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綿陽回應四川災區重建中學2年被拆:原址重建只是應急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5月22日 05:38   鳳凰網

  

  照片說明:工程機械在拆除綿陽紫荊中學原址校舍。(5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李橋橋 攝

  新華社成都5月22日專電(“中國網事”記者 江毅)“四川災區重建中學2年被拆建豪華商住工程”的消息引爆網絡輿論,網民紛紛質疑社會愛心再次受到傷害,地震災區善款使用情況也被推向了風口浪尖。

  綿陽市迅速做出回應:中學原址重建屬應急建設,學校長遠發展空間有限,當地已另外劃撥相當於原址10倍面積的土地,建成後的新學校設施將更為完善。

  災區重建中學2年被拆遷

  21日,有網友發表博文援引香港發展局相關人士的觀點稱,由香港特區政府撥款和香港教聯會募捐,共400萬元重建的綿陽紫荊民族中學,已遭到地方當局的拆毀,以騰出地方建造一個豪華式商住綜合工程。香港政府目前正考慮向當地追索有關撥款。

  截至目前,這條微博轉發近2萬次,超過3000名網友進行了評論,各大門戶網站、論壇也紛紛轉發。網友普遍認為,災後重建學校投入使用僅2年就被拆遷,不僅造成資源和資金的極大浪費,也是對社會愛心的巨大傷害。

  一位名為“Jason”的成都網友認為:“這種行為不僅對國家,對援建的人民是一種浪費,也太不尊重我們的恩人了。”另一位網友“改變”則認為:公衆的愛心不應該被浪費。網友“悟空”呼呼:援建款亂用應該問責!救災民心工程不容亂來。

  地方回應:遷建並非為商業讓路 新學校明年投入使用

  5月21日,記者趕赴綿陽對此進行調查。紫荊民族中學原址位於綿陽市涪城區花園路附近,正對着綿陽火車站,屬於當地較為繁華的商業中心,周邊人流、車流量較大。記者看到附近已經建起一大片商業設施,許多建築都接近封頂。學校原址已經被圍板圍起,一幢教學樓嚴重傾斜,正在實施拆除。周邊不少商戶告訴記者:學校去年底就沒使用了,拆除是這幾天開始的。

  商業設施開發商“涪城萬達廣場”相關人士介紹,這一片商業開發用地100畝左右,是通過招拍掛拿的“凈地”,也就是說涉及的拆遷、土地平整等前期工作都由當地政府完成,開發商只負責繳納土地出讓金。廣場將於今年年底開業,民族中學和周邊其他學校都在去年已經陸續搬遷至綿陽市園藝山科教創業園區。

  記者隨即趕往園藝山科教創業園區採訪,綿陽市在這裏新規劃了一個教育園區,集中了許多學校。記者在四周走訪看到道路和綠化條件較好,有的學校已經投入使用,還有不少正在修建中。

  園區靈創科技園一棟6層樓的建築是紫荊民族中學的臨時教學、生活場所。經過多方聯繫,記者進到學校3樓教學區,21日下午各個班級正在舉行主題班會。一位老師對記者說,學校是寄宿制初中,共有7個班,3樓以下是辦公室,3樓以上是宿舍,教學樓旁邊設有食堂,還算比較方便。

  紫荊民族中學校長程曉媞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我們學校的原址面積很小,僅有6.88畝,學生們得借用外校的運動場和浴室,正常的教學活動開展很受限制。現在我們雖然暫時租賃校舍上課,但政府將給我們建一所更好的新學校,明年秋季開學就搬進去,師生們都很期待。”

  針對重建中學為何兩年就被拆遷的疑問,綿陽市規劃局副局長何林泰向記者強調,當初原址重建只是“應急之需”:“中學教學樓在地震中嚴重損毀,當時最緊迫的任務是在最短時間內為師生提供一個安全的教學場所,因此才決定原址重建教學樓。但從長遠規劃來說,紫荊民族中學原址臨近火車站和交通要道,人流、車流量巨大,今後附近還將有一條連接機場的道路,不利於長期辦學。”

  關於外界最為關注的“學校為商業開發讓路”的質疑,何林泰的態度也很鮮明:提升災區辦學環境的規劃在前,商業開發項目在後。“實際上我們從2009年底起,就對綿陽災後重建項目進行了梳理和評估,當初應急建設的項目也需要提升,尤其是災區學校需要一個更好的發展規劃。”

  決策公開透明是呵護愛心的前提

  針對網絡熱議,綿陽市21日做出公開回應:2009年紫荊民族中學教學樓的原址重建屬於災後應急建設,學校本身缺乏運動場和浴室等配套設施,學校多次反映困難。為此綿陽市成立了專門的綿陽紫荊民族中學建設推進領導小組,並與香港教聯會代表充分溝通後,規劃選址在科教創業園區新建標準化的綿陽紫荊民族中學。

  新校園征地65.5畝,總投資7000萬元,可滿足18個班,900人的辦學需求。新校區的建設已於2012年2月底正式動工修建,2013年8月將竣工投入使用。總投資中,原民族中學土地及土地構築物資産處置約3000萬人民幣,包含了港方援助的400萬港幣,其余資金由綿陽市政府投入。

  針對此事,香港政府駐成都經貿辦回復新華社記者:特區政府現正就綿陽紫荊民族中學的個案,與四川省政府及有關機構溝通,以確保特區政府用於支援四川地震災區重建工作的公用資金的有效運用。

  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員胡光偉認為:就事件本身來看,地方上有一個“算小賬”和“算大賬”的思維。從“小”來看,600多萬的投入2年就拆成了廢墟;但從“大”來看,學校遷建之後規模擴大了十倍,教學生活環境更好了,地方的城市發展水平也得到提升。因此,這筆賬似乎算得過來。

  但是,“大”“小”之分不能簡單地以數字來衡量。災後重建要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着眼長遠,統籌兼顧。現在看來這所中學當初重建時,還是缺乏長遠規劃考慮。如果這種行政思維不得到徹底改善,延續到今後的工作中,可能還會出現更多的類似現象,給社會資源帶來的潛在浪費風險十分巨大。

  此外,這起事件之所以引發輿論如此強烈的反響,深層次原因還在於決策、執行過程不公開、不透明。實際上近年來災區發生過多次類似的事情,說到底都是由於這種“不透明”引發的,公衆往往都是在消息曝出之後,才知道事件的來龍去脈。

  胡光偉說,汶川地震災後重建取得的成就無疑是舉世公認的,但接連曝出類似的事件,說明普通民衆和政府部門在公衆事務信息掌握上存在的嚴重不對稱,使得不少人容易得出片面的觀點。無論是公衆的愛心捐獻也好,政府的撥款也罷,說到底都是社會創造的公衆財富,涉及公共利益的決策,民衆應該擁有知情權和參與權。只有從公開、透明做起,才能更好地呵護愛心,塑造政府公信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