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倪匡:我看過《小時代》 看不懂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18日 20:20   鳳凰網

  原標題:倪匡:看得懂九把刀,看不懂郭敬明

  今年是華語世界著名幻想小說“衛斯理系列”誕生50周年,2013年度的香港書展也特別設了一個與“衛斯理”和倪匡(“衛斯理系列”作者)相關的展覽。

  寫了幾百本小說和劇本的倪匡已經78歲了,當年成名后過着聲色犬馬生活的小說家,那個香港電視台《今夜不設防》的主持人,如今活脫脫成了整天哈哈大笑的“彌勒佛”。倪匡的經歷太豐富,生於上海,早年參加革命,然后逃亡香港,最后在香港以寫稿為生,成了和金庸同一輩的香港名作家。他這一輩的文化界風雲人物,也大都凋零,只留下他、金庸和其他幾位老人。對倪匡的採訪在香港北角他家附近的酒樓,他一上來就說,“我不說,有問必答!”倪匡記性很好,往事的細節、這些年讀過的書歷歷在目,只是忘記自己到底寫了多少本書。

  早報記者 石劍峰 採訪整理

  倪匡(口述)

  記者注:與倪匡同時代的朋友們一個個離世,40年前的李小龍,后來的古龍、胡金銓、黃霑等等,老友金庸倒是還常常見面,倪匡說,上個月還跟查先生一起吃飯。

  老朋友死的太多了,黃霑(香港作家)、古龍(香港作家)最可惜了。

  我和古龍1967年認識的,每次去台灣,他必定找我,我們一起喝酒,吃一頓飯要喝掉四五瓶白酒。現在我酒量不行了。

  胡金銓以前批評我駡他的電影,說“不懂的東西不要亂講”。我回他一句:“你拍的不是東西,我不看!”

  關於“陳真”,這是我隨便起的名字和寫的故事,但陳真出名不關我的事情,是李小龍的功勞。如果是讓別的演員來演陳真,那就默默無聞了。拍《精武門》和《唐山大叔》的時候,李小龍找我談劇本,一邊吃一邊講,他講着講着也不吃東西了,連講帶做。怎樣配樂,用怎麼樣的場景,都說了。講完了,他對我說,“你來寫劇本。”我說,“你都講完了,我沒得寫了,你找個人錄音就可以了。”他很生氣,弄出一副打我的樣子,然后又說,“我不打你,你打我。”我和太太每人打他三拳,像打在木板上。我對他說,你這叫橫練外功,很傷身體,你要注意。他非但不注意,還拼命吃藥。我寧願認為李小龍是個表演藝術家,而不是武術家。你去查資料,你找不到他真正打架的記錄和比賽記錄,全是傳說。武術家應該像葉問、霍元甲那樣一場場打出來。

  我最近還見過金庸,上個月和他一起吃飯。他是90多歲的人,情況能怎麼樣?不可能活蹦亂跳,但健康是沒有問題的,只是聽力有問題,還不肯戴助聽器。金庸被傳死訊傳多了,常常半夜有人打電話給我說,“查先生死了”!我說,“我不知道。”他說:“你不是跟他很熟嗎,打個電話去問問!”我說:“難道要我打個電話給他太太,問你老公死了沒有?”其實,他現在也不生氣了,人總要死的。

  記者注:倪匡在華語世界是個大名人,其實他們一家都挺有名。倪匡的妹妹亦舒,用倪匡自己的話說,她的讀者更多,她寫得更好。倪匡的兒子是香港藝人倪震,兒媳是女明星周慧敏。對於與妹妹幾十年不說話的事情,倪匡在採訪中也不避諱。

  我妹妹亦舒當然也看我的小說,還把我的“衛斯理”寫到她的小說裡。我也看她的書,每本都看。她的書很好看,隨便拿一本,隨便翻到哪一頁,都能吸引你。她的讀者比我多,文字也比我好。現在不是我不跟她聯繫,是她不跟我聯繫。每次我打電話到加拿大她的家,永遠是一個答錄機,要我跟一個機器說話嗎?聽到機器“滴”一聲后,我一句都想不出來了。

  我的兒媳(周慧敏)是否看我的書?我不清楚,但家裏每個人肯定都看我的書。

  我女兒口無遮攔,無法無天。我太太比我小3歲,但現在精神有點問題,家裏有保姆,我在家主要是照顧她,抓住她的手就平靜了。

  記者注:倪匡寫了幾百本小說,他自己都不能完全記清楚。在所有這些書中,最有名的系列是“衛斯理系列”。倪匡說,寫得多完全是為了吃飯,所以寫到最后自己都忘了自己寫了什麼,也會漏洞百出。他說,他寫東西的唯一原則就是故事要好看。

  剛剛開始寫小說的時候,我想寫時裝武俠小說,寫了幾本寫厭后就轉到這種古裡古怪的東西了。對於“衛斯理”這個筆名,是因為《明報》一個版面上已經有了一個倪匡的專欄,不能再有一個相同的名字。有一次經過衛斯理村,覺得挺洋氣,就用了這個筆名。那個時候寫得太多了,也很隨便,漏洞百出,可是漏洞也無所謂,只要好看。以前大陸有人批評我說小說裡寫“南極白熊”,這又怎麼樣?南極有恐龍都可以。

