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資料:老同學眼中的薄熙來(圖)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4日 18:32   鳳凰衛視

  

  薄熙來夫婦

  蘇軾在《賀歐陽少師致仕啓》中曰:“大勇若怯,大智如愚。”《老子》曰:“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事上之悟,事事悟,時時醒,持守如一,乃一大智者。大智者,愚之極至也。大愚者,智之其反也。外智而內愚,實愚也;外愚而內智,大智也。薄熙來可屬後者。

  五音不全參加補考

  上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我們在北京第二實驗小學就讀。這個學校高幹、高知子弟很多,工人子弟也占了三分之一。但當時孩子們心中絲毫沒有等級觀念,同學老師之間關係融洽。

  我們知道劉平平、鄧蓉、薄熙來等同學的父親是中央首長。每一個同學對革命老前輩都是非常敬仰的。一天下午放學,一位工友急匆匆走進教室,對班主任、全國優秀教師關敏卿說,薄熙來的父親來了,在校門口等着呢。關老師趕緊讓薄熙來去迎接爸爸,我們也好奇地跟在後面。只見一位身材高大的伯伯站在校門口。薄熙來的哥哥薄熙永、妹妹薄小瑩、弟弟薄熙成都在這所學校就讀(姐姐薄潔瑩剛從這所小學上了師大女附中)。薄老是特地來看望老師並了解孩子們在校的學習和表現的。他走過來熱情地和關老師握手交談。關老師說:“薄副總理,您怎麼不進去啊?”天氣很熱,穿着短袖襯衫的薄老手搖摺扇,操着濃重的山西口音笑着說:“值班的老師說學校有規定,孩子沒有放學,家長不能進去,我要遵守啊。”

  學生時期的薄熙來,高挑個子,寡言少語,通常身着一件咖啡色燈芯絨夾克或一件藍制服,規規矩矩地坐在教室後排,六年中只擔任過小隊長。每天中午他家的警衛員給幾個孩子前來送飯,他們集中在學校的一個單間裡用餐,所以薄家孩子在校吃什麼我們並未見過。

  猶記薄熙來不愛參加文藝體育活動,且五音不全、唱歌走調,並曾參加了某期末的唱歌補考。一年,適逢新年聯歡會,關老師讓每個同學事先准備一份禮物,然後在教室裡抽籤,抽到的禮物歸抽籤者。為了准備這份禮物,王文暢跑到東單的“精美文具用品店”,花2元錢買了一盒15色水彩和毛筆,把它們包裝起來,上寫:“祝我親愛的同學畫畫進步!”

  記得一個男生抽到了一個女生家長買的一大包奶油糖,這在當時十分貴重。輪到王文暢了,她到教室前面順手一抽,是薄熙來的,國務院副總理家的禮物一定不輕!打開一看,乃是6張糖紙,她失望之至,是否薄熙來根本不重視給同學的禮物?32年之後,這問題才有了答案。

  薄熙來的家長可不小氣。有一天,望着明亮整潔的教室,關老師若有所思,半晌說道:“可惜缺一盆植物,你們誰能從家裏拿一盆來?”第二天,薄熙來家就送來一大盆常青植物。

  關老師生日,薄熙來的母親胡明囑薄熙來帶給關老師一件非常漂亮的手工刺繡白絲綢短袖襯衫。老師在課堂上打開玻璃紙口袋,抖出這件令我們驚嘆不已的上衣,笑着對大家說:“薄熙來,替我謝謝你媽媽,等你結婚的時候我穿上它參加你的婚禮吧!”把薄熙來說得面紅耳赤。

  “文革”中的薄家

  1961年的一個周末,下午放學後,薄熙來邀請同學牛二林和劉剛到他家去玩,他家住在西城區按院衚衕的一個四合院裡。玩了一會兒之後,薄熙來提議到後面去看他們喂養的鷄。當他們穿過會客室旁的一個套間時,薄熙來朝同學喊了一聲“快跑”,原來這裏是薄老的辦公室,薄熙來說,爸爸從來不允許小孩子進他的辦公室,所以千萬別讓他撞見,不然就要挨訓。

  1967年1月,薄一波被紅衛兵揪回北京不到半個月,胡明隨即被造反派從廣州押上開往北京的16次特別快車。在火車上,胡明被迫害致死。薄老的三個兒子也被關進了“可教育好子女學習班”。

  1972年,23歲的薄熙來出了“學習班”之後,很少對人表露自己的沉痛心情,逢小學同學和老師聚會必參加,並與關老師及幾位同學交往較密。關老師贈送給他一本《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書中的英雄保爾·柯察金一直激勵着困境中的他。

  薄老在“文革”中被關押和監禁長達11年之久。重回黨和國家領導人位置之後,有人勸薄老續弦,他斷然謝絶,沉痛地說:“我再也找不回一個胡明了。”懷着對胡明的深深懷念,他晚年獨自走過了將近40年!

