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資料:調離遼寧後薄熙來面臨怎樣的挑戰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4日 18:22   鳳凰衛視

  

  記者/謝衡 實習記者/曉霖

  原遼寧省省長薄熙來2月15日調任商務部部長。商務部去年3月份才成立,整合了國家經貿委的內貿管理、對外經濟協調和重要工業品、原材料進出口計劃組織實施;國家計委的農産品進出口計劃組織實施;以及外經貿部的所有職能,主管國內外貿易和國際經濟合作。

  商務部近日公佈了2004年1月進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資(FDI)的統計數據。其中,出口較上年同期增長19.8%,至357.2億美元。進口較上年同期增長15.2%,至357.4億美元。中國1月貿易逆差為2000萬美元。這與去年12月份的進出口增長率相比大為遜色。去年12月出口較上年同期激增50.7%,進口較上年同期增長47.4%。中國1月實際外商直接投資同比增長13.6%。1月份的進出口增幅低於分析師的普遍預期。有經濟學家稱,中國1月份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資增速放緩可能預示着這兩項重要經濟支柱今年的前景平淡。

  商務部在今年和未來幾年內要面臨的挑戰,顯然不止這兩點。

  內外貿市場與商務部自身的整合

  組建商務部的初衷,首先就是內外貿統一管理。設立商務部,不僅順應了國際潮流,而且符合國內經濟發展需要。因此,由外經貿部牽頭,整合各部委有關內外貿易管理的職能,成立內外貿統一的商務部,被認為是去年政府機構改革中最無爭議、陣痛最輕者。

  但是,在商務部設立之前,就有專家對商務部的機構設置表示了擔憂。原國家商業部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現任中國商業政策研究會副會長萬典武就擔心,由幾個部門共同組建的商務部很容易導致板塊拼湊,同時,一旦商務部開始運轉後,容易駕輕就熟地陷入抓審批權抓實權等老路。他說,內、外貿合併之後,難的是如何整合成一個有機的整體,各司局都要內外貿一起抓,將內貿變為外貿的基礎、外貿變為內貿的延伸,逐步真正形成內外貿一體化。

  時至今日,商務部已運行了近一年,萬典武的擔心似乎正被現實印證。

  “過去一年商務部做了大量工作,但從管理的角度看,磨合併不順暢,效果不佳。部門依然是分割狀態,整合做得不是很好。”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副院長李雨時對記者說。李雨時的同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馬宇也作出了類似評價。他說:“商務部成立的時候,怕的就是把原來的職能挪過來,現在看來實際就是這樣。而且,原來幾個司現在還是幾個司,人員沒變,職能也沒變,換個說法而已。”

  李雨時指出,內外貿市場的統一是中國加入WTO後的必然趨勢。今年年底將對所有企業放開外貿經營權。內外貿市場的統一併不是一個行政問題,中外市場已經開始融合,進出口的障礙越來越小。今後做內貿還是外貿是企業的自然選擇,而非行政的人為劃分。

  “內貿外貿更多的應該是企業固有的權利,但在計劃經濟下,我們把它弄成了行業概念,實際政府不能夠審批企業行為。我們現在談內外貿統一,實際上就是在要求政府職能的轉變。”馬宇說。

  “實際上,一年多來,我們的職能轉變並沒有實質性進展,甚至連改良也不能算。現在,工作重點依然是在審批商業規劃,制定市場準入標準,還是捨不得放開手裏的權力。譬如,部分放開外貿經營權,不過是迫於外界壓力往後退一步而已,維護外貿秩序的理由是沒有道理的。這種放開與不放開沒有實質性變化。在美國,自然人都可以做外貿。政府不應該規定外貿企業注冊資金必須達到什麼水平,營業收入應該達到什麼樣的規模。”馬宇說,“改革的關鍵是思路轉變。政府的職能工作重點是去維護管理市場秩序,給不同的資本創建一個公平競爭的秩序就足夠了。”

  有專家認為,改革開放以來我們一直“重外貿、輕內貿”,我國內貿近幾年就一直處於邊緣狀態,許多基礎工作未能開展。“外貿市場化程度高,內貿市場化程度低。內貿的管理相當細,計劃經濟下的政府主導色彩依然很濃厚。這樣相關主管部門在理念上、辦事方法上都有碰撞。”李雨時說。

  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張建平也認為,貿易是統一的整體,設立商務部,從體制上說是為改革捋順了關係。但是,由於雙方原來是分屬不同單位,不是一個系統,在工作程序和方法上都不同。商務部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業務與人員的調整。這涉及到業務在內部怎麼做,不同部門的人怎麼整合在一起。而李雨時說:“部門的整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80年代,外經部和外貿部合併,20多年過去了,在用人機制、處理問題的方法上仍存在矛盾。現在利益主體越來越多元化了,各部門之間利益的平衡也變得更加困難。”

