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暴漲1000點!人民幣漲瘋了!不少人看不下去了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03日 06:20   鳳凰網

  原標題:暴漲1000點!人民幣漲瘋了!不少人看不下去了!

  正如暴哥去年年末的時候所預想的,2018年開年股市連續大漲!(能不能突破3400我們拭目以待)

  港股H股全流通的刺激下,更是創出10年新高!(不知道之前大家享受到港股紅利沒有)

  其實除了股市,大家可以看一下,黃金、石油也一併在上漲!

  不過,並不是所有的上漲都那麼讓人愉快的。

  這兩天,由於擔心人民幣上漲幅度過大速度過快,會影響到出口,進而對中國經濟的增長前景産生負面作用,已經有不少人士站出來呼籲央行穩定人民幣升值預期,防止人民幣過快升值!

  人民幣連續上漲,短期之內上漲接近1000點,接近去年高位!

  證券時報表示:不要讓人民幣升值預期過度膨脹,他們呼籲央行釋放一些穩定的信號。

  (((1)))

  熟悉暴哥的朋友應該知道,暴哥對於人民幣的態度和上面這些專家和媒體基本是一致,也是認為就2018年來说,人民幣保持適度貶值更加有利。

  不過和媒體們的看法不同,暴哥對於目前人民幣的走勢並不是很擔憂。

  理由如下:

  第一,其實央行已經釋放出了對於人民幣走勢的一些信號,只不過市場還未關注。

  在2017年的最后一篇文章中《別了,2017!央行定調2018!》,暴哥曾經給大家分析過:在2017年前三個季度的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關於匯率的表述都有穩定的字眼,而2017年第四季度已經把穩定更換為深化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

  (((4)))

  

  

  

  

  第二,美元被低估。

  如果说,在主要的匯率對中,人民幣兌美元是一枝獨秀,那麼我們擔心一下還無妨,但是大家要看到,現在的情況是全部對美元貨幣都在漲。

  歐元、英鎊、澳元、加元都在瘋狂的上漲!

  所以,並不是我們人民幣自己特立獨行,而是由於美元太過疲弱!

  其實目前美元的感覺有點像2016年底2017年初,全球對於人民幣的悲觀預期。當時大家在探討的問題是,人民幣何時破7,;同一時間,當時,有不少人和暴哥交流表示美元指數可能會突破115。

  正所謂物極必反,當初人民幣滑坡式下跌的情況沒有出現,而美元指數達到115的情況同樣沒有出現。

  那麼問題來了,難道人民幣當初可以困境翻轉,美元就不能重新站起來嗎?

  暴哥以為當然能,主要原因暴哥此前说過幾次,這裏再回顧一下。

  2017年美元疲軟的核心要素主要有三個:

  (((11)))

  上述主要三個引發美元疲軟的因素,在2018年都可能得到很大程度的緩解。

  先说第一個因素變化,經濟預期變化。

  此前暴哥給大家说一個理論就是在如今的外匯市場上,美元和歐元呈現出雙足鼎立的態勢,歐元強就會壓制美元,從而令其他貨幣受益,進而走強。

  那麼在這個理論背景之下,其實我們重點要看歐元區和美國經濟的相對錶現。

  2017年,盡管歐元區經濟體暫時沒有跟隨美國加入到加息的大軍中來,但是可以預見,隨着各項經濟指標逐步回到歐洲央行的目標,2018年歐元區定將收縮貨幣政策,減少刺激。這麼一來,歐元區的表現可能有點類似於美國退出量化寬鬆之后的2016年,以及今年2017年,歐元區的經濟增長可能會低於人們的預期。

  而美國在稅改的刺激預期下,以及實際利率仍然處於歷史性地位的環境中,可以預計美國的經濟預期可能會超出人們的設想。

  一旦上述情況出現,或者只出現一個,其實就足夠一定程度上翻轉美元和歐元的之間的強弱對比,進而發酵到大多數匯率的表現。

  第二個變化因素,通脹。

  對於美國來说,通脹的決定性因素其實如今就是石油價格。

  可能大家也發現了,原油價格已經悄悄的來到了2年高位。未來如果原油價格能夠保持,甚至繼續攀升,那麼美國的通脹很大的概率會突破2%。這就給美聯儲十足的底氣不因為通脹問題讓人有猶豫之感。

  而外界看到通脹預期的升溫,想必也會進一步提高美元加息預期,以及加息次數預期。

  那麼問題來了,原油會保持在現有水平,甚至更高嗎?

  暴哥的判斷是會,而且暴哥比絶大多數分析認為2018年,原油會有超出人們意料的表現。

  為什麼?

