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刑訴法修正案草案再改5處 今日提請表決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3日 11:12   鳳凰衛視

  昨日,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主席團第三次會議聽取和審議了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關於修改刑事訴訟法的決定草案修改意見的報告。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胡康生稱,刑訴法修正案草案又作了五處修改。此前,法律委員會於3月9日召開會議,對修正案草案作了八處主要修改。

  不過,在這兩次審議中,各界熱議的草案第七十三條,均和8日提請人大審議的版本沒有區別。

  今日上午9時,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召開主席團第四次會議,將對關於修改刑訴法的決定草案表決稿提請大會全體會議表決。據新華社電

  “可以”改成“應當”

  胡康生說,法律委員會於3月12日上午召開會議,對修改決定草案進行了審議,逐條研究了代表提出的審議意見。法律委員會認為,修改決定草案是可行的,同時提出五處修改意見。

  其中一條修改意見是:修改決定草案第九十三條中規定:最高人民法院覆核死刑案件,可以訊問被告人(該條作為第二百四十條)。有的代表建議將“可以”訊問被告人改為“應當”訊問被告人。法律委員會經研究,建議採納這一意見。

  此前,關於這一條的修改意見也是爭議的熱點,不少人大代表表示,“可以”應改為“應當”,不給“草率辦案”留下“模糊空間”。

  “我仔細研究了刑訴法110條修正案,感到在保障人權和維護訴訟當事人權利方面比過去有了長足的進步。但我認為有一些條款在措詞上應該更嚴謹,即‘可以’改成‘應當’,會更好地保障訴訟當事人權利。”3月11日,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汪夏在審議《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時說。

  汪夏代表是一名在庭審第一綫工作了20多年的基層法律工作者,她對修正案中的表述特別“敏感”,作了字斟句酌。

  汪夏代表說:“法條中用‘可以’來表述,是沒有強制力的。也就是說在司法實踐中,你可以按照法條上的要求去做,如果不做,也沒有錯。這就給實際操作留下了一個‘模糊空間’。”

  她認為,在刑事案件中,偵查取證、庭審質證、死刑覆核都是相當關鍵的過程,決定了犯罪嫌疑人有罪或無罪、罪輕或罪重,必須極其嚴謹,一旦留下“可以”的“模糊空間”,實踐中就有被濫用的可能。

  胡康生說,根據有的代表的意見,還對修改決定草案做了個別文字修改。修改決定草案建議表決稿已按上述意見做了修改。

  3月8日,刑訴法修正案草案提請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審議。

  草案規定,採取逮捕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措施的,除無法通知的以外,都應當在逮捕或者執行監視居住後二十四小時以內通知家屬,刪除了有礙偵查不通知家屬的規定。

  同時,將拘留後因有礙偵查不通知家屬的情形,僅限於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並規定有礙偵查的情形消失以後,應當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

  熱點:第73條

  2011年8月30日,刑訴法修正案草案全文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其中對於草案中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刑事拘留、逮捕等涉及監視居住或羈押後通知家屬的條款,引起人們一些討論。

  2012年3月8日,草案提請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審議。

  縮小了拘留後因有礙偵查不通知家屬的範圍

  2011年8月30日徵求意見的刑訴法修正案草案第七十三條部分內容為:對於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重大賄賂犯罪,監視居住在住處執行可能有礙偵查的,經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批准,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除無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通知可能有礙偵查的情形以外,應當把監視居住的原因和執行的處所,在執行監視居住後二十四小時以內,通知被監視居住人的家屬。

  “在審議過程中,我們採納社會各界意見,對採取強制措施後不通知家屬的條件作出幾次修改。”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有關負責人介紹說,“修正案草案提請首次審議時,規定兩種情形可不通知家屬:‘無法通知’和‘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等嚴重犯罪,通知可能有礙偵查’。做這一修改的本意是要用更為明確具體的條件,來嚴格限定不通知家屬的情形。但草案公開徵求意見後,産生一些誤讀,反而被理解為增加了不通知的情形。”對此,二審稿進一步做了限定。“二審稿通過後,有意見認為步子還可以邁得大些。”法工委有關負責人說。

  鑒於此,此次提請大會審議的修正案草案明確規定,採取逮捕和指定監視居住措施的,除無法通知的以外,都應當通知家屬。同時,縮小了拘留後因有礙偵查不通知家屬的範圍。

  法學專家:採取此類措施需嚴格的審批程序

  北京師範大學法學院教授宋英輝表示,採取監視居住措施首先是為了保證訴訟的順利進行,防止嫌疑人出現逃跑、串供、毀滅證據等妨礙訴訟的行為或者繼續犯罪。

  他說,如果是在居住處所以外指定居所進行的監視居住,首先對案件性質有着嚴格規定,對於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等案件才可以採取此類措施。此外,採取這種措施需要嚴格的審批程序。

  對於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在指定居所監視其居住後,如果通知其家屬可能會妨礙偵查或者造成更大的社會危害,那麼公安機關可以暫時不予通知。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王敏遠說:“即使這種暫不通知的情況也不會成為常態,這已成為我國法律界的共識。”

  對於一些擔心偵查機關以監視居住作為變相羈押的意見,專家表示,監視居住只是偵查機關為便於偵查而對犯罪嫌疑人採取的監管形式,並不能代替羈押,在監視居住期間偵查機關不能放棄偵查責任。

