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資料:老師憶薄熙來 稱其平和而彬彬有禮的少年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4日 18:57   鳳凰衛視

  

  少年薄熙來

  “沒有好母親,哪有好兒女;沒有好兒女,哪有好國家。”

  ——選自郭沫若《棠棣之花》

  筆者近日在北京採訪了遼寧省省長薄熙來小學六年的班主任——關敏卿女士。新中國不少領導人的孩子都曾是她的學生。現年八十高齡的關老師用依然鏗鏘的聲音深情地回憶起淳朴、仁義而有教養的好學生薄熙來。

  平和而彬彬有禮的少年薄熙來

  關敏卿女士1921年出生於北京,從師範學院畢業後,她在北京第二實驗小學任教。

  1956年9月,關敏卿老師迎來了新入學的一群生龍活虎的學生,其中就有薄熙來。只見他長相英俊,兩道濃眉、一雙大眼睛透着正氣,說話彬彬有禮。關老師見小薄熙來個子很高,就把他安排在最後一排靠窗子的位子上。從此關敏卿陪伴他度過了小學六年的美好時光。

  實驗二小的高幹子弟非常多,當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女兒劉平平也和薄熙來同班。學校要求幹部子弟不要搞特殊化,接送孩子的小汽車盡量遠離學校停靠,為的是不要影響平民百姓孩子的心態。作為班主任的關老師從來沒有看見自己班上的同學坐小汽車上學。

  家住在東四北邊一條衚衕的小薄熙來,上學總是由在首長家裏從事保衛工作的解放軍叔叔接送。劉平平則一直是坐中南海的兒童車上學,那是一種由三輪車改造的、後面帶遮風擋雨的棚子的簡易車,裏面可以坐五六個孩子,這種車平平一坐就是六年。

  少年薄熙來很隨和,不淘氣,很聽話,像一個小大人似的,從來沒讓關敏卿操過心,他和同學們相處得非常融洽,從來沒和同學打過架。薄熙來也不偏科,數學、語文學得都不錯,字寫得也很漂亮。關老師在批改作業時,總看到薄熙來的作業工整認真,從來都按時完成。

  小薄熙來曾經邀請關老師去他家做客,關老師考慮到那是國家領導人的家,怕給他家添麻煩始終沒去。後來在五年級時,薄熙來家搬遷到北京八中北邊的按院衚衕,關老師在周末例行家訪時走訪過薄熙來的家。

  父母言傳身教恩師嚴格要求

  關敏卿去薄熙來家進行家訪的那一天,薄熙來的爸爸——中共元老薄一波(當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在家。

  薄家的客廳寬大而樸素整潔,陽光充足。薄一波熱情地接待了兒子的班主任,吩咐服務員為關老師泡了茶,端上了水果。薄一波和藹可親,沒有一點架子,除了關切地詢問小薄熙來在學校的表現和學業之外,還請求關老師嚴格訓導薄熙來。

  薄一波盛贊了人民教師“教書育人”這個職業的崇高偉大。小薄熙來坐在一旁恭恭敬敬地聽父親和老師的談話,不插一言,可見得他不同尋常的家教,對此,關老師暗暗感嘆。她還觀察到,小薄熙來的神態很像父親,眉宇間透着凝重、莊嚴、智慧和祥和。

  薄熙來一二年級時,關老師教語文和數學,他六年級時,關老師教數學,同時擔任班主任和少先隊輔導員。關老師從來沒有因為薄熙來或者劉平平是首長的孩子而對他們特殊照顧。

  那是薄熙來四五年級的時候,一次學校組織大掃除,前一天,關老師給學生分配任務時強調要全體參加。第二天,薄一波的警衛員來給薄熙來請假,說全家要去北戴河度假。關老師沒有批准,她認為參加勞動是讓孩子和大家一起接受鍛煉、培養集體主義精神的好機會,誰也不能搞特殊。隨後,關敏卿接到了薄熙來媽媽寫來的請假條:“尊敬的關老師,因為家裏有一個特別難得的聚會,七個孩子和大人有機會湊在一起很不容易,今天是周六,想帶他們出去,希望得到您批准。”

  關老師見薄熙來媽媽這麼說,只好向第二次前來的解放軍戰士補了一句:“這一次就這樣吧,不過下不為例。”

  敘述到這裏,關老師面露愧色,“當時我年輕不諳世事,並不理解國家領導人家庭相聚的不容易。現在能夠理解了,總想和薄熙來的媽媽親口道一聲歉,可惜薄媽媽已經在‘文革’中不明不白地死去了。多好的人哪,可恨那顛倒黑白的年代啊!”

