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河南汝南縣委書記落馬 曾主張偷拍取證公款吃喝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8月10日 02:01   鳳凰衛視

  2009年5月至7月,河南省汝南縣官場地震,兩位縣委書記被調查,數名局委一把手被抓,全縣正科級以上幹部幾近被“過濾”一遍。

  昔日以懲治“嘴上腐敗”聞名的文化名城,今日卻成為“嘴上反腐”的典型。

  書記落馬引發汝南官場地震

  □特約撰稿 浩源

  □本報記者 郭新磊

  夏日下的宿鴨湖平靜如鏡,與之相對應的是,湖邊的小飯店在沉寂了近兩年後,重新恢復了往日的喧鬧。

  宿鴨湖飯莊,一個毗鄰全國最大人工平原水庫的農家小院,卻是汝南縣當地有名的吃湖鮮場所,雖然設施陳舊,但往日小院內外都停滿車輛。2007年,汝南縣懲治公款吃喝期間,這的生意雖然不像城區大飯店那樣陷入困境,但前來吃飯的客人卻明顯減少。

  “不准公款吃飯以後,崔書記還來這裏呢!這是他定點的地方。”服務員炫耀著飯莊往日的輝煌,“不過有段時間沒看到他了,聽説是出事了。”

  同樣聽到消息的還有駐馬店市旅遊公司的導遊隋清:“我帶遊客參觀南海禪寺,景區的人告訴我,説他們的縣委書記出事了,好像還和寺院有關。”

  這個傳言很快得到證實,汝南官場的一些官員也隨之陷入惶恐。

  在正科級以上幹部被“過濾”一遍後,更多的官員又恢復到兩年前的生活狀態,酒店門前的公車重新佔據了停車場的大部分區域。

  “鐵腕書記”陷落

  汝南,一個具有豐富文化積澱的千年古城,擁有全國最大的平原人工水庫——宿鴨湖、亞洲最大的寺院——南海禪寺、天下最小的山——天中山,更流傳著一段聞名世界的凄美愛情傳奇——梁祝的故事。

  除了這些,更令當地人屢屢提及的是汝南的別名——汝半朝。這個説法,始於東漢時期,因汝南經濟發達,力倡教育,汝南籍官吏輩出,至明代,朝中六部有五部掌握在汝南官員手中,故汝南有“汝半朝”之稱。

  這個多才多官的傳統傳承至今,在整個駐馬店市,汝南籍或從汝南升遷的官員為數不少。

  “別看我們縣窮,但這的人都多才。就像崔流書記,出身教師,文采、口才確實好,思路也活。2007年推出的懲治公款吃喝的措施,在全國都叫好!”汝南文化局官員唐非如是説。

  憑藉著如此能力,崔流從駐馬店市委副秘書長一步步走到前台,連任兩屆汝南縣縣長,並最終被任命為縣委書記。而自擔任汝南縣縣長以來,崔流頻頻高調出場。

  2004年3月,以“廣攬人才,振興汝南”為名,崔流以縣長身份奔赴河南省內高校招攬人才,引起河南本地媒體交口稱讚;2006年,他為兩位金榜題名的姐弟倆落實學費的故事,也被廣為傳播;2007年3月,汝南採用DV拍攝官員公款吃喝的做法,一度引起全國關注,懲治“嘴上腐敗”的決心獲得肯定。

  對於引起全國爭議的公款吃喝禁令,崔流曾公開表示:“這是保護幹部,不是得罪幹部,真正幹事的幹部,沒有多少願意去喝酒。”

  雖然此話並沒有得到所有人認可,但如此強硬措施卻為崔流贏得一個“鐵腕書記”的稱呼。結合著出身教師、擔任過秘書長的經歷,崔流的才華確實得到汝南當地官員的認可。

  就在此次官場地震前,在全縣舉行的一次會議上,崔流即興作了關於反腐倡廉的報告,觸動了在場的多數官員。

  “報告旁征博引,引經據典,談得很深也很多。會議結束後,我們私下都稱讚,也看出來崔流的文采很好。”那次會議,唐非有幸列席,他對崔流即興之作印象很深,“確實觸動了在場很多人。我也回去反思過。”

