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落馬大老虎懺悔錄:寫什麼怎麼寫都有規矩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9月14日 02:34   鳳凰網

  原標題:落馬“大老虎”的懺悔錄寫什麼怎麼寫?都有這些“規矩”

  近期熱播的反腐專題片《巡視利劍》首次披露了13位“大老虎”的懺悔。

  “懺悔”,原本是佛教用語,后來引申為認識了錯誤或罪過而感到痛心並決心改正。所有犯了嚴重錯誤的黨員幹部,都必須經歷一場改造思想的懺悔,他們的懺悔錄不是隨手寫寫的日記隨筆,什麼時候寫、寫什麼、怎麼寫,都有“規矩”。

  9月14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在“回複選登”欄目中刊發了網友“小事一樁”的提問:被審查人的懺悔反思錄,一般在什麼時候撰寫?審查期間,還是審查結束、黨紀處理結果宣佈之后?有什麼要求嗎?

  對此,中央紀委第二紀檢監察室鐘爾實答覆網友:懺悔錄是被審查人在系統梳理自身錯誤,深刻反思思想根源的基礎上撰寫的文字材料,記錄了被審查人思想認識的轉變歷程,具有很強的警示教育作用。被審查人員的懺悔反思錄,一般是在審查期間進行撰寫,要求被審查人員在懺悔錄中系統交代自身問題,全面查找原因動機、認真剖析思想根源、深刻反省自身錯誤,真誠表達對辜負組織教育培養、對黨的事業造成損害的悔恨,同時也可以加入對其他黨員領導幹部的警戒、對家人的愧疚等方面的內容。

  今年1月9日,中央紀委監察部在國務院新聞辦召開新聞發布會。針對記者提出的“下一步貪腐高官懺悔錄會不會面向社會公開?”的問題,中央紀委宣傳部部長朱國賢表示,將在中央紀委的媒體開設專題專欄,在黨的十九大召開之前逐步公開。

  今年6月,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刊文介紹,寫懺悔錄是思想改造的重要環節,用好懺悔錄,可以發揮反面教材的警示作用。

  其實在此之前,早已有大批懺悔錄向社會陸續公開了。2015年2月底,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開通《懺悔與剖析》欄目,專門披露十八大以來查處的黨員幹部,尤其是廳局級以上領導幹部典型違紀違法案件,剖析案情、公開當事人的親筆懺悔。目前,該欄目已經發布了28期典型案例,包含25人的懺悔錄。這些字字錐心的懺悔,對黨員幹部敲響了警鐘。

  近日熱播的《巡視利劍》首次披露了被中央巡視組揪出的王珉、王三運、蘇樹林、盧恩光、王保安等十幾名落馬高官的懺悔。

  蘇樹林回憶起母親的叮囑“只吃槽子裏的,不吃槽子外的”,無言以對;“五假幹部”盧恩光自我曝光,在家都不敢讓超生的孩子叫爸爸;王三運在懺悔錄中寫道:“自己落得如此下場絶非突然、而是必然”……這些被查處官員的懺悔,警示意義深刻。

  王珉(遼寧省委原書記):

  在懺悔錄中,王珉寫道:“正是由於我的不負責任,讓黨中央的權威被漠視,讓嚴肅的選舉制度被褻瀆,讓‘人民代表’的稱號被玷污,在全黨全社會造成極其惡劣的政治影響。”

  王珉的懺悔錄。(視頻截圖)

  蘇樹林(福建省原省委副書記、省長):

  “其實我媽對我要求挺嚴的。1994年,我剛當廠長的時候,她就跟我说,她说你當官了,要乾乾淨淨、清清白白,掙多少就吃多少,只吃槽子裏的,不吃槽子外的。2014年的時候,她又跟我说起了1994年她跟我说的那段話。那時候因為這個中央在抓反腐敗,已經查出了很多人了嘛,她是要求我要注意。正好20年,無言以對。”

  武長順(天津市政協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長):

  對於在民間被稱為武爺的稱呼,武長順懺悔说:“公安局長變成爺了,這個跟人民對立了。”

  盧恩光(司法部原政治部主任):

  “我就是個官迷。想想自己走過的這20多年的路,就像夢一樣,就像一場噩夢,自己瘋了。”

  “我就在家裏都不允許(孩子)他們叫爹叫爸爸,不允許,要不叫姨夫叫什麼的,我说別出去,喊走了嘴。可以说你這些造假,你所獲得的這些利益。一方面跟你自身這是筋骨相連,就好像戴着假面具,就是粘到臉上了,跟骨頭都長一堆了,沒有膽量,或者沒這個智慧摘下來。”

  司獻民(南航集團原黨組副書記、總經理):

  “自己到今天,我應該付出的一種代價,也是必須付出的一種代價。”

  黃興國(天津市委原代理書記、市長):

  在懺悔錄中,黃興國寫道:“我長期以來不守規矩犯法紀,不分政商闖雷區,污染了政治生態,搞壞了黨內風氣,我的失敗是注定的,落馬是肯定的,查究是必然的。”

  虞海燕(甘肅省委原黨委、副省長):

  “現在想想,確實當時做的選擇都是愚蠢的選擇。還是有僥倖心理,覺得能躲過去,不是也挺好的嗎。”

  王三運(甘肅省委原書記):

  “在廉潔問題上要真正把好關,要真正過得硬,有了這個過得硬開展其他工作才能夠順利開展,本來就感覺這方面不太清爽,讓人家说起來你還说我們,查我們,你自己都不清爽。”

  在懺悔錄中,王三運寫道:“中央對我進行組織審查是完全正確的,自己落得如此下場絶非突然、而是必然,我心服口服、認錯認罪。雖然我現在悔恨交加、痛不欲生,但也深知錯已鑄成、為時已晚。”

  王三運的懺悔錄。(視頻截圖)

  楊振超(安徽省原副省長):

  “僥倖心理,有的時候還有一點自以為是,違規違法這些事情,心想也能蒙混過關。”

  陳樹隆(安徽省原副省長):

  “我要想告訴黨政領導幹部的一個教訓就是,當官就不要發財,發財就不要當官。從政就好好地從政,經商就好好地經商。否則的話必然是像我這樣人財兩空,后悔莫及。”

  王保安(國家統計局原局長):

  “我覺得中央部委呢,一報牌子人家就有影響力,我利用了黨給我的職務和職位的影響力。”

  徐建一(一汽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

  “作為一汽的一把手,犯了罪,我對不起一汽的員工。”

  “就是腐敗,給你一點小的利益,就破壞制度了,給一點小的甜頭,國家利益就不要了,整個把這個基礎破壞掉了。如果都在想自己的事情,都在找一些破壞制度、制度以外運行的事情,企業是沒有發展后勁的,慢慢就會變成一盤散沙了。”

  李雲忠(雲南省曲靖市委原副書記):

  “不要心存僥倖,絶對不要這麼想,有些事情一旦發生,就是不以你的意志為轉移了。”

  (消息來源: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央視網、人民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