  去年,三部委分拆合併設立商務部的機構改革原則就是“拆廟不趕和尚”。有觀察家就指出,“拆廟不趕和尚”的合併方式,不可能自動達到新商務部工作人員在政策思想認識方面的統一。防範不同政策主管部門合併後“貌合神離”的局面,達到制定政策指導思想的統一,有待於對制定對外經濟貿易政策的出發點進行全新的探討,有待於新商務部人員素質的進一步提升,更有仗於商務部的決心領導。

  一位不願具姓名的商務部官員對記者說,據他判斷,照目前形勢,內外貿市場的統一可能至少還需要5年時間。而在商務部成立之時,就有評論稱,如果5年後,中國還有外貿和內貿的概念,就表明這次改革的失敗。“我們把加快部門整合,建立內外貿統一大市場,冀望於一個強勢的領導者。”他說。

  進出口戰略調整與觀念的改變

  雖然對於今年我國出口環境是否惡化,業界尚存爭議,今年1月份中國進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資的單月數據也不足以準確評估未來的發展趨勢。但是,在今年調整我國實行已久的進出口策略,已經漸成共識。

  自2004年1月1日起,我國將維持了5年之久的出口退稅率平均下調3個百分點。

  中國改革開放之初提出了鼓勵出口的國策,20多年來出口為中國經濟貢獻了很大力量,也使財政背上了沉重負擔。“最明顯的例子是出口退稅給中央財政增加負擔,截至2003年年底,中央政府拖欠的應退未退稅款超過3000億元人民幣。”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副院長沈丹陽說。10年前中國已經提出要尋求“新的出口增長方式”,但至今出口鼓勵政策還是不分行業、不分産品,給出口企業創造了競相降價、搶佔國際市場的條件,直接造成企業利潤一再減少。

  據沈丹陽透露,商務部今年年初決定着手研究建立出口促進體系,希望改革出口政策。在沈丹陽與中國社科院財貿所合作的《建立全國外貿促進體系》的研究報告中,將描述中國需要建立的一種“大商務”格局。在這個“大商務”格局中,商務部將更多地負責制定外貿政策,其他政府部門及行業協會則承擔更多的責任;其中,財政部門的作用將有較大的提高和轉變。沈認為,中國財政對於出口的補貼應該改變目前“一視同仁”的做法,重點支持核心産業,並且從技術研發階段就開始介入。同時,利用財政撥款的方式扶植中國企業樹立品牌,為中國産品在國際上增強競爭優勢、佔據市場地位提供資金支持。

  而這個“大商務”格局的理想模式,需要建立一個由政府部門、行業協會、企業廣泛參與的促進體制,採取經濟和非經濟的手段共同促進中國外貿的可持續發展。除了商務部牽頭外,還要求中國財政與産業部門或行業協會的積極配合。

  新加坡星展銀行(DBS Bank)的經濟學家梁兆基認為,雖然1月份的宏觀經濟數據因農曆新年的影響而失真,但出口下降的趨勢可能會延續下去。他說,由於中國下調了出口退稅率,出口增長放緩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趨勢。但他認為中國經濟仍將保持強勁的增長勢頭,因此進口將繼續強勁增長。

  沈丹陽也認為1月份出現貿易逆差在情理之中,並預測今年全年都有逆差的可能。他說:“因為進口可能會有比去年更高的增長速度。加入WTO後,關稅調低使得進口增長;今年市場需求旺盛,經濟增長帶動了對進口商品強盛的需求;國際市場很多原材料漲價,因此進口總金額上漲。”

  “對於貿易逆差的問題爭論一直比較多。”李雨時說,“過去我們一直談論出口對GDP的拉動作用,國家統計局又只將凈出口算做拉動GDP的因素,我認為這種計算方法不夠科學。實際上進口對GDP的拉動作用比進口大。因為我們進口的一般都是自己製造不了的機械設備,是一種投資,進來後馬上能夠形成生産能力,提供就業機會,帶動國民經濟結構的調整。”

  馬宇認為,保持進出口的動態平衡才是正常的,動態平衡才利於資源的合理配置,“長期的巨額順差是不正常的,對於發展中國家而言,長期巨額順差意味着不斷地輸出國民資源。出口重要的不是換回4000億的外匯儲備,而是這4000億外匯的使用率,重要的是有沒有換回可以循環滾動的財富。”

  李雨時指出,重出口、輕進口是“重商主義”觀點。“當然我們要注意進口産品結構的合理,80%以上應該是技術設備,還有短缺的能源、原材料,剩下的才可能是滿足國內一部分先富起來的人需求的高檔奢侈消費品。”他說,“進口也是國民經濟必不可少的,適度擴大進口的觀點已經開始被有關領導接受,商務部今年也在實施這個策略。”而馬宇認為,商務部應該盡快確立建立進出口貿易動態平衡的主導思想。

