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從司機到副處:湖南廳官為侄兒鋪就升官路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2月12日 22:59   鳳凰網

  原標題:從司機到副處幹部:湖南一廳官為侄兒鋪就升官路,叔侄均獲刑

  在廳官叔叔的幫助下,待業在家的侄兒,揣着一張中學文憑,進入一家正處級事業單位,並步步高升,成為這家單位的總經理;侄兒要辭職,叔叔幫他轉崗位,仍可在外包工程;侄兒承建項目出現坍塌事故,叔叔差人找醫生做假的精神病鑒定辦病退。叔叔想買車、買房,侄兒積極付款。

  最終,叔嬸夫妻因受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侄媳夫妻因行賄罪、受賄罪、僞造公司印章罪先后獲刑。中國裁判文書網近日公佈的湖南法院多份刑事判決書,披露了湖南省有色地質勘查局原黨組書記、局長王迪生(正廳級)及其侄兒、該單位機關后勤服務中心原副主任、副處級幹部王斌的犯罪經過。

  澎湃新聞注意到,早在2016年8月,湖南省紀委對20起黨員領導幹部違反人事紀律典型案件進行通報時,就提到:王迪生通過打招呼、主持會議研究決定等方式,將僅有中學文化、退伍在家的侄兒王某直接調入省有色地勘局下屬中南市政工程建設總公司(以下簡稱中南市政公司),並逐步提拔王某任副總經理、總經理,省有色地勘局后勤服務中心副主任、工程安全處副調研員(參公管理)等職。

  “量身制定的領導崗位”

  判決書顯示,王斌於1990年從部隊退伍,安置在衡陽縣供銷社工作,因供銷社倒閉,王斌下崗到廣東、大連打過工。1993年,在王迪生的直接安排下,中南市政公司(原湖南有色工程勘察公司)對王斌進行考察並辦理了入職手續。

  中南市政公司原行政部經理證言稱,按照當時的政策,這不符合退伍安置到中南市政公司的條件。但王迪生的這一安排,改變了自己和王斌的命運。

  1992年,王迪生是湖南有色工程勘察公司經理,2001年,他被任命為湖南省地質勘查局副局長,2003年擔任局長。隨着他自己的節節高升,他也利用自己的影響,把侄兒頂到了關鍵位置。

  判決書顯示,湖南有色工程勘察公司更名為中南市政公司后,現更名中南建設集團公司,是湖南省地勘局下屬的正處級事業單位,與湖南有色地勘局工程地質總隊系二塊牌子、一套人馬。

  據王迪生供述,王斌1993年進入公司上班后,分在保衛科任幹事,實際是給他當司機,后在保衛科長吳異峰的推薦下,王斌先后擔任副科長、科長。2002年王斌因開車出了車禍,便不想開車了。

  多份證人證言顯示,2003年王迪生調到省地勘局任局長后,王迪生暗示原總公司經理安排王斌到經營多年、效益最好的東莞分公司任總經理。在東莞公司中標若幹項目后,王斌率先提出個人承包東莞公司,總公司同意。

  一年多后,王斌的妻子、王迪生的侄媳傅媛媛,因“王斌是對公司有貢獻的人”得以招工補員調入中南市政公司。5年之后的2009年,傅媛媛大專畢業的妹妹,也經王迪生同意進入中南市政公司。而據中南市政公司勞資科職工證言,傅媛媛入職后,“沒有在公司上過一天班”。

  2006年上半年,省地勘局決定選拔中南市政公司副總經理、副隊長。曾任地勘局人事處長的余某證言稱,王迪生曾叫他去辦公室,要其到工程地質總隊的職代會上搞一次職工投票的民主推薦,“要不唯資歷、不唯學歷、不唯年齡,要不拘一格的選拔市場開拓能力強、懂經營的年輕人。”而證人封某證明,公司提拔副處級幹部是有要求的,一般要求本科學歷、40歲以下、任正科級幹部多少年,按照以前提拔副處級幹部的要求,王斌是不可能符合條件的。

  中南市政公司時任副總經理易宇翔證言,他兩次聽王友生(公司總經理)说王迪生要把王斌作接班人培養。王迪生也親口對他说,王斌這小子雖然學歷不高,但還有頭腦,能幹點事,在東莞也搞得不錯,到時候局裏來民主推薦測評的時候,你也推薦一下。

