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移民賣掉北京房子后 他從中産階層跌落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7月14日 22:54   鳳凰網

  原標題:移民賣掉北京房子后,他從中産階層跌落

  來源:90度地産(ID:dc90du)

  作者:曹盛潔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他不會移民加拿大。

  “來了這麼多年,就做了兩件事,生娃和離婚。”

  周建坐在多倫多北約克一棟略顯陳舊的house裏,斜陽透過百葉窗,給原本並不明亮的客廳染了些許淡淡的光。周建點燃了一支煙,煙霧逐漸瀰漫開來,他的臉在黃昏中越來越黯淡。

  周建说,如果可以重新選擇,他不會移民加拿大。

  如果當初沒有移民,周建不會辭去月薪近4萬的工作,不會生二胎,不會賣掉北京的房子,更重要的是,不會在30多歲時就離婚,也不會一步步從中産階層滑落。

  然而,生命是一場無法回放的絶版電影。驀然迴首,一個個鏡頭從光影中漸次掠過,卻再也回不到當初。

  移民

  移民那一年,周建31歲。盡管才30出頭,周建已經早早地躋身中産階層。大學畢業后,他一直在北京做醫藥銷售經理,出國前最差的時候一個月也能賺4萬元。

  2006年,北京的房價還很便宜,周建和妻子先后買了兩套房,一套位於市區,另一套位於南四環和南五環之間的舊宮。

  周建坦言自己當時的自信心爆棚,弟弟缺錢時,經常一給就是上萬,那時他絶對沒想到,有朝一日需要弟弟來接濟自己。周建和妻子偶爾也有摩擦,但互相忍讓下就過去了。

  然而,移民改變了一切。

  為什麼要移民?無非是為了孩子的教育,為了更清潔的環境、更安全的食品以及更好的保障。如果還有別的原因,可能還出於人對另一種生活方式固有的好奇心。

  2007年夏天,周建和妻子辭去工作,舉家遷往加拿大。他們選擇在多倫多落腳,因為“聽说這裏的工作機會比溫哥華多”。事實上,有一半以上的新移民都做出和周建相同的選擇。

  度過最初的新鮮勁兒之后,惱人的現實開始浮出水面:到哪去找工作?繼續從事醫藥銷售是不可能了,周建試圖找份能坐在辦公室裏的工作。通過各種渠道找了整整半年,卻沒有一家公司願意給他offer,無奈之下,周建去了一家搬家公司去賣體力。

  但是,僅僅兩個月,周建就不幹了。當搬家工人很辛苦,卻掙着當地10加元/小時左右的最低工資,一個月僅1600加元,按當時的匯率能換大約1萬人民幣。

  一些從國內小城市來的新移民,因為移民前工資才3000、4000元,對打labour工的接受度較高。但對周建這樣在國內每月掙4萬的人來说,跨過這道心理門檻就難多了。

  人生歸零,周建找不到自己的定位,被巨大的心理落差包圍。他開始待在家裏,逐漸把自己封閉起來。

  離婚

  周建想回國,但妻子堅決不同意,而且,孩子喜歡加拿大,也不願回去。

  時間在矛盾和猶豫中一點點流走了。對於周建而言,回國發展越來越像一場遙遠的夢。

  “回去,還怎麼回去?原來的客戶資源都丟了。”

  周建的妻子,經過一年的培訓后找到一份月薪3000多加元的專業工作,但這並沒有讓周建高興起來,反而增添了他的苦悶。在國內,他比妻子掙得多得多,但出國后卻要靠妻子賺錢養家,兩人的位置完全倒了過來。

  周建的話越來越少,和妻子之間的裂痕越來越深。即使妻子因為難以和他溝通而大吵大鬧,他也不怎麼说話。

  他得了嚴重的抑鬱症。

  周建天天被絶望和痛苦折磨着,他無法再面對妻子,一次次要求離婚。妻子不想離,用眼淚,用各種辦法試圖輓留這段婚姻,雙方都筋疲力盡。

  兩人最終分道揚鑣是在2011年春天。4月是最殘忍的季節,周建眼中的加拿大沒有一點色彩。

  賣房

  離婚后,周建回了趟北京,賣掉了市區的那套兩居室,把錢換成加元匯給前妻。前妻用這筆錢在多倫多購置了一套公寓,帶着大兒子住在那裏,婚姻破碎的打擊曾令她一度痛不欲生。

  還剩下北京舊宮的房子,這是離婚后周建唯一的資産和僅有的家底。提到這套房子,周建落寞的神情摻雜了些許安慰:“房子挺大的,有130多平米”。

  然而,周建對2012年做的一個決定后悔不已。

  那一年,周建的抑鬱症好了一些,他決定在多倫多做點事。考察了幾個小生意后,他將目標瞄準在小型洗衣店。

  為了給洗衣店籌措資金,周建別無他路,只能選擇賣掉北京舊宮的房子。房子最終的出手價在每平米18000元左右,相比當初購買時的每平米5000多元,已經漲了不少。

  將賣房所得的200多萬人民幣現金換成加元后,周建也考慮過在多倫多買個房子住。但橫亘在他面前的現實很冷酷:如果買房子,就沒錢開洗衣店;如果開洗衣店,就沒錢買房子。

  周建最終決定接手一家洗衣店。經過一段時間經營,這家洗衣店每月的純利穩定在幾千加元,足夠養活他自己和小兒子,卻攢不下更多的錢去置業。

  在超低利率的刺激下,近五年來多倫多的房價上漲了70%以上,但漲幅比起北京顯然是“小巫見大巫”。周建無論如何也沒料到,經過去年和今春的兩輪狂飆后,他賣掉的北京舊宮的二手房,市價已接近55000元/平米,比他出售時翻了三倍。

  “損失了500多萬。”周建嘆了口氣。

  這500多萬人民幣,如果按近期的匯率換算成加元,約合100萬加元左右。這些錢,周建在加拿大要工作幾十年才能攢夠。

  年逾不惑的周建,目前仍在多倫多租房住。他说,他在多倫多度過的每個冬天,都格外寒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