  第一次修改3月9日

  1 第三十三條,增加規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押的,也可以由其監護人、近親屬代為委託辯護人”。

  2 第一百一十五條,將“對處理不服的,可以向同級或者上一級人民檢察院申訴”,改為:“對處理不服的,可以向同級人民檢察院申訴;人民檢察院直接受理的案件,可以向上一級人民檢察院申訴”。

  3 第一百三十條,將“可以對人身進行檢查,可以採集指紋、血液、尿液等生物樣本”,改為:“可以採集指紋信息、血液尿液等生物樣本”。

  4 第一百六十條,增加規定:“同時將案件移送情況告知犯罪嫌疑人及其辯護律師”。

  5 第一百七十一條,將“對於補充偵查的案件,人民檢察院仍然認為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的,可以作出不起訴的決定”,改為:“對於二次補充偵查的案件,人民檢察院仍然認為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的,應當作出不起訴的決定”。

  6 第一百八十三條,增加“涉及商業秘密的案件,當事人申請不公開審理的,可以不公開審理”。

  7 第一百八十八條,將“證人沒有正當理由逃避出庭或者出庭後拒絶作證,情節嚴重的,經院長批准,處以十日以下的拘留”,改為:“證人沒有正當理由拒絶出庭或者出庭後拒絶作證的,予以訓誡,情節嚴重的,經院長批准,處以十日以下的拘留。”

  8 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二款後,增加“不得再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第二次修改3月12日

  1 修改決定草案第五條規定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託辯護人的權利。有的代表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押期間要求委託辯護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公安機關應當及時轉達其要求。法律委員會經研究,建議採納這一意見。

  2 修改決定草案第十八條中規定對採用刑訊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言詞證據應當排除,還規定了對違反法律規定收集的物證、書證的排除條件。有的代表提出,對已經違反法律規定收集的物證、書證,還可以補正或者作出解釋不妥。法律委員會經研究認為,這種情況可限於在收集物證、書證時,不符合法定程序的情形。建議將上述相關規定修改為:“收集物證、書證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嚴重影響司法公正的,應當予以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不能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的,對該證據應當予以排除。”

  3 修改決定草案第四十七條規定了對人身進行檢查的偵查措施。有的代表建議將“採集指紋信息、血液尿液等生物樣本”改為“提取指紋信息,採集血液、尿液等生物樣本”。法律委員會經研究,建議採納這一意見。

  4 修改決定草案第九十三條中規定:最高人民法院覆核死刑案件,可以訊問被告人。有的代表建議將“可以”訊問被告人改為“應當”訊問被告人。法律委員會經研究,建議採納這一意見。

  5 修改決定草案第一百零八條中規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願真誠悔罪,通過向被害人賠償損失、賠禮道歉等方式獲得被害人諒解的,雙方當事人可以和解。有的代表提出,應明確在公訴案件中,被害人自願和解的,雙方當事人可以和解。法律委員會經研究,建議將上述規定修改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誠悔罪,通過向被害人賠償損失、賠禮道歉等方式獲得被害人諒解,被害人自願和解的,雙方當事人可以和解”。

  公安部:多措並舉規範執法保障人權

  據新華社電 《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提交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審議,引發社會各界廣泛關注。記者日前從公安部獲悉,公安機關將不斷改進完善工作機制,採取多種措施規範執法、保障人權。

  公安部有關負責人表示,《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對於保障訴訟參與人的合法權益、推進國家民主法治進程具有重要意義,也對公安刑事執法工作和執法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

  近年來,全國公安機關不斷加強對監管民警的教育,牢固樹立人權保障觀念。目前,全國已有超過2100個看守所實現對社會開放。全國看守所普遍實行在押人員權利義務告知制度、在押人員投訴調查處理機制和特邀監督員巡查監督機制,每個監室都設有緊急報警裝置和檢察信箱,保障被監管人員的投訴權。大多數看守所還推出了律師會見預約等保障被監管人員訴訟權利的措施。

  2011年,公安部修改完善了《公安機關執法細則》,對調查取證、審查判斷證據、證據的保管、使用和移交等進行了全面規範,並增加了非法證據排除的相關規定。為規範證據管理,公安部還制定了《公安機關涉案財物管理若幹規定》,建立了統一管理、辦案與保管相分離的證物管理模式。

  為預防和遏制刑訊逼供等非法取證問題,2010年以來,各地公安機關按照公安部要求對執法辦案場所開展規範化改造,辦案區與其他功能區實行物理隔離並安裝電子監控設備,犯罪嫌疑人被帶至公安機關後必須直接進入辦案區;看守所訊問室實行物理隔離,確保訊問人不直接接觸在押人員,並實行全程錄音錄像。截至去年底,全國已有77.2%的派出所完成了規範化改造,今年年底前將全部完成改造任務。

  同時,全國公安機關推出一系列舉措,進一步提高公安隊伍執法規範化水平。

  公安部有關負責人表示,公安機關將根據修改後的刑事訴訟法提出的新要求,繼續大力推進執法規範化建設,不斷提升執法能力和水平,堅持既嚴格、公正、規範,又理性、平和、文明執法,更好地保護人民群衆合法權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