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最高法通報《內幕交易解釋》及黃光裕案有關情況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5月22日 01:28   鳳凰網

  CNTV消息 (網絡新聞聯播記者 李丹丹報道)5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召開了新聞發布會。最高人民法院新聞發言人孫軍工通報了將於2012年6月1日正式施行的《關於辦理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內幕交易解釋》)的有關情況。

  一、《內幕交易解釋》制定的背景

  近年來,隨着我國證券、期貨市場的發展,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犯罪案件也呈逐年增多態勢。截至2011年底,全國法院審結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犯罪案件共22件,其中2007年1件、2008年1件、2009年4件、2010年5件,2011年11件。

  通過對近五年來司法機關查處的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犯罪案件的研究和分析,與普通犯罪相比,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犯罪呈現出以下特徵:一是社會危害大。證券、期貨犯罪涉案金額大,社會影響面廣,涉及投資者衆多,嚴重危及資本市場運行安全和經濟社會秩序。如在黃光裕案件中,被告人黃光裕作為中關村上市公司的董事及鵬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公司重大資産置換、重組信息公告前,前後三次指令他人累計購入中關村股票1.4億余股,成交額人民幣18億余元,賬面收益近4億余元。二是專業性強。資本市場關係複雜,技術手段先進,涉及證券、期貨、法律、會計、計算機和網絡通信技術等諸多領域,犯罪分子往往具有較深的專業背景,熟悉資本市場運行規則和信息技術。如杜蘭庫、劉乃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案。杜蘭庫是具有專業技術職稱的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原總會計師,憑藉專業知識判斷出重組對象,後又利用其通過職務便利獲取的內幕信息做出交易決定。三是查處難度大。證券、期貨交易具有無紙化、信息化等特點,犯罪分子往往利用互聯網、3G通信等先進技術傳遞信息和意圖,加大了事後取證的難度,導致實踐中查辦的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犯罪案件數量與實發案件數量相差甚遠。據中國證監會的相關材料顯示,2008年初至2011年底,證監會共獲取內幕交易線索的案件426件,立案調查的只有153件。鑒於上述情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證監會成立了整治非法證券活動協調小組。2009年8月,整治非法證券活動協調小組專設打擊證券、期貨犯罪專題工作組,專門負責推進打擊證券、期貨犯罪專項工作達成共識,並明確了由最高人民法院牽頭制定關於辦理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刑事案件司法解釋的工作任務。歷經兩年多的調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起草了《內幕交易解釋》初稿,並在徵求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等部門和部分證券、期貨案件高發、頻發省市高級法院意見的基礎上,提交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委員會審議通過。

  二、《內幕交易解釋》的主要內容

  《內幕交易解釋》旨在解決當前司法實踐中爭議較大、反映突出的法律適用問題,在內容上既充分吸收了中外法學理論研究成果,又合理借鑒了國外成功司法經驗;既保證了合法性,又力求有所突破,準確把握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犯罪的發展態勢和規律。

  (一)關於內幕信息知情人員的範圍。《內幕交易解釋》關於內幕信息知情人員的範圍援引了證券法第七十四條、期貨交易管理條例第八十五條第十二項的規定。即內幕信息知情人員包括“(一)發行人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及其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及其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三)發行人控股的公司及其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四)由於所任公司職務可以獲取公司有關內幕信息的人員;(五)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以及由於法定職責對證券的發行、交易進行管理的其他人員;(六)保薦人、承銷的證券公司、證券交易所、證券登記結算機構、證券服務機構的有關人員;(七)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人”以及“由於其管理地位、監督地位或者職業地位,或者作為僱員、專業顧問履行職務,能夠接觸或者獲得內幕信息的人員,包括:期貨交易所的管理人員以及其他由於任職可獲取內幕信息的從業人員,國務院期貨監督管理機構和其他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以及國務院期貨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人員”。

  在起草過程中,有觀點提出,發行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控制的其他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可以通過發行人、上市公司的內部傳閲檔案獲悉內幕信息,且較為典型,因此應當將該類人員明確為內幕信息知情人員。後經調研,該類人員僅是可能知悉而非必然知悉內幕信息,因而不宜在司法解釋中一律直接規定為內幕信息知情人員。

  (二)關於非法獲取內幕信息人員的認定。《內幕交易解釋》第二條規定了三類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員:一是利用竊取、騙取、套取、竊聽、利誘、刺探或者私下交易等非法手段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員;二是具有特殊身份,即內幕信息知情人員的近親屬或者其他與其關係密切的人員;三是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員聯絡、接觸的人員。對於後兩類人員,只要從事或者明示、暗示他人從事,或者泄露內幕信息導致他人從事與內幕信息有關的證券、期貨交易,相關交易行為被認定為明顯異常,且無正當理由或者正當信息來源的,就應當認定為非法獲取內幕信息人員。

