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中國刑訴法奠基人:兩種情況拘留不通知“不過分”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4日 12:02   鳳凰衛視

  

  ■對話人物陳光中著名法學家,新中國刑訴法奠基人之一。浙江永嘉縣人,1930年4月出生,曾任中國政法大學校長。

  昨天上午,刑訴法修正案草案以高票通過。這次刑訴法大修亮點不少,如“尊重和保障人權”入法,非法證據排除規則被確立,辯護權取得突破性進展。與此同時,引起爭議的第73條、第83條等規定並未修改。本報就此再次專訪新中國刑訴法奠基人陳光中教授,解讀爭議條款。

  陳光中表示,對於存在的問題,可通過司法解釋對某些規定加以具體化。

  □關鍵詞·總體評價

  遺憾“無罪推定”未能明確

  京華時報:昨天,刑訴法修正案草案以高票通過,您如何評價這次大修?

  陳光中:總體評價是肯定的,在保障人權方面取得了重大進步,但不足之處也客觀存在。

  京華時報:您認為有哪些不足?

  陳光中:與聯合國刑事司法準則的銜接不夠。我國已經簽約加入《聯合國公民權利公約》,因此在刑事立法上也應跟進。比如無罪推定的原則沒有明確寫入。雖然有人認為刑訴法第12條規定“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不得確定有罪”吸收了無罪推定的原則,但實際上這強調了法院的定罪權,並非是無罪推定原則的準確表達。

  京華時報:這次的亮點是“尊重和保障人權”入法,但有人認為在保障人權上,具體條款調整不大,只是“抽象”的進步,您怎麼看這種說法?

  陳光中:這種說法不夠準確。刑事訴訟領域保障人權的核心是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罪犯的訴訟權利,特別是辯護權的保障。

  此次修法,刑事辯護制度的修改與完善是一大亮點,很多問題獲得了比較好的解決,取得了突破性的進步。例如:偵查階段辯護人的地位得到確認,法律援助的範圍擴大,提前到偵查階段,辯護律師會見權有所擴大,憑“三證”不需要經辦案機關批准就可以會見,而且不被監聽,從審查起訴之日起,辯護律師閱卷範圍也擴大到所有案卷材料。第二,確立了完整的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第三,尤為重要的是,偵查人員在訊問犯罪嫌疑人的時候,可以對訊問過程進行錄音或者錄像。這可以有效防止非法訊問,更好地保護犯罪嫌疑人的人身權利,遏制刑訊逼供的産生。另外,二審上訴不加刑、針對未成年人的“特別程序”、死刑覆核程序的適當訴訟化等,都是保障人權的具體體現。

  □關鍵詞·第73條

  現行規定更加規範有進步

  京華時報:刑訴法第73條在社會上爭議最大,有人認為是倒退,您怎麼看?(對於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特別重大賄賂犯罪,在住處執行可能有礙偵查的,經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但是,不得在羈押場所、專門的辦案場所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除無法通知的以外,應當在執行監視居住後二十四小時以內,通知被監視居住人的家屬。)

  陳光中:我覺得現在的規定有進步。現行刑訴法就規定有指定居所的監視居住,但沒有通知家屬的規定,當時立法上考慮監視居住就在家裏執行,不需要通知家屬,漏掉了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情況。現在明確規定,除無法通知的情形外,都要通知家屬,更加規範化、法制化,與之前相比進步了。與一稿相比也有變化,一稿還規定“通知可能有礙偵查的情形”也不通知。

  京華時報:監視居住可長達6個月。有人認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對嫌疑人的人身自由類似於羈押,但是因其不受看守所條例約束,可能導致刑訊逼供大量發生或者“黑監獄”合法化。

  陳光中:這種擔心有一定道理,也有可能在實踐中存在這種情況。對於“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適用,可通過司法解釋加以規範,從嚴掌握,慎重使用。

  京華時報:增加的第73條包括很多款的內容,在這個條款上您有什麼建議?

  陳光中: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折抵刑期上,“被判處管制的,監視居住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我認為這對被告人有點虧。現在管制多采取社區矯正的方式,自由度很大,但是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是“準羈押”性的強制措施。我建議被判處管制的,監視居住一天折抵刑期一天半。

  京華時報:還有觀點認為,第73條暗含將實踐中的“雙規”“雙指”納入法制軌道之意,您怎麼看?

  陳光中:“雙規”“雙指”是黨委紀委採取的措施,具有行政性,與訴訟中的強制措施不能混淆,完全是兩碼事。

  □關鍵詞·審理時限

  相關規定有擴大權力傾向

  京華時報:有關刑事一審的審限,增加了“因案件特殊情況還需要延長的,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批准”。這個條款是否會被任意擴大化?

