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資料]薄熙來:大部“小”長的實務派路線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4日 19:17   鳳凰衛視

  “中國只有賣出八億件襯衫才能換回一架空客380”,“我是山西人,摳門兒”,兩年向洋,冷風熱雨,薄熙來大部“小”長的執政風格越來越清晰起來。大部,說的是商務部之大,它已經成為中國對外經濟的一扇重要門戶,在政治問題經濟技術化的今天,商務部擔當着扭結世界與中國之最重要聯繫,交誼之賓客遍佈五大洲七大洋,不可謂不大;“小”長則是指薄熙來的風格:斤斤計較,現實主義和利字當頭,往往不夠瀟灑慷慨。

  一個小字,把薄熙來時代的世界與中國之關係概括得淋漓盡致。薄所處的時代跟龍永圖的那個時代已經大為不同,他必須收斂起自己內心深處所有的理想主義情懷,學會斤斤計較,現實主義和利字當頭。那個一勞永逸的時代一去不返了,一戰而定乾坤的浪漫時代也已遙不可及。選擇結婚固然需要勇氣,如何去過那油鹽醬醋卻又摩擦不斷的日常生活,則更需要勇氣與智慧。

  實際上,薄熙來正是這種在庸常時代中顯示智慧、勇氣和耐心的人,有人曾這樣評價薄熙來:從不改變他無法改變的東西,堅決改變他能夠改變的東西。他是現實的理想主義者,能夠適合中國國情,把自己的理想進行到底。他“小”,乃是緣自他把利益看得大,而這些小,則為他的品質鍍上了另外的光芒。

  強硬而又不失靈活,是薄熙來留給談判對手的深刻印象之一。“薄熙來部長是一個強硬的談判對手,對於談判細節有非常強的把握能力,有強烈的個性。” 歐盟貿易委員曼德爾森這樣稱讚薄熙來,他同時感慨:薄熙來帶有很強的“進攻性”。有中國媒體甚至用了“力輓狂瀾”四個字來形容薄熙來在紡織品貿易談判中的作用。

  與龍永圖那樣詩人式的浪漫情懷不同,薄熙來深知自己的時代出境,他的真實使命不是單單有一些認知上的超前性,與把世界精神掛在嘴邊,就可以交差的,他需要的是對現實利益的深度考量,能多爭取一個子兒,就絶對不能把這個子兒便宜對手:這個世界已經改變,小商人式算計博弈的時代不可阻擋地到來了。

  在就紡織品問題跟歐盟談判時,他說:“我想起來意大利有個馬可·波羅,多少年前的人,眼光就那麼長遠,那時候就能跑到中國來做生意。如果馬可·波羅先生突然醒過來,得知意大利現在要對中國優質、物美價廉的紡織品設限,他一定會感到很驚奇或者感到很遺憾。” 薄熙來用一個形象的比喻揭示出這類危機的真正根源——保護主義。

  事實上,作為一名頗具魅力的政治明星,這位外表英俊的部長在中國早已家喻戶曉。2001年2月24日,薄熙來在當選為遼寧省省長後發表講話:“我在中學念書的時候,特別喜歡毛主席的一句話,‘什麼叫工作,工作就是鬥爭’。”而此前,他在主政大連期間異常生猛的執政風格就已經讓世人為之側目。

  在對外談判時,薄熙來知道何時讓步,何時保持強硬。經過多場艱難談判,中歐的協議在2005年6月11日達成。經過5個月7輪談判, 11月8日中美之間也達成協議,和中歐協議互為補充。

  薄熙來創造了通過平等磋商解決貿易爭端的兩個成功範例。

  商務部是本屆政府整合國家經貿委和外經貿部的産物,承擔著外經貿和內貿兩個方面的工作。事實上,就商務部來說,“內憂”與“外患”同時存在:中國之前的內外貿分割傳統,讓新成立的商務部一直處於兩綫作戰狀態。整改商務部是薄熙來接手商務部解決的首要問題。

  很多人士認為,薄熙來目前正在着手實施中國的大商務部戰略,使中國商務部能夠像美國的商務部一樣,在國家經濟整體運行中發揮重要的指導作用。

  時也,勢也,運也。薄熙來兩年實踐顯示了他對這個時代和它核心命題的敏鋭洞察,和順應時代脈動的行動能力,更充分實踐並代表了中國社會與國家力量中那股核心的務實算計和解決實際問題的實務派的真實訴求,不偏不倚,取中制勝——既不像右派那樣附媚全球化,也不像左派那樣對抗全球化,從不改變他無法改變的東西,堅決改變他能夠改變的東西。

  薄熙來的兩年實踐顯示了他對這個時代和它核心命題的敏鋭洞察,和順應時代脈動的行動能力。

  □贏周刊記者 趙瀚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