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媒體:名古屋市長大發謬論顯示日政壇新動向”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21日 23:09   鳳凰衛視

  中新網2月22日電 《日本新華僑報》21日刊文說,“南京大屠殺是不存在的”。2月20日,日本名古屋市市長河村隆之歪曲事實,引來輿論一片嘩然。此事顯示出日本政壇保守化的一種變化趨勢。現在,日本的一些地方行政長官,頻頻出現否定歷史的言論,他們正在通過 “地方行動,影響中央”的運作方式,給國家政治、外交施加壓力。

  文章摘編如下:

  “南京大屠殺是不存在的”。2月20日,日本名古屋市市長河村隆之在會見到訪的中國訪日代表團時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引來輿論一片嘩然。

  而對隨後來自輿論和中國方面的批評,河村隆之在20日下午的例行記者會上自我辯護稱:“中國一直說是30萬南京平民被屠殺,糾正歷史認識是我的使命。”他還稱,應對南京當時的情況進行分析,“有很多是捲入槍戰而死亡的人”。對於被斥責“胡說八道”,他稱“引發爭論是一件好事,希望中方冷靜接受。”

  究竟應怎樣看待日本一位地方行政長官的如此言論呢?筆者認為,不妨從下列幾個方面進行分析。

  第一,這是河村隆之出身的家庭背景所決定的。他的父親河村鈊男,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作為“大日本帝國陸軍”第101師團歩兵第101旅團指令部伍長參與侵略中國的行動,是一個雙手沾滿中國人民鮮血的軍人。1945年日本投降以後,他躲到中國南京市的棲霞寺藏身,1946年才回到日本。1948年創辦了河村紙業合資公司,擔任了公司的第一代老闆。就是這樣一個不肯承認戰爭罪行的父親,經常向河村隆之灌輸“大日本帝國陸軍”的輝煌。

  在這種家庭背景下成長起來的河村隆之,擁有如此的歷史觀,絲毫不奇怪。值得注意的是,日本首相野田佳彥也是職業軍人家庭出身,他的父親本來准備到中國大陸參戰,走到福岡時戰爭結束了。因此,野田佳彥的歷史觀與河村隆之的歷史觀有相同之處。這種中央政府“一把手”與地方政府“一把手”異曲同工的“歷史觀”,應該不是偶然的。

  第二,日本政客通過玩弄數字混淆歷史的定論。不久前,筆者在採訪日本公明黨副代表時,她講過這樣的話:在日本政壇,有人總是在“真實”與“事實”之間做文章。對南京大屠殺就是如此。他們總是追究這場大屠殺到底是30萬人還是3萬人的“真實”,而迴避南京大屠殺這個“事實”,不願意討論當年日本軍隊為什麼會出現在中國土地上進行侵略的“事實”。這種貌似追求公正“真實”的做法,恰恰是日本一些政客逃避戰爭責任的一種手段,試圖將此引向歧途。其實,無論是殺三十萬人,還是殺三萬人,都是一場大屠殺。這個歷史的“事實”是誰也抹煞不了的。

  第三,此事顯示出日本政壇保守化的一種變化趨勢。以往,日本政府閣僚屢屢有因為歷史認識問題“失言”的事情,最後基本上都是被執掌權柄的首相給“拿下”。現在,日本的一些地方行政長官,頻頻出現否定歷史的言論,有些地方議員更是直接插手與中國有領土爭端的釣魚島問題。他們正在通過這種“地方行動,影響中央”的運作方式,一方面增加自身的影響力,為自己奪人眼球、大撈選票做准備,另一方面也直接給國政、外交施加壓力。

  第四,此事顯示出日本政治家素質的降低。日本是一個禮儀之邦。以往,一些日本政治家待客有禮,講究“面子”,即使對以往的歷史認識問題心存否定之念,也不會在中國客人面前明確的說出來。應該講,這也是作為政治家應有的基本素質之一。但是,河村隆之的言行表明,他已經置所有禮節於不顧,公開傷害中華民族的感情,其個人的行為品德大大降低。(蔣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