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北京國資公司:鳥巢水立方不會賣場館冠名權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8月09日 12:04   鳳凰衛視

  昨日,花式滑冰運動員在滑冰。當日,奧運城市夏日廣場———愛動健身營在奧林匹克公園啟動。本報記者 秦斌 攝

  鳥巢、水立方不會賣場館冠名權。預計兩三年後,這兩個具有地標意義的奧運場館,將擺脫對門票收入的依賴。昨日,在北京奧運城市發展論壇“奧運場館的賽後利用與世界城市建設”分論壇上,鳥巢和水立方的業主方———北京市國有資産經營有限責任公司(簡稱“北京國資公司”)董事長李愛慶說。

  這兩個地標性場館,是北京奧運場館的縮影。奧運會後兩年來,各場館已悄然變臉,有的已經轉制,從“民營”轉為“國營”;有的轉向多種經營;有的變身為群衆健身場所;還有些場館仍在盈虧收支線上徘徊。

  關鍵詞1 轉制

  鳥巢“國營”後經營項目增多

  奧運會後經過一段時間的“迷茫”,2009年8月,“北京國資公司”全面接手了鳥巢經營

  8月5日晚9點,鳥巢內,場館一側搭起一個舞台,正在舉辦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團隊的兩周年聚會。而龐大的鳥巢,依然顯得很寂靜。

  兩年來,鳥巢鮮有中超等體育賽事,更少有演唱會等娛樂文化活動。國家體育場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楊城解釋說,鳥巢規模過於龐大,即便是數千人規模的大型活動,仍不顯山顯水,無法帶起鳥巢的人氣。

  一方面是每年7000萬元的維護費用,另一方面是無法舉辦大型活動的先天局限,鳥巢似乎陷入了“迷茫”。

  去年7月22日,《人民日報》的一篇報道,將鳥巢推到了風口浪尖。在一場演唱會中,一杯礦泉水,鳥巢居然賣到了10元錢;緊接着,“意大利超級杯”比賽,又發生了“鳥巢座椅拍賣”的鬧劇。此間,鳥巢拍賣場館冠名權的傳聞,更是引發網友熱議。

  “不贊成、也不會輕易對鳥巢和水立方冠名”,昨日,在論壇上,李愛慶明確回應說,鳥巢、水立方已經成為北京的象徵,公衆對鳥巢、水立方的感情很深,所以,運營方不會輕易做出冠名決定。他同時表示,考慮對場館內的某個廳進行冠名開發,“這項工作還沒有做,因為鳥巢改造還沒完成”。

  李愛慶亮相於2009年8月,鳥巢突然改制之時,他以北京市國有資産經營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的身份,全面接手了鳥巢經營。這之前,鳥巢為“民營”,政府投資,企業托管;這之後,鳥巢轉為“國營”,北京市政府持有58%的股份。

  突然轉制,再次引來如潮疑問。但相關負責人曾表示,此舉能夠看出“政府的良苦用心”,迫於巨額維護成本,政府接管等於給了鳥巢很多政策上的優惠,促進了各經營項目的推進。並且,企業經營壓力被分擔,有利於鳥巢向公益性回歸。

  隨後,鳥巢恢復了直飲水系統,增加了五層公益展覽長廊,陸續推出了國際性的賽車比賽和冰雪節。短短半年時間內,這個田徑場先是鋪了柏油賽車道,隨後又做起了人工雪坡。而今年5月,鳥巢上空又搭起了“臨建房”、拉上了鋼絲,打出綠色環保小屋牌,將少數民族的非遺傳承人引進場館表演。

  “鳥巢目前的參觀收入占70%。而水立方改造前,非參觀收入和參觀收入是三七開;改造後,今年內實現非參觀收入占40%,明年底力爭達到50%。”李愛慶說,從奧運會結束至今,鳥巢綜合運營收入達5.5億元,水立方改造前達1.5億元。水立方財政基本不虧損,鳥巢近期也保持正綫經營的財務平衡狀態。李愛慶說,預計兩三年內,主營收入不再依賴門票,“成為真正的奧運遺産,而不是負擔。”

  關鍵詞2 職業化

  職業賽事盈虧事關場館存活

  國內缺乏大型持續性比賽,電視台相對壟斷也是場館盈利的一個壁壘

  8月4日,國家網球中心(位於奧林匹克公園北區)正要舉辦一場國際性網球賽事——有“四小滿貫”之稱的中國網球公開賽(簡稱“中網”)。場館西門口一片白色的安檢棚,彷彿回到了2008年8月。