  陳光中:這個規定得不好,有擴大權力的傾向。對一審案件,如果說最高法院一決定,等上半年、一年,甚至於兩三年都是合法的,這等於把被告人掛在那兒了,我覺得很不妥當。只能通過以後修改,或通過司法解釋,嚴格限制何謂案件“特殊情況”,只有在極其特殊的情況下,才能適用該條款。

  京華時報:有關爭議條款的問題,能否通過司法解釋加以解決?

  陳光中:能夠解決。從長遠看,還可以通過司法解釋對某些規定加以具體化。

  □關鍵詞·第83條

  反恐案件程序正義都打折

  京華時報:第83條爭議也很大,您怎麼看?(拘留後,應當立即將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羈押,至遲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除無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通知可能有礙偵查的情形以外,應當在拘留後二十四小時以內,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有礙偵查的情形消失以後,應當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

  陳光中:我個人實事求是地說,這一條我支持,表示接受。原因在於,我國強制措施在通知親屬方面有很大的修改,過去無論哪種案件類型都可以不通知,現在僅僅限制在兩種案件。

  對於恐怖案件,環顧全世界,在程序正義方面都是打折扣的,例如美國的愛國者法。關於危害國家安全案件,我認為這樣規定也不過分。比較敏感的是政治異議人士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案件,我只能說,希望司法當局碰到這種情況,從嚴掌握使用,應該慎重。但是在立法上把異議人士案件單獨分開規定比較困難,畢竟這些案件是極個別的,從嚴掌握、慎重處理就可以。

  京華時報:但有人擔心這個條款會導致“秘密拘捕”或無限期不通知。

  陳光中:我注意到網絡上很關注這個話題。相比監視居住和逮捕的規定,拘留保留了這兩種不通知家屬的情形,這是因為拘留屬於一種緊急性強制措施,在西方相當於無證逮捕。

  按照法律規定,拘留的時間比較短,一般最長是14天,在特別情況下可長達37天。這個期限一過,接下來就是逮捕或者放人,那還是要通知家屬的。

  這樣規定是為滿足打擊犯罪最低限度的要求,是有必要的。我個人認為,懲罸犯罪和保障人權相結合、相並重,現在的規定,我認為是可以接受的,且已經有很大的進步。

  □關鍵詞·技術偵查

  省級偵查部門領導應把關

  京華時報:有人認為,技術偵查和秘密偵查等特殊偵查手段會侵犯個人權利?

  陳光中:在司法實務中,由於職務犯罪的特殊性和偵破難度,檢察院一直在使用技術偵查手段。但由於沒有現行法律的支撐,這種手段的使用存在爭議。若沒有相關規定,技術偵查手段可能被偵查機關濫用。這次修改將其納入法制軌道,加以規範,規定適用的嚴格程序,實際上應該是一種進步。而且也符合我國已經參加的《聯合國反腐敗公約》和《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的規定。

  京華時報:在實踐中如何防止被濫用?

  陳光中:規定要嚴格技術偵查的審批程序,但怎麼嚴格沒有說明確。秘密偵查規定了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決定,技術偵查由哪一級批准沒有規定,我認為這個要卡得更嚴,是不是由省一級偵查部門的領導批准?

  □關鍵詞·證人出庭

  擔心法院自由裁量權太大

  京華時報:有關證人出庭增加了一些規定,但由法院裁量證人出庭,實踐中會産生什麼後果?

  陳光中:現實中證人出庭作證率很低,大約為1%。這次為扭轉這種形勢做了一些規定,但是規定稱“證人證言對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響,並且公訴人、當事人或者辯護人、訴訟代理人有異議的,人民法院認為證人有必要出庭作證的,證人應當出庭作證”。我認為,前面的兩個前提條件成立了,除非證人無法出庭,就應當傳喚到庭。加上法院“認為有必要”,法院的自由裁量權太大了,法院掌握證人是否出庭的決定權,很可能導致證人出庭率無法有效提高,實際上會使被告人與證人當庭質證的權利受到很大的削弱。對此我表示擔憂。

  京華時報:對證人拒絶出庭作證的處罸,由草稿中的“情節嚴重的,經院長批准,處以十日以下的拘留”,改為“拒絶作證的,予以訓誡,情節嚴重的,經院長批准,處以十日以下的拘留”。這是不是實質上使強製作證的效力降低了?

  陳光中:這個說法不准確。從立法技術上來說,處罸條款在次序上有個加重的關係,先懲戒後拘留是合理的,如果前面加上罸款,就更適宜。

  本版采寫本報記者王麗娜受訪者供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