  對於衛斯理的人物關係,是一個上海小朋友給我搞出來的。他拿過來給我看,看得我頭都痛了。寫的時候,寫到哪算哪,需要多一個人就寫個人出來,有時候常常忘記名字。但如果有人模仿我寫的書,我大概會記得住。但有幾本真的仿得很好,我覺得好可惜,寫作才能那麼高,為何模仿我?網上還有很多,把金庸和我的小說(改)寫成黃色小說,我只能哈哈一笑。金庸很生氣,其實有什麼生氣的,這就是上海話裡說的,小孩子“污搞”嘛!

  現在也有些人寫武俠小說,但一年也寫不了一本,這怎麼讓讀者追着看。其實還珠樓主也像現在網絡小說家那樣,寫着寫着就不斷注水,寫着寫着就100多萬字,我寫得多但寫得不長,我沒辦法寫很長,到后期固定10萬字。我不敢講其他的香港作者,除了金庸,我們同時代的香港作者寫作態度都不太認真,因為報紙每天都要連載,沒有時間寫完再看一遍啊,而且寫得多才能維持生活。我是同時代香港作家中,唯一一個全職寫作者,稿費吃不飽餓不死,居然活到80歲。但真要很努力,寫很多,也需要有人叫好。有20年的時間,我每天寫2萬字。

  1957年我從內地來到香港,如果只寫一本小說,就把自己的經歷寫進去。要是寫了幾百本,怎麼寫?所有小說都是假的,人生經歷是真的。我的小說有一段時間沒能在內地出版,因為太多影射。

  我用筆寫小說寫到一九九幾年,我后來的20多部小說是用電腦寫的。我用一種很古怪的輸入法,我覺得這種輸入法極好極好——聲控輸入法。我講:衛斯理哈哈大笑!電腦就出來這7個字。后來我只要講:衛斯理,哈哈!它還是出現7個字。所以,我后期的很多書比較混亂。但它最大缺點就是環境要很靜,如果水龍頭開着有點聲音,電腦就亂跳。我說:凡是要講道理!它出來:凡事要講暴力!我講:什麼東西!它出來:黨主席!

  我的小說改編成的電影電視劇都差到極點了,沒法看。常常有人打長途給我說,你的電視劇裡怎麼出現一個小說裡沒有的人!我說:我也沒看見過!電視電影劇有個很古怪的現象,他跟你買版權簽合同,老老實實去拍電影,拍出來的電影你都不認識。要是它偷你一點東西去拍,反而拍得不錯。所有衛斯理的扮演者,許冠傑演得最像,那個時候他也年輕,也有知識分子的樣子。

  記者注:倪匡78歲,年紀不小,心態很好,整天哈哈哈哈笑(跟他筆下的衛斯理一樣笑四聲),眼睛好的時候也天天上網,上微博。他也看很多書,甚至郭敬明、韓寒、九把刀的作品都如數家珍。

  除了看書,我就是上網。現在不是流行“宅男”嘛,我是“宅爺”,可以一個星期不出門,現在也不寫東西了,配額用完了。現在也不刻章了,手沒有力氣了。金庸去讀了博士,我懶!我從小也是無心上學所以去當了兵,所以我的學歷只有初中!

  我的書在香港賣得很少,但只是其他人賣得更少,靠賣書無以為生。還是在內地賣書開心,韓寒郭敬明寫書賣賣就要一百萬冊。不管誰在讀,管他是不是幼稚園生。我看過《小時代》,我看不懂,我們年紀相差太遠,相差兩代人了。郭敬明來香港的時候,我見過他,我摟着他,我一個大胖子,他又瘦又小。

  我也看九把刀,他的小說我看得懂。我看小說要有故事,我看的電影也要有故事,沒有故事,我看什麼。

  莫言的小說我也看,他的《豐乳肥臀》開頭一個句子有70個字(倪匡先生開始背誦起來)。那個句子,誰能一口氣背下來,真是厲害。我嘗試背了幾次,我還是去讀李商隱的詩吧!莫言的小說,我早就說過,非常好看。小說裡的那些觀點,不講了……但是我很贊同。《檀香刑》我沒有看完,因為太殘忍了。我看高陽的小說,看到李后主被趙匡胤抓去了,我也看不下去了。《白鹿原》聽說拍成電影了?這個小說怎麼能拍電影啊,千頭萬緒,拍電視劇都要拍300集!我看到那兩個年輕人被組織上抓去,就看不下去了。

  我不是老頑童,頑童沒有是非感,只是一味玩而已,你看周伯通有什麼是非感?我的是非感很強的。我從小不喜歡生氣,因為這對解決事情沒有幫助,我做事情也不動腦子。就算當年從內地跑到香港,也是聽天由命。現在唯一的焦慮是,每隔兩三天怕自己在外面走丟了回不到家,心裏有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