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南京一小區60套空置房被非法撬開門出租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9月08日 15:50   鳳凰衛視

  連日來,記者接到有居民投訴稱,在南京棲霞區金堯路上的金堯花園小區裡,有數十戶居民將小區裡屬於街道的空置的安置房大門撬開,私自對外出租,坐地生財,每年收入達萬元。而這種現象,在該小區已存在了至少2年多。記者隨即展開調查,發現該小區有空置房110多套,目前被人撬門出租牟利的有60套左右。按照當地的房租水平,這些房産出租一年可收入約50萬元,被非法撬門出租者收入囊中。

  空置房被撬開搞起棋牌室

  接連兩天,記者來到位於棲霞金堯路上的金堯花園,小區裡環境整潔,綠化做得也很好,還有不少居民娛樂的場地及文體設施,居住在這裏,硬件應該說還是不錯的。一位居民告訴記者,這裏是拆遷安置小區,2002年居民開始陸續入住,政府投了不少錢建設,因此小區的環境不錯,但留有未安置完的一些房子,竟成了一些人的“唐僧肉”。

  記者先以租房的名義詢問居民,一位中年男子告訴記者,小區裡的空置房多的是,但大部分被人租出去了,現在要租,不太容易。在知情人的指點下,記者轉了多棟樓房,發現原本應該空置的房子,已大多住進了人。

  一位租住一套空置房的外地男子告訴記者,這裏的房子租住很優惠,因此比較搶手。至於多少錢一個月,怎麼個優惠法,這名男子笑了笑,不願透露,並稱記者自己租到房子就能體會得到。

  而在該小區一棟樓,記者在知情人的指點下,找到了一套中套房子,令人意外的是,裏面竟然擺上了三四張麻將桌,有人在裏面正悠然地打着麻將,面前還擺了一些零錢。“這間房子也是空置房,被人撬開門後,開了棋牌室,收費的,一個月的收入不少。”一位居民說。

  在小區的23棟樓下,多位居民指着不少窗戶說,那原本應該空着的,看,現在掛了不少衣服,明顯住人了。據介紹,該小區有36棟房屋,住着數百戶居民,不少空置房少數人佔據着出租,引起了很多居民的不滿。

  一筆暴利賬

  60套空置房一年租金約50萬

  在社區一負責人指點下,記者發現,這些被出租的空置房,防盜門上無一例外有被撬的痕跡。“這些房子被人佔據,後來被清理過,我們在門上方和靠鎖的位置,用鋼筋焊住,但不管用。”這名負責人稱,因為房屋數量不少,曾經被清理過,現在又“回潮”了,現在被霸佔出租的大概有六十套左右。

  記者了解到,按照當地的行情,一個帶廚衛的兩室一廳,房租的價格一般在1000元左右。而空置房的房租價格都是私下議定的,部分房子月租金僅在500至800元。一年的租金在6000至9600元,如果按60套來計算,取一個中間值,總額約在50萬元上下。

  “這些錢都被一些強占房屋的人收走了,沒有上交,這種行為讓人氣憤。”一些居民告訴記者,這是典型的“嚇死膽小的,賺死膽大的”。

  一筆糊涂賬

  租客水電隨便用沒人來收費

  除此之外,被出租至少2年的60套空置房,如今被曝出要留下一堆難以清理的糊涂賬。“租住進去的人,都不用交水費和電費的,這將是一筆多大的開支啊。”一位知情人稱,撬門出租的人有的會承諾承租人不收水費電費;有的則以房租和水電費一次交清的名義,多收費用。兩者之中,尤以後者為甚。實際上,至目前為止,這些空置房裏,都是直供水和直供電,一直沒有人前來收費。

  “以一家一個月的水電費100元計算,60套一個月是6000元,一年就是72000元,兩年就是近15萬元,何況,實際數目可能遠遠大於這個數字。”一位姓王的居民給記者如此計算,這些費用目前還是以數字的形式,停留在各自的儀表上,一旦這些空置房被分配出去,或者相關的部門前來收費,換算成錢後,由誰來負擔,將會成一個大麻煩。“最大可能,仍舊是由街道買單。”這位居民說,說到底,還是虧老百姓的錢。

  ■記者調查

  為何會有這麼多空置房?

  昨天上午,記者來到棲霞區堯化街道,負責拆遷與安置工作的街道辦唐承武副書記接受了記者的採訪。他稱,金堯花園是屬於較早的復建房,相當於經濟適用房,但又有區別。當地一些拆遷戶遷至此小區時,選房後,超出分配的面積,就要拿錢購買,而辦理産權證後,就成為商品房,可以上市交易。

  “目前的數據是小區空置復建房約110套,估計被撬門強占出租的有60套左右。”唐副書記說,而留下這些空置房子的原因,主要是當時安置時,並非一個蘿蔔一個坑,而是逐步分批推出房源,按序號選房,最終剩下的,加上還有一些拆遷的居民,因種種原因,沒有安置。

  “比如這一批推出110套房子,讓100人按順序選房,最終會剩下10套,如此類推,會留下一些空置房;此外,當時受條件限制,要掏錢購買,一些並不富裕的家庭,如一家三代,原本可以購兩套的,因無錢只能選擇一套,也會留下一些房子。”唐副書記介紹,這些原因造成空置下百余套房子。

  對於空置房被人強行佔據出租,唐副書記稱,去年就存在這種現象,在接到居民舉報後,於年底進行過一次清理,當時一次清理了34戶強占空置房者,為避免再次被人侵佔,還換了鎖,又將防盜門焊了起來,現在看來,並不完全管用。

  “這些房子尚未辦理相關的産權證,但歸屬於堯化街道。我們為此開過多次協調會,但沒有找到較好的管理辦法。現在在媒體的監督下,我們將進行一次徹底的清理,然後對這些空置的房子進行統一管理。”唐副書記稱,此前已有一部分房子整體出租給一家公司,效果不錯。清理後,可能將仿照此類方法管理。

  下午2點多,唐副書記帶領部分管理人員來到金堯花園,貼出公告,要求強占空置房的居民,必須在一個星期之內搬出,否則將聯合有關部門,採取強制措施進行處理。隨後,他們又逐一對承租戶進行勸導,希望對方儘早找出租人索回多交的房租,並提前另租房屋。

  “我們將盡快進行清理,涉及案值大的,我們要追究相關人的責任。”唐副書記肯定地告訴記者。

  就在記者採訪結束時,一位居民十分疑惑地提出:國家有關部門要求加大住房保障的力度,為什麼這些房子寧可空着,也不用來做廉租房,解決一些低收入者的住房問題呢?

  本報記者 梅建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