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黃興國武長順楊棟樑的圈中友都是什麼結局?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5月19日 07:04   鳳凰網

  原標題:黃興國武長順楊棟樑的圈中友都是什麼結局?

  (法制晚報記者 李洪鵬 編輯 熊穎琪)5月19日,天津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陸為民在做客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在綫訪談”時談及,“圈子文化不絶,政治生態遭破壞”和“政治原則性不強,好人主義盛行”的問題。其中特別提到了黃興國、楊棟樑、武長順等人大搞圈子文化。

  這仨人的圈子裏都有誰?他們都因自己的“交友不慎”遭致了怎樣的下場?法晚·觀海解局記者(微信ID:guanhaijieju)為您一一揭秘。

  天津組織部:3隻老虎大搞圈子文化

  今天上午,天津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陸為民在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在綫訪談”上表示,天津圈子文化不絶、好人主義盛行,黃興國作為當時的“一把手”,違背五湖四海、任人唯賢的組織原則,封官許願、任人唯親,奉行好人主義,對自己人設計路線,着意栽培使用,使拜碼頭、拉山頭等歪風邪氣蔓延,敗壞了政治風氣,帶壞了一批幹部。楊棟樑、武長順等案件,背后都有圈子文化的影子。

  天津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陸為民做客在綫訪談

  陸為民還表示,去年,天津市紀委委託有關部門作了一個問卷調研,36.2%的受訪幹部群衆認為天津存在圈子文化現象,這充分说明圈子文化在天津的泛濫程度和負面影響不可小覷,黨內黨外都有反映。

  他給黃興國通風報信終被開除公職

  陸為民在今天訪談過程中首先點名的圈子文化代表人物就是黃興國,法晚·觀海解局記者(微信ID:guanhaijieju)梳理媒體公開報導發現,他的圈子中至少2人身份已公開。

  時任中央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主任穆紅玉在中央紀委宣傳部、中央電視台聯合製作的電視專題片《打鐵還需自身硬》表示:中央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原副處長袁衛華是典型的以案謀私,2014年到2015年,袁衛華在天津查辦相關案件,時任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的黃興國就主動地多次與袁衛華接觸,打探武長順案件、楊棟樑案件的相關信息,同時也套取、打探關於黃興國本人一些問題線索。袁衛華都一一奉告。為此黃興國多次地請袁衛華喝酒、吃飯,贈送名貴手錶等貴重的禮物。

  袁衛華

  目前,因嚴重違紀,袁衛華被開除黨籍和開除公職處分。

  除了袁衛華這個“朋友”外,其下屬張泉芬也是朋友圈中人。據《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報導,天津紅橋區原區委書記張泉芬的一個鮮明特點,就是擅於上下結盟。對上,她是黃興國“圈子”裏的人,並因此順利坐上了區委書記的寶座。對下,她與被查處的5名幹部都有利益往來。也正因為有這層關係,當發現他們有問題苗頭時,她從來都是“裝聾作啞”、視若不見。

  值得深思的是,圍繞在她身邊的這些幹部,如區政協原黨組成員、副主席李可、楊茂順,區園林委某下屬公司原經理多時春等,最終都因為為各自的“發小圈”“兄弟圈”謀利,走上了嚴重違紀違法道路。

  2016年12月21日,據天津市紀委消息:經天津市委批准,天津市市委委員、紅橋區區委原書記張泉芬(正局級)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跟武長順的關係像上了高鐵速度太快”

  “我跟武長順的關係就像我上了高鐵一樣,我下不來了,速度太快了。當時認為跟他交往還特別高興,誰能跟武長順说句話,誰能請武長順吃頓飯,包括好多領導跟武長順吃頓飯,那都是好像是另眼看待的。”

  在央視播出的電視專題片《打鐵還需自身硬》中篇《嚴防“燈下黑”》中,已落馬的天津市紀委信訪室原副主任劉忠如是描述自己與武長順的關係。

  劉忠

  上述專題片的解说稱,和武長順關係好,當時在劉忠看來是件有面子的事,並樂於在人前顯擺。而對於劉忠的請托,武長順從來是有求必應。

  劉忠對着鏡頭说,“我跟武長順的關係不是秘密的。他們別人辦不了,你看,我能辦,武長順買你賬。”

  據最高檢案件信息公開網消息,2016年6月,天津市新聞出版局原紀委書記、監察室主任劉忠(正處級)涉嫌受賄一案,經天津市南開區人民檢察院偵查終結,已移送公訴部門審查起訴。

  武長順的另外一個“朋友”則是原江蘇省委常委趙少麟的兒子趙晉。據《法治周末》和《齊魯晚報》報導,2014年7月初,天津高盛地産和天津匯景地産的高管被有關部門控制,其中就包括趙晉。而這兩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為趙晉。

