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你知道美國總統訪華都曾“秀”過哪些中國名言嗎?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1月14日 03:24   鳳凰網

  1972年周恩來宴請到訪的美國總統尼克鬆。

  原標題:你知道美國總統訪華都曾“秀”過哪些中國名言嗎?

  【環球時報綜合報導】中美兩國元首夫婦日前在故宮博物院寶藴樓茶敘時,特朗普外孫女用中文演唱歌曲、背《三字經》和古詩的視頻,開創了美國總統訪華“秀”中文之“娃娃秀”先例。美國總統訪華時引用中國名言,已成為傳統。從尼克鬆1972年“首秀”就開始了。

  近年來,隨着中國實力和國際影響力的不斷提升以及“東學西漸”的日趨深入,外國政要訪華“秀”中國名言儼然已成為提升自身文化內涵的“標配”。法國前總統希拉克訪華演講時引用“二人同心,其利斷金”,以此深刻闡明中法關係的重要性。作為“老子的信徒”,梅德韋傑夫當選俄總統后在北京大學援引《道德經》中的“使我介然有知,行於大道,唯施是畏”,用典之深讓不少燕園名師為之驚艷。韓國前總統朴槿惠這位不折不扣的“中國文化粉絲”,在清華演講時旁征博引,開場白和結尾都使用了漢語,先是借用《中庸》的“君子之道,譬如行遠必自邇,譬如登高必自卑”,爾后又有的放矢地“大秀”源於《周易》的校訓“自強不息,厚德載物”。作為訪華外國領導人中數量最大的群體,美國總統們“秀”的最多,堪稱元首中的“勞模”,大有將“秀”進行到底的勢頭。

  全程“秀”。自兩國建交以來,美國總統訪華引用中國名言已成了慣例,從尼克鬆的“首秀”開始就屢試不爽。1972年尼克鬆引用了毛澤東《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中的“多少事,從來急,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獲得出人意料的效果。45年來,美國總統“大秀特秀”,几乎未曾中斷,自身也在舉例说明什麼叫“溫故而知新”(奧巴馬訪華時引用)。

  多次“秀”。一次引用似乎不足以展示美國總統對中國文化的青睞和熟稔。如老布什總統憑藉“駐華聯絡處主任”的獨特經歷,在一段祝酒詞中先是用諺語“前人栽樹,后人乘涼”來稱讚中國人正在栽種“改革之樹”,而且這一代人業已開始收穫果實;緊接着在講到其三峽遊歷時又吟誦李白“兩岸猿聲啼不住”的詩句。柯林頓在文化古城西安也兩次引經據典:《禮記》的“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和《孟子·萬章下》的“一鄉之善士斯友一鄉之善士,天下之善士斯友天下之善士”。后者讀來相當繞口,大意是一個鄉的優秀人物就和一個鄉的優秀人物交朋友,一個國家的優秀人物就和一個國家的優秀人物交朋友。

  臨時“秀”。在引經據典的基礎上“臨時”發揮,似乎更能激起聽衆好感,正像脫稿演講效果會更為生動一樣。尼克鬆在吟誦毛澤東詩句后,緊接着又借題發揮“現在就是我們兩國人民只爭朝夕的時候了”,贏得滿堂彩。小布什讚頌了中國“傳統的睿智”和“古老的個人和家庭美德”,援引周恩來30年前在機場對尼克鬆所说的名句“你的手伸過了世界上最遼闊的海洋”,並在提及“中國正在變成一個大國”時用中文说出了“大國”二字。

  精準“秀”。1984年雷根總統在講完王勃的“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后也許覺得力度不夠,緊接着又“秀”出一句加大互信力度的名言:“讓我們同心同德,正如《易經》中所说的那樣‘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孤立地看,這一引用的“精準”似無從说起;但對比之下,高低立見。22年后法國總統希拉克訪華講到同一成語時,將“版權”弄錯:“正是因為這個世界依然徘徊於穩定和混亂之間,正因為我們依然記得孔夫子的哲言‘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對於歷史悠久、文化燦爛的中國,外國人溯源名言犯“時代錯誤”在所難免,也情有可原。但雷根總統拿捏得如此精準,就值得點贊。

  深刻“秀”。卡特總統1981年訪華時,一下飛機便上演了難度“超級秀”:“今世褦襶子,觸熱到人家。”這兩句堪稱訪華史上最深奧的名言讓“小伙伴們都驚呆了”!經諮詢專家方知該詩出自晉人程曉所作《嘲熱客》,不禁令人拍案叫絶:褦襶(nàidài),指夏天遮日的涼笠;褦襶子,引申為不懂事的人。全句说:我是個不懂事的人,冒熱到別人家去打擾。考慮到卡特已卸任,又是在大夏天造訪,詩句引用可謂初寫黃庭(恰到好處)。這一前無古人的援引,也不能不讓人由衷嘆服:為卡特捉刀的大筆桿子,學問太深了!

  美國自獨立至今,從來不乏哲人睿語。但在文化迥異、語言不通的背景下,引用英文名言很可能讓中國聽衆如墮五裏霧中,遑論激起共鳴了。而“秀”中國聽衆所熟名言,不僅可展示自己的博學,體現對中國文化的尊重,而且也可增進與受衆的感情與關係。這種接地氣的做法,屢試不爽。1972年,尼克鬆“首秀”《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后,毛澤東面露笑容。柯林頓在引述孟子“一鄉之善士斯友一鄉之善士,天下之善士斯友天下之善士”時,等於在说“偉大的美國人民和美國領導人很願意與偉大的中國人民和中國領導人交朋友”。如此“天衣無縫”的稱讚出自美國總統之口,中國聽衆自然十分受用。平素英文字母常咬不清的小布什也不忘做足功課,用中文清晰地说出“大國”,給足了中國主人面子,一時“圈粉”頗多。

  從中國名言的深度和寬度來看,美國總統對名言的引用背后無疑都有“中國通”的貢獻。但漢語名言博大精深,“中國通”也有千慮之失。弄錯名人身份就是其中一例。1984年雷根總統在引用“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時,稱王勃為“中國哲學家和詩人”。這一推斷也許源於“天涯若比鄰”的辯證思維,但所得結論是經不起推敲的。唐朝的“哲學家和詩人”,通常指韓愈、柳宗元、劉禹錫等,英年早逝的王勃尚沒有升華到這樣的思想高度。

  這一點我們不能苛求美國人。對於名人名言,他們在國內也有張冠李戴的情況。2010年9月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大裝潢,新換的地毯上織入了五句名人名言,卻有兩句大擺烏龍:原本出自美國牧師、廢奴主義者西奧多·帕克的“橫跨道德宇宙的弧線是漫長的,但它偏向正義”和“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被分別冠上了馬丁·路德·金和亞伯拉罕·林肯的大名。究其因:帕克作為19世紀社會改革者早已被人們忘卻,而金和林肯名滿天下,並且在重大場合“秀”了這些名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