  王斌要當公司副總經理的氛圍營造得如此之好,以至於王斌自己也證言:“一次,中南市政公司通知開會,说要提拔一名副總經理,到會后感覺公司提出的這些條件,都像是為我量身制定的。特別是其中有一個條件是要求對公司有貢獻。”

  湖南省地勘局副局長凌某則證言,王迪生就提拔王斌擔任工程地質總隊副隊長徵求他意見,他表示不合適,王做工作要他同意,后局黨組會上研究通過了王斌任職的方案。

  總經理搞不好,轉為參公管理的副處級幹部

  一年之后,副總經理位置的王斌,又要升職了。

  地勘局副局長伍某作證稱,2007年下半年,他帶領地勘局余某等人調研將中南市政公司董事長及總經理分設、重新任命董事長、總經理、副總經理等職位一事。調研時對總經理人選搞了一個民主推薦,絶大多數人不願意就推薦人選發表意見,只有少數幾個人得到了推薦票,每個人的票數都很少,王斌的得票也很少,只有5票,其他人都是1、2票。隨后他向王迪生彙報,王表態说王斌搞經營的能力還不錯,應該可以勝任總經理,並安排將討論的情況做三套方案拿到黨組會上討論,三套方案的總經理人選都是王斌。在黨組會議上,大家對王斌擔任總經理沒有發表異議。

  中南市政公司工作人員蔣某則稱,2007年他到公司接受考察組談話,他聽余某说公司要推薦一名總經理,不論出身,要對公司有突出貢獻的人,就估計余某指的是王斌。

  湖南省地勘局副局長凌某證言,他因與王迪生發生過衝突,怕加深隔閡而同意王斌擔任總經理,但心裏認為,王斌的能力水平及品德均不足以擔任此領導職務。證人封某曾提出,王斌不適合全面負責公司,如果王斌當總經理,就需要一個有經驗有魄力的人來掌舵當董事長。

  果然,王斌沒有坐穩這個位置。2010年初左右,地勘局考慮調整中南市政公司的班子成員,同時熊某、周某和王斌提出辭職請求,湖南省地勘局另一副局長馬某證言,2010年初,他與余某一起向王迪生彙報王斌等人辭職一事,王迪生表態同意熊某、周某辭職,但提出王斌在中南市政公司搞得不好,是不是考慮把他調到局機關,到后勤服務中心掛個副主任。該建議在局黨組會議上通過。幾個月后,王迪生提出要解決王斌工程安全處副調研員的身份,又在局會議上通過。至此,王斌成功解決了參公管理的公務員編製。

  王斌對此頗為得意。傅媛媛證實,2010年2、3月份的一天,王斌在家中说王迪生會安排他到局裏當公務員。之后3、4月份的一天,王斌说他已經是國家正式公務員,王迪生安排他掛職當后勤服務中心副主任,局裏還單獨給他配了一間辦公室。

  沒過幾個月,王迪生又提出,讓王斌跟后勤中心簽訂一個協議,以局下屬單位的名義在外面搞工程,按規定每年向局裏交一些費用。

  在王斌的判決書中,王迪生證言稱,2008年左右,他聽说王斌承包了漣水河大橋項目,按規定總經理不允許私人承包項目,他問王斌時,王斌告訴他是想搞一個管理模式,由他私人承包,把工作搞好,他便同意了。

  然而,王斌承包的漣水河大橋項目出事了。

  據媒體報導,2012年3月12日,婁底城區漣水河大橋工程B標段第十跨橋面發生部分坍塌,其直接原因是施工單位過早拆除主梁支架。經專家評估,此次事故共造成直接經濟損失438萬餘元。調查組認定這是一起責任事故。施工單位中南市政建設公司作為事故責任單位隨后接受了處罸,該公司多人受到解除勞動合同等處罸。

  為給侄兒辦病退,找湘雅醫院開假證明

  叔叔為侄兒的工作費盡了心思,侄兒負責的項目出了這麼大事,作為叔叔的王迪生還能做什麼?

