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新華社調查百姓經濟感知:穩房價、廣就業、增收入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19日 05:34   鳳凰衛視

  新華網北京7月19日電 國內生産總值(GDP)同比增長11.1%、居民消費價格(CPI)同比上漲2.6%、進出口總額同比增長43.1%、城鄉居民人均收入同比分別實際增長7.5%和9.5%、城鎮單位就業人數增加500多萬、房地産價格過快上漲勢頭得到明顯遏制……

  這份“成績單”,顯示出上半年中國經濟良好的總體態勢。“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老百姓對經濟形勢的體會如何他們有什麼新期待記者就此在各地進行了採訪。

  房價——何時不再是“難以承受之重”

  在位於北京市西四環的一個新開樓盤售樓處,記者遇見了騎着單車來看房的青年教師劉毅明。當聽到開盤均價高達每平方米4萬元時,這位已過而立之年的北方漢子搖搖頭,露出為難的神情。

  劉毅明一家三口擠在一套不足50平方米的老房子裡,眼看女兒到了上小學的年齡,為了讓她有個安靜的學習環境,2009年底,劉毅明開始了他的購房之路。

  “從北五環到南四環,從新開樓盤到二手房,我看的房子不下30處,每天除了給老婆打電話,就是接房地産公司的電話,但還是沒有買到合適的房子。”劉毅明無奈地說。

  “要是當初買了也就踏實了。”指着一套兩室一廳的戶型圖,劉毅明告訴記者,幾個月的工夫,房價已從3萬元左右一路飆升至4萬元。“調控措施出來後,都說房價要跌,但到底什麼時候才能下來呢”劉毅明道出了衆多購房者心中的疑問。

  “大家都觀望着,就連裝修行業也進入淡季了。”供職於北京一家裝修公司的設計師李壯告訴記者。

  隨着銷售額增幅回落,購房者的消費預期也發生重大變化,等待和觀望的情緒漸濃。面對撲朔迷離的房價走勢,原本急着買房結婚的北京市民曹建告訴記者:“我們兩個人每月收入才1萬來塊錢,動輒每平方米三四萬元的房價,我們實在難以承受。還是先租房,沒準下半年房價就降下來了。”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6月份全國70個大中城市房屋銷售價格同比上漲11.4%,漲幅比5月份縮小1個百分點,環比下降了0.1%。

  北京大學房地産研究所所長陳國強表示,5、6月份房價數據同比出現回落,環比漲幅收窄,說明部分城市房價過快上漲的勢頭初步得到遏制,樓市新政策對市場的影響已經顯現。

  物價——幾漲幾落幾許憂

  聽說北京新發地農貿批發市場菜價便宜,家住豐台區萬柳園的封阿姨一大早便趕到這裏採購。封阿姨告訴記者,“比起前兩個月,菜價是降了不少,但是,夏季常吃的大蒜、綠豆還是沒有降多少,不知不覺我這一籃子菜就花了50多塊錢呢。”

  今年以來,各地菜價漲落不定。先是粳米、玉米大漲,接着大蒜、綠豆也漲了。封阿姨告訴記者,進入暑期,她經常給家人熬綠豆湯解暑。“四月中旬我在新發地買一斤綠豆要花9塊5,6月末降到7塊左右,而現在綠豆價格又反彈到8塊多了。”

  在安徽合肥,目前正是吃龍蝦的時令,但讓不少市民感慨的是今年餐館的龍蝦價格几乎漲了一倍。“去年半斤一份的龍蝦只要30塊錢左右,今年都漲到了五六十塊錢一份,而菜市場的新鮮龍蝦價格還是五六塊錢一斤,也不知道餐館的價格咋就漲了這麼多!”合肥市民王樂說。

  除了蔬菜等食品價格,作為CPI重要組成部分,住房價格也牽動着居民的日常消費。近幾個月以來,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的房屋租賃價格平均漲幅超過10%,不少一、二綫城市房屋租金同比漲幅達到了二至四成。

  家住寧夏銀川市的雷霄發現今年以來,他的日常消費悄然增加,平時洗車、購買衣物、外出就餐的支出都高於去年。

  記者在雷霄生活的富寧南街生活區了解到,由於樓市進入“觀望期”,房屋租賃市場升溫,許多店面租金漲價,增加了商家的經營成本,不少商家通過提價來化解成本。

  亞洲開發銀行駐中國代表處高級經濟學家莊健認為,作為CPI數據的重要組成部分,租房價格的上漲勢必會對CPI和通脹有所影響。“目前綠豆、房租等價格上漲已經引起關注,政府部門可能會對此進行相應調控。”

