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一拳扯下傳統武術遮羞布?在“打假”中求生的徐曉冬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2月07日 00:49   鳳凰網

  原標題:一拳扯下傳統武術遮羞布?在“打假”中求生的徐曉冬

  封面新聞記者沈軼 攝影攝像任吉軍 北京報導

  “萬山凋敝黯無華,四面嘶鳴晃樹杈。”

  12月5日,大雪將至。北京,寒風吹過,路人盡皆裹緊衣物。正是這個季節,封面新聞(thecover.cn)記者見到了徐曉冬。

  半年裏,是第二次見到徐曉冬。他憔悴了許多,言語中,也不像之前張狂。

  半年前,徐曉冬用時僅僅13秒,不僅打倒“太極拳大師”雷雷,他更想用挑戰的方式,扯下傳統武術“遮羞布”。

  徐曉冬说,他打雷雷是因為私怨,約戰傳統武術,是因為被騙而心有不甘。

  在徐曉冬世界裏,這本是《連城訣》的故事。然而,最終沒能做到。

  談及往事,徐曉冬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

  他说,他越來越理解古龍那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當然,徐曉冬並不明白,哪裏來的江湖事,哪裏來的江湖人,又哪裏來的江湖……

  寒冬

  “沒什麼講究,想問什麼,直接問。”語氣輕鬆,和半年前一樣。

  徐曉冬说,他念舊,“只見對的人。別的人,我基本不見。”

  一身黑色武道服,臉上也帶着笑,語速很快,每一句話的重音,都落在末尾處。

  半年時間不長,但徐曉冬说他經歷了很多。

  不過,本性如舊,徐曉冬還是半年前那個在視頻裏大駡“操XX”的中年男人。“沒什麼變化,還是那操行。”徐曉冬说。

  “假頭銜”、“假簡歷”、“私鬥被嚴懲”、“武館被關停”,徐曉冬一邊聊天,一邊搜索着有關自己的新聞,總共幾十萬條結果,內容大同小異,“之前更多,現在也就這些了。”

  時間最近的一條,是“徐曉冬道歉”,時間2017年5月7日,距離他和雷雷的比武,只有10天。

  徐曉冬说,他記得那天,“我道歉,不是因為我想低頭,是我想吃飯。不道歉,说不定我的館現在還關着。”

  陪同徐曉冬者,是一個30來歲的年輕男人。徐曉冬介紹,是他的助理。

  這個男人姓張。他说,“冬哥是我們公司的藝人。”

  據徐曉冬介紹,他現在依然是開武館,上私教課,“工作沒變,收入還沒變,以前多少,現在還多少。”

  半年內,徐曉冬身陷輿論漩渦。特別是質疑聲,對他來说冷如寒冬。

  質疑聲说,徐曉冬和雷雷的決鬥,其實是聯手炒作。因為這場決鬥,徐曉冬一夜爆紅。但如今,徐曉冬的一切依舊,謡言似乎已不攻自破。

  “見過炒作半天,把自己炒得一無所有、炒得憋屈道歉、炒得回到原點的嗎?”说這句話時,徐曉冬帶了些情緒,有委屈,也有不甘。

  夢醒

  徐曉冬今年39歲。

  他说,他是一個武痴,從小就酷愛習武,“這是我DNA裏面的東西。”輕裘長劍、烈馬狂歌,這是他的武俠夢。

  武俠小说看過很多,武俠電視劇也看過很多。徐曉冬最喜歡蕭峰和張無忌。

  “男人嘛,都喜歡當英雄。”14、15歲時,他曾花了好幾百塊錢,去一個朋友那裏,學會了玩雙節棍。藝成出師,他很高興。那一刻,他認為自己離夢想很近很近。

  可是,此后與人一次衝突時,他被人用他的雙節棍敲成了豬頭。“我才發現,那玩意也就泡妞管用,真要打起架來,還不如拳頭好使。”

  16歲,他進入體校,學習搏擊。他終於明白,真正格鬥其實並不像自己想象中那樣,“在那時,我就有點念頭,是不是我之前相信的,全是騙人的?”

  隨后數年間,徐曉冬查閲資料,利用旅遊機會實地尋訪,然后一次次期望,一次次失望,“霍元甲沒和外國人打過、黃飛鴻是個老中醫、陳真?根本就沒這人。再往前,明朝,50個棍僧去幫戚繼光抗倭,結果給人趕回去了。”

  2002年,徐曉冬和一群志同道合者,一起成立了名為“惡童軍團”的MMA民間戰隊。

  “我們在北京找人切磋,说起來都是這個派那個派的掌門,但敢打的真不多。”那一刻,本來還抱着僥倖心理認為有大師存在的徐曉冬,終於面對現實,自小的武俠夢也徹底醒了。

  坐在沙發上,徐曉冬回憶着往事,手上的傷痕和老繭,泄露了他內心的苦悶,“我也想它是真的,但你倒是給我見見啊,這麼多年了,我就真沒見過。”