  可能是由於與薄老曾經有過謀面的機緣吧,在以後的日子裡,同學們始終注視着薄老愈老彌堅的戰鬥腳步。老驥伏櫪,志在千里,薄老在耄耋之年又以很大精力親自組織撰寫回憶和研究黨史的着作,把自己親身經歷的許多重要史實和經驗記錄下來,留給後人。

  不忘恩師

  我們的小學同學和關敏卿老師始終保持着密切的聯繫,每年正月初五都去看望關老師,薄熙來也參加,每年的正月初五也是薄老的生日。薄熙來和關老師感情非常深,幾十年來不管工作多忙也要抽出時間去看望老師。

  薄熙來十分念舊,1997年夏天把76歲高齡的關老師和七八位小學同學請到大連參觀,並給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經濟困難的女同學解敏買了幾身衣服。在實驗二小執教一生的北京市特級教師關敏卿只有一套很小的舊單元,廁所是蹲坑,關老師患中風後很不方便。薄熙來想辦法找到北京市教育局,幫助關老師解決了兩套新單元,我們則給關老師買了一架鋼琴及其他用品。

  2006年正月初五,薄熙來上午剛剛和商務部以及北京市的領導同志一起視察完百貨大樓和王府井,下午又抽空去看望關老師了。他和老同學一一握手,準確地叫出有些多年未見的同學的名字,並提議大家唱起40多年前一起唱的《少年先鋒隊隊歌》和當今的《同一首歌》,還和全班同學合影留念。傍晚,薄熙來才去北京飯店參加薄老的98歲大壽宴會。

  這次聚會,王文暢對薄熙來的愛妻、為了丈夫的工作完全放棄了自己事業的谷開來說起小學時6張糖紙的往事,谷開來啞然失笑,說:“這個山西老摳兒!”薄熙來則笑着反駁說:“我那時候得把自己的鳳頭牌自行車借給哥哥和弟弟,然後他們才給我一張糖紙。為了攢6張糖紙,我得把自行車借出去6次吶。”

  打黑絶非“作秀”

  2007年1月15日,薄老逝世的噩耗傳來,關老師在兩個女同學的攙扶下到305醫院參加了追悼會,悲痛中的薄熙來還關切地詢問關老師的健康。

  薄熙來繼承了薄老拼命三郎的工作作風。在金縣和大連工作了近20年,薄熙來不但從未休過一個周末,而且每天工作到深夜。有一次,幾個同志晚上有急事去家裏找他,他的兒子薄瓜瓜說:“你們到市政府大樓去找他吧,那個永遠有亮燈的辦公室就是我爸爸的!”

  據說薄熙來在商務部的幾年,常常是晚上9點10點了還在組織局長們開會,每天工作16個小時是常事,回到家裏還要繼續讀檔案。他煙酒不沾,實在累了,就靠喝點綠茶提精神。

  一個熟人想托薄熙來把自己商業碩士畢業並且會法語的兒子調到商務部工作,薄熙來回答說:“現在的規定是要通過統一的國家公務員考試,我個人並沒有權力把熟人的孩子調進商務部。”他還說:“我就是想多為人民做點事。”

  薄熙來調到重慶之後,年事已高的關老師和同學們都非常關注重慶新聞。近兩年,得知薄熙來在重慶大反貪腐、大抓黑道頭目,同學們都為他叫好,因為打擊黑道歷朝歷代都是清官們大為棘手的一個問題,甚至要冒身家性命的危險。

  近來,見某些網站攻擊薄熙來此舉為“圖謀再回北京之把戲”,遂令人想到魯迅所言:“此地之文氓所為”,“此輩心凶筆弱,不能交戰,便大施誣陷與中傷,又無效,於是就詛咒,真如三姑六婆,可鄙亦可惡也。”“心凶筆弱,不能交戰”,攻不破堂堂之陣,砍不倒正正之旗,實為別有用心之人之悲哀矣。薄熙來於遼寧省曾“身先士卒”打擊黑幫,未敢稍歇,未曾手軟。重慶之舉,絶非薄熙來心血來潮一時之“作秀”。

  不知薄熙來打擊黑道能否圓滿成功,但無論如何,當年的口號“老子英雄兒好漢”,似可幽默一用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