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南風窗》:薄熙來回望遼寧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4日 18:17   鳳凰衛視

  5年多前,記者曾訪問過大連。那是一座鮮亮的城市,那裏有一位鮮亮的市長,薄熙來。

  5年多後的今天,大連更加鮮亮。薄熙來也在2001年初赴任遼寧省省長。他在大連干了16年,臨走時他說,“大連人民時時刻刻感動着我”。其實,他也感動着大連人民。

  2001年1月11日,剛就任代省長的薄熙來在到瀋陽的首次講話中說:“遼寧的事情要打持久戰,得耐得住冷板凳,經得起長期的辛苦。南方一些地方因為沒有歷史包袱,可能跑1500米就可以衝刺了,而咱們則要像馬家軍跑1萬米那樣,在400米跑道上要跑25圈,得壓着勁一圈一圈地跑,每圈都不鬆勁,最後才能感受輝煌。”

  轉眼間,薄熙來在省長位置上已3年。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也在去年夏秋成為舉國關注的熱點。應本刊之約,不久前,薄熙來在大連接受了記者專訪。和5年多前相比,今天的薄熙來,眉宇間少了幾分飛揚的神采,多了幾重蒼茫與凝重。但他那強烈的責任感、創新與敬業精神,和對人生的追求,依然掩飾不住,溢於言表。

  改革開放的觀念滯後,也是一種包袱

  《南風窗》:薄省長,振興東北如今是一大熱點。但實際上,東北要振興不是今天的事兒,十幾年前,包括遼寧在內,就提出要重振東北雄風。但10年來東北似乎沒帶給人太大的驚喜。因此不少人認為,東北問題積重難返,振興只是一個美好的夢想。您怎麼看這種說法?

  薄熙來:其實做夢也沒有什麼不好,誰要能一下就進入夢鄉是一種幸福,很多美好的事物都是從夢鄉開始的。我覺得人得敢想,很多科學的成果都是從假想開始的。我曾說過,“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是中國幾代建設者一個美好的夢”,我們應該埋頭苦幹,為他們圓這個美好的夢。我相信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領導下,我們有條件把這個夢想變成現實。

  《南風窗》:遼寧曾被人們稱作“遼老大”,在中國工業發展史上創下了許多共和國之最。但現在,當初的“遼老大”顯得有些疲憊,如今遼寧所創的全國“之最”可能並不樂觀。

  薄熙來:遼寧在經過了幾十年的奮鬥以後,包袱沉重,一個是人多,一個是債多,當然還有一個觀念上的東西,改革開放的觀念滯後,這也是一種包袱,影響它的發展速度。

  2000年的時候,遼寧退休的職工接近300萬人,相當於新加坡全國的人口。下崗、離崗的職工300萬。這3年已經解決了175萬人,還有150萬人處於城市最低生活保障綫之下,另外農村還有140多萬貧困人口。遼寧在2001年、2002年,兩年解決了183萬人的再就業,去年又有96.5萬人實現就業和再就業,這在全國是最多的,但是現在有就業需求的人還有90多萬人。我們登記失業的人口,靠失業保險來生活的人有90萬人。我剛才所說的300萬退休,300萬下崗、離崗,90萬失業,90萬有就業需求,150萬處於最低生活保障綫之下,在中國都是之最。

  《南風窗》:這些“之最”是不是讓您非常頭疼?

  薄熙來:當然。與廣東等兄弟省份相比,人家是輕裝上陣,大步前行,而遼寧在發展的同時,還需要向後看,甩包袱。所以我常講遼寧是“負重前行”。

  《南風窗》:您認為,遼寧的振興,當前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

  薄熙來:遼寧目前迫切需要解決的有六大問題:第一是結構問題。突出表現為所有制結構比較單一,國有企業過於集中,競爭能力不強;産業類型過重,新興産業發展不快。

  第二是我剛才提到的人員問題。

  第三是企業問題。國有企業歷史包袱沉重,許多資不抵債的企業亟需關閉破産;國有企業廠辦大集體問題亟待解決。同時,企業改革不到位,活力不足。

  第四是資源枯竭地區問題。“十五”以來,全省有30多個大礦陸續關井,涉及幾十萬職工和家屬;阜新、撫順、本溪、北票和南票等城市的煤礦,多數面臨資源枯竭;采煤沉陷區有10萬戶居民的住房亟待搬遷。