  兩報報導稱,趙晉在天津負責開發的多個項目普遍存在擅自增加樓房層數,將卧室處理成“飄窗”、“裝飾性陽台”的計算方法,無限制擴大容積率,牟取暴利。

  據《法制晚報》報導,曾有天津房地産業人士向記者透露,趙晉和7月“落馬”的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的親屬有合作,且關係密切。

  趙晉被帶走后,《法治周末》報導稱,趙晉在天津政界的許多關係都是依靠其父親趙少麟的關係建立起來的。

  此外,法晚·觀海解局記者(微信ID:guanhaijieju)還注意到,武長順的公安系統的”朋友“也有人落馬。據天津紀委通報,中共天津市紀委對天津市公安局原副巡視員、二十一處處長龐文升,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原副巡視員、副政委陳和平,天津市公安局法制辦公室(法制總隊)原黨委副書記、政委孫曉樂,以及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大港支隊原政委、天津華同實業公司原總經理杜全順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

  經查,龐文升、陳和平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實際控制的企業,在獲取企業用地、核撥工程資金、承攬交通設施工程、壟斷駕駛員培訓市場、兼併其他駕校等企業經營方面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巨額賄賂;孫曉樂為在幹部選拔任用中謀求個人職務升遷,先后多次通過他人向武長順行賄巨額錢款,並在武長順的關照下多次獲得職務晉升;杜全順利用主管公司財務工作的便利,經武長順同意或個人擅自決定,先后多次挪用公司巨額資金,借給其親屬的公司用於償還貸款、購買設備、資金周轉等營利活動。

  2015年,龐文升、陳和平、孫曉樂、杜全順被開除黨籍,而稍早前,司法機關已分別對這四人涉嫌犯罪問題立案偵查。

  楊棟樑幫忙僞造履歷她受到紀委檢查

  2015年9月,中組部通報了5起幹部人事檔案造假典型案例,並評價這5起檔案造假案“情節惡劣、性質嚴重”。中組部的通報中,透露了楊棟樑插手的三起檔案造假案內情。

  通報中稱,從2000年7月開始,楊棟樑受原同事周梅謙請托,向時任天津市經委副主任狄俊霞等人打招呼,將周梅謙的女兒周滌安排到華澤公司財務部擔任會計,並指使狄俊霞僞造周滌擔任華澤公司財務部部長任職經歷,違規將時為普通企業職工的周滌調入天津市國資委。

  而2000年7月時,楊棟樑正擔任天津市委工業工委副書記、市經委主任。2001年3月起,升任天津副市長一職。

  受到楊棟樑“提拔”后,周滌先后擔任天津市國資委經營預算處副處長、處長,財務監督與經濟運行處處長,總會計師(副廳級)。在不到13年的時間裏,通過楊的“圈子”,周滌從一個連公務員都不是的普通員工成為了副局級領導幹部。

  2015年12月,狄俊霞、周滌因檔案造假問題,被天津市紀委立案檢查。

  此外,楊棟樑還在明知私營業主葉寶林兒子葉玉鵬學歷不符合擔任秘書必須具備全日制本科以上學歷條件的情況下,僞造學歷和履歷,名義上經報中央組織部同意安排安監總局政策法規司一名幹部作為其本人秘書,實際秘書工作卻由葉玉鵬承擔。其間,楊棟樑收受葉寶林巨額財物。

  天津治理圈子文化要挖根子動真格

  對於如何整治圈子文化,陸為民在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在綫訪談”上表示表示,市委書記李鴻忠親自抓,直接抓圈子文化和好人主義問題專項整治,主持召開座談會和工作會議,專題研究部署推動整改工作;在全市重要會議、重要場合多次對破圈子、鏟山頭、打團伙,修復政治生態提出明確要求。各級黨委(黨組)切實擔負主體責任,動真碰硬、揭短亮醜,挖根子、查病灶。市委強調,決不允許在整治圈子文化和好人主義問題中再當“好人”、再犯錯誤。

  針對官員中存在的不正當圈子文化,《人民日報》曾發表《“朋友圈”可以有,“共腐圈”要不得》評論文章,文章指出,人是環境的産物,領導幹部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交朋友、維繫“朋友圈”很正常,但交友必須慎重,“朋友圈”必須乾淨。早在幾千年前,孔子就作出“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等判斷,認為交友之前要“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諸葛亮在《出師表》中也提到:“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古人尚知如此,對於今天手握權力的領導幹部而言,更應該謹慎擇友,正確選擇“朋友圈”。假若交錯一個朋友,誤入了以利相交的“小圈子”,只恐怕“進圈”易“退圈”難,等到“廉關”失守、腳踩“紅線”,后悔都來不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