  奧運後,衆多奧運場館中,兩個場館走向了職業化國際賽事之路:一個是五棵松籃球館,建設初期就考慮引進NBA職業聯賽;奧運會後,由一家號稱“全球最大的體育娛樂集團”的美國公司接管。另一個就是國家網球中心。

  北京“中網”體育推廣有限公司總經理張軍慧認為,發展職業聯賽,是國家網球中心的最佳定位。中國有了國際一流的網球館,去年“中網”成功“升級”,賽制可謂亞洲唯一。

  如願走上了職業化道路,可張軍慧還是感到一絲困惑。現在場館上千萬元的年運營開支壓力,几乎全部依附於“中網”賽事。

  其實,同樣的困惑,李愛慶也有。以鳥巢、水立方為例,雖然獲得了政府支持,也找到了適合自己的運營模式,但仍存在一系列經營難題。

  李愛慶認為,不論是鳥巢、水立方這樣的轉向多種經營的場館,還是國家網球中心,面對的共同難題在於,國內缺乏大型持續性比賽,沒有歐洲足球聯賽、美國NBA這樣的大型賽事,而這些賽事正是國外一大批場館能夠運行的保證,“國內體育市場如足球等大型項目,商業化水平低;中國優勢項目,大都不在大型場館舉辦,而且票房低”。

  李愛慶表示,電視台相對壟斷,也是場館盈利的一個壁壘,“賽事舉辦方不僅享受不到電視轉播權收入,還要承擔轉播收入,挫傷了舉辦賽事的積極性。至於大型演出活動,也受到文化市場不太成熟、無序競爭的制約”。

  政府給予更多支持;加強與世界組織合作;培育國際影響力大型賽事;組建場館聯盟,促進良性競爭;提高大型活動審批效率。這是李愛慶開出的場館盈利方略。

  關鍵詞3 面向市民

  場館低廉價格能維持多久

  石景山體育館的健身俱樂部,用企業冠名收回了部分費用,並藉此維持低廉價格

  8月6日中午,曾作為奧運籃球訓練場地的石景山體育館,約2000平方米的健身俱樂部內,幾名年輕人正在跑步機上鍛煉。館內還設有體能檢測區、浴室、水吧等。石景山區體育局局長徐春生曾表示,這裏將建成北京價格最低廉的市民健身中心。

  目前,石景山體育館的收費標準,比很多品牌健身俱樂部還低,計次卡每次20元,30次起售;月卡299元,半年卡599元,年卡900元。館內工作人員說,低廉的價格吸引了很多市民,“除了周末,平時晚6點到8點最熱鬧,器械几乎滿了。”

  跟石景山體育館相同,31個奧運場館中,石景山有7個、北部場館群有3個以及6個高校場館已變身為平民健身中心。

  但其轉型之路,並非一帆風順。石景山區體育局負責人坦言,7座場館中,只有首鋼籃球中心和石景山體育館兩座場館屬於綜合性場館,適合轉型為市民健身中心。而自行車、小輪車、射擊等較為專業的奧運場館,實際上並不適合對居民開放。

  奧林匹克公園北區場館群中的兩座臨建場館——曲棍球場和射箭場,為能面向市民,朝陽區“打包”改造了這兩個臨建場館,成本為300萬元。

  但光靠市民健身,場館很難收回運營成本。以石景山體育館為例,雖已成為北京西部市民的主要健身場所,但仍無法完全自給自足。石景山體育館的健身俱樂部,用企業冠名收回了部分費用,藉此維持低廉價格。

  “體育場館不能以百姓健身為主,百姓應該有社區健身中心。”對於部分奧運場館市民化做法,北京體育大學教授林顯鵬持否定態度。他認為,體育場維護費用很高,舉辦一場球賽,草坪修剪費就達幾十萬,“如果敞開給市民健身用,費用誰來負責?解決百姓健身問題,應該努力發展社區體育中心,如國外發達城市,按照人口規模比例,配建體育中心。”

  林顯鵬表示,國際成功經驗證明,場館盈利的最大經濟來源有兩項:企業冠名權和銷售豪華包廂。“拿鳥巢來說,一百多個豪華包廂(經營)好了,一年就能賺一個億。”

  林顯鵬坦言,“場館冠名”運營模式,受到了政策制約,“體育場館往往會有各種活動,需要把廣告全部清走,可企業買了一年、甚至更長的冠名權,這就是矛盾。”

  本報記者 劉洋 溫薷 王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