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專家駁斥刑訴法退步說:不能只強調細節鑽牛角尖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3日 15:42   鳳凰衛視

  對話人

  中國政法大學訴訟法學研究院名譽院長、教授

  樊崇義

  《法制日報》記者杜 萌

  對話動機

  自去年8月24日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二次會議初次審議《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至今,整整經歷了202天。在此期間,社會各界對此給予了極大的關注。

  在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審議表決刑事訴訟法修正案前一天,針對社會熱議呈現出的種種觀念及說法,《法制日報》記者與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樊崇義進行了對話。

  □對話

  駁“退步說”

  記者:去年8月30日,中國人大網公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及草案說明,向社會公開征集意見。一時間衆說紛紜,在多數人肯定修正案草案進步意義的同時,也有人提出修正案內容“抽象進步、具體退步”,還有說是“小處進步、大處退步”,您怎樣評價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

  樊崇義:究竟是進步還是退步,我想應該從刑事訴訟法推進的歷程來看。從黨的三中全會召開以來,中國刑事訴訟法邁出了三大步。

  記者:這三大步是怎麼劃分的?

  樊崇義:第一步是刑事訴訟法誕生。在彭真同志主持下,針對當年社會現狀,刑事訴訟法164條使得治理社會亂象有法可依;1996年刑事訴訟法第一次大修改,吸收了無罪推定的合理元素,引進庭審對抗制,讓重事實、重證據、重調查研究落實到我們刑事訴訟法當中,把刑事訴訟機制往前推進了一步;相對第一次大修改,這次修改是一個驚人的進步,更是一次偉大的進步。刑事訴訟法這三段歷程反映出我們推進法治文明所作出的巨大努力,不能因為有這點不足那點不足就把這種努力徹底推翻。你要是詳細了解這個進程,就會對這次修改給予充分肯定,有什麼理由說這是退步呢?

  記者:從哪裏看出這次修改具有偉大的進步意義呢?

  樊崇義:在我看來,這次進步集中表現在以下四點:一個是把尊重和保障人權寫進刑事訴訟法;一個是偵查階段引入律師辯護,使得律師能夠介入刑事訴訟的整個過程;再一個是證據制度的變化、偵查程序的變化,我們把現代科學技術、秘密偵查、技術偵查引進到刑事訴訟法中,這是刑事訴訟證據制度現代化的一個標誌;最後是我們解決了不得強迫自證其罪、嚴禁刑訊逼供的科學機制。

  記者:請您以一處具體修訂細節說明進步之處?

  樊崇義:我們以尊重和保障人權為例。我們要用“尊重和保障人權”這樣一個靈魂和標準全面理解刑事訴訟法。“尊重和保障人權”寫入刑事訴訟法修正案第二條,絶不僅僅是一個宣言式的表述,它有着十分具體的內容,比如把律師參與訴訟從審查起訴階段提前到偵查階段,形成控訴職能、辯護職能、審判職能的互動,使我國刑事訴訟結構進一步走向科學和民主。

  記者:如果與原來法律規定比較,這一改動在實質上有什麼樣的變化?

  樊崇義:過去是只重視控訴職能、審判職能,辯護職能被放在一邊。光說有權辯護,如何辯護沒有程序機制來保障。這次把相關程序完整地確定下來,你說這不是一個進步嗎?不僅有律師參與的權利,還要給律師執業一個保障權利,賦予律師申訴、控告的權利,由檢察機關及時處理。這樣,我們保障人權就不僅是從被告人、嫌疑人方面,還設立了律師辯護一套機制來保障。

  記者:刑訊逼供是社會極度關注的一個熱點問題,此次修改有什麼樣的推進?

  樊崇義:刑事訴訟法修改建立起了一個科學、完整的禁止刑訊逼供機制。這個機制有三條:一是不得強迫自證其罪,把這個重要的權利交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二是確立了非法證據排除規則,你如果打人,就在程序上對非法證據進行排除和制裁,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三是審訊、訊問過程實行全程錄音錄像。要嚴禁刑訊逼供,現在我們有了詳細的防範規則和具體懲治措施,這反映出我們的訴訟體制、訴訟結構正走向科學和民主,尊重和保障人權不再是空洞的口號和宣言。

  記者:在評判刑事訴訟法修改內容時,有一些議論,說給律師權利多了、公安權力小了、檢察院權力高了等等,您怎麼看待這些說法?