  北戴河的陽光把小薄熙來的皮膚曬得黝黑髮亮,他媽媽讓服務員帶去送給關老師的蜂蜜和桃子,她不敢收,拿到學校去交給領導,就說這是薄熙來家長給老師們送來的。

  1962年薄熙來畢業考試時,全北京市統一出題,薄熙來的語文、算術各考了100分。後來,他靠自己的實力考進了北京最優秀的中學——北京第四中學,給小學生涯畫上了圓滿的句號。雖然小薄熙來離開了關敏卿,可他們師生情誼仍然延續着。薄家的孩子與關敏卿是有緣分的,後來關老師還教過薄熙來的七弟薄熙寧,薄家老七剛好和關老師的女兒同班。

  數十載師生情誼真切而綿長

  1962年9月9號,是個星期天,我國首次打下台灣美製U-2型偵察機,是我國曆史上令人難忘的一天。剛上中學的薄熙來獨自一人來到北新華街64號的關敏卿老師家,師生見面很親熱。

  “關老師,我想邀請您和我照個相。”薄熙來對老師說。於是他倆一起去到歐亞商場,照了一張四寸合影。“請老師允許我付錢。”望着薄熙來一臉的認真與真誠,關老師推斷,薄熙來事前一定是征得家長同意的,所以也沒有搶着付錢,笑着點頭同意了。這張珍貴的照片,記錄著薄熙來與關敏卿師生的友誼,至今還珍藏在關老師的相冊裡,她有時拿出來細細端詳着照片上的英俊少年和年輕時的自己。

  拍完照片,經過商場圖書專櫃時,關老師給薄熙來買了一本那個年代家喻戶曉的書——《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小薄熙來如獲珍寶,愛不釋手,回到家裏讀了無數遍。他崇拜英雄保爾,立志長大要成為像保爾那樣勇敢、堅定不屈的人。

  薄氏家族受到衝擊後的1973年的一天,薄熙來當時在朝陽門外一家工廠做工人,他第一次領了工資,一下班就歡天喜地地跑到關老師家,手拿着照相機,一跨進門檻就對關老師說:“關老師,這是我第一次發工資,咱們照個相吧,就去天安門!”

  那天他們走路去的天安門,橫穿馬路時,薄熙來小心地攙扶着關老師。大街上來來往往的路人也許不會注意到他們的身影,因為他們多像一對平常的母子呀!在那些動蕩的日子裡,青年薄熙來從老師那裏感受着母親般的溫暖,他也像一個孝子對待母親那樣對待自己的老師。

  後來薄熙來離開北京到外地工作,每年大年初五,是父親薄一波的生日,薄熙來總要回北京給父親祝壽。他一般都提早一天回京,在年初四先去給關老師拜年。平時回北京開會的間隙,他也會來看望這位母親般的恩師。關敏卿總是笑呵呵地、慈愛地說:“我很好,你忙着大連人民的大事,不用惦記我,你忙工作吧,不用經常來看我。”“我一見到您心裏就踏實。”薄熙來總是笑着說。因為工作繁忙,薄熙來只能在老師家停留十幾分鐘,噓寒問暖,匆匆離去,甚至來不及喝一口老師親手泡的熱茶。

  除了“文革”時期隨父母遭受迫害、被隔離的歲月外,其余的日子,薄熙來每年在這個時候準來看望他的這位啟蒙恩師。很多時候,他也帶着夫人開來和兒子一起來。關老師知道開來曾出版過一本書叫《勝訴在美國》,她誇贊薄熙來好眼力,把小巧玲瓏、美麗聰慧的北大才女娶回了家。

  1999年,新中國建國50周年大慶,適逢北京實驗二小建校90周年大慶,喜上加喜,薄熙來的那班同學大多是共和國的同齡人,也已經50歲了,在民族飯店宴會廳,50多位同窗和老師歡聚一堂。感情細膩的薄熙來回憶起上小學的第一天,一個名字叫解敏的女同學給他搬了一張凳子的情景。關老師和同學們都很感動,43年前的事情他竟然記得一清二楚,真是個重情義的人。薄熙來對關老師說:“關老師,您對我們管得可嚴了,我還記得大掃除請假的事情,我媽媽非常贊同您的做法。”

  聚會過後,這一大群芬芳的“桃李”簇擁着老師去到她那30多平方米的小屋,薄熙來說:“我出去幾分鐘,你們等着我。”旋即抱回一個直徑有磨盤一般大的蛋糕,薄熙來親手切開,把第一塊蛋糕端給了關敏卿老師。

  愛老師的孩子成了人民愛戴的父母官

  薄熙來知道老師愛吃大連的海鮮和水果,每次去看老師,都不忘捎上一兜。關敏卿的卧房一角有一個柜子專門擺放薄熙來送的禮品:索尼半導體收音機,情侶表,電話機,大連足球節、服裝節的紀念品……甚至還有空氣清新劑。

  空氣清新劑,只有心細的孩子才會想到給老師買這樣的家常用品啊。“這孩子!對我好得簡直沒法說。後來我把空氣清新劑送給了我的數學老師,她已經90多歲了,癱瘓卧床已經七八年,行動很不方便,解手也只能在床邊上,屋子裡的空氣不是很好。我常常去看她。”關老師對筆者說。

  薄熙來自打1992年去大連任職,曾經多次邀請關老師夫婦去大連看看,關敏卿被薄熙來的誠意感動,1997年夏天,她終於去到美麗的大連。

  在大連,關敏卿看到薄熙來對教師非常關心重視,採取很多措施改善老師的待遇,親自視察教師樓的施工現場;關敏卿還看到薄熙來把老工人的工資待遇、貧困失學兒童的復學等問題時時裝在心裏。老師感到十分欣慰。

  後來,關敏卿老人在電視上看到薄熙來攜夫人告別大連的百姓,即將去瀋陽赴任的畫面,那麼多愛戴薄熙來的大連市民自發地佇立街頭,依依不捨地送別自己的好市長,老人也不由自主地和大連人民一道,流下了感動的眼淚。

  (稿源: 國際在綫2004-02-15 21:48:36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