  第五是金融環境問題。工業企業、各類金融投資機構有較高負債;由企業負債導致國有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比例偏高。

  第六是環境治理問題。遼河污染程度還很嚴重,遼西北沙化問題嚴重,水土流失面積還比較大。

  “身體素質”相當不錯

  《南風窗》:您剛才說,遼寧是負重前行。一個人腿上綁着沙袋跑步,肯定輕鬆不起來。但假如有一天卸掉沙袋,他可能跑得比誰都快。您有沒有信心?

  薄熙來:這裏有個前提,就是身體素質。如果這個人體質很差,可能還沒等卸掉沙袋,就已經給累垮了。好在遼寧的“身體素質”其實相當不錯。老工業基地的歷史在給遼寧留下包袱的同時,也給遼寧留下了不少財富。遼寧有雄厚的工業、技術基礎和巨大的存量資産,具備重新崛起的産業基礎。遼寧有較為雄厚的科技、教育和人才實力,盛産人才,這些年向全國各地就輸送了50多萬工程技術人員。大家都知道,中國第一位“飛天人”楊利偉是遼寧葫蘆島市綏中人,“神州五號”本身的設計者齊發任是大連人,整個工程的總工程師叫王永志,是我們鐵嶺人,另外總指揮胡世祥也是遼寧人。

  遼寧地處要津,位於京津、華北、華東和東北的交匯處,既沿海又沿邊,有條件發展同日本、韓國、俄羅斯在諸多方面的合作。遼寧城市集聚,以沈、大兩市為依托,積聚鞍山、撫順、本溪、遼陽、營口等市的經濟能量,可望形成以石化、鋼鐵、汽車、裝備製造為骨幹的沈大黃金經濟帶。這些都為遼寧的發展積累了後勁,做好了鋪墊。

  遼寧撿了“便宜”嗎?

  《南風窗》:在這次中央批准的東北首批100個國家重點項目中,遼寧占了一半左右,有人說遼寧撿了一個大“便宜”。您有“撿便宜”的感覺嗎?

  薄熙來:這100個項目,蘊含的是國家的一個佈局,而且有相當多的是中直企業,並不是遼寧地方企業。作為地方,我們也一定要使勁,力爭使擺在遼寧的這些項目能夠最終獲得成功。

  東北是一個非常有特色的經濟體,東三省的經濟也很有互補條件。三省各有特色,比如大慶的石油、哈爾濱的三大動力還有黑龍江的森林工業,吉林的糧食、一汽的車輛,遼寧的鋼鐵、裝備製造、石油化工等。這100個項目只能說明黨中央、國務院振興東北的一種決心,並不能說明區域上往哪兒走,往哪兒傾斜。

  《南風窗》:中央不僅講經濟振興,還講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在遼寧,這兩方面怎麼統一?

  薄熙來:振興遼寧老工業基地絶對不只是一個技術問題,也不只是一個産業問題。在這個過程中必須時刻研究社會問題、研究人的問題,切實執行“以人為本”的方針,體現執政為民的基本思想。

  所謂“以人為本”,就是指遼寧不僅要追求經濟發展的指標,更要追求與人的生存質量直接相關的指標,這裏有三層意思:第一,在改革和經濟轉軌的過程中,要讓全省的人都過得去,都有衣穿,有飯吃,最好還能有活兒干;第二,一邊謀求經濟的發展,一邊增加城鄉居民收入,讓大家年年埋頭肯干,又年年有所改善。特別要改善住房,今後5年全省城市要新建2.2億平方米的住房;第三,要依靠科學,教育培養新一代的人才。遼寧應該而且可以成為一個生産人才的現代大工廠。總之,既要將老一代人安置好,又要將新一代人教育好,這是我們發展的重要目標。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