舞有偏見,認為是艷舞,所以,我父母知道後肯定是無法接受的。”

  雅琳說,不光是她的父母不知道她在酒吧跳鋼管舞,甚至她的朋友都不知道。“我的家在江蘇,我又先後換地方工作,甚至我在學鋼管舞時,我都沒有告訴我的同事、同學、朋友,我怕他們會誤解。”雅琳說,現在她的朋友也不多,“每天我就是跳舞,朋友圈也非常小,所以,也避免了不少的尷尬。”

  出場人物:秀秀

  差點被按摩店老闆拉走

  初見秀秀,一件白色的針織披風,一條簡單的牛仔褲,搭配一雙矮靴,與想象中鋼管舞教練的形象相去甚遠。仔細打量這個嬌小的南方女人,大大的眼睛,淡淡的妝容,臉上總是掛着微笑的酒窩。得知記者要采寫鋼管舞的話題,她出乎意料地哭出聲來。“我真的很希望更多人來了解鋼管舞,不要總是帶着有色眼鏡來看它。”

  對鋼管舞執著的追

  求來自熱愛,也來自想向身邊人證明的決心。“鋼管舞在中國,尤其是不太發達的城市,被認定是不健康的,讓我覺得很委屈,但我還是要堅持!”今年夏天,秀秀去一家酒吧參加朋友的生日聚會。聚會上,朋友提議秀秀跳一段鋼管舞助助興,正好舞池裡也有鋼管,秀秀便大方走到台上,一連做了幾個高難度的飛轉和倒掛動作,燈光師發現了這個舞姿輕盈性感的女孩兒,便把燈光聚焦在她身上,DJ也配合地打起了舞蹈音樂,秀秀頓時成了整個舞廳的主角,贏得陣陣喝彩。就在她跳完准備回座位休息時,一個中年男人把她拉到一邊:“小姐,你們那邊還有人嗎?我是按摩店的老闆,到我那兒干吧,肯定掙大錢。”秀秀半天才反應過來,原來這個男人把她當做了干色情交易的“小姐”,“你說什麼呢,我跳的這是舞蹈!是舞蹈!”秀秀不顧旁邊人的詫異,哭着喝斥按摩店的老闆,那個男人只好灰溜溜地跑了。“這種誤會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但我還是接受不了。”說起這件事,秀秀還是會紅了眼圈。

  跳鋼管舞這兩年的艱辛,讓秀秀最終覺得還是有一絲無奈。“一說到鋼管,人們就自然和色情聯繫起來,這到底是誰的錯呢?為什麼同樣是健身娛樂,肚皮舞、爵士舞就能被大家接受,鋼管舞就不行?”雖然秀秀舞技出衆 ,酒吧曾經多次邀請她駐場跳舞,但都被她一一拒絶了。理由是,如果一個鋼管舞教練也出現在酒吧裡,那肯定會被人認為與“色 ”有關,她寧願一個月少賺幾千塊錢,也不想再有人侮辱她的職業。

  “是有些個別的不幹凈的酒吧,把鋼管舞給污染了,在酒吧裡,鋼管舞沒有被正眼相看之前,我們的教練不會出現在那裏。”禪林瑜伽的劉總為了保護鋼管舞教練的健康形象,拒絶了一切酒吧的商業演出邀請。

  小蘇來自日照,是慕名到青島拜師秀秀學習鋼管舞的,“畢業以後,我也可能去當鋼管舞教練 ,還沒想好,現在學好鋼管舞就是我的一切目標。”秀秀說,能堅持學鋼管舞的人,都是熱愛它的。秀秀自己也是這樣,兩年前,在父母的經濟封鎖下,她瞞着男朋友跟着北京的教練學鋼管舞,手掌磨出厚厚的繭,大腿和手臂上全是片片紫青的傷,怕被人看到,六七月還穿着長袖長衫。

  出場人物:葉子

  跳鋼管舞,因尺度過大被酒吧拒絶

  秀秀有個徒弟,叫葉子,身世十分可憐。三歲時,葉子父母雙亡,吃百家飯穿百家衣長大的她,雖然衣衫襤褸卻身材曼妙,長相不俗。十三歲時,她離開家鄉來到青島,在一家酒店的廚房刷盤子。有一次,一個工友帶葉子進了家酒店的夜總會,她看到台上的女孩跳完鋼管舞之後,有好幾個人拿着好幾張百元大鈔跑上去給小費。

  “跳這個舞這麼掙錢?”沒有文化卻有體力的葉子,覺得圍着管子轉幾圈爬幾下也不是什麼難事。“她來報名的時候剛剛滿18歲。學費攢了大半年。”秀秀說葉子這個徒弟學習非常用功,天賦也很好,兩個月不到便學會了很多高難度動作,還能自己編排出很流暢的舞蹈。

