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廣州前最大P2P平台盛融在綫老闆劉志軍被執行逮捕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3月20日 05:24   鳳凰網

  原標題:狂歡之后一地鷄毛:廣州前最大P2P老闆劉志軍被執行逮捕

  從2012年到2015年,P2P網貸行業經歷了爆髮式的增長,運營平台數量在3年時間裏翻了22倍。然而繁榮的背后已危機四伏,2015年之后,大規模洗牌席捲網貸行業,提現困難、擠兌、倒閉、跑路……一時蔚為奇觀。

  2015年春節前,廣州紅極一時的老牌P2P平台盛融在綫開始限制提現,平台出現擠兌。2015年4月底,該平台因涉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案被廣州市公安局白雲區分區刑事立案。近日,廣州市法院公告稱,“本院受理的(2016)粵0111刑初1987號被告人劉志軍、李慧君犯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一案,經我院決定,被告人劉志軍已於2017年3月10日被執行逮捕。”

  由此,盛融在綫一案在兩年后終歸定性。這兩年間,整個網貸行業也經歷了由草莽到法治,由無序到監管的蛻變。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2月底,正常運營的網貸平台數量已經下降至2335家。

  多米諾骨牌的坍塌

  盛融在綫是廣州志科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志科電商”)旗下的P2P平台。2015年2月10日,盛融在綫發布的一則公告稱“春節期間只處理5萬元以下提現”,而在此之前,就有投資者在社區上抱怨提現時收不到短信驗證碼。由於多數投資者均遇到了該問題,恐慌迅速蔓延,再加上年關將至很多人急需用錢,平台開始出現擠兌。

  事實上,本報早在2012年7月份就曾經報導過該平台涉嫌自融:劉志軍涉嫌以tonyliu的身份在該平台發布借款項目。據網貸之家對盛融在綫的數據統計,tonyliu在近三個月內的單月借款範圍都名列盛融在綫的前兩位。同時,也有業內人士猜測,除了tonyliu以外,劉志軍或有其他馬甲。

  當時,在監管空白的背景下,自融、資金池几乎是行業內非常普遍的做法。

  春節后,盛融在綫在劉志軍和其平台投資者的斡旋下尋求與廣州另一家P2P公司好又貸進行重組。但由於股權占比等的諸多分歧,好又貸與盛融在綫的整合最終“胎死腹中”。

  2015年3月30日,劉志軍與幾名投資人合伙成立新“盛融”,劉志軍寄希望於通過新“盛融”開新標扭轉乾坤,但新平台進展並不順利,據媒體報導,從成交量方面看,從2015年3月30日至4月26日,新盛融在綫成交量僅為約558.56萬元。2015年4月底,該平台因涉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案被廣州市公安局白雲區分區刑事立案。

  根據當時由大額投資者臨時組成的投委會統計:盛融在綫涉及的總待收金額是4億元左右,但切實的壞賬只有3000萬元,而這3000萬的壞賬最后釀成投資者失控。

  廣東南方金融創新研究院秘書長徐北對本報说,盛融在綫一案目前已告一段落,后續的發展還有待觀察,如今問題的關鍵在於受害人損失能否得到有效追償。

  “對於整個行業來说,這是一個警示,所有的網貸平台都要步入合規合法經營的正軌。”他说。

  網貸行業“下半場”

  2015年是網貸行業大規模洗牌的前夜,自2015年底《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下稱《徵求意見稿》)出台后,隨之而來的種種監管政策促使行業加速優勝劣汰,正常運營平台數量大幅度下降。網貸之家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正常運營平台數量下降為2448家,2017年2月底更是進一步下降至2335家。

  退出的平台包括停業、轉型、跑路、提現困難、經偵介入5種類型,而后三者通常被稱之為“問題平台”。

  2016年8月24日銀監會等多部委發布了《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同時2016年4月開始一場力度空前的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如火如荼地展開,一系列的監管條例對於不合規的平台形成巨大的衝擊,網貸之家的監測顯示:2016年1月、5月、6月、7月、8月成為了停業及問題平台集中爆發的月份,這5個月單月爆發的停業及問題平台數量均超過150家,5個月停業及問題平台數量達到了949家,占2016年全年累計數量的比例為54.51%。

  比如,2016年8月底,因關聯公司國陽財富“爆雷”而“躺槍”的國誠金融遭遇出借人擠兌,在2016年8月22日-9月19日累計收到出借人1.2億元提現申請,截至9月20日,國誠金融已完成線上打款1億余元。由於不堪出借人的擠兌,國誠金融發布《致所有投資人的緊急公開信》,稱公司抵擋不住短期內大規模的擠兌提現,決定即日起啟動緊急臨時應對方案,對於出借人的提現予以限制。

  與盛融在綫如出一轍,提現困難型問題平台,多數為自融平台。平台充當運營公司自身或者關聯公司的“資金池”,或者無力墊付的平台採用自融方式,借新償舊。而自融或多或少涉及到期限錯配,一旦發生擠兌,平台資金鏈極易斷裂而爆發問題事件。

  相比提現困難,跑路的行為更加惡劣,挑戰行業的底線。2017年春節剛過,浙聯儲官網出現一份平台控制人的公告,公告稱該平台出現逾期等情況,宣佈兌付問題爆發,同時有投資者在浙聯儲群裏反映平台老闆全款逃跑無法聯繫。

  平台跑路可分為兩種情況,一是指經營不善、資金鏈斷裂進而逃避責任引發跑路;二是平台設立初期的目的就是不單純的,以詐騙為目的實施僞P2P網貸平台運營,時刻准備着攜款潛逃。

  在問題平台中,也存在經偵主動介入的情況。2016年5月20日,惠州市公安局惠城區分局根據群衆舉報,經過前期的摸查工作查處了一宗涉嫌網上非法吸收公衆存款案件,涉案公司名稱為廣東匯融投資股份公司(旗下的網貸平台為e速貸),2016年5月30日法人代表簡某某以涉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被逮捕,e速貸事件中共有11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執行逮捕。e速貸,2010年9月2日上線,注冊資本9250萬元,實繳資金5000萬元。截至2016年5月20日,e速貸待還金額為9.76億元。根據惠州市公安局惠城分局的起訴意見書顯示,e速貸涉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集資詐騙、挪用資金以及擅自發行股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