  (三)關於相關交易行為明顯異常的認定。《內幕交易解釋》第三條規定從以下三個方面的典型特徵認定相關交易行為是否明顯異常:一是時間吻合程度。即從行為時間與內幕信息形成、變化、公開的時間吻合程度把握。所要比對的時間主要有以下三類:行為人開戶、銷戶、激活資金賬戶或者指定交易(托管)、撤銷指定交易(轉托管)時間;資金變化時間;相關證券、期貨合約買入或者賣出時間。二是交易背離程度。即從交易行為與正常交易的背離程度把握。正常交易主要體現在以下兩點:基於平時交易習慣而採取的交易行為;基於證券、期貨公開信息而理應採取的交易行為。三是利益關聯程度。即從賬戶交易資金進出與該內幕信息知情人員或者非法獲取人員有無關聯或者利害關係把握。考慮到實踐中還可能出現新的情況,《內幕交易解釋》在本條規定了兜底項。

  (四)關於不屬於從事內幕交易的認定。為保障被告人的抗辯權,防止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的適用對象被不當擴大,《內幕交易解釋》借鑒成熟資本市場國家和地區的做法,採用列舉表述加兜底條款的方式規定了不屬於從事與內幕信息有關的證券、期貨交易的情形:一是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上市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收購該上市公司股份的。證券法第七十六條第二款已明確將該類行為作為禁止從事內幕交易的除外情形;二是按照事先訂立的書面合同、指令、計劃從事相關證券、期貨交易的;三是依據已被他人披露的信息而交易的;四是交易具有其他正當理由或者正當信息來源的。

  (五)關於內幕信息敏感期的認定。《內幕交易解釋》第五條第一款規定內幕信息敏感期是指內幕信息自形成至公開的期間。鑒於內幕信息形成時間的認定比較複雜,《內幕交易解釋》對內幕信息形成時間的認定區分了一般情況和特殊情況。一般情況下,內幕信息形成的時間與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七十五條規定的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價格産生重大影響的“重大事件”、“計劃”、“方案”以及期貨交易管理條例第八十五條第十一項規定的“政策”、“決定”的形成時間是一致的;特殊情況下,要看交易主體對市場預期判斷的主要依據是什麼,由於影響內幕信息形成的動議、籌劃、決策或者執行人員對其行為所帶來的市場影響具有較高的確信度,且該類人員往往是在“重大事件”、“計劃”、“方案”、“政策”和“決定”形成時間之前就從事相關證券、期貨交易,所以其動議、籌劃、決策或者執行的初始時間,應當認定為內幕信息的形成之時。

  (六)關於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的認定。《內幕交易解釋》從犯罪數額和犯罪情節兩個方面對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的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的認定標準作了規定。《內幕交易解釋》第六條規定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情節嚴重:1、證券交易成交額在五十萬元以上;2、期貨交易占用保證金數額在三十萬元以上;3、獲利或者避免損失數額在十五萬元以上;4、內幕交易或泄露內幕信息三次以上;5、具有其他嚴重情節。《內幕交易解釋》第七條規定了情節特別嚴重的認定標準。《內幕交易解釋》對情節嚴重的認定標準與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發布的相關立案追訴標準保持了一致,並參照其他司法解釋中普遍採用的情節嚴重與情節特別嚴重的量比標準,將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情節嚴重與情節特別嚴重的量比確定為1:5。

  (七)關於單位犯罪的定罪處罸標準。就本罪而言,刑法對單位犯罪規定了單獨的法定刑,即便對單位犯罪和個人犯罪的量刑標準不作區分,也可以實現兩者之間的量刑平衡。因此,《內幕交易解釋》在定罪量刑標準上未區分單位主體和自然人主體。

  《內幕交易解釋》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針對證券、期貨犯罪出台的第一部司法解釋,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堅持為大局服務,為人民司法,不斷為國家經濟發展提供司法保障的重大階段性成果。它的出台,對於指導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正確辦理證券、期貨犯罪案件,增強資本市場監管力度,有效維護資本市場秩序,保護廣大投資者合法權益,將會産生重大而深遠的影響。全國各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將認真學習貫徹《內幕交易解釋》的具體規定,確保《內幕交易解釋》在司法實踐中得到貫徹落實,為資本市場健康發展提供有力司法保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