  樊崇義:有權力就要有制約,凡是公權力都要有監督,沒有監督機制就會走向腐敗。雖然我們有人大監督、群衆監督、輿論監督,這三種監督都是外部監督,但我認為,最根本的是要解決內部的監督和制約。按照中央司法改革的精神,這次修正案拿出11條15款,把檢察監督職能貫徹到訴訟的各個階段,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科學監督機制。如果要提出不足,我認為是在檢察機關公訴職能與監督職能分立方面,刑事訴訟法應該作出明確規定。

  駁“片面說”

  記者:去年9月,您就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向社會徵求意見接受採訪時,專門談到運用平衡價值理念避免片面認識的問題。您是否注意到目前社會熱議中的多種觀點?

  樊崇義:是的,我每天都關注媒體上和網絡上的各種觀點。在如何看待這次刑事訴訟法修改上,我認為最根本的問題是如何科學地、完整地理解刑事訴訟法修正案。

  記者:您所說的“科學”、“完整”具體指什麼?

  樊崇義:這次修改遇到了很多問題,比如證人作證問題、逮捕通知家屬問題、監視居住問題、精神病強制醫療問題,如果把刑事訴訟法立法當作一個科學,站在一個宏觀、完整的立場上去探討刑事訴訟法的機制,有一些問題就會迎刃而解了。你去強調一個細節,然後鑽牛角尖,甚至把它極端化,那你對一些問題的看法就走偏了。最根本的問題是如何科學地、完整地理解刑事訴訟法修正案,不能斷章取義。

  記者:在如何處理尊重和保障人權與打擊犯罪的關係這個問題上,我們聽到有一種聲音,認為現在只講保護人權而放鬆打擊犯罪力度,您怎麼看待這種觀點?

  樊崇義:我認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兆國對這個問題講得非常清楚。當前中國社會矛盾凸顯,刑事犯罪有增無減,嚴重干擾着我們改革開放的進行,而我們的社會管理創新也給刑事訴訟提出了許多新的挑戰和新的問題。打擊犯罪是刑事訴訟法最基本的、不能迴避的任務,也是當前社會創新管理應有的內容。有人說我們光保障人權,社會治安還要不要、反腐敗還要不要、打擊還要不要?這種觀點也是站不住腳的。我們這次採取了有力的措施,在偵查手段、反貪、強制措施等等方面都體現着加強打擊力度的內容。

  記者:針對證據制度改革,您能否講講,證人出庭的重要意義是什麼?

  樊崇義:長期以來作證有三難:一是通知證人到案難;二是到證人到庭說實話難;三是到法庭來質證更難,這三難已經困擾着打擊犯罪和尊重保障人權的落實。全國證人出庭率還不到百分之十,有些地方是百分之五或百分之三,長期以來就是書面審理。那個書面材料就使得法庭審判和律師辯護流於形式,對抗也流於形式。

  記者:這次修改,為什麼要堅持完善證人出庭制度?

  樊崇義:這次我們從義務、範圍、保障措施、證人權利、安全措施等五個方面構成一個完整的作證機制。如果不這樣,證人不出庭作證也不處罸,打擊犯罪也好、保障人權也好,就是一句空話。

  記者:您怎樣看待對證人應該出庭作證而拒不作證實施制裁?

  樊崇義:這次刑事訴訟法的115條對刑事訴訟利害關係人的權利保障和制裁規定得非常完整。最重要的就是加強程序制裁,若沒有程序制裁,我們的修改就不到位、不完整。之所以說刑事訴訟法這次修改是一個完整、科學的刑事訴訟法,就是它不光規定應當怎麼做,還要規定為什麼這麼做,更重要的是,不這麼做就要啟動制裁程序。與以前相比,刑事訴訟法的修改在如何對待權力、權利義務等法律關係上,已經初步形成了一個比較完整的動作機制,這是個很大的進步。

  記者:有人提出:證人不作證不是違法行為,您怎麼認為?

  樊崇義:作證是每個公民的義務。享受權利就得盡義務,不盡義務就要受到懲罸,這是我們作為一個民主法治國家最基本的常識和標準。我們必須要邁過這個“坎兒”。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