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鄭浩:美國對日本畫底線 命令不得在釣魚島問題上動武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9月29日 21:14   鳳凰網

  盧琛:大家在看帕內塔首次訪華,其實可能關注點還是特別關注,在訪華之前他特別又先安排了,訪日本的行程,這是之前沒有在計劃之中的,當然是因為釣魚島目前的局勢。兩位如何研判,這一次防長來亞太訪問,尤其是在中日之間的這個訪問,對釣魚島局勢起到什麼樣的作用?

  鄭浩:其實帕內塔這次到北京來呢,從戰略意義上來講,他手上是拿了兩張牌,一個是硬牌,一個是軟牌。所謂硬牌呢,就是要向北京當面的指出,就是《美日安保條約》它仍然是有效的,軟牌就是當“調停人”了。但是一關鍵是這兩張牌他怎麼打,這是一個非常值得研究的問題,一方面在東京,打出了一個組合牌,同時在北京也打出了一個組合牌。所謂在東京打出了一個組合牌呢,就是他更多的是要求日本,不要在這個問題上,主動的挑釁中國,特別是自衛隊,不要進入到領海的爭端,這個呢是通過日本的一些傳媒,還有一些資料已經顯示出來了。那麼在北京呢,同樣是打出了一個組合牌,但是呢,更偏重於比較偏軟的那張牌,也就是“調停人”,因為呢中國和美國之間,不僅兩軍的關係非常密切。同時呢,兩國之間的這種關係,就像帕內塔所說,它是當今世界上雙邊關係最為重要的大國關係。所以呢,他對北京釋放出來一個,比較溫和的一種態度。

  盧琛:其實這可以比較啊,就是美國在等待一個是盟友,另外一個是最為重要的大國關係。它在同時對待這兩方的時候,它其實有不同的一個選擇,和不同的尺寸。就是您如果觀察,這個當中現在的效果怎麼樣?

  吳旭(美國亞利桑那州大學教授):帕內塔提到這次訪問的成果裡,說到“坦誠,富有成效”那麼這裏面,就是說兩軍之間的這種溝通呢,我覺得達到了一個新的層級。我覺得有一個細節其實挺說明問題的的,就是這一次帕內塔在這個,去裝甲兵工程學院,去做演講之前,那麼中午用餐的時候,實際上是排着隊的,跟這個裝甲兵學員一起,吃他們的自主餐,也是端着一個盤子。然後我對比了一下,今年5月份的時候,梁光烈訪美的時候,在西點軍校,還有其他他們一個美軍基地的時候,其實也是這麼一個和普通的工作餐。其實中國在這裏面,我覺得也是試圖好像在,把兩國的關係呢,不僅是軍事方面的交流,我們給他看了潛艇,看了基地。而且呢,我覺得也敞開,作為一種比較自信的,平等的,然後同時呢也有一定的,這雙方在平等較勁的這種東西在裏面,那麼也是一種,我覺得這是一種比較開放,和自信的一個心態體現出來。

  盧琛:有關釣魚島的,他一定也跟中方傳遞了,之前跟日本所交涉出來的一些結果,但是大家還是關心這個問題。他的調停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就是目前的局勢來看,還在不斷的惡化,那從長遠來看,會不會有一些效果呢?

  鄭浩:我個人認為是有一定效果的,特別是他對日本的訪問,那麼和日本方面達成了一些共識呢。我個人認為還是比較強硬的,特別是是作為一個主要的盟友,他會要求,甚至會用一種長官意識的那種命令的口氣,來要求日本不要在釣魚島這個問題上,首先動武,這個我相信是美國畫出的一個底線。因為這樣的話呢,會把美國拖入到中日之間的這種主權的戰火當中去,這是美國最不願意看到的。

  盧琛:我們假設一下,是不是可以這麼來假設啊,就是中日之間開不開戰,最後一道防線在美國,能這樣假設麼?

  吳旭:我這裏面我覺得,我很多的有關這個關於中日衝突之後,美國到底處於什麼角色,提的最多的是一個日美的安保協議。但是我仔細查了一下這個1960年的日美安保協議,實際上它比1950年日美安保第一次的協議呢,有一個變動。第一次的協議實際上提的是,美國等於是有義務,就是完成是防止任何的,對日本的領土,就是它管控的領土的軍事的進攻。那麼實際上1960年的那個協議呢,它改成了,變成什麼呢,就是美國在日本,它的領土受到攻擊的時候,美國必須要面對這個威脅,而且呢,就是要按照,美國自己的憲法的程序和步驟,來進行應對這個威脅。這裏面跟直接的軍事介入,還是很不一樣的,因為美國實際上國會它才有權力出兵。那麼具體剛才鄭先生講,如果涉及到另外兩個國家主權的衝突,美國它完全可以不介入。

  盧琛:中間彈性很大?

  吳旭:對,彈性非常大。

  鄭浩:釣魚島主權爭端會不會爆發,中日兩國的這種軍事衝突,我個人認為這種可能性極小,甚至於,我個人認為都不太有可能。首先呢,是因為中日兩國,領導層、政府是不會考慮要開戰的,雙方呢都會以各種方式,來阻止這種最惡劣的事情發生。

  盧琛:聽聽現場觀衆朋友,就目前釣魚島的爭端,覺得這一回帕內塔訪問,有怎樣的一些作用?

  現場觀衆:中日之間從高層來講,它是根本沒有這個意願去打這場戰爭,他們只是說那個場上,就是雙方之間一個情緒的表面的表現。這種情緒化的東西的話呢,只要出現一個調停者,是很容易解決的。就是像兩個人之間在吵,在情緒的發作,只要旁邊有一個人提醒一下,沒意思了,這個事不要講了,大家都會把火熄下來。

  盧琛:好,所以您認定美國還是調停者,能起到作用?

  現場觀衆:對,有這個作用。

  盧琛:旁邊這位。

  現場觀衆:我認為美國它的目的,已經基本開始達到了,它的目的就是要重返亞太,凸顯它在亞太的重要性。那麼不論是在南海問題上,菲律賓的背後有美國的影子,還是在中日釣魚島領土爭端問題上,美國現在在世界上已經塑造了一個形象。就是,你們看亞太沒有美國是不行的,如果沒有美國,中國和日本會怎麼樣,它已經凸顯出了它亞太的重要性,所以我想它也不希望事態進一步的擴張。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