  原本暴哥打算專門寫一篇原油——美元——人民幣——黃金之間博弈的文章。今天在這裏先簡單的说一下原油可能崛起的因素。

  其實縱觀原油價格的歷史,靜態的供需平衡對於預測原油價格意義並不大,因為全球主要産油國的穩定性常常會受到美國因素的影響。

  比如,2003年美國攻打伊拉克,2011年攻打利比亞,短期之內看似相對穩定的原油供需關係可能頃刻間就被打破,造成原油供應的緊張,油價大漲!

  2017年,在OPEC超出預期減産作用帶動下,其實全球原油供需關係已經悄然進入緊平衡。

  藍綫為原油供應,淺藍色的綫為原油需求

  2018年,有消息稱美國獨立原油商,主要是頁岩油供應商,由於油價並沒有可以應對大規模增加資本開支的地步,所以可能還無法大規模的開採,而上一輪頁岩油高峰期擴張的産能因為油井進入衰退期,可能無法提供更多的供給。

  這麼一來,2018年,如果OPEC能夠像2017年一樣執行減産,那麼當原油供應邊際供應減少遭遇全球經濟增長進一步復甦,可能會導致原油靜態供需關係的進一步緊張。

  更為重要的是,美國可能會出於保護美元——原油的聯繫,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而對試圖破壞美元石油體系的國家採取動作,影響潛在的石油供給,就像2003年對薩達姆,2011年對付卡扎菲那樣。

  那些國家可能會受到影響呢?中國、俄羅斯、委內瑞拉、伊朗。

  南美的委內瑞拉因為石油去美元化已經遭受了不少打擊,2018年美國對其經濟上的壓力,執政上的壓力可能會持續;

  中東的伊朗在2017年底,2018年初突然間爆發的政治危機,可能也很難擺脫,美國和沙特背后的影子。

  中國和俄羅斯作為具備全球影響力和實力的大國,美國斷然不可能像對付委內瑞拉和伊朗那般。但是美國可以採取釜底抽薪的辦法,斷了人民幣——石油之間的廣域網,讓人民幣——石油盡可能維持在一個小圈子裏。

  怎麼做呢?

  很明顯,我們中國目前是希望通過自己的能源消費國地位,盡可能的和能源供應國談判,希望採取以人民幣,或者雙邊貨幣結算的方式,替代美元石油。

  和俄羅斯、伊朗當然好談,但重點其實是沙特和跟隨他的中東産油國。

  此前,曾經傳出過中國和沙特已經達成一定的協議,但是最后不了了之,破壞這個聯繫的可能是美國。尤其今年5月份中旬,特朗普的出訪奠定了基礎。當時美國也許許諾,給沙特更多的武器,更多的無力支持,讓沙特可以對抗伊朗,在中東鞏固自己的勢力,同時幫助沙特轉型。

  當然最重要的,美國或許還和沙特做交易,承諾在金融市場上,提高原油期貨的價格,進一步幫助財政困難的沙特走出困境。

  對於高盛、大小摩等對原油期貨走勢有十足影響力的交易商來说,反正做空做多都能賺錢,何不送一個順水人情給特朗普,爭取金融方面其他産業政策的支持呢?

  事實上,原油也恰好是在特朗普出訪沙特之后,開始觸底反彈,並一直延續至今。

  要知道相比於現貨石油,期貨市場上其交易量是現貨的數倍,美國無疑可以動用霸權影響到原油的走勢。

  而當時,包括紐約時報等媒體其實就報導過,高盛和沙特共謀做多原油。

  盡管暴哥不喜歡陰謀論,但是結果卻是巧合!

  對中國來说,卻是我們從沙特進口原油占比開始鋭減,這也算是對沙特的一種逼迫,希望他可以用人民幣交換石油。

  不過目前來看,美國人可能暫時走在了前面。

  2018年還有一件大事,就是我們中國的原油期貨會推出。直接把人民幣、黃金、原油掛鉤,各國可以在中國的原油期貨市場用黃金和原油做交換,也可以用人民幣做交換。

  對美國來说,見到這種情況,肯定不會就范。他會採取什麼措施呢?一個是通過金融霸權,調節原油期貨交易,在金融市場打擊我們。另一個則還是盡可能的讓少量的人進入我們中國的原油期貨市場。

  上述種種因素歸結在一起,很可能就一個結果:原油價格超出預期。

  如果如暴哥所料,那麼美聯儲勢必水順推舟,就這通脹高預期加息。

  而美國作為全球唯一一個在原油消費市場、供應市場、金融市場都是具有最核心影響力的國家,顯然能夠充分收益油價上漲帶來的快感。

  而我們中國,則可能因為油價上漲,消耗更多的外儲,因為美元走強,消耗更多的外儲,最后就是人民幣進入貶值通道!

  當然,我們中國肯定也會採取針對性的政策,但是暴哥感覺其實只要人民幣保持在合理的水平,貶值一些對中國最為有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