  這篇被交口稱讚的彙報驚醒了其他人,卻忽略了崔流自己。

  交出了900多萬元

  2009年5月,河南省紀委根據中紀委的指定,成立專案組,進駐汝南。崔流隨即被辦案人員調離審查。

  “在此之前,崔流陸續交出了900多萬元,其中一部分是通過別人上交的。”雖然有人稱900多萬元是崔流在任6年多來的累計退款、上繳廉政賬戶、拒禮款等總數,但汝南縣紀委周益透露:“據説崔流在接受審查的第一天就交代了1000多萬元,後來還寫了20多份悔過書。”

  而在一些傳言中,除了貪污受賄外,還涉及其擁有大量情婦。

  “崔流主要是省紀委調查,我們負責調查一些科級幹部的問題。對於他是否存在作風問題,尚未有任何結論。”周益告訴《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隨著崔流的落馬,整個汝南官場陷入恐慌。

  崔流落馬的消息很快在當地傳開,知情的官員也獲悉此案由中紀委指派河南省紀委組成專案組處理。

  但至今沒有明朗的是,誰舉報了崔流?即使是當地紀委也沒有獲悉崔流被調查的起因。

  “有三個版本。”了解情況的駐馬店市一汝南籍官員羅宇告訴記者。

  説法之一與坐落於汝南的亞洲最大禪寺南海禪師有關,也是目前坊間流傳最廣的一種:南海禪寺為了擴展,參與了寺院附近土地的拍賣活動,並給出3000萬元的高價。雙方協議簽訂後,結果崔流又以800萬的價格轉賣給了其他人。於是,南海禪寺主持能仁和尚通過一些特殊渠道,將此事反映到了中紀委。

  “兩邊的地我們都想買下來,後來都轉給了開發商。現在大門右邊的已經開發了,左邊的還沒動。”南海禪寺景區的工作人員介紹説,“也聽説是因為這些地才抓了書記。”

  南海禪寺旅遊公司的接待人員承認,禪寺和能仁學校確實計劃將西大門兩邊的土地買下來用於擴建,最終沒有成功。但其也表示不清楚這是否與崔流的落馬有關。

  記者發現,南海禪寺西大門右側土地上的開發項目已近尾聲,數棟連體樓房從南海禪寺寺院的牆壁一直延伸到古塔路,除東邊的幾棟樓房尚在施工外,其余樓房已經完工。

  該項目名為南海上城住宅小區,地處汝南縣南部,占地7萬餘平方米,由汝南縣天中建築有限公司開發,由金泰建築工程公司承建。項目宣傳如此介紹:“背靠南海禪寺,坐擁古塔公園,汝河支流環繞而過……為汝南第一家集高檔住宅、高檔會所、商業配套、社區幼兒園為一體的大型綜合項目。”整個項目除有多層住宅樓外,還有花園洋房和別墅等規劃。“南海上城是專為汝南極少數人的領袖豪宅,是汝南有錢人所居住的地方。”

  “我們公司是承建單位,至於土地怎麼購買的並不清楚,得問開發商。”在施工現場,一位來自金泰建築工程公司的負責人告訴記者。

  據該人介紹,他也曾聽到消息,説崔流落馬與他們責任承建的項目有關。但自從崔流被抓以來,工程並沒有停止。

  汝南縣紀委周益表示,他懷疑這個説法。他透露,一位朋友曾告訴他,關於南海禪寺旁邊的土地,寺院確實曾有意購買,但雙方並未談定價格。

  顯然,南海禪寺老和尚舉報的傳言並未得到證實,但是,由此涉及的南海上城的土地,引出崔流落馬的第二種説法。

  副科級以上幹部過濾一遍

  “項目拆遷時,涉及老百姓的補償沒有完全到位,聽説是老百姓到北京上訪到了中紀委。”羅宇説起坊間的第二種可能,但他自己隨即否定,“汝南雖然窮,但群衆很少有去上訪的,更何況去北京。”

  老家是汝南的文人魏宏也讚同這一推斷:“汝南有這個傳統,很少有老百姓去告官的。”