  徐曉冬嘴裏的“它”,就是傳統武術。

  復仇者

  徐曉冬接受採訪

  和徐曉冬熟悉者,都知道他很情緒化。這一點,徐曉冬自己也認可。

  在接受採訪時,徐曉冬時不時手舞足蹈,還四處走動。

  “冬哥是個性情中人,如在古代,就是俠客。”張助理说,但他可能忘了一個叫韓非子的人,在幾千年前就说過的一句話,“俠以武犯禁”。

  關於“武術”一事,徐曉冬自認被騙了幾十年,作為一個“性情中人”,既然被騙了,那就要為自己討回公道。“我開始是用嘴討,后來發現不管用,就用拳頭討。”從此,徐曉冬化身成復仇者,為自己,也為其他受騙上當者。

  2015年,中央4套《體驗真功夫》節目在全國選了10個人,雷雷是其中大師之一。節目這樣介紹雷雷:“雖然年紀不大,但一身高手的氣質,看來雷雷是有真功夫的。”

  為證明自己有真功夫,雷雷在揭幕禮,表演了徒手劈西瓜,還有“雀不飛”兩項絶技。

  演畢,技驚四座,央視記者稱他為“十大民間武林高手”,而雷雷也挺着肚子,得意地笑納,一派宗師風范。

  笑容背后,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大師手裏飛不起來的鳥兒是被捆上的,而受了‘內傷’的西瓜,是幾個工作人員磨了一下午的成果。”

  但雷雷在這個“名宿如雲”的江湖裏,絶不是個例,他只是個小輩,遠不如那些中氣十足的大師。

  和一個叫閆芳的女人相比,雷雷還是個毛頭小子,這個號稱“最強太極推手”的大師,已經練成了沾衣十八跪的本事。

  每當有人質疑閆芳的武功,她總是不爭,頷首微笑:“壞了和氣,傷了性命,不可不可。”於是她成了河北武協副主席、第十屆石家莊市政協委員。

  “看到這種人,我忍不住。”徐曉冬是一個暴脾氣,所以他約戰雷雷。為讓雷雷應戰,他曾公開抨擊,最終他成功打倒了雷雷。之后,他選擇去挑戰更多人。這時的徐曉冬,志得意滿,“我當時就一個想法,就是把這些騙子一個個都揪出來。”

  為什麼早發現有假,但要等多年以后才公開打假?

  “其實我一直在打假,只是此前網絡不發達,打假沒能直播,所以也就過去了。”徐曉冬是個直腸子,“還有就是我以前需要先顧忌自己的溫飽,人在照顧好自己以后,才會變得更加善良。”

  江湖

  在王家衛電影《一代宗師》裏,有這麼一句台詞,“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對的站着,錯了倒下!”

  這很符合徐曉冬的準則,“大家都是江湖中人,就按照江湖規矩辦事,你騙我,我就打你,大家江湖事江湖了。”

  然而,這件事,最終沒能了結在江湖。

  5月4日,北京消防部到徐曉冬的武術館檢查工作,半個多小時后離開,而徐曉冬本人也戴着口罩與帽子現身武館,焦急萬分。當天下午,徐曉冬的微博被封,微博搜索“徐曉冬”,發現只有“根據相關法律法規,搜索結果不予顯示”。

  正在家養傷的雷雷,也很識趣地在接受採訪時说,若用了內功,徐曉冬必死無疑!之所以沒下狠手,是因為師父说“術高而不用”。

  讓人不知道的是,當初還有人放話,稱徐曉冬破壞了江湖規矩,“身邊有很多朋友都在計劃干他,要麼來明的,要麼來暗的,畢竟他是一個人嘛。”同時,徐曉冬家人的安全也受到威脅。

  內外交困,徐曉冬被迫選擇道歉。

  作家歐陽乾通過網絡評論说:“就像《天龍八部》裏寫的,我們雖然打不過喬峰,但你喬峰是個契丹狗啊,你有什麼資格來挑戰我們中原武林?”於是喬峰名聲臭了,徐曉冬也臭了。

  “是我想簡單了,我一直覺得,這是江湖人的事。江湖人比武,怎麼能叫打架鬥毆呢?”徐曉冬皺着眉頭試圖理清一些東西,但最終卻说不明白,有點像魯迅筆下的孔乙己。

  對於自己的舉動,徐曉冬並不后悔,“我打假我高興,我還要繼續打假。”徐曉冬说,如今形勢,讓他必須繼續,“如果我不打假,就沒人再支持我了,说不定哪天我就消失了。”

  曾有人告誡徐曉冬:“江湖不在台上,而在台下。”

  徐曉冬说,自己之前不太明白這句話,現在有點感覺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