  “有一天葉子很開心地跑來跟我說,天幕城那邊一個演藝酒吧招鋼管舞演員,她報了名,人家通知她面試,她想讓我一起去看,我很開心地答應了。”面試那天,秀秀早早來到會場,為了不打擾葉子,她靜靜地坐在會場一角。面試開始了,葉子第三個出場。白色的假髮,黑色的比基尼,編排的舞蹈動作里加入了不知道哪裏學來的下流動作,最後還跑到台底下和麵試官們接觸……“本想看她把所學的舞蹈跳出精神來,卻被一些下流的動作污染了。”秀秀不辭而別,假裝沒有去過面試現場。

  後來因為涉及“色情”,葉子被人家拒聘。

  通過雅琳,記者聯繫到了她所在的尚界鋼管舞培訓學校青島站的負責人趙兵。他說,在他所在的培訓學校裡,有不少學員是年輕白領。“這些白領的工作壓力挺大的,她們白天面對着電腦,拿着高收入,可是晚上就跑到我們這裏來練鋼管舞。”趙兵說,練得差不多後 ,這些白領會迫不及待地跑到酒吧表演,“有時候,她們甚至不要錢,就是為了找別人都圍着她轉的刺激,當然,大多時候,她們也會拿錢的,畢竟一邊玩一邊賺錢也是個愜意的事。”

  趙兵介紹,目前島城從事鋼管舞的總人數,大概有200人左右。

  今年只有19歲的妍妍是尚界鋼管舞培訓學校的一個學員,她家在濟南,她說練鋼管舞是喜歡,也認為有不錯的收入,“我有一個朋友是跳鋼管舞的,收入非常高,我就步了她的後塵,現在已經學習了三個多月了。”

  從目前的情況看,跳鋼管舞的確是一個高收入的行業,可是,雅琳卻坦白地說,這是一碗青春飯。“到了二十八九歲,就不能跳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跳不動了。”雅琳說,這幾年走下來,她身邊從事鋼管舞表演的人很多,“她們的想法大多是通過跳鋼管舞積攢下第一桶金,然後,拿着這些錢,從事一些別的行業。”

  現在雅琳還沒有男朋友,她沒說沒有男朋友的原因。當記者問及,如果將來的男朋友會對她的職業有偏見,她會如何處理?雅琳說,她會告訴男朋友,跳鋼管舞就是一項運動,“再說了,我現在也一般不去表演了,只在學校當老師。”(記者 王磊 許瑤 李雋輝)

  這些女孩子共同的夢想

  同妍妍一起的還有一個女孩,她們說,她們跳鋼管舞除了希望能有一份高收入之外,還有一個夢想,那就是奧運會。

  “現在鋼管舞比賽在世界各地相繼開展,中國明年也將舉辦全國鋼管舞錦標賽,可見,鋼管舞運動已經慢慢走出人們的世俗偏見。”妍妍說,還有一個讓她興奮的消息,那就是鋼管舞極有可能成為奧運會的比賽項目,“到時候,我說不定還能去參加奧運會呢。”

  說著,妍妍指着自己有着多處淤青的腿說,“如果真能參加奧運會,我受的這些苦也就值了。”

  說起奧運會的事,雅琳也說,她同樣非常嚮往,“雖然我的手有傷,雖然我已經23歲了,如果鋼管舞能成為奧運會的比賽項目,我想我還會努力去訓練。”

  ◎記者手記:鋼管舞如何遠離色情

  採訪她們時,記者小心翼翼,畢竟,鋼管舞聽起來像個敏感詞,好像這個詞跟色情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記者生怕觸動她們敏感的神經。

  對此,雅琳、妍妍她們這些跳鋼管舞的也承認,目前很多市民都對她們存在偏見,甚至,她們當中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敢告訴父母自己去酒吧跳鋼管舞了。

  可見,在人們的眼中,鋼管舞和艷舞仍然存在着千絲萬縷的聯繫。雅琳說,這是因為某些個別的人利用了鋼管舞,讓鋼管舞變臭了,“實際上不是那樣。”平心而論,看着妍妍她們身上的傷,看着她們身上一塊塊淤青,看着她們在冬天裡穿着暴露的衣服抱着冰冷的鋼管,看着她們為了防滑還要往腿上擦冷水,看着她們一次次從鋼管上摔下,看着她們……記者體會到,鋼管舞這項運動練起來真的很苦,這項運動完全不是人們想象中的艷舞。

  可是,世俗偏見已經形成,對於鋼管舞何時能走出偏見,趙兵說,樂觀地說,還得等上三四年,可是,實際上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