  但消息人士透露,在崔流落馬之前,汝南天中建築公司的老總李保民曾接受調查,之後離開汝南返回廣州。這一消息並未獲得紀檢部門的證實。

  據了解,南海禪寺西大門邊上的悟穎塔公園,也為李保民開發建設。

  另一種崔流落馬的可能是,汝南汝河故道及沿岸綜合開發工程的500畝批地內幕被揭。該工程由西安東湖旅遊開發有限公司投資3億元。

  “傳言説是汝南這邊的負責人(西安東湖公司)已經被抓。”羅宇説,他通過關係打聽過此事,但並未得到確切消息。

  盡管坊間和汝南官方都在猜測此次案件的由來,但崔流之後的一連串震蕩讓汝南官場陷入沉默。

  崔喜成,2001年擔任汝南縣縣長,後又任汝南縣委書記,為崔流的前任。

  同崔流一樣,崔喜成在當地的名聲並沒有污點,反而是與其妻子資助貧困大學生的善舉贏得稱讚。

  但此次在紀委的審查期間,已進入駐馬店市政協的崔喜成也未能倖免。

  隨後,紀委辦案人員幾乎將汝南縣副科級以上幹部過濾一遍。

  原教育局局長霍桂梅、現任教育局長林華、財政局長趙公明、衛生局長、城建局長、原公安局長以及城關鎮副書記兼西關村村支部書記石孝和……均列入紀委審查範圍。

  “汝南是文化名城,可現在的教育,每況愈下,好教師都流失了。”對於教育,文人出身的魏宏一直關注。他告訴記者,汝南的學校多年來就具有向很多國家重點高校輸送保送生的資格,許多外縣的學生都到這裏求學,但現在,教師工資低、待遇差,加上某些領導自身的問題,大量教師流失,升學率在駐馬店全市倒數,更吸引不到好教師。“惡性循環造成的結果,就是大量學生也跑到外縣就學,本地人才難以留住。”

  他講述了自身回家探親的經歷,每次回去,無論是否節假日,都能看到自家親戚的孩子在家玩耍。因為孩子就讀的小學教師緊缺,一名教師包辦了一個班的大部分課程,一旦教師有急事需要處理,整個學校沒有人抽出空閑代課。

  “這些一把手的落馬,不僅僅反映出這是一個腐敗案件,我感覺這是整個社會風氣的問題。和朋友聊天時也會説起,汝南自上而下,買官賣官非常明顯,逢年過節給領導送禮更是家常便飯。”唐非坦承自己的同學就曾嘆息他“隨了大流”。

  數名局委一把手

  被“雙規”或停職

  自7月開始,在數個網站上也出現了一些匿名的情況反映:汝南縣買官賣官明碼標價,小學校長10萬,高中校長20萬,正科級30-50萬,有影響力的局委100-200萬;減免開發商應繳的各項稅費,從中收受賄賂等等。

  “崔流出事後,不少幹部主動交代問題退出受賄款項。”周益坦承,對於財政收入約一個億的汝南來説,這部分收繳回來的款項肯定會極大緩解本地的財政困難。

  目前,隨著汝南數名被審查的局委一把手被“雙規”或被停職,科級幹部也陸續被地方紀委傳訊。

  “7月底人都基本回去了,所有人都退出了不法所得。”忙碌了一個多月,周益和同事也終於能松下一口氣。

  據其透露,截止到7月30日,原教育局長霍桂梅、城關鎮副書記兼西關村村支部書記石孝和等4人被移送司法機關,涉嫌貪污受賄或涉黑不等。

  目前,汝南縣縣委書記人選已經確定,從汝南縣委副書記任上調至駐馬店市紀委副書記的呂方回汝南主持工作。

  “其他一把手的職位還沒有確定,現在是常務副縣長暫代財政局長、組織部長暫代衛生局長、一名副縣長暫負責教育局工作。”周益透露,汝南如此地震,不僅在駐馬店成為教育官員的典型,更成為一地政府的恥辱。“縣長劉艷麗在一次會議上都流淚了。”

  “‘二崔’並沒有移送司法部門,據説還會繼續審查。”7月底前,河南省紀委的派駐人員已經撤離,但知情人士表示,尚有一些關鍵人仍在審查中。

  (除涉案人員外,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