  就業——幾多歡喜幾多愁

  7月初剛參加工作的小岳畢業於中央財經大學,談到找工作,她用“苦不堪言”來形容自己的求職經歷。“起初的目標是月薪5000元以上,解決北京戶口,但找這樣的工作實在太難了。”

  “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大學生就業形勢一年不如一年,我只能不斷降低自己的預期,但投出去的上百份簡歷絶大部分都石沉大海,直到6月份才找到現在這份在金融企業的工作。”小岳說,“還算是比較滿意吧!有好幾個同班同學離校時工作都還沒‘搞定’。”

  相比大學生就業難,47歲的崔師傅則顯得輕鬆很多。在合肥市職業介紹服務中心的招聘窗口前,他看中了一家裝飾公司的工作崗位。“我干過7年水電維修工,也做過房屋裝修,應聘上這份工作應該不難,1500塊錢的工資也比較滿意,一會兒就打電話問問具體情況。”

  “前幾年都在外地打工,工資雖然高一點,但離家太遠,現在年齡也大了,就想找個離家近點、穩定一點的工作。”崔師傅信心滿滿地說,“找份這樣的工作應該不難。”

  寧波太爾炊具有限公司是一家中等規模的炊具生産企業,面對已經開建的新廠區,公司總經理李強一直憂心忡忡。“新廠區明年初就要投産,但數百人的用工缺口很難解決。”

  交談中記者得知,這家企業目前一綫生産工人有300人左右,但還差七八十人才能滿負荷生産。年初以來訂單不斷增加,很多訂單都因為忙不過來只能推掉了。“技術工人和普通工人都嚴重短缺,雖然目前工人的工資水平比年初已經提高了10%左右,平均月工資超過了2000元,但還是很難招到人。”

  國家統計局日前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城鎮單位就業人數增加了500多萬,外出農民工就業人數增加了632萬。但今年全國城鎮需要安排就業的總人數超過2400萬人,其中高校畢業生將超過630萬人,而全年能夠提供的就業崗位僅1200多萬個,供求缺口十分巨大。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張小建表示,全國市場就業供大於求的格局並未改變,但勞動力素質與崗位不適應的矛盾,部分企業“招工難”與求職者“就業難”的狀況,突顯出我國就業結構性矛盾將進一步加劇,穩定和擴大就業任務仍然十分繁重。

  收入——企盼更上層樓

  當被記者問及上半年收入的變化,無錫三源家用品廠的焊工章師傅忙着手裏的活計笑而不答。幾經追問,他才吐出“挺滿意”三個字。

  國內市場紅火,這家生産電動車零部件的工廠銷售情況不錯,再加上無錫勞動力市場上熟練技術工越來越搶手,章師傅每月的工資也“水漲船高”,從去年年底的2千元出頭,一路漲到現在每月最多能拿3千多元,几乎是當地最低工資的3倍。

  “現在不光是熟練工很吃香,廠裡不需要什麼技術的臨時工一天也要50元,人手都還不夠。”章師傅說。

  經濟寒冬就要過去,在金融危機中曾飽受需求萎縮之苦的電子産業最先感受到了暖意。在北京一家跨國IT企業做行政秘書的白領方嵐上半年收入向上“跳了一級”,不過她卻說自己名義收入多了一點,但腰包卻癟了。

  “生活成本的上升還在承受範圍之內。主要是上半年終於買了房子,就這一項已經讓我們兩口子,以及父母、公婆兩家一起‘月光了’,感覺到了非常大的壓力。”

  “聽說下半年公司會有加薪計劃,這肯定是個好消息,但我也會繼續努力提高專業技能來提升自己的‘身價’。”方嵐說。

  今年上半年我國CPI同比上漲2.6%,八大類商品中有五大類商品價格都出現上漲。與此同時,全國城鄉居民人均收入同比分別實際增長了7.5%和9.5%。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勞動科學研究所副所長莫榮認為,物價的提高帶來百姓生活成本的增長,使職工要求提高工資的願望與日俱增;同時,勞動生産率的不斷提高則使企業增加勞動力成本支出成為可能。(記者何宗渝、王希、張辛欣、吳雨、馬姝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