  王迪生的證言稱,他得知漣水河大橋垮塌之后,他於第二天組織召開地勘局黨組會,會議上他要求盡快善后。

  曾任中南建設集團公司董事長的涂某證言,2012年3月12日,王斌個人承建的漣水河大橋垮塌之后,他作為公司董事長要求王斌做完這個工程項目。一個星期之后王迪生告知他王斌因身體原因不能完成漣水河大橋項目,他便提出要王斌將工程上的賬算清楚,王迪生由此與他發生分歧,當年5月,在王迪生、馬某(曾任地勘局副局長)參加的中南建設集團機關全體會議上,馬某代表地勘局口頭宣佈免去他中南建設集團公司董事長的職務,當年9月正式下文免職。

  馬某還證實,漣水大橋垮橋事件處理完后,王迪生在一次會議上说,王斌的事情現在搞成這個樣子了,乾脆讓他辦個病退手續讓他退休算了。之后不久,王斌就辦理了病退手續。傅媛媛則證明,王斌身體沒有大的問題,通過找王迪生出面,在王迪生的幫助下,省地勘局為王斌辦理了病退手續。

  “身體沒有大問題”的王斌是如何辦理病退的呢?

  湖南省地勘局直屬機關黨委專職副書記劉某稱,2012年底,王迪生將其喊到他辦公室,要他和曹某一起去把王斌的病退手續辦好。之后他與曹某一起商量,並以地勘局的名義開具了王斌患有一種或幾種慢性疾病連續兩年以上不能正常工作的證明材料。之后,他與曹某一起到了湘雅醫院,但其人事部的工作人員看了后表示材料不全,而且王斌沒有到場,不能出具完全喪失勞動能力的醫學鑒定。從醫院回來后,他與曹某一起向王迪生進行了彙報,王迪生表示王斌確實有病,應當可以辦好病退,要他不要管這件事了。

  省地勘局副巡視員曹某也證實,對在湘雅醫院遭拒一事,“王迪生當場發了很大的脾氣”,過了一段時間,王迪生又把他叫去並交給他一些王斌的病歷資料,讓送到湘雅醫院人事科。他照辦,幾天后拿到了王斌符合病退條件的鑒定意見書。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精神病科門診醫生楊某證實,“因為王斌本人沒來,本無法作出鑒定,但在來人懇求下,還是依據提供的相關材料出具了王斌具有情感性精神障礙的診斷意見,后又根據王斌單位領導的介紹和證明材料違規作出王斌喪失勞動能力的鑒定意見。”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人力資源部副主任李某也證實:“當天楊醫生就為他們出具了王斌具有情感性精神障礙的診斷意見。后組織了評定組評委會,楊醫生發表了同意鑒定為完全喪失勞動能力的意見,醫院就作出了相應鑒定。作檢查時,王斌並沒有到場。”

  行賄受賄,叔侄夫妻均構罪獲刑

  2013年,生於1972年的王斌成功辦理了假病退,而生於1955年的王迪生,也於當年11月30日退休。2015年9月21日,王迪生在湖南省第十二屆人大會代表資格終止當日,因涉嫌受賄罪被刑拘。

  法院認定,被告人王斌、傅媛媛為感謝王迪生在其夫婦二人工作安排以及王斌的職務及崗位調整、利用中南建設集團公司資質在外開展業務、漣水河大橋垮塌事故后續處理、提前退休等一系列事項上所給予的關照,經共同商量后兩次為王迪生支付購房款、購車款共計人民幣66.29萬元。王迪生除收受其侄兒所送財物外,還單獨或與其妻子劉秋菊收受他人賄賂,共計折合人民幣170余萬元。劉秋菊因收受湖南品潮裝飾設計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湯品朝10萬元還被認定犯利用影響力受賄罪。

  湖南嶽陽中院一審判決王迪生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並處罸金人民幣三十萬元;劉秋菊犯受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並處罸金人民幣十五萬元。

  王迪生上訴提出“沒有證據證明我為侄兒王斌謀取利益,王斌系我侄兒,我一直視其同兒子,王斌在出資買房買車均是親屬間的贈與,不應認定為受賄”。湖南高院認為,王斌所送錢物與王迪生的職務行為有直接的聯繫,且數額超出正常人情往來,應認定為受賄。

  2017年11月11日,湖南高院二審裁定“駁回王迪生上訴,維持原判”。

  此前10月10日,湖南嶽陽湘陰縣法院一審認定王斌構成行賄、受賄、僞造公司印章三罪,執行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罸金十萬元;傅媛媛犯行賄、僞造公司印章二罪,執行有期徒刑一年七個月。同時,沒收王斌、傅媛媛因行賄取得的不正當財産性利益共計人民幣五百六十萬元,上繳國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