  對於今年中國吸引外商直接投資的預測,經濟學家們都保持了謹慎的態度。

  梁兆基認為,中國政府對建築、汽車等領域投資過熱的擔憂可能導致今年實際利用外資額放緩至480億美元左右。匯豐的經濟學家屈宏斌也同樣懷疑,中國今年的外商投資額能否較去年水平強勁增長。他說,對外商投資額突破500億美元關口的預期恐怕不太現實。他認為的趨勢是,去年的實際利用外資額與前年大致持平,今年也將基本保持同一水平。李雨時也認同屈宏斌的觀點,他說:“去年下半年以來外商直接投資連續負增長,這也是正常現象。實際上,70%以上的國際資本主要是在發達國家之間流動,2002年是美國經濟最差的一年,所以國際資本流出,有相當部分流入中國。去年下半年以來,美國經濟復甦強勁,國際資本有迴流入美國的趨勢。”

  “我們希望的是能夠拉動民間投資,政府主導的投資還是數量型的,投資效益不高。而實際上民間投資的效益是很高的,民間投資應該成為投資的主體。在外貿領域,民間投資的主體作用已經顯現,現在80%的外貿企業都是民間投資,國企所占的比重越來越低。”李雨時說。以1月份數據為例,與國有企業出口下降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民營企業在去年高速增長的基礎上,在1月份保持了54.8%的增速。可以說,如果沒有民營企業如此高速度的增長來支持,今年1月份的出口增幅可能連10%都達不到。

  “問題的關鍵在於,有關領導和一些部門還是不接受貿易逆差,不願意看到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資這些統計數據呈下降的趨勢。”商務部的那位官員對記者說,“轉變觀念、接受中國外貿的現實情況,以及得到其他部門的協調配合、支持商務部改革計劃的實施,需要商務部領導者去遊說有關領導和各相關部門。”

  理想商務部

  在商務部設立之時,原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秘書長王忠禹曾明確表示,新組建的商務部,既不同於早些年管理國內貿易的商業部、內貿部,也不同於外經貿部。雖然從名稱上看,它管理的範圍似乎相當於原來的部委加在一起,“但這個新部的權力其實比它的任何一個前身都要小”。因為行政理念已經變了,中國正在打造的不再是一個“全能政府”,而是一個“有限政府”。

  當時,萬典武認為商務部首先最重要的是徹底轉變職能,為全國內外流通行業服務;其次是要依法治商,推進相關法制建設;三是抓監管,真正由雙重身份變為只做球證,強化政府對市場的監督力度;四是倡導依靠商會協會的作用,迅速敦請有關部門制定出台《商會法》、《行業協會條例》及有關實施細則,做到政會分開。

  馬宇認為,簡單說,商務部的主要職責是對內,負責監管市場秩序,加強對市場秩序的管理;對外,為企業進行國際競爭創造一個好的外部環境。至於企業具體的商業行為、投資行為都應該由企業負責。政府只需要管理自己該管的事。李雨時認為,作為政府序列中的一個專業職能部門,應該定位於服從宏觀經濟發展的需要,致力於建立一個政策統一、高效通暢的內外貿合一的流通管理體制。

  “美國的商務部是一個有着30000多人的大的服務部門,它主要是為企業發展服務的,管理職能非常弱。美國已經基本不存在任何政府主導的工業産業政策了。在美國國內,商業方面的各種法規也相對健全,基本上不需要政府部門有什麼作為。在對外貿易政策方面,由內閣成員級的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負責對內協調和對外談判。然而,商務部的統計、研究和服務的職能特別突出。”李雨時說,“而中國的政府部門一貫管理職能很強,這是中國政府行為的慣性,商務部恐怕也不能例外,也許中國就需要一個管理型的政府。”

  中恆信律師事務所國際經濟貿易顧問馬曉野認為,中國的經濟實體在對政府經濟貿易政策的制定方面還沒有多大的影響力。其原因是多方面的,集體談判機制及相關中介組織發育不全;信息不對稱;主觀上習慣於依賴國家來指令等等。在貿易政策制定過程中缺乏利益集團的互動,企業聽政府的話,執行政府既定的貿易政策,實際上進一步加重了商務部制定正確政策的工作難度。而這種情況的改善需要假以時日。所以也就不用侈談什麼企業在貿易政策方面對新商務部有什麼要求了。目前中國企業所能期盼的,也就是商務部能夠在其職責範圍內做到的是,利用其行政、信息資源在國內外多方面、多層次地為企業提供服務。這是中國加入WTO,參與國際經濟一體化過程中企業界對商務部寄予的期望。(本刊實習記者馬麗萍對本文亦有貢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